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剑灵下岗再就业指南

时间:2022-09-07 20:31:31  作者:起个名那么难
TAG:


现代修仙背景,人狠话不多剑修攻x很凶很凶的剑灵受
攻只有一把带剑灵的剑,就是受啦。除了是篇爆笑沙雕文,还是是个小甜饼。
一个是克死了十七八个剑修的剑灵,一个是折断了七八百柄灵剑的剑修,两大修真界行走凶器终于在相亲市场,不是,在器才市场见面了。
#开盘!剑修vs剑灵巅峰对决,看夏礼和陈拂衣谁先扛不住!#
夏礼一直很讨厌别人给他介绍剑修,剑修都有本命灵剑,他一后来的剑灵上赶着给人做备胎吗?
直到他被迫和陈拂衣成了搭档,这个剑修握着他的时候总是让他身体发麻,他是想折断他嘛?一定是吧!
剑,乃百兵之君。
但陈拂衣觉得,剑还是凶一点好。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礼,陈拂衣 ┃ 配角:收藏我!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剑灵和剑修的相亲二三事
立意:下岗再就业,创造幸福美好新生活

作品简评:
一个是克死了十七八个剑修的剑灵,一个是折断了七八百柄灵剑的剑修,两大修真界行走凶器终于在相亲市场,不是,在器才市场见面了。夏礼一直很讨厌别人给他介绍剑修,剑修都有本命灵剑,他一后来的剑灵上赶着给人做备胎吗?直到他被迫和陈拂衣成了搭档,这个剑修握着他的时候奇奇怪怪的。剑,乃百兵之君。但陈拂衣觉得,剑还是凶一点好。
现代修仙文,讲述剑修和他丢了多年的剑灵在现代重聚的故事,在一系列轻松日常中剑灵的记忆逐渐复苏。文章语言诙谐、行文流畅,打发时间的时候值得一看。


第1章
“听说了吗?那个克死了十八个剑修的剑灵来咱们这儿找工作了!”
“嘶,哪个?传说中的天地一凶?叫什么......夏礼的?咱们申市剑修协会有多少剑修够他糟蹋的?”
“去去,什么糟蹋,今天来了好多剑修呢。”
“不是,你说这些剑修看到他还不跑?还往前冲呢?真是够勇的哈。”
“可别说,毕竟是把带剑灵的灵剑,听说年纪还很大,就是再凶,那也是宝贝啊。”
这间开在闹市的茶楼是申城的器灵监督管理局南方总局下属器灵就业中心,俗称器才市场。
穿过茶楼天井,里面就是普通人看不见的另一个空间。
夏礼一路往里走,耳边尽是在器才市场工作的小妖怪们自以为压得很低的细碎议论声。他扯了扯嘴角,轻哼了一声。
前面一把金丝大环刀的刀灵听见他的轻哼,吓得一激灵,整把刀就差完全贴在墙壁上。
夏礼朝他笑了一下,露出两颗雪白的小虎牙。
那刀灵像是被掐住了嗓子,哆嗦着嘴,掉头就跑。
他才跑走没几秒,房间走廊尽头拐角探出一个有着一头卷毛的脑袋,“金丝大环刀-金侃侃,金侃侃,在不在啊?轮到你了。”
那当然是没刀回复他了。
夏礼道:“他走了。”
“啊?走了。”卷毛整个人从拐角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小册子,上面是今天来器才市场找工作的所有器灵的品种和名字,金侃侃这把金丝大环刀求职意向明明很强烈的呀,怎么就走了呢?
卷毛人类叫徐二月,师从天灵宗,是个刚刚练气初期的器修,因为占了熟悉现代社会规则的便宜,所以以练气初期的菜鸡实力杀穿了一众师兄师叔师伯,抢到了一个体制内工作。
徐二月挠了挠头,翻到了下一页,“下一个,古剑,夏礼。”
“这里。”夏礼朝他挥了挥手。
徐二月将他带进了小隔间里。
夏礼熟门熟路地坐到长桌后的太师椅上,朝徐二月努了努下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徐二月眨了眨眼,看看长桌后的太师椅,又看看长桌前的太师椅,开口道:“那个,夏先生,您应该坐这儿。”
夏礼挑眉,“做什么,我还不能挑一把自己喜欢的椅子?”
他有着一张精致到很有攻击性的脸,飞眉入鬓,眸似点漆,薄唇轻轻挑起的时候隐约可见两个小酒窝,但徐二月压根没那心思欣赏坐在太师椅上的漂亮剑灵,他贴在小隔间的门上,凛冽的剑气就堪堪停在他的面前两厘米的地方,被器才市场统一发放的护身符给挡了下来。
不过这护身符估摸着也挡不了多久,因为徐二月已经听见了护身符咔咔碎裂的声音。
他疯狂点头,“能能能,您随意。”
“哦。”夏礼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坐姿,歪在太师椅上,一手支着下巴,懒洋洋道:“可以让那些剑修进来了。”
徐二月发现可怕的剑气消失,试探着往前探了探jio。他小心翼翼地道:“那个,夏先生,因为数据库更新,我们这儿还需要完善一下资料,您介意先回答几个问题吗?”
夏礼“啧”了一声,看着徐二月,眉心微皱,仿佛在说怎么那么麻烦。
徐二月扯开一个僵硬的笑容,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其他活儿大家都在抢,就这个kpi最高的没人要了。因为这活儿可能要命。
夏礼其实不太耐烦器才市场每次更新的什么适配测试问题,但他还想要最高级别的自由活动度,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你问,但你最好快一点。”
“是是是。”徐二月巴不得赶紧结束,“首先我们增加了年龄线,或许年龄相近的修真者和器灵会更有共同话题。”
夏礼嗤笑了一声,徐二月立刻道:“当然,这只是推测,我个人觉得这些东西也不太准。不过为了工资,为了生活,您......配合一下?”
夏礼摊开手:“可我不记得了啊?你回去问问你师祖,他今年几岁,看他能不能回答的出来?”
徐二月:“没事没事,我们有时间段选项。您就告诉我大概朝代就行,什么唐宋元明清这种,您大概是哪一段?”
夏礼沉默了片刻,问他:“你们这儿最早是哪里?”
“啊?”徐二月懵了一下,回忆道:“大概,四羊方尊?商晚期,我还没见过呢。”那位老先生压根不用来他们器才市场报备,人家本身就是特级档案,在博物馆好吃好喝照顾着。徐二月可想见见了。
夏礼:“......”好极了,高龄就业剑,大概就他这么一把了吧。
徐二月见夏礼不说话,试探着问:“您是,认识四羊方尊?”
夏礼摇头,“你就给我登记商周前。”至于前多少,他自己都算不清楚。
徐二月拿笔的手一顿:“啊?”什么东西?他刚刚好像没有听清。
就在这时候,小隔间的门被推开了,夏礼抬眸一看。
哟,老熟人。
“杜老头,你又老了。”
杜若光摸了摸自己修的整整齐齐的小胡子,含笑道:“小夏君别来无恙啊。”
夏礼撇了撇嘴,他就不爱听这老头叫他小夏君。
徐二月看到杜若光,眼里迸发出希冀的光亮,“局长!”
杜若光朝他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先离开了。徐二月赶忙从房间里溜出去。跑过走廊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笔挺的身影靠站在窗前,惊鸿一瞥,就注意到了这人浑身气势和刚才夏礼剑气外放的时候有一拼。
徐二月头皮一麻,下一秒这种感觉就消失不见,好像全部收敛进去,他听到了一个清丽的女声在问:“没有其他人选吗?”
然后是他熟悉的器灵就业中心主任李兰亭的声音:“试试看?陈拂衣的实力是目前前来的剑修里最强的。”
徐二月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就见走廊里另一间小隔间的门打开,他们主任和一个穿着大红色曲裾裙的大美人走出来。那大美人看着沉默站在窗前的男人,皱着眉,似乎很不满意。
徐二月还想再看两眼,被他一个同事拽着衣领给拽走了。
“你小子还回头?不怕小命丢了啊。”
“这什么情况啊?”徐二月摸不着头脑。
同事:“别问,知道的少活得久。”
走廊里,红衣大美人面有愠色:“我觉得你们在敷衍我,陈拂衣一年至少折断三十把灵剑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小礼不和这么危险的剑修一起。”
李兰亭心说,你家小礼才是真的危险,人陈拂衣折断的至少是没有剑灵的灵剑,小夏君可是使过他的剑修都凉了。当然,剑修自己实力不济被妖魔杀死,也不能怪剑灵,但剑灵太强了,剑修发挥不了也不行不是?
想是这么想,李兰亭还是得笑着对红衣大美人道:“夏姬不妨再看看,如果小夏君也觉得不行,那就再换一个,外面还有几十个剑修在排队。如果都不行,小夏君也是可以选择回去姬先生那里,毕竟我们器灵监督管理局真正监管收容的也就是那些无主器灵。”
有主的,还到处跑不想跟家里呆着的,说实话,他们这多年也就碰到这一把剑。
夏姬看着李兰亭:“有些话连杜若光也不敢这么和我说。”
李兰亭还是笑眯眯的,道:“当然,我们从不拒绝任何一个求职的剑灵。我真的觉得陈拂衣挺好的,起码就长相来说,剑修里他是最帅的,而且还能打,这样的单身剑修可难找了。”
夏姬挑剔地又看了两眼陈拂衣,显然对李兰亭说的不屑一顾。在她心里,自然是自家主人最帅最能打。
陈拂衣一直站在那里任由夏姬打量,像一尊无喜无悲的雕像,他骨相极好,皮肉贴合上去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就是那双眼睛,太冷了,夏姬甚至觉得,陈拂衣比她更像一柄剑。
杜若光的声音从小隔间里传来,陈拂衣推开门往里走,夏姬一个旋身藏回了之前的小隔间,李兰亭独自站在走廊里,朝看过来的杜若光笑了一下。
夏礼支着脑袋看着陈拂衣走进来,刚才杜若光已经和他说过陈拂衣的基本概况,除开那骇人的折剑战绩,这家伙无门无派,是个散修,现在挂靠在九霄山剑宗,年龄据九霄山剑宗宗主推测大概比他大一些,那位宗主在唐开元年间被陈拂衣救过一回,当时陈拂衣就是这般模样,现在宗主看着是个中年人,而陈拂衣还是那样。
嗯,大龄剑修。
夏礼大量陈拂衣的同时,陈拂衣也在打量夏礼。
他压下眸底的热切,一寸一寸地扫描夏礼,修长的指节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
夏礼被他盯得从后腰窜起一道酥麻感,他微不可见地抖动了一下,什么玩意儿?
夏礼挪了一下椅子:“好了,下一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本能反应下,夏礼想要跑路。
杜若光道:“陈拂衣没有本命剑灵,小夏君不再考虑考虑?”
夏礼道:“有本命剑灵的,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备胎,没有的,也不代表我就要冲,下一个。”
“我能杀进酆都结界,十万大山来去自如,外面那些,一个也不行。”
不等杜若光开口,陈拂衣抬脚走到了夏礼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


第2章
杜若光被陈拂衣这么暴的发言惊呆了,“等等——”
夏礼被这么看着,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剑气都被激出来了,用法术加固过的小隔间里墙面上一瞬间多出数千条划痕。
杜若光都退到了门口,陈拂衣仍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夏礼眯着眼,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夏礼本身不算矮,接近一米八的样子,但陈拂衣比他还要高上一个头。作为一把剑,尤其是一把凶戾之气都刻在骨子里的剑,夏礼这会儿已经克制不住地想要动手了。
察觉到夏礼的剑气越发凛然,杜若光赶紧退出了屋子,掐诀加固小隔间的时候,红衣的夏姬从另一个小隔间里又走了出来,脸色紧绷着看着杜若光和正挠着头的李兰亭,一字一顿道:“这就是,你们说的合、适?”
讲道理,杜若光是真的没想到这俩人见面反应那么大,他干笑了一声,“您瞧,小夏君这不是第一次对一个剑修起反应么?”
夏姬不语,瞪着隔间大门,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冲进去。
李兰亭拦住了夏姬,示意她静下心来感受小隔间里的灵力变化。
锋利、森然的剑气像是围绕着什么东西徘徊,或者说被引导,最后全部归顺到一起,隔间里,陈拂衣双指作剑,夏礼放出的剑气被他具象成一柄青铜色的长剑,拢在森森剑气里,看不清形状,但夏礼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
这人看见过自己的本体?
但夏礼没见过这个剑修,至少他的记忆里没有。
就在夏礼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的时候,陈拂衣一把握住了夏礼的手腕。
一道酥麻感顺着尾椎向上窜,窜进大脑里,激得夏礼一阵哆嗦。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拂衣:“你做什么?”
漂亮的极具攻击性的脸因为瞪圆的眼睛,莫名显出几分可爱。
陈拂衣看着他,眼里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柔和与放松,“迟早要握的,提前适应一下。”
夏礼手上一个用力,没挣脱出来。
他蹙了蹙眉:“你放手,外面还有几十个剑修等着我挑呢。”
陈拂衣脸色不变,“哦?”
夏礼感觉到顺着陈拂衣手上传来的灵力,他浑身都燥热起来。紧接着,一柄非铜非铁非钢非木的长剑便出现在陈拂衣手中,。
剑身上刻有日月星辰、山川草木,剑柄处则密密麻麻书满了封魔咒。
整柄长剑泛着一种类金属的光泽,就是那种虽然看着非常古朴精巧,但放进博物馆都没人相信会是古董的锋利崭新的样子
陈拂衣低头凝视着长剑,伸手拂过剑刃,长剑振颤,发出轻鸣之声。
夏礼心底骂了一万句混蛋,但仍旧控制不住地轻轻嗡鸣。
陈拂衣没有让夏礼的这种状态保持很久,没几秒便松开了他。
夏礼立刻恢复人形,贴到距离陈拂衣最远的墙角,警惕地看着他:“你搞得什么鬼?”
为什么这家伙能强制让他变回本体?
这家伙有这么强?
陈拂衣对着夏礼明显得探究,露出一个堪称纵容地表情。微微勾起的嘴角,即便弧度浅到几乎看不出来,搁在外头让其他人看见都要鬼叫一声:见了鬼了,陈拂衣踏马笑了!?
但夏礼并不清楚陈拂衣以往究竟是什么样的,他只是觉得这家伙这会儿看起来有点欠揍。
陈拂衣走向夏礼,再次开口道:“我能接很多甲等悬赏,需要面对的妖魔等级应该够你放开了玩。”
陈拂衣很强。
夏礼这次相当直观地感受到了这一点,虽然他还是没弄明白陈拂衣到底是为什么能让他显出本体,按理说除了他原本的主人,没有人再能做到这一点。
跟他走?
比起之前那些废物点心一样的剑修,陈拂衣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但是——
夏礼抿了抿唇,总觉得哪里不太踏实。
小隔间里安静下来,暴虐的剑气也都消失无踪,杜若光走了进来,看着墙角边的剑修和剑灵,道:“怎么样?小夏君觉得陈拂衣如何?”
夏礼还在沉思,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杜若光道:“就他了。”
杜若光怔愣了一下,没有明白夏礼这突然答应是个什么情况,但这不妨碍他叫人来给夏礼和陈拂衣办理登记合作契约。
其实普通器灵在器才市场找到新主人,办理的都是择主契约,但夏礼不一样,他也不会随便认个新主人,所以单独给他弄了个合作契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