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竹马他竟有好几幅面孔

时间:2022-09-26 15:27:12  作者:苏黄
TAG:


只有金丹期的叶淮有个大能竹马道侣——
剑圣段颂阳,逼格高能力强,不苟言笑是卷王。
但奈何叶淮本人烂泥扶不上墙,修为一直停滞不前,
于是他下定决心不再拖他这光风霁月的竹马后腿,
可就在他敲开道侣的门准备谈分籍解契之事时,
惊悚地看到段颂阳那总是跟冰块似的脸竟然深情款款地看着他,温柔地唤了他一声“阿淮”,
叶淮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关上了门。
打扰了打扰了。
可下午他再来,段颂阳又换了幅模样,拉着他的袖子叫他“叶淮哥哥”,
比段颂阳只大一个时辰的叶淮这才惊觉事情大条,赶紧拽着他往神医谷跑,
到了神医谷,医圣号了脉,摇摇头:“段剑圣这是裂魂之症啊。”
叶淮震惊:“裂魂?”
“大胆!”段颂阳一把搂住叶淮的腰,不容他抗拒地把他带出医圣的草屋子,“你怎么敢跟别的男人说话!”
叶淮没理他,扯着嗓子吼:“那,医圣!这病咋治啊!”
医圣的声音悠悠传来:“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精分卷王剑修攻X吐槽欲旺盛剑修受
*(伪)吃醋修罗场
*竹马竹马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淮 ┃ 配角:段颂阳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演的吧.jpg
立意: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勇敢面对


第1章 梦
叶淮身处一片迷雾之中,他低下头,只能看到脚下一小块红褐色的土地,泥土潮湿,偶尔有些□□色的花瓣从迷雾中飞来飘落在他的脚边。
“咚、咚、咚。”
规律的敲击声从远处传来,除此之外叶淮听不到其它声音,腿仿佛有人控制着一般,不自主地往前迈去,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剑意。
眼前的迷雾被破空的剑意劈开,他抬起手想要招本命灵剑抵挡,手却顿在半空。
“咚、咚、咚。”
没必要,一个声音在他心底说道,他又不会伤害你。
是啊,没必要,叶淮顺从地放下了手。
就如同他所想的那样,那剑意停在了他的面前便骤然消散成金色的光点,一大片桃花林闯入他的视线,桃花的花瓣散落一地,有些是被风吹落的,有些是被剑意打落的。
叶淮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他想,一会儿应该会有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咚、咚、咚。”
果然,一个人影从桃花林中缓步走出,他站定在叶淮面前,刀削斧凿的面庞,薄唇微微抿起,锋利的眉眼看向叶淮。
这个人叶淮认识,这个表情叶淮也很熟悉——这个表情代表着叶淮又惹他生气了。
可叶淮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干了什么又踩到这位少爷的雷点。
就在他想问「又怎么了」的时候,这位少爷把手伸向他的脸,叶淮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缩,却不想他只是从他的头发上拿下一片粉色的花瓣。
“咚、咚、咚。”
叶淮看着面前的人捏着花瓣的修长手指有些懵,但更让他出乎意料的事还在后面——
只这人两指一松,花瓣如同蝴蝶一般借着风力在空中翻飞,接着,平日里总是冰冷的俊美容颜对叶淮绽放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意。
“阿淮,好久不见。”
——
“啊啊啊!!”
一连串的惊叫几乎掀翻亘良镇上一间客栈的房顶,方意停下捣药的动作,将碧色药杵放在药臼里,侧头看向那发出声音的人一脸惊恐地从躺椅上坐起,一头秀发经过主人一个午休被揉搓得乱如鸟窝,那双看上去有些多情的桃花眼此刻盛满恐惧,鼻梁秀挺,鼻翼微动,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帮着鼻子分担些呼吸的功能。
本该是养眼的美人春醒图,可惜现在这美人……看起来似乎不太聪明的样子。
方意摇了摇头继续拿起药杵开始捣药,一遍捣药一遍问:“你这是梦里见鬼了?”
叶淮仍然惊魂未定,他现在还是感觉很懵,指尖有些发麻——刚才睡觉的时候压了一中午麻的。
他探身拿过小茶几上的白玉盏,把里面的凉茶一饮而尽,温润的灵力在口中化开,这才让他定了定心神。
“没梦见鬼。”
方意在那里「咚咚咚」地捣药,手里的灵力顺着药杵蔓延到药上,他小心调整着药性,心不在焉地问道:“那怎么叫得那么惨,还以为你被鬼追了呢。”
修真界长大的人哪里会怕什么鬼,只不过叶淮小时候是生活在凡间的,刚来修真界那会住在神医谷里,经常被神医谷的各种树影吓到,天天嚷着鬼来了,这段往事成了神医谷少谷主方意一直用来笑话他的把柄。
“我梦见段颂阳了。”叶淮说道。
「噗呲」一声,药臼中升起一缕青烟,宣告着这臼药彻底作废。
方意叹了口气,放下药杵,再次转过身,这次看着叶淮的目光带上了几分同情:“那是还不如梦见鬼呢。不过——”
他凑到叶淮旁边坐下,揶揄道:“我说叶大掌门,你都偷跑出来这么多天了,刚出来那会儿不是斩钉截铁地说一切事务安排妥当,这次就算段剑圣本人拎着剑来,你也要先把长鸣珠拿到手再说,怎么现在光梦见他你就能吓成这个样子?梦见他让你抄《归元十二律》了?”
段颂阳,段剑圣,归元剑派扛把子,年纪轻轻便踏入大乘境,于三十多年前勇夺剑圣名号,成为名副其实的修真界第一剑修。
而叶淮,则是这被剑圣光环罩着的天下第一剑修门派的掌门,同时也是段大剑圣的道侣,竹马之交,从小掐到大,结了婚契也没消停,成为了修真界结契道侣的反面教材。
叶掌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段剑圣把归元剑派的《归元十二律》掏出来砸他面前让他抄,那简直是他的童年噩梦。
“他要是跟我砸《归元十二律》还好了!你知道吗……我梦到……”叶淮顿了顿,又端起茶盏润了润喉咙,想起刚才的梦境仍然心有戚戚,“我梦到他对我笑了!还笑得特别温柔!”
方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不可思议地再次确认:“段颂阳?对你笑?还笑得特别温柔?”
叶淮点点头:“很可怕吧!”
方意想了下那场景,赞同道:“是挺可怕的。”
世人皆知段剑圣冷面冷心,对谁都冰着一张脸,这么多年来就没见他有过笑模样,三伏天见到他都会觉得凉爽不少,再加上一些添油加醋的斩邪杀魔如剁韭菜的事迹,是修真界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存在。
好似是消化了这个场景许久,方意才再次出声:“我说,兄弟,你是真情实意、发自内心地想和他解契吧?”
叶淮立刻回道:“那是自然!”
方意把手按在叶淮肩上,再次确认道:“之前你一直闹着要和段颂阳分籍解契,所以才要拿那长鸣珠,让我给你配断婚契的灵药,我作为你兄弟,可是冒着得罪段剑圣的风险应了你这事,别到时候我药捣鼓出来了,你扭头就又要和段剑圣和好了,那我可就里外不是人了啊!”
“兄弟!”叶淮把手搭在方意手上,真诚道,“你放心,我叶淮就不是做出这种事的人!”
他调动灵力,右手手腕上出现了一股灵力组成的线,这线金色绿色相交,绿色的部分已经碎得不成样子,金色的却仍然在固执地缠着那些绿色的灵力线,将它们和自己捆成一个整体。
看到这东西的方意有些惊讶,他托着叶淮的手:“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段颂阳是极品单金灵根,叶淮是极品单木灵根。
婚契的缔结则是双方灵气互通,缠绕在彼此的灵根之上,从此可以共享修为,同时会在双方的手腕上生成这么一根带着双方灵根属性的姻缘丝,代表着两人的灵力纠缠。
叶淮垂眼看着那姻缘丝,他的喉咙有些干涩:“从我结丹以后。”
叶淮的修为只有金丹。
修真界的修为分为六个等级,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到大乘境,就意味着差一步即可飞升。
但修真界已经很久都没有人飞升了,这些等级便成了简单的修为阶级的象征。
段颂阳比叶淮高出三个大境界,和段颂阳结契按道理说是叶淮占了便宜。
可叶淮现在却铁了心、宁可舍了这「便宜」也要和段颂阳分籍解契。
“我其实一直不太明白,”方意放下他的手,“你和他都相处几十年了,虽然总是打打闹闹但也没到非分开不可的地步吧?”
两个人虽然吵闹,但都没有出过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况且他们俩从小就闹,闹完和好,和好完接着吵,归元剑派上下都习惯了两个小祖宗这种相处模式,就算他们后来合籍也不算太出人意料。
怎么现在就非分开不可呢。
而且,明明刚才叶淮梦里还在幻想着段颂阳对他温柔一笑,这明摆着还是有期待啊。
于是方意小心翼翼地猜测道:“你总不会是因为修为问题自卑吧?”
「自卑」这个词就从来没在叶淮的人生辞典里出现过。
不想放任方意再这么胡乱猜下去,叶淮便对他招招手,方意脑袋凑过去。
“我觉得我灵根上有东西。”叶淮小声说道。
方意看了他一眼,伸手再次拽过他的手腕,细弱的木系灵力顺着灵脉游走进去,一开始还很顺畅,却不想越往灵根的方向走遇到的阻力越大。
那不是来自叶淮本身的木系灵力的阻力,而是那霸道地盘踞在叶淮灵根上的、属于段颂阳的那部分灵力。
方意放开手,问道:“就连你自己查看灵根都看不到?”
一个人对自己的灵根情况应该是绝对掌控的,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有问题。
“查不到,”叶淮无奈道,“除非段颂阳把他的灵力主动撤出去,不然我看到的也大部分是他的灵力。”
“那你平时用灵力……”方意说到一半就闭嘴了。
他们两人有婚契绑定,修为互用,段颂阳比叶淮高整整三个大境界,叶淮一个金丹期的灵脉虽然不能完全承载段颂阳大乘期的所有灵力,但平时用到的灵力也都是直接通过婚契的转换把段颂阳的金属性灵力转化成自己用的木属性使用,不是他不想用自己灵根的灵力,而是那包裹着他灵根的金属性灵力根本不让。
“那你是怎么觉得自己灵根上有东西的?”
“我……”叶淮犹豫了一下,含糊地回答道,“结丹的时候偶尔看到了一瞬。”
结丹的时候肯定是灵根感受最强的时候,所以就算有看到的机会也很正常。
可方意还是觉得叶淮隐瞒了什么,但作为好哥们儿,叶淮不想说,他也不会逼问。
“那也不一定非得分籍解契,”方意说道,“不过长鸣珠还是要用到的,不管怎么说,先把这玩意搞到手。”
叶淮这次背着段颂阳偷偷出来就是为了这长鸣珠,长鸣珠是一种极特殊的水属性天然宝物,产于极寒之地,能够得上「极寒之地」的秘境,就位于这亘良镇的北边,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很多天了。
夜晚,太阳落下,天完全黑了下来,却不想在北边的天际却泛起了一股蓝色的光芒。
“时间到了。”方意说。
叶淮看着天边那越来越盛的光芒,摸了摸大拇指上带着的代表归元剑派掌门身份的权戒,然后驱动灵力,他手上的戒指便被遮掩住,面容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虽然他修为不怎么样,但还担着个掌门的名头,进这种小秘境还是低调点为好。
两个人飞身往北去,不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水潭,水潭岸上已经站了不少修真者,叶淮扫了眼,发现大部分都是小门小派的人,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因为这并不是级别很高的秘境,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能买到的,大门派不愿意费心思,也就是长鸣珠这种东西品级还算高,可是这玩意的作用仅限于灵力的剥离,冰鸟又不好对付,一般人不会选择为这种鸡肋的东西冒险。
水潭中央一束蓝色光柱直冲天际,这蓝光还在不断地向外圈扩大,叶淮知道,这便是进入秘境的关窍。
待蓝色光柱扩散至湖边,等在湖边的人纷纷伸出手,按在光柱上调动灵力。
叶淮和方意对视一眼,也伸出手,将手按在了光柱上。
可就在叶淮调动灵力的一瞬,整个人突然有些僵硬。
他感受到了段颂阳的气息。
作者有话说:
注:《归元十二律》原本是只有十二条的归元剑派派规,在归元剑派发展的过程中,十二条规矩下细分了无数小点,到了叶淮和段颂阳这一代,这本规矩书已经很厚很厚了。
----预收《师宝的自我修养》求收藏——
唯我独尊心狠手辣师尊攻x可爱善良正直勇敢师宝徒弟受;
师宝的自我修养:
第一条,师父的话绝对正确。
第二条,如果师父说错了,参考第一条。
——
陆小肆兢兢业业当了十六年的凡人,却一夜之间长出了猫耳猫尾,
他吓得连夜跑上太微山求仙长们帮忙「治病」,
却不想一不小心走错了路,进入了太微仙宗选拔弟子的队伍,
陆小肆一脸茫然地跟着别人通过了重重考验,站到了初岩台上等着仙长们选徒,
一阵风吹来,让他的兽耳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纷纷惊呼“妖族细作竟然妄图混入我太微山!”
陆小肆百口莫辩,只能徒劳地小声重复「我只是来看病的」。
橘色的猫耳微微颤抖,缓缓压平,忠实地反映着主人的情绪。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落到他的面前化作了一个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俊美仙人。
仙人白衣银发,连睫毛和眉毛都像冰雪般纯净,那双好看的眸子冷冷地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抬起,
周围的人立刻往后退了好几步,生怕这小妖的血会溅到自己。
陆小肆紧紧闭上眼,可那仙人只是把手指轻轻点在他的眉心,而他的耳边响起如清泉般的声音——
“这个弟子归我。”
——
人妖仙魔混战的年代,太微山诞生了一个被预言会「终结乱世」的仙族圣子——祁九微。
祁九微身负天道气运,修行迅速,不到而立之年便成修真界第一人,号静华仙尊。
静华仙尊光风霁月,性冷如寒霜,最是厌恶妖魔,
遇妖斩妖,遇魔杀魔,没有一个妖魔能在他面前活过一刻钟。
除了他那个长着猫耳猫尾疑似猫妖的徒弟。
——
被收入静华仙尊门下的陆小肆对如救世主一般的谪仙师尊抱着盲目的崇拜和信任,
师尊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言,师尊教的每一件事都牢记于心,修炼的目标就是坚定不移地当一个万事以师尊的意志为先的优秀师宝,
直到有一天,他被师父按在床上,银发变青丝的师尊掐着他的下巴,一向冰着的脸挂上了玩世不恭的笑:“乖徒儿,师父今天给你上最后一课,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师父我。”


第2章 冰鸟
极寒之地常年被冰雪覆盖,天空没有月亮,蓝色的光不时地从天空中划过,让这里不至于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