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豪门小可怜被凶兽大佬喂养了

时间:2022-09-15 16:16:07  作者:蜜桃甜酒
TAG:

但,真的很恐怖啊……
东媖默默的萎了,漂亮的蓝眸蒙上了迷离的雾色。
“好了好了,人出来了,我们进去!”路寻眼尖看到两个人出来了,连忙拉着东媖往黑布里面钻。
东媖艰难的反抗无果,最后被拖进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那黑暗深邃幽深,按理两人都不是人类,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能视物的。
但进去之后就好像是一块黑布凭空落下,蒙住了他们的眼睛,黑暗降临在面前。
他们摸黑往前走,恐怖的音效时不时的跳出,但这不是最恐怖的,时不时就有一个东西触碰他们。
这本来没什么,但突然眼前一亮,一个凄惨的鬼影怼脸冲击。
东媖:!!
路寻:啊啊啊!
两个人瞬间疯了,在屋子里打转,突然一片黑暗降临,一个手印突然落在肩上,刺耳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
骇人的尖叫完整的被黑布透出,外面的人一边害怕一边翘首以盼有人出来。
越害怕,排队的人越兴奋,无人看见丝丝漫漫的黑气从头顶的风机流出,落在人类的肩头,如附骨之疽散落在衣领。
未知的恐惧感似乎提早设下了埋伏。
黑色的马丁靴毫不留情的将黑气碾碎,提步往黑布走去。
当几个人被同伴搀扶着走出,排队的人要进去,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拦下,人群瞬时头脑一混,只记得男人眼中金光闪过,一眨眼就忘记要进去这件事了。
作者有话说:
上一章补了点字数,没看的宝贝记得回去看看哦


第10章 红烧梦貘肉二
东媖背着准备好的东西去和路寻见了面。
他出生时十;
刺啦——
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从旁边脏兮兮的布帘探出头,赤红着眼,猩红的舌在嘴边打转,锋利的爪牙狰狞可怖,东媖与路寻被吓成一团瑟瑟发抖疯狂尖叫。
就见这恐怖的怪物被人一脚踹到身边,狰狞可怖的面容比他们还要瑟瑟发抖,一个身穿黑色连衣帽衫的男人从布帘后面走了进来,狰狞的妖纹在脖间遍布。
一瞬间从恐怖片场到了火拼现场。
路寻继续瑟瑟发抖。
东媖瞬间就飙了泪,猛然变作一条金龙眼泪汪汪的冲向男人,在他的胳膊肩膀盘了几圈,一头扎进了衣服瑟瑟发抖。
“呜呜呜,好吓人!!”
锋利的爪子抠破底下的黑色背心,一头栽进温暖的胸膛,硬邦邦的胸肌很好的给了龙龙温暖。
危急时刻出现的殷许,在受到严重惊吓的龙龙眼中不亚于是踩着五彩祥云的英雄。
殷许一手兜住龙崽,一边踏着沉稳的步子上前一脚踹开那狰狞恐怖的黄皮怪物。
路寻被凌厉眼神一扫,更加瑟瑟发抖。
“你、你我,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我会报警的,真的会报警的!”
殷许眼神一扫,当即挑眉:“鹿蜀?”
真嫩啊这肉,吃一顿驴肉锅也很不错。
殷许的目光不免热切起来。
路寻看了看他「劫持」龙质的姿态,为了好友找回了点勇气,扶着墙起来:“我告诉你啊,你殴打工作人员是犯法的,报警你就完了!还不快点把……”
听到报警殷许还没有变脸,那个黄皮怪物就害怕了,“别别别,不就三十多块钱的事嘛!我不做你们生意了,退给你,退给你,千万别报警!”
一楼收钱的小哥一冲了上来,噗通跪倒在殷许脚边:“爷,爷您就饶过我们吧!”
这个情况变化,路寻都惊呆了。
东媖也终于勇敢的探出头,小鹿一般灵动的眼扑闪着好奇问:“你们怕报警吗?”
殷许喉间瞬间溢出一声嗤笑。
小哥看了看金色应龙盘在大佬身上,大佬纵容的样子,瞬间就知道谁才拥有话语权,化身成肥肥的梦貘利索的谄媚卖惨。
“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才动了这个歪脑子啊!”
殷许指点两妖说:“雍和恐怖,梦貘吃梦。”
让最擅长渲染恐怖氛围的雍和搞恐怖屋,再让梦貘去吃掉他们的梦境。一通操作下来,既能赚钱,又能让以梦为食的梦貘吃饱。
也不怪小龙害怕,他天生妖神之躯,对这些污秽之气十分敏感,雍和制造恐怖相当于一个黑影对着小龙张牙舞爪,很容易就被吓到。
人才啊!
路寻叹为观止,摸了摸下巴:“你们觉得,我去治不孕不育有前途不?”
东媖细小的爪子勾着一张纸,龙须吹动飘摇,奶声奶气道:“你们这项工作,去妖管局报备了吗?无妖管局同意,擅自利用种族天赋进行盈利、恐吓者,按情节判处罚款、刑拘等。”
两个妖怪顿时面露菜色。
这种东西要经过妖管局层层审批,搞起来没个一年半载批不下来,还要交巨额税收,逢年过节还要被审查,务必不能危害社会。但妖族危害社会这一层每个人权衡标准不一样,界线模糊,审批繁琐,真搞个经营许可不等赚钱就饿死了。
就是没有报备过,才怕他们报警!
路寻也打焉了:“看来治不孕不育不适合我。”
两个妖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十分害怕。
金色的小龙围脖从人体柱子蜿蜒舒展,翅膀呼啦一拍转瞬就逼近眼前,化作一白净冷颜的淡漠俊男。
东媖手中白纸一展,化作一张证件在两人面前晃过,他把掏出手机作势要拨打妖管局热线。
那黄皮妖怪眼神一挑,竟是跳起来抢夺,殷许眼神一冷,抬脚一踹,把雍和踹飞三米远。
东媖拨通电话还没两秒,突然听到身后一阵巨大的声响,疑惑转头就见那黄皮怪物趴在不远处捂着肚子一副即将魂归西天的模样。
猝不及防之下满脸懵逼。
路寻指了指殷许,目瞪口呆。
虽然在场都是妖怪不错,但建国都这么多年了,人妖早就平等了,大家都为了生存和平度日,哪里见过这么暴力的情况?
殷许踹完一脚还不作罢,踏着马丁靴踩在雍和的脖子,眼神冷厉尽是阴霾。
“你胆子很大。”殷许缓缓开口。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不怕死的了。
东媖手机都吓掉了,呆愣着看着突然凶起来的男人,眼尾飞红。
路寻连忙跑到他身边,压低声音崩溃问:“你这哪里弄来的杀神?他他他……他居然打人!!”
东媖浑身一颤,猛然反应过来小跑过去圈住了男人的胳膊,殷许即将动手的气势一散,淡淡低眸问他:“怎么了?”
“这,这件事我来解决。”这一眼搭在黑亮的眸子上,稚嫩的小龙本能一颤,东媖鼓起勇气拉了拉他的胳膊。
转头如临大敌一般把殷许拉离了点。
方才还大开杀戒的殷许默不作声的被他拉开,小龙这才鼓起点勇气,直面两位受害者。
小哥也是怕了他们了,扑到雍和身上瑟瑟发抖:“哥!哥,你听我的吧,不要和他们硬抗,那个杀神……”暗指了指大佬,低声劝着:“就算去妖管局劳改、遣返,也比落在这大佬手里好啊!”
雍和默不作声,眼见金发的大妖逐渐靠近,倔强的起身挡在梦貘前,赤红的眼瞳里满是敌意。
“你们不要抓他!一切都是我做的,与他无关!”
东媖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了小本子,淡色花瓣唇微微抿起。
“你没事吧?”东媖先关心了一下受害者。
主要是怕他们报警,别看他们这么害怕,现在东媖也害怕闹到报警的地步了。
要是报警了,殷许打人是不是要被抓起来QAQ?
他在纸上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还不等撕下来梦貘小哥瑟瑟发抖连连说道:“没事没事,我们没事,今天的钱我们会退回去的,我们只是想吃个饱饭,走路都会扶老奶奶,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东媖:诶?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笔尖在纸上滑动,高洁的眉眼面无表情时像是高山的雪,冷的刺骨。
小哥害怕了,止不住的发抖。
就在这时,东媖开口了:“你……好像不是本地品种吧?”
本地的梦貘好像不长这样?胖呼呼的,好像猪哦。
东媖没有歧视辱骂的意思,是这个小哥真的好像是只猪精,这里昏暗一片,没凑近瞧还真没发现。
小哥噗通就给跪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呜呜呜,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接下来小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移民公司的黑心,哭诉自己的凄惨。
他也不是故意偷渡的,之前华夏战乱他老爸海渡大和找了本地一个食梦貘结婚生下了一堆混血儿。妖怪之间的亲缘很奇怪,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被遗弃了,总之他刚学会走路就被赶出了家门。
因为大和阴阳师的存在,他一路跌跌撞撞活的十分辛苦,听黑心中介说华夏对妖怪十分友好。
但是又没办法通过正常的移民手段过来,咬牙花费了自己全部积蓄偷渡。
偷渡过来才发现,华夏处处都要身份证!
“那个时候真的很难,没有身份证就没办法找工作,只能四处打打零工还要提防妖管局查证。”小哥说到这,忍不住给自己抹了一把伤心泪。
东媖十分怜悯他们,善良的小龙已经听得心软了。
他再看看雍和,不免肃然道:“这位大哥也一定有一段悲惨过往吧?”
雍和迟疑:“不……我只是……”
小哥捂住大哥的嘴,含泪点了点头。
“所以,可以放我们走吗?”
“当然——”东媖在笔记本上记下两笔,慢吞吞回答:“不可以。”
“你们等一下,妖管局马上就来。”
路寻拿着手机从外面进来,招手说:“你们多幸运,等下妖管局来了老实交代,确定是本土妖我们都管上户的!啊,混血那个偷渡来的,你恐怕只能得到临时签证。”
小哥:“啊?”
雍和呲牙:“你!”
突逢大喜,小哥瞬间领悟到路寻的意思,大喜过望:“真的?大哥是本土妖,真的可以上户吗?就算、就算是临时签证……”
就算是外国妖的临时签证在华夏也能去找正经工作了!
路寻点了点手机,与有荣焉的用下巴点了点东媖:“这可是妖管局的小先生,上户是没问题,不过嘛,你们非法经营可是要面临巨额罚款的。”
小哥喜极而泣:“能有正经身份就已经是我毕生所愿了,呜呜呜,我在大和也没有身份的!”
小可怜一样。
修长的指点了点下巴,淡蓝色的眸子斜斜扫了两人一眼,东媖微颔首,冷淡开口:“有件事。”
“他打你们,不许追究。”素白的指点了点殷许。
不许找人抓他!


第11章 红烧梦貘肉三
刺啦——
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从旁边脏兮兮的布帘探;
听说这里有未上户的本土妖,妖管局临时抽调了人手,无情查封了这无良企业,把两个老板给带走了。
路寻也是第一次看到有妖怪被抓是那么开心,小声嘀咕:“这两只是混的多惨啊!宁愿面对巨额罚款也要上户,可怜可怜。”
小哥嘿嘿一笑:“没事,钱能再赚嘛!重要的是有证啊!”
那可是扎扎实实的签证,小哥缠着妖管局的工作人员确认过很多次,确认有本地妖担保可以获得临时签证,而他大哥一只本地雍和可以获得本地妖证,完全可以互相担保留下来!
等以后买房结婚还可以在华夏上户口。
妖管局这些年致力于人妖平等,为妖族的生存争取了很多有利的法条,很多时候找妖管局比他们自己处理要好很多。
东媖与妖管局交涉之后,在审批文件中签了字,与路寻招了招手先出去了。
殷许慢了一步,目光瞥向小哥,分明唇瓣未动,他的声音却响在小哥的脑海里。
“你认识我?”
小哥浑身一颤,猛然低下头,瑟瑟发抖:“小、小的,初来贵地,有幸……有幸进过一大妖的梦境……只敢窥探、窥探一眼,您……”
他磕磕绊绊说不清楚,唯有误入时那一瞬间被盯上的恐惧感如影随形,梦境主人猩红的唇舌如梦魇一般纠缠着他,吓得他立刻逃离了。
一个梦貘差点被梦境吓死,万万没想到惊鸿一瞥,梦中骇人的大妖化作实质,快把他吓破胆了。
大妖吗?殷许眸色微变,若有所思。
他看了眼几乎要吓破胆的小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外面不少人排了大半天的队,突然被赶走十分不满,发出想吃瓜的声音。
“不会吧,一个鬼屋还能犯什么法?”
“好像是消防防护不到位?”
“那也不用直接查封吧,什么时候再开?”
……
小哥和雍和变成人的模样,老老实实的从后门跟随妖管局的人离开,东媖在一楼楼梯等殷许下来。
结果等人下来,路寻眼尖指着他连衣帽衫上几个小洞大喊:“诶,你这衣服怎么坏的?这哪家店买的?质量这么不好?”
殷许摸了摸后肩,别说这小龙崽年纪不大抓不破大妖的皮,给衣服开几个洞还是可以的。
东媖尴尬了,带着不自觉的委屈与心虚,背地里讨好的拉了拉殷许的衣角。
被男人大掌攥在手里,撸了撸头发,低声安抚:“去给你买蛋糕吃?”
东媖小幅度鼓动腮帮子,闷闷道:“做错事不能吃好的。”
“那我可以吃吗?”
殷许可以。
东媖讨好的摸了摸破洞,矜持的颔首:“再给你买两件衣服,这衣服质量不好!”绝对不是他的问题。
殷许被他逗笑了,大概小龙崽都是这么令人稀罕,遂从善如流点头。
至于这蛋糕买回去到底谁吃,殷许又不爱这甜甜的东西。
东媖晃悠着金龙尾巴洗洗爪子,抓着漂亮的塑料小叉子,龙须愉悦的上下摆动。
叮咚——
摆在旁边的手机亮起了屏幕,小龙纠结了一下,摇身一变变成了金发冷肤的青年,面无表情的划开了手机通话。
“喂?”
电话那头,林知节看着手下的资料,语气有点沉重:“小先生,关于您今天下午收容的妖族经过核实是来自丰山的恐怖之神雍和,丰山位于大荒中山地带,早已随着绝地通天、灵脉断绝沉入地底,雍和一族就此灭绝。”
“但……”
“但现在又出现了?”东媖听到这,把沙发上的背包拉过来单手扯开拉链,把里面的小画册给抽了出来。
他翻着画册页,哗啦哗啦的翻书声传到电话另一头,林知节继续说:“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我们第一时间询问了雍和,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按他所说他只是突然的出现在丰山原址上,靠着梦貘的帮助才得以接触人类社会。”
“我们调查过他出现的地点,在那段时间确实有人目睹了黄皮、赤目的类人物出现,与他所说相符。”
“也就是说,他是凭空出现的?”
林知节说话的时候,东媖把画册也翻完了,他肯定的告诉林知节:“雍和并不是妖狱的囚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