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病弱受在虐文里当咸鱼

时间:2023-01-28 19:10:33  来源:  作者:唐酒月

  陆执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秦衍:“……”
  简郁看见这样的陆执,却觉得有些新奇。
  他发现,在朋友面前,陆执很明显比平时放松一些。
  这样真好,总是紧绷着一根弦也很累吧。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家中餐厅。
  这家餐厅档次很高,每天只固定接待十桌客人,还需要预约。
  当然,有陆执在场,他们就不需要预约了,经理亲自出来迎接他们,一路恭敬地和陆执说着话。
  简郁不用应付人,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的布景上。
  这家中餐厅的装修很特别,很具有山水田园的风格,有假山,有翠竹,雾气缭绕,如同仙境一般。
  经理领着他们到了其中一个包厢,躬身把菜单递了过来:“几位请点菜。”
  点好菜后,经理拿着菜单出去了。
  秦衍顿时激动道:“上次我想来这里,可惜预约满了,没能成功。”
  说着,他想到了什么,眼巴巴地看着简郁:“嫂子,我以后可以经常和你待在一起吗?这样陆哥就会带我一起吃饭了。”
  简郁笑了笑,没有轻易答应下来。
  今天陆执会参考自己的意见,应该只是一个特殊情况吧?以后可就不一定了,那他自然也不能给秦衍保证。
  再说了,一年以后协议到期,他就离开了。
  很快,几个服务员端着食物进来。
  他们一共点了七个菜,样样都色香味俱全。
  简郁尤其喜欢吃其中一道酸辣鱼。
  鱼肉鲜嫩爽口,酸味和辣味都恰到好处,不愧是一天只接待十桌的餐厅。
  简郁的吃相很好看,坐姿乖巧,虽然他很喜欢美食,但都是细嚼慢咽,而且他的身体不怎么好,食量并不大。
  然而,在吃其中一块鱼肉时,简郁不小心吃到了一块辣椒。
  他下意识地一吸气,没想到辣椒滑过他的喉咙,顿时更辣了。
  “咳咳咳……”
  简郁没忍住偏头,捂住嘴咳了起来。
  他本就有哮喘,这样一咳,反而情况更加严重,咳得停不下来。
  陆执眼见他咳个不停,咳得眼眶都湿润了,立马一把扶住简郁,让他稍微坐直一点,随即沉着声音安抚道:“简郁,别咳,你会越咳越严重。”
  有哮喘的人就是这样,激烈咳嗽的话,极大概率会诱发哮喘。
  简郁靠在陆执臂弯里,呼吸急促,睫毛湿漉漉的一片,看起来难受极了。
  他听了陆执的话后,拼命抑制住咳嗽的冲动,然而眼眶却更加湿润。
  他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陆执的衣角。
  陆执看了一眼他的手,随即抬眸,端起一杯茶水喂到他嘴边:“喝一点。”
  简郁低下头,抿了一口,再抬起头的时候,嘴唇上已经带上了水珠,倒是显得嘴唇有血色了一点。
  秦衍在对面急得上蹿下跳,偏偏他什么都不懂,只能抓耳挠腮,一脸担忧地看着简郁:“嫂子,你感觉好些了没?”
  “好些了。”
  几分钟后,简郁终于慢慢平缓了下来。
  他坐直身体,松开了手里抓着的衣角。
  他这才发现自己把陆执的西装下巴抓出了几道皱褶,足以可见刚刚有多么用力。
  简郁顿时有点不好意思,用咳哑了的声音说道:“陆先生,你的衣角……”
  陆执显然不会在意这件小事,淡淡道:“没事。”
  说完,他想起了林博宇的话,顺便问简郁:“你的身体很不好,要不要去做个全身检查?”
  简郁抿嘴,摇了一下头:“不用。”
  他身为穿书者,对这具身体再了解不过了,平时就很病弱,有哮喘,而且两年后还会得绝症。
  根本不用去医院做检查,就已经全知道了。
  见简郁自己不愿意,陆执没有多说,毕竟两人现在的关系也没有亲密到可以强行带着对方去医院的地步。
  正在这时,陆执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他摸出来看了一眼,看清来电人之后,皱了一下眉头,拿着手机起身走出去。
  等他走后,秦衍坐到了简郁身边,后怕道:“嫂子,你刚刚情况好严重啊,还好陆哥在,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简郁点了点头:“嗯,多亏了他。”
  细想起来,陆执已经帮助他好几次了。
  主要是陆执本身的性格就沉着冷静,遇到紧急情况后,会第一时间找出解决的办法。
  简郁想到这里,下意识地顺着玻璃窗户看出去。
  此时,陆执正拿着手机在那接电话,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沉如寒冰。
  隔着玻璃,并不能听清外面在说什么。
  简郁下意识问道:“陆先生这是接到了谁的电话?”
  秦衍也看了窗外一眼,随后撇嘴:“还能有谁?肯定是他家里来电话了。”
  简郁想起来,陈淮接他的那天说过,陆执和家里的关系不怎么好。
  秦衍本身就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更何况陆执还是他特别尊敬的人,他顿时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起来:“陆哥他们家关系可复杂了,陆伯母以前结过一次婚,还生了一个儿子,后来不知怎么地,又和陆伯伯结了婚,生下了陆哥。然后呢,陆伯母这个母亲格外的偏心,明明两个都是她的亲儿子,她偏偏对小儿子不管不问,凡事都只顾着大儿子。”
  秦衍气鼓鼓道:“我一时也说不清楚,给你举个例子就知道了。那是十多年以前了吧,有一天,陆伯母带着两个儿子到了街上,看见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当时已经很晚了,冰糖葫芦只剩最后一串。明明是陆哥说自己想吃冰糖葫芦,陆伯母却把那串冰糖葫芦买给了大儿子……”
  听到这里,简郁神色微动,再次看向窗外。
  陆执站在一片翠竹旁边,神色冷峻,身影孤寂。
  对面像是说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话,他沉默着,最后简短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简郁微怔。
  他仿佛透过眼前的一幕看到了当初那个想吃冰糖葫芦却没能如愿的少年。或许被母亲那样区别对待,心里是很受伤的吧,但年少的陆执表现出来的,只会是和眼前同出一辙的冷漠和强硬。
  对方不给,他也不会卑微地去乞求。
  虽然两人还没相处多久,但是简郁眼中的陆执就是如此。


第6章
  等陆执再次走进包厢,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冰冷神情,乍一看,察觉不出什么来。
  但是简郁知道,此时的陆执比平时更沉默了一些,虽然同样是不说话,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秦衍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没那个胆子直接面对这样的陆执,有点怂怂地说道:“那个,我有几个朋友在这附近,我想顺便去找他们玩。”
  这样的陆哥实在是太可怕了,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他还是赶紧溜吧。
  陆执看了秦衍一眼,点了一下头,表示答应了。
  秦衍大舒了一口气,他看着对面神情自若的简郁,突然心生佩服,怪不得简郁能成为自己的嫂子,这胆量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事实上,简郁也想离开。
  他今天上午去集团“查岗”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没什么事做了吧?
  然而,他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陆执,想起了刚刚站在翠竹旁边那道莫名孤寂的身影。
  简郁想着,还是不要现在就离开吧。
  至少多和陆执待一会。
  想到这里,简郁主动站起身来,问陆执:“陆先生,要一起出去吗?”
  陆执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转身朝外走去。
  简郁给秦衍招呼了一声,也跟了上去。
  两人并排走在一起,穿过餐厅的布景,朝外走去。
  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表情冷峻,肩背挺拔,自带冻人的气场。一个模样乖巧,冷得跺了跺脚,等适应室外的温度后,才展露了笑颜,把手藏在围巾下摆取暖。
  在稀稀疏疏的翠竹掩映下,这两道身影居然意外的和谐,好像天生就该如此,旁人完全无法掺和进去。
  秦衍抓紧机会,赶紧对着两人偷拍了一张,然后发到他们的一个小群里,并配文:“赶紧地,大家都来认认嫂子。”
  简郁和陆执已经走到了大街上。
  简郁歪头去询问陆执的意见:“陆先生,要逛逛街吗?”
  午后阳光洒在他脸上,他的皮肤白皙光滑,连细小的绒毛都能看见。
  陆执问他:“想买东西?”
  简郁乖巧点头:“嗯,想买。”
  最好是有冰糖葫芦什么的,就再好不过了。
  陆执可是他的金大腿,让金大腿开心一点,是不是他咸鱼摆烂的日子也会更加顺畅呢?
  陆执看着简郁亮晶晶的眸子,同意道:“走吧。”
  他这两天没什么工作,稍微耽搁一点时间也没问题。
  征得陆执的同意后,简郁顿时笑得弯起了眼。
  接下来,他脚步轻快地在大街上走着,视线不断地留意着周围的小商贩。
  陆执走在简郁身旁,目不斜视,脚步稳重。
  他这样的人,就算是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有几个女生想上前找他要联系方式,结果被他生人勿进的气场给吓退了。
  走过两条街道后,简郁突然眼睛一亮。
  他看到了卖冰糖葫芦的地方。
  他立马转头对身旁的陆执说道:“陆先生,我请你吃冰糖葫芦吧!”
  他尾音上扬,软软的音调飘散在温暖的阳光里。
  陆执一顿,看向简郁,眸中似有不解;“为什么突然请我吃这个?”
  简郁笑道:“没有为什么呀,你看周围好多人都在吃,咱们也试试?”
  陆执停顿半晌后,颔首:“走吧。”
  简郁欢快地几步走到了卖冰糖葫芦的地方:“请给我两串冰糖葫芦。”
  “好咧!”店家麻溜地装好了两串,然后说道,“一共十六块钱。”
  简郁兴冲冲地接过了袋子,然后把手伸进衣服口袋,准备摸出手机付款。
  下一秒,他脸色有点懵。
  陆执看他顿住,问道:“怎么了?”
  简郁有一点点的尴尬:“我忘带手机了。”
  今早上,他生病发烧,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跟着陆执一起去了医院,根本就忘了还有手机这回事。
  简郁意识到自己不能付款后,扬着头,笑眯眯地看着陆执:“那个,陆先生,要不然你帮忙结一下账?”
  陆执微微挑了一下眉:“不是你说要请我吗?”
  简郁心虚道:“其实,你不觉得自己请自己也挺好的吗?”
  陆执:“……”
  他勾了一下唇:“我可以借你钱,但要算利息。”
  简郁:“??”
  不愧是不近人情的资本家。
  最终,陆执还是付了钱,并且并没有要求简郁归还。
  简郁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串冰糖葫芦,心情畅快,一口咬下了一个,随即眸子一亮,对陆执惊喜道:“好吃!”
  陆执看着他亮晶晶的大眼睛,以及鼓起的一边腮帮子,眸中隐约有一点笑意,不过那一点笑意一瞬即逝:“嗯。”
  很快,简郁把自己手中的那串吃完了,这时他才发现,陆执根本没有吃。
  他有些疑惑地看向陆执:“陆先生,你不喜欢吃冰糖葫芦吗?”
  陆执回答:“嗯,给你。”
  说着,把手中一直拿着的那串递给简郁。
  简郁没有接,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眉:“你真的不吃试试吗?挺好吃的。”
  陆执声音淡淡:“不吃了。”
  早在十几年前的某个冬季夜晚,他就已经戒掉了冰糖葫芦这个东西。
  时过境迁,他早已经没有了什么不可言说的心结,只是再也不想吃冰糖葫芦了而已。
  简郁看着那串冰糖葫芦,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陆执挑眉:“你不是说好吃吗?那就把我这串也吃了。”
  简郁皱眉:“可是……”
  “你的心意我领了。”陆执眸光沉沉,认真地说完这句话,转而抓过简郁纤细的手,把冰糖葫芦放在他手中,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是我自己付的钱。”
  简郁:“……”
  下一秒,他果断接过冰糖葫芦,狠狠地咬了一口。
  资本家掏钱买的东西,吃着就是好吃。
  -
  这天,天空飘起了雪,四周阴沉沉的一片,气温降低了不少。
  简郁穿着羽绒服和雪地靴,手里还抱着个暖手袋,装备齐全后,带着小白一起来到别墅后面,视察他的菜园子。
  来到菜园子,简郁看着被大雪覆盖了一层的土地,只能隐隐看见那些菜苗的绿色了,他心疼地叹气:“小白,你说我的那些菜苗不会冻死了吧?”
  小白检测到主人的心情不好,跟着变了脸色,原本的笑脸变成了一张哭脸,瘪着嘴陪主人一起难过。
  简郁叹气:“早知道就不要冬天种了,等到春天种多好。”
  说完,他发现小白也一脸的难过,于是摸了摸小白的脑袋。
  二楼,书房。
  今天周末,陆执没去集团。
  只不过他虽然没去集团,在家里也照样工作,他刚和一个国外的公司开完了视频会议,揉了一下眉心,转而走到落地窗前,向外看去。
  然后就看到了别墅后面的雪地里,站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脸上都是如出一辙的难过表情。
  陆执:“?”
  紧接着他看到简郁摸了摸机器人的头,嘴里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一起返回了别墅里面。
  简郁刚一走进别墅,就迎面撞见了从二楼下来的陆执。
  别墅内有暖气,陆执只穿了一件白衬衣和黑色的西裤,他一步步从楼梯走下来,表情冷峻,英俊到让人挪不开眼。
腐书网:www.fushuwang.org免费全本完结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