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猫粮管饱1

时间:2022-09-05 14:24:36  作者:阿ccc
TAG:


简介:哨向。又强又甜会撒娇大猫攻。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小甜饼 - 哨兵向导 - 强强 - 1v1
受宠攻
已签约实体出版,具体请关注微博@*银河系搭错车直男*。
【校园篇暂时完结,第二部 待开。】
哨向!哨向!哨向!
江珩(héng)是攻,江珩是攻,江珩是攻!
顾云川是受。
受宠攻。受面对攻毫无原则。
再在评论里问攻受说站反了的一律视为眼瞎不识字,文盲不要来看小说,谢谢。
没有主线剧情,只有无聊的流水账日常。


第1章 01(小修)
周钧豪推开门,一声“顾云川”的“顾”字刚发出来就感到一股窒息的压力袭来,顿时头晕目眩喉咙发紧,再也说不出一个字。缓了半晌,他才看见顾云川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和顾云川金丝眼镜后的那双眼睛对视上,周钧豪再次感到脑袋一痛,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面对双s级向导的精神压制,他只能先举起双手求饶。
「噤声。」一道指令通过精神链接传到周钧豪的脑子里。
周钧豪立刻在嘴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又比了个OK,这才感觉到身上一轻,摸了摸脑门,已经吓出冷汗了。他差不多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蹑手蹑脚地走到沙发旁,果不其然看见贵妃榻上躺着一个人,正枕在顾云川的腿上睡觉。
周钧豪掏出手机给顾云川打字:怎么不回去睡?
顾云川抬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周钧豪心虚地摸了摸脑袋,他想起来了,是他给江珩安排了下午训练新人的任务,基地离顾云川和江珩的家太远,一来一回怕是没时间休息。
可是也不能怪他啊,江珩这样又年轻又有经验的双s级哨兵全国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么,任务自然就被安排得多了。不过……周钧豪瞥了一眼江珩的睡颜,青年鼻高眼深,长睫在脸上落下一小片阴影,英俊无双却也难掩倦色。哨兵等级越高五感越敏锐,作战时进入兴奋状态以后很难靠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没有向导疏导,不要说睡觉了,都没法平静地休息一下,任何声响、气味、微微浮动的温度都会让他们陷入焦躁不安中。而江珩刚结束一项任务,至少超过48小时没有休息了,怪不得顾云川生气。
但是……这不是江珩自己主动接的任务么?不然给周钧豪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和顾云川对着干。想到这,周钧豪稍微有了一点底气,又打字:上次和你说的那对年轻的向导哨兵我带来了,你什么时候见一见?先说好,这是小江让我带来的啊,你别不见。
「等着。」顾云川的指令比他本人还要冷漠,周钧豪觉得自己脑袋嗡嗡作响。
周钧豪无聊地四处环顾,看见房间另一边有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也在睡觉,身下垫了层柔软的毯子,身旁有只漂亮的仙鹤在为它梳毛。这就是江珩和顾云川的精神体了。精神体对现实世界的冷暖感知能力很低,那条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毯子其实作用不大。但想到这是顾云川的所作所为,又很合理,毕竟这办公室都快给他改成自家哨兵的专属调理室了。
就在周钧豪快待不下去的时候,一段舒缓的音乐传来,他看见桌子上的钟,才反应过来是闹铃。随后机敏的哨兵睁开了眼睛,几乎是一瞬间,周钧豪耳边又响起了一声虎啸,原本沉睡的大老虎被吵醒后非常愤怒,对着房间里不信任的周钧豪弓起脊背,龇牙吼叫。
周钧豪腿一软坐在了沙发上。如果说双s向导带给他的是不能行动无法思考的绝对精神压制,那么双s哨兵带来的就是简单粗暴的力量展示,那一刻周钧豪清楚地感知到了死亡的威胁。
不过好在仙鹤立刻张开翅膀拥住大老虎,给予它安抚。另一边江珩迷糊地坐起身来,面无表情地盯住了周钧豪。哨兵的瞳色非常漂亮,阳光下是琥珀色的,但是他眼睛形状有些下三白,还未睡醒时安静地盯人显得极凶。
周钧豪刚从虎口脱险,此刻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地开口:“小……小江啊,那个,我……”但他还没说完,就看见江珩把脑袋埋进了顾云川的颈窝里。
周钧豪:……
顾云川手法熟练地捏着恋人后颈,轻轻吻了吻他的耳朵,低声哄他:“到点了,现在睡太久晚上会睡不着。”
江珩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什么,声音闷闷的,周钧豪听不太清。
“乖。”顾云川继续哄他,“一会可以吃点甜的。”
哨兵同样也不能吃味道太重的食物,这会对他们的味觉造成损伤,不过如果有向导原意为他们调节感官,也可以适当吃一些,只是这种调节对向导的要求很高,精神力损耗也不小,很少会有哨兵为了饱口腹之欲吃甜点。但顾云川不是一般向导,周钧豪撇撇嘴,他是个面对自家哨兵没有一点原则的向导。
“辣的呢?”
这下周钧豪听清楚了,江珩在和顾云川讨价还价。
顾云川的声音放轻了:“猫猫,你吃辣会胃痛。”
江珩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顾云川,显得很委屈。
“一点点,好么?”向导完全招架不住。
……
周钧豪目瞪口呆地看着顾云川哄了江珩足足十五分钟,终于把闹起床气的大猫哄服帖了。江珩满意地从顾云川怀里站起来,看见周钧豪,顿了半晌:“你刚刚一直在这?”
“在……啊,我是在还是不在呢?好像不在吧,哈哈。”
江珩个子很高,站起来俯视周钧豪投下一小片阴影,压迫感十足:“你最好没在。”
但是周钧豪看见他红透的耳朵,心里觉得好笑,举起手作投降状:“我不在,不在。”
江珩冷着脸绕过他,对着已经翻出肚皮给仙鹤梳毛的大老虎喊了声:“小猪。”便将老虎收了回去。
没错,江珩威风凛凛的精神体,长三米重三百公斤的西伯利亚虎名字叫小猪。纵使不是第一次听到,周钧豪还是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目送江珩走进别间里的淋浴房。
“嘶——疼疼疼!”周钧豪捂住脑袋,“顾云川我和你什么仇啊,怎么又来?”
“你当我死了,盯着我家哨兵干什么?”顾云川语调没有一丝起伏地说道。
“我……”周钧豪没法和这个醋王讲道理,只好转移话题,“我让那孩子上来了啊,人在下面等半天了。”
顾云川问:“来干什么的?”
这态度真分不清谁才是上级,不过要不是顾云川实在懒得管事,他和周钧豪谁是上级也说不清。周钧豪只能老老实实给他解释:“一个A+级向导,才17岁,有很大晋升空间,你带带人家。”
“你们学校老师呢?全辞职了?”
“……不是,她和一个A+哨兵匹配度很高,两个人搭档也挺久了,主要是让你俩教教搭档经验,是不是挺像当年你和小江的?”
“不像。”顾云川当即否定,“我们在匹配到彼此之前已经都是s级了,江珩当初还不到17岁。”
“而且——”顾云川打断要张口说话的周钧豪,“A+级别以上,努力已经没有用了,天赋决定了他们的上限。而默契,更是教不出来的。”
周钧豪被噎得说不出话来,道理是这样没错,可是就算教不了什么,传授点经验,或者干脆给新人一点来自前辈的鼓励总行吧。看着油盐不进的顾云川,周钧豪突然就觉得物质守恒定律非常有道理,顾云川和外人多说一句话都觉得烦,所以才节省下了那么多的温柔和耐心给江珩吧。
“唉,我看江珩挺喜欢这小向导家的小哨兵的,你说他俩要是没练出来,江珩是不是特伤心啊?”周钧豪故作可惜地说。
“……让她进来。”
宋珈仪礼貌地敲了敲门,听到“进来”后,拉着方培之的手进了屋,然后轻轻带上门,乖巧地鞠了一躬:“顾老师好。”
她早就听闻顾云川脾气极差,心里紧张得要死,连忙拉拉方培之的袖子让他打招呼。
方培之的视线和顾云川不卑不亢地对上,也说了声:“顾老师好。”
顾云川示意他们坐下,宋珈仪拉着方培之拘谨地坐了。
三个人面对面沉默了一会,还是宋珈仪先开口:“那个,顾老师,我叫宋珈仪,他是方培之,我们俩今年都17岁,都是A+……哦对了,我是向导他是哨兵,然后我俩匹配度是82%。”她一口气说完。
“82%?”顾云川问。
“对!”
“82%算很高么?”顾云川和江珩的匹配度最初是91%,深度结合以后已经达到了97%。
“是今年学院中最高的匹配度,您和江老师都是百年难遇的天才,匹配度比普通人高也是应该的。”方培之接话到,“因为只有你们彼此才能接纳对方的力量。”
这番话顾云川很爱听,他也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问了宋珈仪几个有关向导学习的基础问题,宋珈仪虽然紧张,但也流利地回答了,却见顾云川神色一变,她下意识回头,看见了从洗完澡出来的江珩。
青年擦着湿漉漉的短发,他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好身材一览无余,头发上的水珠顺着锁骨滑落,勾勒出若隐若现的胸肌线条。他的身形十分优秀,流畅有力,比例极佳,宽肩窄腰长腿,看上去赏心悦目。顾云川立刻起身走向江珩,挡住了宋珈仪好奇的视线。
顾云川带着江珩坐在沙发上,接过毛巾帮他擦着头发,江珩仰起头说:“洗发露不好闻。”
江珩刚结束一个任务,顾云川只来得及给他做初级的疏导,因此他的五感目前还在一个高水平的活跃状态,对气味十分敏感。
“好,换掉。喜欢什么味的?”顾云川看着恋人。江珩因仰头而显得无辜,又有水珠落在他的睫毛上,平添两分本不该在他身上出现的要命的脆弱感,顾云川觉得喉咙发紧,低头亲了亲江珩的鼻尖。
江珩让他亲了:“唔……橘子味吧。”又感觉顾云川的吻来到了唇间,江珩咬了下顾云川:“未成年在呢。”
“我们未成年的时候不是经常亲亲吗?”向导没亲到很不满意,看着江珩的眼睛说。江珩凑上去在他颈窝里蹭了蹭,顾云川心尖软软的,压下绮念,继续给他擦头发。
方培之收回目光,看见宋珈仪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禁尴尬:“你记这个干什么?”
“学了以后哄你。”宋珈仪头也不抬。
方培之觉得脸上像火烧一样热:“我才没有江老师这么……”这么会撒娇。后半句他不敢说出来。
那边顾云川为江珩擦好了头发,江珩甩了甩脑袋,标准的大猫猫甩头,然后走向方培之和他打招呼:“你就是方培之,对不对?”
方培之点了点头:“江老师好。”
江珩愣了一小下,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满意,他坐在顾云川身边,微抬下巴示意:“你们继续。”
顾云川从桌子里拿出一小块蛋糕递给江珩,这是他刚刚许诺的甜品。接着他一边为江珩调节味觉,一边分神检查宋珈仪的精神力。宋珈仪心中暗暗惊叹,A+和双s明面上只有两个等级差,可是实际上却有天堑之隔,她是断然做不到一心二用的。
那江珩又会比方培之强多少啊,在宋珈仪眼里,方培之的战力已经比很多有经验的军人还要高了。她想着,不禁瞟了眼江珩,看见青年吃完蛋糕,无聊地在桌子里翻了翻,翻出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
顾云川见宋珈仪走神,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见戴着自己眼镜的江珩。顾云川长相温润,虽然脾气极差让他显得冷峻,但是带上眼镜之后书香气依然很浓,周钧豪就曾对顾云川没有留校做老师感到十分可惜。
但是江珩是标准的浓颜长相,面部线条硬朗,五官也很大气,乍一看就很有冲击力,给人惊艳之感,他本应该不适合戴眼镜。可是偏偏这副金丝眼镜在他脸上没有任何违和感,收敛了江珩身上的一丝痞气,修饰出高贵禁欲的气质来。
“江老师,你好帅哦。”小姑娘肠子直,发自内心地称赞道。
江珩推了推眼镜:“专心学习,别看我。”随后瞄了瞄方培之。
方培之立刻点点头:“江老师很帅。”
江珩没压下上翘的嘴角。
顾云川露出今天第一个微笑,他轻轻摘了江珩的眼镜:“这个有度数,戴了晕。”他将眼镜拿在手上,轻动手指,用精神力卸下镜片,再给江珩戴上。
“情侣眼镜诶。”宋珈仪笑道。
不错,孺子可教也。顾云川在心里对宋珈仪做出评价。


第2章 02(小修)
江珩窝在老板椅里,一双长腿架在桌子上,单手撑着脑袋,看顾云川和宋珈仪交流,完全没个坐相。看了会,他敲敲方培之面前的桌子。
方培之闻声抬头看他。
“你听得懂他俩说什么吗?”江珩把腿放下,托腮观察他,方培之有些紧张,高阶哨兵的压迫感实在太强。
“听懂……大概一半吧。”方培之不确定地说。
“看你这么认真,我还以为你都懂呢。”江珩一副“没想到你小子这么能装”的表情,他站起身来,轻拍了一下方培之的肩膀,“呆着不闷?我俩出去走走。”
另一边的顾云川和宋珈仪停下交流,纷纷看向他俩。
“知道啦顾先生,我有数。”江珩在顾云川开口之前打断他。
看着顾云川欲言又止的表情,方培之站了起来,和宋珈仪交换了一个眼神,对着顾云川说了句:“顾老师再见。”转身跟着江珩出去了。
春日午后天气不冷不热,阳光正好,操场上有一群新兵正在跑圈,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
江珩腿长走得快,落后的方培之小跑跟上,看见江珩走到一个站岗的哨兵身后,抬腿在他腿弯处轻踹了一下,那个哨兵就向前摔了个狗吃屎:“草,神经病……”转头看见江珩,立刻爬起来敬了个礼:“队长!”
“本事不小啊,站着都能睡着了。”江珩抱臂看他。
“队长我错了,我下班就去领罚。”张辛站得笔直,眼睛根本不敢看江珩。
江珩点头,算是放过他,伸出手:“射击馆钥匙。”
张辛低头在裤腰上的钥匙串里翻了一下,抬头报告:“钥匙不在我这,应该在老八那。”
他们站的位置就在射击馆门口,江珩对方培之说:“你在这等我会。”转身向操场另一边走去。
方培之站在原地看了看张辛,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前辈好。”
站得笔直一动不动的张辛目送江珩走远了,立刻长舒了一口气,亲切地和方培之打招呼:“你就是今年咱学校出的那个小天才吧?”
方培之摆摆手:“不是天才,和江老师比差远了。”
“嗐,我们队长那不是天才是怪物,几百年也出不了一个,咱不和他比。”张辛哥俩好地拍拍方培之肩膀,“好好跟我们队长学啊,他肯定能打破你对正常人的认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