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我在横滨写狗血同人苟命

时间:2022-08-29 14:53:27  作者:一支小竹子
TAG:

“这里的老……”
刚想动用我那贫瘠的词汇扯嗓子开口,只听不知哪里突然“啊!!!”的一声惨叫。
不得不说这嗷一嗓子把我都吓了一跳,顺着声音望过去,吧台旁边的厨房小入口正瘫坐着一个脸色煞白的女子。
对方惊恐地蠕动着唇瓣,浑身僵硬地指着厨房后门里面的情景,“死、死人了!”
“来人啊,老板娘死了!!”
……
行吧,我收回前言。
果然主角出门定律这事谁也逃不了。


第7章
我感觉,这几天我一定是被衰神附体了。
我真的只是想安安静静收个保护费啊!怎么会恰好碰到这种烂摊子。
望着小餐馆突然乱起来的局面,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捧着手册默默地后退一步,如果在这里墨迹太长时间保不准又会被葫芦卡娃前辈骂一顿,他那边要是收完就糟了。
要知道我虽然有一颗宛如社畜般的厚脸皮内心,但不代表真的愿意挨骂。
低头翻了一下手里的蓝色本子,既然这家的老板死了那就先pass吧,等收完另一家的保护费再说。
突然有种自己成长了的感觉怎么回事?想当初我刚穿来那天都快被死尸吓愣了,现在短短不过八九天,我早就处理过十多具尸体,一家店铺突然死个人已经吓不到我了。
果然港口Mafia不是人啊!看把低层员工压榨的,尤其是还不给钱,我在心里猛汉捶胸,与此同时也懒得再管这家店里的烂摊子,转过身刚要去推玻璃门,一道清脆的男童声从我身后传来。
“这位姐姐,你要去哪里呢?”
“……”
我面无表情地转回头,垂下眸看着这个突然叫住我的、身高只到我一半的六七岁小男孩。
没错,这才是我最操淡的地方。
要不然怎么感觉自己这几天撞大运呢,神秘音果然把我扔到综漫世界里来了!我tm就是手欠啊,当初写雷文写单一同人不好吗,非要在里面掺和一堆乱七八糟的世界,这下好了,保不准神秘音为了坑我在这里融合了不少同类型世界。
这不,眼下就有一个例子……
面前这个戴着眼镜、脑瓜子后面翘起一撮呆毛的小学生正歪着头,大眼睛噗灵噗灵的,我不认识他就有鬼了,他在电视里可谓伴随了大部分人的一半童年,简直是走到哪里哪儿出事的人形杀器,有关他的粘贴曾经贴满了我的小学文具盒。
总之,我也是进了这家店铺之后,才发现客人里竟然有这位传说中的死神小学生。
“姐姐,这里出现了死人,每个人都可能是杀人凶手,随便出去会被怀疑的,我们还是待在这里一起等警察叔叔过来吧!”
江户川柯南用一种很天真又很害怕的声线仰着头,似乎想劝说我不要离开 。
才不要好吗!
虽然他乌乌啦啦说了一大堆,但一起等警察叔叔这句话我非常清楚地听懂了。
拜托,我可是一个黑手党诶,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是要等警察过来抓我吗?
像我这种小底层被抓了绝不会有人来保释,一蹲就是十几年,等等……日本的黑bāng好像是合法的来着,但是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横滨吗?
而且他演技也太烂了吧!
我的心情可以说是波涛汹涌,尽管有一堆嘈想吐,奈何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脸上连一点情绪都做不出来。
“喂,你说杀人凶手!?”
我们正在这里僵持,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不可置信的男声,说话的人是个看起来20几岁的男青年:“这是怎么回事?幸子不是自杀吗!”
“不是哦。”江户川柯南闻言回过头,语气非常肯定地自信道:“是他杀。”
我:……
要不你们聊?放我走行不。
“大家都不要吵了!”就在此时,站在饭厅最中央的一名中年大叔清了清嗓子,“既然如此在警察来之前,就让我来看看这事件到底怎么回事吧。”
“诶?你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名侦探?”上一章瘫坐在地上的女人语气有些惊喜道:“沉睡的小五郎!”
“哼哼,是我没错。”
毛利小五郎有些得意地蹭了蹭翘起的鼻子,“我们这次来横滨是因为接了一个委托,本来等下就该走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突发事件,幸好小兰还没赶到这边。”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很小声,似乎松了口气。
不过他说得大声小声在我眼里没有区别,都是些天书罢了。
眼见一场可能要水个1、2集的推理剧就要在这里上演,一时半会儿又走不了,我心情苦逼地搬了个凳子坐到门口,拄着下巴坐看他们在那边上演大戏。
总结来说,这是一个老板娘突然在后厨房上吊自杀的事件。
不过稍微区别于普通的死法,她是坐着吊死而亡的。
案发现场显而易见就是吧台后面的小厨房了,发现时间刚好是我迈进这家店铺的那一刻。死者——也就是老板娘的衣体整洁,她吊坐在水池下方,绳子勒在脖颈处,绳索的另一头系在洗手盆的水龙头上。
毛利小五郎已经把对方放下来了,从消失的生命体征可以初步判断,老板娘确实已经身亡。
至于当事人的话,分别有3位:顾客女子A,同为顾客的柯南和毛利小五郎,以及突然内急跑来借用厕所的上班族B。
外加上我这个后进来收保护费的,和听闻消息匆匆赶过来的老板娘的男朋友。
顺便一提,刚才那个难以置信的20几岁小青年就是这位男朋友,看起来是上大学的年纪。
“嗯,周围的案发环境看起来很正常,厨房的顶部连横梁都没有。”毛利小五郎已经站在门口研究起来了,嘴里说着什么我根本懒得去竖耳朵听。
满脑子都在回荡着葫芦卡娃前辈的骂声,怎么办,感觉他下一秒就会打电话催过来,我真的不想再挨骂啊!
果然还是先走吧,抬头瞄了一眼他们那边的情况,我的心里稍微有点烦躁,正打算从椅子上站起来,只听“咦”得一声,待在我对面的江户川柯南似乎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没有跟去厨房里面一起讨论,而是先抬头看了眼钟表,皱起眉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已经过了10分钟了,警察还没到吗。”
“……”
我低头瞥了他一眼,这种距离自然还是能听清一点的,很遗憾,今天可是港口黑手党收保护费的日子,警察想快点赶到还要掂量掂量我们收没收完,来这边怎么说也要准备一下。
似乎注意到我盯着他的视线,江户川柯南眨了眨眼睛,仰起头重新用那种很符合小孩子的眼神看过来,单纯的语气似乎只是很好奇一样:“姐姐,你是来这里吃饭吗?”
干,干什么?
是要试探我吗,被卷入意外已经够倒霉了,鬼才答话啦!我语气有些不好地直接道:“要钱。”
对不起,我tm实在想不起来要保护费这个词的日语,虽然本来也不打算说。
“诶?”江户川柯南闻言愣了一下。
“开玩笑的。”我耸了耸肩,老实回答:“来吃饭而已。”
江户川柯南干笑了两声:“啊哈哈,姐姐还真会开玩笑,你说要钱,我还以为你和这家店的老板娘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他歪起头挠了挠脸颊:“总感觉姐姐你好像认识我,是错觉吗?”
咦咦!?竟然被察觉到了这种事情,我的心里顿时一慌……才怪,天真!自从那天见到中也男神后我就已经吸取了教训。
十分淡定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我低下头俯视着他:“因为,你好像侦探新一。”
在我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江户川柯南的身体明显有一瞬间的僵硬。
咳,我尽力了,工藤这个姓氏实在想不起来了,能说出侦探这两个字已经很牛逼了!心里得意地赞叹了自己几句,我美滋滋地继续开口说道:“……的弟弟。”
咋样想不到吧,叫你试探人家,人家也试探你嘻嘻。
“经、经常有人这么说呢,我也好想见见那位传说中的大哥哥!”果不其然,江户川柯南擦了擦冷汗,无语地开始打起马虎眼来,我自然不会戳穿对方,也懒得再继续跟他讨论这个话题,说实话现在其实更想赶快离开这家店,于是我也干脆问出口了:“我能走了么?”
“我来的时候,老板已经死了,对吧?”
“姐姐,你是想说你没有作案嫌疑吗?”江户川柯南闻言重新抬起头,表情还是十分天真,语气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静:“可是这个好像说明不了问题,也有的吧,作案凶手为了确定作案成功,特意回来确认一遍那种。”
“我有在电视上看过的!”
“…… ”
虽然只听懂了一句电视,但我明白他这是想要一缠到底,算了,既然已经耽误这么长时间了,不如等事情彻底完事,我心累地重新趴到椅背上,干脆转头去看另一边的推理大剧,他们似乎已经上演到了大家说供词的部分。
那位最开始惨叫的女顾客A搓了搓肩膀,她握紧手机,表情还有点惊由未定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是半个小时前进入这家餐厅的。”
“当时我要了一份咖喱猪排饭。”
“但是那个女老板迟迟不上菜,进了吧台旁边的小门后就一直没有出来,我等得有些不耐烦,本想着催一催,没、没想到,推开后厨房的门之后……”她说到这里脸色不太好地捂住嘴。
“真是的,这种事情看一下监控不就行了!”说话的是一名看起来快四十的黑发男人,他的语气有点不耐烦,看起来和我一样对被迫停留在这里这种事非常不满,虽然我并没有听懂他说的话。
“喂,你这是什么语气啊?”老板娘的男友对此猛得揪住对方衣领,气愤地握起拳:“幸子可是!”
毛利小五郎赶紧过去劝架,“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无论如何先冷静下来,你这样做事情不会有任何进展是吧?”
“……”
老板娘的男友深吸一口气,似乎听进去了对方的话,他闭上眼松开上班族的衣领,咬紧牙开口道:“很遗憾的告诉你,店里的摄像头刚好坏了。”
“我明明之前还答应过陪她一起去修理。”他有些崩溃地捂住脸:“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中年上班族不满地扯了扯刚才被拽住的衣领,张开嘴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不过碍于面前的小青年还是选择闭嘴,他干脆转移话题为自己澄清道:
“总之,我只是走路走到一半肚子痛得不行,路过这家店所以进来借用一下厕所而已。”
“在此期间我一直在厕所里,还是听到有惨叫声才匆匆从厕所赶出来的,你们之前都看到了吧,那里和厨房是两个方向。”
“你这么说的话,我之前也一直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女顾客A皱起眉,连忙跟着撇清自己。
“额,大家先别急。”
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眼见他们各执己见都有不在场的证明,场面发展得越来越不受控制,毛利小五郎挠了挠头发,声音不确定道:“既然这样,那老板娘果然还是自杀吧。”
“你在说什么……”
“毕竟大家都不在场,而且她脖颈这个的痕迹,勒死已经可以确切排除了,颈部又没有指甲或者手指的掐痕,不太好看出来。”
女顾客A捂住嘴:“但是坐着要怎么上吊?”
“这个很简单。”毛利小五郎闭上眼故作高深地挑了挑眉:“只要在颈部施加15公斤左右的压力,就足以压迫呼吸道造成窒息。不要说15公斤了,其实2公斤就能导致脑缺氧,只要把脑袋套进绳索里身子慢慢下沉,完全可以保持坐着的姿势完成自杀。”注[1]
他一边说一边托起下巴:“从案发现场的环境来看,整个厨房没有横梁,老板娘能做出这种死法倒是很符合实际。”
“所以肯定是自杀了!”
“那我们老老实实等警察来不就好了。”上班族大叔语气又不耐烦起来:“她肯定是有什么自杀动机吧,在这里讨论能有什么用处?”
“话说回来警察怎么还没到,你们真的有报警吗?”
“动机……”老板娘的男朋友闻言却猛地抬起头,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有没有可能……不,但是……”
本来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毛利小五郎看向他:“怎么了?”
“实不相瞒,其实我知道一个事情。”小青年抿起唇。
“PortMafia。”
他的话音落下,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僵滞了几秒。
就连原本只是看戏,根本听不懂他们说啥的我听到这个熟悉的词汇,都忍不住看向对方。
这咋还和我那压榨员工的抠门公司扯上关系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江户川柯南率先打破短暂的沉默,语气好奇地走过去,似乎完全不理解的样子:“大哥哥,那是什么?”
“一个犯罪组织。”
老板娘的男朋友咽了一下口水,语气夹杂着似乎渐渐想清楚什么的颤抖:“据说是以港口作为势力范围的黑手党。”
“我只知道,幸子是一个人搬到这个城市打拼的,我们交往的时间不长,她在这里没什么亲人,只开了这么一家小店,我们平常的生活都很节俭。”
“横滨这些年很乱,街上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事故,开在周边的店铺往往都是第一个遭殃,为了确保店铺的安全,很多老板都选择和那种组织合作。”
他低下头捂住一半脸,压紧牙关:“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听说她有给PortMafia交保护费。”
“保护费!?”
最右边的女顾客A失声大叫,她惊恐地看了一眼男青年,应和地非常快:“这家店竟然被黑shè会缠着吗,这个女老板怎么回事?”
她的语气甚至带了一丝后悔,似乎懊恼自己怎么会走进这么一家店吃饭。
“所以真相大白了?”上班族有些谢天谢地的样子,他提出自己的猜测道:“这个小姑娘的自杀动机是因为实在过不下去了,交不出钱,所以才会自杀。”
“难道说今天是刚好交保护费的日子?”上班族大叔说到最后已经有点无语起来:“唉,所以说现在的小青年啊,真的是动不动就……”
“可恶,怎么会这样。”老板娘的男朋友可能已经没有心情去管那个大叔了,他的视线从女顾客身上收回来,捂着泛红的眼圈,“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察觉到。”
话落,店内顿时充斥着沉静和压抑的气氛。
在这种情况下,江户川柯南没有再以小孩子的姿态问些什么,在大家谈话的过程中已经不知不觉跑进了厨房里面。
我:“……”
说实话,我还在消化他们叭叭叭宛如10级英语听力的几段句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