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我在横滨写狗血同人苟命

时间:2022-08-29 14:53:27  作者:一支小竹子
TAG:

不得不说日本物价实在是高得吓人,一瓶矿泉水都要100日元,幸好网吧自带免费酒水饮料,不然我早就已经渴死在街上了。
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各种美食,烤羊肉串、火锅、麻辣烫……柔软的被窝、宽敞的记忆棉大床,热乎乎的洗水澡和安逸的生活。
我仰起头望着天空,越想越有些委屈,明明穿越的前一天晚上自己还在吃着炸鸡喝着可乐,然而到了这边却两手空空,平常连换洗个衣服都难。
前途未知、危险性极大的工作环境、稀疏空荡的口袋比脸盆子还干净。
膝盖青一片紫一片,手上都磨出了茧子,处在这样的现况环境下也就算了,晚上只能挤在翻身都不方便的小包间里,日日夜夜像睡在毫无归属感又难以安眠的火车铺上,不知道什么才是个头。
……
鼻子有点发酸,快要涌出来的眼泪被我拼命咽了回去,此时此刻,我是真的很回家了。
不过再怎么伤感也没什么卵用,日子还是要继续,我整理了一会儿自己翻涌的情绪,闷闷地踢飞一颗路边的小石子。
这附近仍旧处于商业街的地段,也许是工作日的缘故,街道上人不多,出都出来了,有这时间伤感,还不如等下去超市逛一圈,说不定刚好有打折的食品呢。
给自己打了打气,我掏出手机正要开始搜索附近哪里有便利店,只听前方突然传来一道下意识的男声。
“好痛。”
不远处似乎刚好站着一个瞅不清发色的少年,他背对着这边看起来正要打电话,没由来得突然被打到,少年愤愤地捂住帽子转回身:“喂,谁踢的石头?”
时间短暂的沉默了几秒。
无比熟悉的声音在对面响起,那个戴帽子的男生回过头,湛蓝的瞳孔瞬间与我尴尬的视线对在一起。
他似乎愣了一下,而我则是没拿住手机,啪得一声砸在脚上,疼得猛然蹲下身捂住脚丫,刚憋住的眼泪终于没忍住飙了出来:“卧槽。”
赭发少年:“……”
我:“……”
救命,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请问今天是什么撞大运的日子?照这个情况我去便利店是不是真的可以买到打折商品!!
狠狠咽了一下口水,我不太确定地紧盯着对面,那个精致的外貌特征、那个标准的黑色礼帽,自己不认识他就奇了怪了,要知道我曾为他写过10篇小○文,各种姿势各种羞耻play,而现在本尊就站在我面前……
冷汗猛的一下惊出来,我迅速重新低下头,小声用常用日语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面的赭橘发少年应该是听清了,但他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敏锐地眯了眯眼睛,可能是根据我的反应察觉到了什么,“嗯?你认识我?”
这是不可抗力!见到笔下曾经二创过的男神之一当然会有点懵了,没有急着否认,我小心地点头道:“是的。”
“那个,我是PortMafia的……”成员。
艹!成员用日语怎么说啊!我急了,抬起手想要努力开口解释,然而比划了半天仍旧没想起来“成员”怎么说。
措辞无果,只好苦逼的把词汇改成英文:“您好,那个,我是Port Mafia的,number。我一直很…额不是,我很,我听说过您,中也先生,我一直很,admire您。”
操他妈,我不活了。
这都是什么磕磕巴巴的句子,我开始后悔自己前几天为什么不好好学习日语,哪怕只把五十音图背完都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尴尬。
抬起手想要用手机沟通,可惜那个倒霉催的翻译软件完全不靠谱,能加载半个世纪不说还没法播放语音,文字倒是可以清晰地翻译出来,但前提要先靠近男神,完全不敢的好吗!
我在这边已经开始各种懊恼,然而奇迹的是,中原中也差不多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挑了挑眉,声音有些无语:“……语言不通吗,你说你也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
“是的。”
我连忙点头如捣蒜,没错,menba!就是这个让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的天杀词汇。
痛苦地捂住脸,深刻地觉得自己有必要维护一下自己在男神面前的形象,想到刚才因砸脚而没憋住的生理性泪水,我连忙抬手使劲抹了抹眼睛,交叉着十指合起掌心,继续,亦或者说加倍用一种竟然看到超级崇拜的前辈的那种眼神看向他,眼睛pikapika冒着亮光。
快看!我可是您忠实的小迷妹!
“……算了。”赭发少年可能是被我真挚的眼神闪到了,他拉住帽檐转回身:“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下次给我注意点。”
“好,好的!谢谢您,中也先生。”我连忙在心里欢呼一声,捡起地上的手机拔腿就跑。
原谅我连中原先生的中原都不会说,只记得同人区经常提到“chuya”这个称呼,希望他不要觉得失礼……就算觉得失礼也没有,反正以后也不一定能见着面,嘻嘻。
最终连滚带爬,咳,最终脚底抹油地离开那片区域,我蹲在地上深深呼吸了几口气。
其实崇拜的眼神这种东西根本不用装,真实发挥就好了,它完全能和见到动漫男神的感情相媲美。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有点担心地检查了一遍手机,还好刚才没有把它摔裂了,屏幕也没有直接摔关机,拍拍还能继续用,没办法,这东西必须好好宝贝着,我的写作大业和翻译工具还要靠它来完成呢。
垂眸借着手机屏幕的反光顺便看了眼自己,等等,我发誓我真的只是随便看一眼……
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手机外屏实在看不太清,我干脆划开屏保点进相机里,重新认真看了一下自己。
眼圈好红。
差点忘了,在不小心踢到中也之前我就有点情绪失控,眼睛可能那个时候就有些红了……再加上我刚才为了擦干生理性眼泪使劲揉了一下眼睛。
绝了,丢脸丢到二次元男神面前,我杀我自己。


第6章
今天果然是个撞大运的日子。
由于一不小心跑远了,附近还真没有什么便利店,通过手机导航七拐八绕了五六个路口还是没找到,我整个人已经处于完全懵圈的状态。
可恶,自己明明没有路痴属性才对。
总感觉这个垃圾软件在故意唬人,我绝对走绕远了,但悲催的是现如今只能靠这玩意找出明路。
低下头继续按照手机里的导航指示往前走,不得不说,上天在狠狠蹂.躏你的同时也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就比如说……在路过大桥的时候,我捡到了一个钱包。
钱,钱包?
做贼心虚得偷瞄了一圈四周,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啊不不不,不对,我可是一个合法的好公民,怎么可以做出这等猥琐动作?小心翼翼地擦掉额头冷汗,冷静点,捡到钱包当然是要交给……醒醒啊我可是一个黑手党!!
我非常自觉地把自己代入了港口Mafia这个身份。
紧张兮兮地捡起地上的钱包,我左顾右盼状清了清嗓子,仰起脖子大声问了几句:“有人吗?有人失去了wallet吗?”
原谅我不会用日语说丢和钱包这两个词,没有就此作罢,我又切换成中文问了一遍:“有人丢了钱包吗!”
对此,空荡荡的四周没有任何回应。
那就不能怪人家啦!我喜滋滋得探了探头,扒开钱包定神仔细翻看——
一个100日元的钢蹦,两张1000元的纸币。
“……”好穷。
欣喜的滋味儿瞬间消失,钱包里的纸张少的可怜,薄薄的绿色纸币毫无诱人的厚度。
我一个兜里没剩几块的穷逼人士都想吐槽了。
要知道2000日元虽然听起来相当于100多块人民币很值钱的样子,但对于高物价的日本人来说,就跟20块钱一样没啥区别,也就是说这个钱包里其实只装了21块钱。
不死心地盯着这个看起来空荡荡的钱包,好吧……话虽如此那也是钱钱,足够我吃几盒泡面了。
这年头流浪汉真不好当啊,泡面都快要吃吐了,又没钱吃顿好的,我叹了口气,不再嫌弃地拍拍屁股站起身,这个钱包看起来像是刚用不久的,样式也非常简单,翻开里面只有一个,咦,等等。
原来有两个夹层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我赶紧分开狭小的第二个夹层往外倒了倒,随后只听“啪嗒”一声,钱包里掉出来一张银行卡。
啊这,银行卡还是不了吧。
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仔细看了看,卡片上写着不认识的日文和一串清晰的阿拉伯数字,说实话盗刷别人的银行卡就有点不太妙了,万一这是人家绑的什么透支卡,即使缺德如我也不太想干这种事,况且我根本不知道支付密码啊!
不管了,把这张卡重新放回钱包里,为了一张银行卡特意跑去警局是不存在的,反正这东西如果丢了挂失补办就好,我又不会动里面的钱,现在它就相当于一张废卡。
至于这2100日元嘛,嘻嘻,我就收下了。

苦逼地回到穷酸的小网吧,日子就这样相安无事又过了两天。
不得不再次感谢之前捡到的那2000多块钱,这两天我全靠它才能勉强度日,但很悲催的是明天网费就要到期了,手里剩下的这点钱显然不够用。
愁死人了,望着自己比脸还干净的裤兜,我憔悴得头发都秃了几根,要知道我现在可才妙龄15,竟然这么早就开始掉发……啊呸不对,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上哪儿找那么多小钱钱来续费“房租”,我的写作事业目前才刚发布几章,这两天不温不火的,还没到可以领稿费的时候,现在唯一能指望的来钱途径只有港口Mafia这个便宜工作。
所以说该死的工资为什么还不发,至今以来不会真的在打白工吧!
之前不该抱有侥幸心理的,以为月末了再等几天就能收到钱钱的自己就是个傻蛋,这样看来还是刷盘子靠谱一点,等下果然出去找刷盘子的兼职吧,打个钟点工什么的。
想到就立即付诸行动,倒不如说一考虑到燃眉之急的“房租”我那拖延症立马就好了,目光坚定地从垫子上站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打算穿鞋去找工作,裤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叮叮咚咚”响起来。
“喂?空你鸡娃?”我接起电话。
“何がお元気ですか!”手机那头的声音似乎很气愤,一大段听不懂的长句子从电话里疯狂喷出:“今日は保護費を受け取る日だから!どうしてまだ来ていないのか,老子をどのくらい待たせるのか!”
突然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即使听不太懂我也能猜出这人在骂我了,我低头重新瞄了眼号码备注:葫芦卡娃前辈。
谁啊这是!
面对为数不多的联系人,我没有语气懵逼得问一句“Pardon?”,非常机智地保持沉默,等对方叽里呱啦全部骂完才小声道:“对不起。”
“啧。”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还没消气,但声音好歹放慢了一些,语气不太好地继续说道:“限你2分钟以内出现在员工宿舍门口。”
啊,员工宿舍这个我词听懂了。
但只听懂这一个词而已!您能不能说得再慢一点啊,整个句子太长了根本听不清楚,算了……既然他提了地点,又是这种命令的语气,应该是让我现在赶过去。
炮灰就这么没人权么?我惨兮兮地穿好鞋关上包间的房门,看来等一下没办法出去找刷盘子的工作了,这是又有白工要打的节奏。
火急火燎地赶到员工宿舍大门口,不远处的楼边正停靠着一辆拉风的黑色小轿车。
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西装男人正站在小轿车旁边,他看到我的时候立即语气不耐烦地喊了一声,“终于来了,快点给老子上车!”
我顿了一下,对方已经动作迅猛地钻进了驾驶座里………就是他吧,电话里的那位葫芦娃前辈。
救命。
这不是刚穿那天见到的社会大哥吗,前三章坐卡车里运尸体那个。
战战兢兢地跑过去爬进副驾驶座,西装大哥已经启动了发动机,嘴里叼上一根烟还在骂骂咧咧说着什么。
“对不起。”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应和,全程一脸受教的样子端坐在旁边,嗐,管他bb什么呢。
反正我也听不懂,要知道把挨骂当耳旁风这种事我最在行了。
小轿车已经彻底启动,窗外飞快地掠过一座座建筑物,差不多开了20分钟之后,葫芦娃大哥把车停在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馆门口。
对方抬手扔给我一本蓝色的册子,随后打开车门一脸二五八万地走进那家店,抱紧册子连忙跟着一起下车,我沉默地看着他两分钟后捏着一沓钱大步出来,总算搞明白他叫我出来这是要干什么了。
原来是收保护费啊喂!
认真的吗,我前两天刚自告奋勇去砸场子结果被遣回来,现在却直接派我来跟着收保护费了,亏他停在饭店门口我还有点小激动,果然是想多了吗!
不过仔细想想,收保护费和砸场子的性质也不一样,收保护费这种事情背后凭依的是港口Mafia的名声,至于去给对家找麻烦港口Mafia则需要靠我方撑场子,两者正好反过来了。
管它呢,说到底都是些不起眼的低层工作,我甩甩脑袋,低头仔细翻了一下深蓝色的名单册子,里面无疑都是些店名以及被签过字的协议复印件,感觉我以前应该是固定干这个的吧,不然不会没收到任务指令,而是直接被葫芦娃大哥催到集合地点。
“还在发什么愣,你去处理那一片。”对面的男人态度仍旧非常不好,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街,顺便将车子的备用钥匙扔过来,“自己有袋子吧?”
我连忙接住钥匙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回应道:“好的。”
实际我根本没听懂他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这大哥有毒吧,说得词汇和句子都这么复杂的吗。
没有在原地多待,麻溜的握着钥匙和册子滚蛋,我把目光瞄向了名单上没有划过道的第一家小餐厅。
好了,接下来按照主角出门定律,是不是会发展什么特殊事件?
——不,事实上毛都没有。
收保护费的过程很顺利,一路可谓是相安无事,港口Mafia的名声威震四方,所有的店家都老老实实交了钱大气不敢喘一口,哪怕收保护费的只是个15岁小屁孩。
把协议书拿出来一亮,看着他们恭恭敬敬交过来的满满一沓子钱,我的整双狗眼都快看直了。
钱呐,好多钱呐………虽然并不是交给我本人的。
可怜兮兮地拖着钱袋子往小黑车的方向走,所以说垃圾港口Mafia不会真的不给工资吧,都已经快要月末了怎么还领不到小钱钱?顺便一提,这个塑料袋是刚才向其中一家店铺要的,不然我那两只瘦胳膊根本捧不过来。
眼见还差俩三家小店就可以干完“白活”,不过钱收得实在太满,袋子已经装不下了,我只能悲催地回车里倒腾一下。
利索地把钱袋扔进轿车后备箱,捧着深蓝色小本开始寻找那最后两家店,正好,只剩一两家的话就不用拿袋子咯。
虽然半小时后的我真的很后悔,非常非常后悔自己怎么接了这么一个活儿。

这里貌似是一家小面馆。
店面装修得非常简单,一些狭小的装饰品将店内衬得十分整洁温馨。好不容易找到这里,我清了一下嗓子挺了挺胸膛,尽量让自己霸气一点地推开玻璃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