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被心魔附身后

时间:2022-09-26 15:25:59  作者:岁豆
TAG:

唐叶,前道士,现演员。虽然会玄学术法、会抓鬼降妖、认识一堆大佬……但只是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小透明。
他救人时受心魔所扰,不慎被拍下了影像,本该仙气飘飘的青衣道长在夜色的衬托下犹如艳鬼。
当天热搜:艳鬼道长。
唐叶:“……”
心魔,自诞生以来不忘初心,魔生第一目标是击溃唐叶得到他的身体,为祸天下。
然而唐叶心智甚坚,视幻境于无物,他只能——
唐叶说往东,他就往西;唐叶要撵狗,他就抓鸡。
唐叶试镜想要男十八号,他当场附身签约男二;
唐叶想要回山里养老,他接完电视剧接综艺,接完综艺接电影,接着接着,唐叶收到了最佳男主角入围通知。
颁奖现场,唐叶计划好宣布退圈。
他握住话筒:“我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
所有人屏息等待。
心魔瞬息附身,咧开嘴露出森冷笑容:“我自恋。”
唐叶看着台下,低笑:“……是。”
后台,人来人往中唐叶背靠墙壁站着,微仰着头,看起来神情淡漠,唯有领口处奇怪的氲湿。
无人能见的心魔攥住他的手腕,咬着他的喉结磨牙,恨恨道:“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上你了!”
唐叶:“毕竟…我自恋嘛。”
(伪)无欲无求清冷(真)毒舌摆烂道长x(真)邪魅狠辣一心想要占据身体心魔
伪自攻自受
全名《关于玄学大佬出道和心魔在一起后被怀疑自恋到自攻自受这件事》。
1.心魔疯狂反向冲刺预警。
2.我流玄学,我流道术,架空世界观。
3.心魔本恶,前期全靠主角约束。
4.科学才是硬道理。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相爱相杀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叶,心魔 ┃ 配角:预收《多重人格》 ┃ 其它:梅丙梅哉彭小飞等
一句话简介:全网都知道我自恋
立意:浪子回头金不换。


第1章
◎顶级心魔,在线表演反向冲刺◎
【我讨厌他的眼神。】
【可以挖下来吗?】
电视剧《侠女降妖传》开拍一月有余,唐叶跟着剧组蹭了一个月的盒饭,今晚是他的第一场戏。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剧本,声音淡淡:“不可以。”
随即他面前的剧本像是被风吹起,凭空翻了大半页。
只听撕拉一声,翻动的纸张瞬间停止。
唐叶深吸一口气。
此时正值夜晚,除了正在拍戏的那边灯火通明,周围皆是昏暗模糊,他站在桌子边,桌上电量不足的小台灯顽强的挺着一点亮光,隐约映出他清瘦修长的侧影和那只露到光下的手来。那手指颀长白晳,撑着桌沿,比桌上的纸张还要引人注目。
剧组廉价的青衫道袍穿在他身上都显得名贵起来。
暗中注视青年很久的人似是忍不住,终于走了出来。
“小兄弟,这次演男六号,心情不错吧?”
戏份被删的一干二净的男六号吗?
唐叶侧头看了王哥一眼,真心实意的答道:“确实不错。”
王哥一噎,好似没料到他是这个反应。
旁边有人在喊,不知道是在喊谁,唐叶望过去,一眼瞧见了站在导演身边的人。
导演身边的灯格外明亮,能清晰的看见一个同自己打扮一模一样的人站在导演身边,甚至还带了淡妆,明显是来替他的。
那人似乎注意到了,微昂着下巴,看起来很是得意。
在唐叶旁边的王哥当然也看到了,嘿乐了一声,又赶忙收了笑,靠近几分,神神秘秘道:
“要不要哥给你介绍个人,贼有钱的大老板——”
唐叶没理他,自顾自将桌上昏暗的小台灯装进自己背包,刚要去把青衫道袍换下来,就来了电话。
唐叶看一眼屏幕,确认没打错才将手机放到耳边。
“大师,救命!”
王哥还在他旁边喋喋不休:“哥跟你说实话,导演就是故意删你戏份,现在更是连角色都让别人抢了,你辛辛苦苦背剧本,图什么,就甘心这么被打压?不找个金主,你拿什么出头?”
唐叶嗯了一声作为回应,电话那头顿时哭喊起来:“大师我只能想到你了,你再不来就只能看到我的尸体了!救命啊大师!”
王哥却以为是回应他的,说得更起劲了,还掏出了名片塞到唐叶手里。
“你瞧瞧自己的脸,哎呦,我都替你可惜。但你想想,就凭你这脸,你这身段!找金主还不是勾勾手指头的事情!不说电视剧男一号,只要你想,拍电影,出国,只有你不敢想的,没有做不到的。到时候让导演给你提鞋都行!”
电话那边哪里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嚎得老大声:“太吓人了大师,那玩意从我头上刷一下就飞过去了!”短暂的安静一瞬,“大大大师死人——啊卧槽他妈的他又站起来了!大师救命啊!”
唐叶简单的判断了一下:会附身,问题不大。
他边想着边往外走,哪里还记得换衣服,王哥名片也递了,好话说尽,见他要走,连忙去拉他,唐叶伸手挡了一下,王哥没拉着,却看到了通话备注。
“煤老板一号。”
王哥顿时停住脚步啐了一口,以为要做成一单生意,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有主的,亏他在剧组观察了这么多天,原来是个假清高!
“分明气的连剧本都撕了,还挺会装模作样!”
见唐叶往外走,剧组其他人纷纷投来或怜悯或幸灾乐祸的目光。
本人却全不在意:“你在哪?”
电话那边的人急促地喘着气,过了好一阵才回话:“凤岭山山顶,这还有其他人,我把定位发——”
电话被挂断了。
唐叶立即回拨,却显示对方不在服务区。
就算是晚上,横店外面出租车也不少,他看也不看直接走到最后一辆,打开车门坐到后座,说了一声凤岭山。
司机异常沉默地启动车子。
凤岭山形似腾飞的凤凰,山内多瀑布崖岸,各类建筑繁多,是有名的旅游胜地和剧组取景地——也多事故,历来夜晚是禁止游人上山的。
到凤岭山半小时,上山又要一个小时,等他到地方,黄花菜都凉了。他翻了翻背包,然而为了拍戏方便,唐叶的背包里除了一套换洗衣服,就是快没电的小台灯,别说朱砂黄符纸,连根毛都没有。
他思忖片刻,最终将目光落在指尖。
食指指尖有几道浅浅的疤痕,一看就知道没少咬。
一缕红雾从他心口飘出,亲昵的蹭着他的手指。
【我帮你咬怎么样?】
唐叶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司机目光转动,扫了两眼后视镜内动作怪异的青年,似是完全没看到那抹红雾,在青衫道袍上看了看,半晌,忽而开口:“小兄弟是道士?”
声音艰涩干哑,像是很久没有和陌生人说过话。
唐叶放弃了咬手指,转而摆弄着手机,食指在屏幕上画着什么,头也不抬地答道:“早就还俗了。”
“哦。”
司机确认地点点头,又没了声音。
唐叶的手机上,页面花里胡哨,游戏和各类视频软件社交软件占了大头,此时一个绘画软件正打开着,他不太熟练的调整颜色和画纸,虽然在车上,但屏幕上的线条却极为顺滑。
司机一个刹车,他纹丝不动,最后一笔在司机话落的同时勾好。
司机:“红灯。”
唐叶保存好图片,左右望了望车窗外,忽地探身上前:“师傅,这个红灯过了两次,不太地道吧?”
司机不答话,唐叶静了静,口中念念有词,与他清冷的气质完全相反,说起来没完:“须知人命关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生前行善,死后积德……”
司机眼底浮现一丝烦躁,大抵是想不通这人究竟是修道的还是当和尚的,红灯未尽就一脚油门踩了出去,他用力之猛,乃至于发动机爆出一声轰鸣。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正是繁华路段,车流不息,此时红灯才刚刚过半,为了赶红灯,别的车都紧跟着,开的又快又急,谁能想到竟然会遇到一个闯红灯的疯子,眼见着那辆白色轿车就要撞进车流之中酿成血案!
千钧一发之际,唐叶扔出手机——
“符指路行,开!”
旋转的手机屏幕上,朱红色的符纹倒映在司机眼底,在开字低喝声中撞碎车前玻璃,四分五裂的玻璃碎片仿佛有刹那的扭曲旋转,车窗外的景象倏然一暗。
仿佛两片虚影相互穿过,互不干扰一般,白色轿车穿过十字路口的车流,乃至于撞上周边的建筑仍毫发无伤,甚至能看到建筑内的人正忙碌着加班,一无所觉的任由白色轿车穿过自己的身体。
时间转瞬即逝,十字路口上,刹车声夹杂着尖叫声响成一片,没过一会警笛声就远远传了过来。
一只手机不知从何处而来摔到地上,屏幕上的朱红色符文随着屏幕碎裂黑了下去。
然而肇事的白色轿车却凭空消失一般,不见踪迹。
明明安全无虞,司机却反倒颤抖起来,不敢置信地注视着后视镜里的青年。
“黄泉路……仅凭一张符就能开黄泉路,你根本不是普通人!”
甚至还是用手机画的符!
车窗外的景象犹如华丽流光,后座的青年目光微转,杀意在瞬息之间充满车内空间。
“妄交阴阳,胆子倒是不小。”他心底悲戚自己的手机,声音却如同浸了深潭,冰冷刺骨。
司机眼珠不受控制的剧烈颤动,恐惧的几乎要瘫软下去,肩膀上却猛然一重,温热的人气从耳边传来,一只手穿过眼角余光,握在方向盘上。
“转弯。”
唐叶一手按在司机肩上,一手握着方向盘,手腕用力,车头猛然一摆,数道光影在车窗外划过,恍惚间有一黑一白两道戴着高帽的身影擦肩投来视线,车灯一闪,写有凤岭山三个字的牌子被白光照的异常醒目。
看着那三个字,司机狠狠地抖了一下。
黄泉路专为鬼司行走,常人难进难出,这青年竟像是走自家门槛一样,说进就进,说出就出!
知道自己碰到了狠人,司机抖如筛糠,生怕青年大开杀戒,身形浅淡几近于无,然而还未等他逃跑,青年却先下了车,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挥挥手:“等会见。”
谁要等一个嘴里说着早就还俗,实际上连黄泉路都敢开的骗子!
惊喜来的太快,司机连忙启动车子,然而除去眼珠,他竟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司机的眼珠子转动的几乎只剩眼白,才看到肩上的朱红印记。
一丝血腥味从朱红印记上传过来,竟是用血画的定身符,司机喉咙喝喝两声,眼眶流出一行血泪,眨眼间已不似人形。
卑鄙!
寻常修士开黄泉路,少说也要休上一天,唐叶却没事人似的,犹如一缕青色的风,顺着山石阶一路向上。
自他心口飘出的红雾凝成一个隐约的人形,怜惜的舐去他指尖溢出的血珠,颇为享受的眯了眯眼睛。
【既然动了杀心,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
【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杀了便杀了。】
【我帮你?】
【或者……我杀你好不好?】
红雾随着他上山的动作飘忽着,手似的雾气缠在青年脆弱的脖颈间,隐约勒出红痕。
作者有话说:
心魔,智商不高(是),可可爱爱(不是),没有脑袋(不是)。
预收《我的马甲都成了大佬(无限)》求收藏——
文案:
唐苍苍,时空管理局马甲部门的头牌,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就被委以重任,任务是「保护希斯玛塔」。
位置、性别、甚至连物种都是未知。
无限世界有一个公认的规定,只要通关最终副本,就可以向世界许一个愿望。
为了找到任务目标,他决定——
全部通关。
——
无限世界最近来了一个花瓶,面若桃李身若扶柳,然而手无缚鸡之力,遇到危险只会傻站在原地。
挑战者1:下本最怕遇到花瓶,我打赌唐苍苍活不过半天,没想到那些大佬都围着他鞍前马后。
挑战者2:在地狱难度副本遇到唐苍苍我是绝望的,然而没想到大佬为了救这个花瓶,顺带救了我们所有人。
挑战者3:我自认很强,很好奇唐苍苍为什么吸引大佬,提出加入他大佬团的请求后,他竟然嫌弃我太菜!
无论是影若鬼魅的青年;
或者是妖娆妩媚的女子;
甚至是冷静淡漠的少年……
全部都对这个柔弱的副本新人百依百顺。
直到恶鬼倾巢而出,所有挑战者绝望面对团灭之时,这个柔弱的副本新人从保护者身后缓缓走出。
一道华光,灭万千险恶。
众挑战者:怪我当初瞎了眼以貌取人——可他长的就是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啊!
没人知道——
副本中冷静解谜的淡漠少年;
怪物中浴血斩杀的青年杀手;
将鬼怪玩于股掌的妖娆美女;
甚至新人积分排行榜前十名……
全是他。
他看起来姝丽又脆弱,在危机重重的副本中却悠闲自在。
就连他的任务目标,都不知不觉间被他吸引。
“我拿整个世界,换取接近你的机会。”


第2章
◎一看你俩就不怀好意◎
凤岭山山顶本是一片花海,有一汪泉水自中心树下流出,到山崖边成了小瀑布,这样一汪一汪的汇聚,在山下就成了大瀑布。
本是一片美景,然而此时仅凭五人,就将山顶搅得一片混乱。
煤老板一号本姓梅,叫梅丙,早些年靠煤生产发家,现在人到中年和朋友陶贤带了四个家中小辈来旅游,谁知道偏偏这么倒霉遇上了鬼打墙,朋友还被附了身!
他儿子梅哉边哭边跑:“爸,你叫的大师怎么还不来!”
梅丙的大金链子都跑飞了,大喊着回道:“我怎么知道!”
逃命最忌分心,他话音未落就一下扑倒在花丛中,花粉乱飞,随即后背一重,腰椎不堪重负的咯吱直响,腥臭的味道自头顶传来。
梅哉惊慌跑来,然而他哪里有妖鬼的动作快。
附身陶贤的妖鬼手指扣入梅丙的肩膀,浑身冒着黑气,张嘴就要咬下去。
就在梅丙以为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一个青墨色的身影自花海尽头腾跃而起,眨眼间来到他面前。
山顶有装饰性的小灯,看清来人面容,梅丙惊喜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
来人一身半古不古的青墨衣衫,领口敞开着,梅丙因为趴在地上看不清他表情,却能看到他脖颈上极为明显的一圈红痕。
梅丙显然没认出来这是道袍,在心底哀嚎:
不知名妖鬼要吃了他,现在竟然又来了一个会飞的吊死鬼吗!
唐叶刚冒上山顶,就见一个人满目狰狞飞身一跃,直接扑到梅丙背上,张嘴就要咬下去!
他想也未想,就将手中随手折的树枝塞了过去。
树枝一入人嘴,便硬如钢铁,与牙齿相撞,甚至能听到金戈之声。
同时唐叶伸出手,一把揪住梅丙的后背,直接将人从地上拽到自己身后,掐入梅丙肩膀的手指在他背上划出几道血痕,疼得梅丙龇牙咧嘴。
然而他哪敢叫出声,回头就见那「吊死鬼」和「陶贤」打在了一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