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我在横滨写狗血同人苟命

时间:2022-08-29 14:53:27  作者:一支小竹子
TAG:

(备注:记得把血液和痕迹都清理干净点。)
我哪知道他又在bb什么,大众脸已经扛着麻袋往黑卡车的方向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抱怨起来:
“很麻烦对吧?听说这次事件什么玩意什么玩意,这个叛徒什么玩意什么玩意秘密,大家需要什么玩意尸体什么玩意,不能让警察发现。”
“加油吧,八寻。”
师傅您不要念了师傅!天书仿佛在耳边嗡嗡作响,最后一句只听懂了个干巴爹,我对这家伙感到非常的心累,通过之前的对话,已经能连蒙带猜出对方是想让我清理痕迹。
刚才说的交换,大概就是交换工作,其中一个人在这边负责处理尸体,而另一个人负责清理血啊脚印啊什么的,两个人的任务对换,所以他才会把水管交给我。
我感觉自己真的被骗了,说好的不起眼小身份,怎么现在听起来像个黑手党小底层啊!救命,我以后不写玛丽苏文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啊抱歉。”心里不停忏悔的声音似乎打动了好搭档,身前的大众脸少年突然停住叭叭,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回身:
“语速一不小心又说得太快了,你听清没?”
嗯?
我正打算扭水管的动作顿住,内心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理解错误地抬起头。
“八寻你的日语还没学完吧?”大麻袋已经被少年扔到卡车的巨大后箱里面了,他一脸我理解地走回来拍拍我的肩膀,语速说得很慢很清晰:“毕竟你才刚加入这里没多久,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中国人诶。”
我觉得自己此时的内心可能非常面目狰狞,大哥你刚摸完尸体啊!你挠自己头就算了你还摸我肩膀,吔屎啦你!
但是不论如何,心里总算有颗不确定的大石头落地了。
听这小哥的语气,自己语言不通这方面看来不用担心露馅,同时交流稀少也就体现不出说话语气上的太大变化,说到底那我之前为什么还紧张兮兮啊。
怪不得神秘音说我会穿一个符合我的身份,原来直接把我弄成语言不通的华夏人了,还跑日本来当不起眼的黑手党炮灰,这哪里是让我学会主角穿越的正确方式,这明显是让我当场去世。
算了,不管怎么说,没有改变国籍使我的内心好受了一些………才怪!至此,我已经在内心忏悔七八百遍了,我发誓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tm写雷文,好想回去啊我大哭。
然而嘤嘤嘤没有什么卵用,无论我在内心怎么哭泣,手里莫名其妙的工作也要做完。
虽然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清理痕迹,怎么办,拿水冲一下就可以了吧?
又不能去问那个大众脸少年,我感觉自己快疯了。


第3章
大家好,我叫……
这个套路上章已经来过,就不再重复一遍了。
总而言之,给大家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一个苦逼的反·玛丽苏写手,深度懒癌十级阿宅,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大事,不久前刚遭遇了惨绝人寰的穿越事件。
目前性别女,15岁。
没错,从黑卡车的倒车镜上发现了一个悲催的事实,我的整个身体都缩水了,虽然从五官轮廓可以看出这还是自己那张脸,但目测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
……不要啊!
没想到一朝突然回到未成年,纤细娇小的双手简直毫无威慑力,顶着这么一张嫩脸怎么在低层阶级里活下去,这是什么地狱模式?
我咽了咽唾沫,绝望得浑身搜了一圈自身,这才发现外套内兜里竟然藏着两把双.枪。
好吧,你Mafia不愧是你Mafia。
至于上一章让人苦恼无比的痕迹清理任务,虽然没太处理好,但经过我一遍又一遍勤奋努力的扫地大妈精神,总算还是蒙混过关了。
大众脸少年早已爬上黑色大卡车,我捧着一堆工具清理完周围的痕迹后,发现卡车还没走,只能不太确定地跑过去把工具放到车后面,有些犹豫地开门爬上大车。
“终于清理完了?真是的要老子等多久,还磨磨唧唧地在那里干什么呢!?!”
刚迈进前端的局促车厢,入鼻的便是某种说不出的怪味,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从对面传过来,说话的人不是之前那个少年,而是坐在主驾驶座正在抽烟的猛汉大叔。
猛汉大叔看上去三十多岁,同样长着一张炮灰脸,语气尽是不耐烦。他除了穿黑西装,眼角上还有三道非常狰狞的疤,像极了电视剧里什么青龙帮狗龙帮的社会头子,浑身带给人一种不好惹的危险气息。
我内心快吓尿了,面上却只能不好意思地点头,之前先上来的少年似乎在帮忙打圆场,顺便偷偷转头对我使眼色,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讨好,不过对那个男人说得太快我实在没听清。
大卡车的内部结构和货车差不多,后面的车厢占据三分之二,但前面有两排座,第二排是连着的且非常狭窄,我和大众脸现在坐的就是这边。
鼻孔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生鸡蛋腐烂味儿,甚至可以用死老鼠捂馊了很久的那种味来形容,尽管车窗全开着还是时不时不知从哪里飘过来一点。
我心里快呕死了,真亏另外两人能在车里坐这么久……怪不得这社会大哥想骂我呢,要换做我我也想上去锤人。
好吧,其实应该感谢一下驾驶座上的这位社会大叔,他周边那烟味把车里其他难闻的味道冲散掉不少,绝了,不得不说我宁愿吸二手烟也不愿闻尸体的臭味。
“八寻,我们的任务已经算结束了吧?反正剩下的只要谷川大哥负责送回去就好,你接下来回哪儿?”
车子已经开始发动,大众脸少年把头伸过来说悄悄话。
前面那大段话没太听懂,但最后一句是问我接下来去哪吧。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喂!
迷惑地张了张口,我装作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形容一样有些为难得抬起手,大众脸少年几乎秒懂地点点头:“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不你知道什么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不过还好意思他get到了,看样子暂且能蒙混过关吧。
“宿舍对吧?”
“真是的,员工宿舍是常用词汇你好歹先学它啊,不过正好我也想回宿舍,我们可以一起。”
大众脸有些无语地重新凑过来耐心说着,虽然我感觉他只是单纯自己想回宿舍而已,这个人可真是的,不过算了,比起这些更令人震惊的是Mafia竟然有员工宿舍!别的暂且不提——
不用露宿街头太好了,好耶。
**
以上,就是我这个倒霉蛋被困在宿舍的原因。
没错,十几分钟后,我们终于到了之前无比庆幸的员工宿舍,而现在只想让人骂它辣鸡,面积只有20多平米的一居室破烂小公寓,挤得根本安不了厕所,想上厕所只能去一楼的公共WC。
这里是一栋普通的集体住宅,似乎是专门给低层人员居住的,斑驳的房砖水泥已经老化得不成样子,楼道间漂浮着乱七八糟的烟味,房间的隔音也不好,路过某个门口时甚至能听到女人的叫♂喊。
说实话,要不是大众脸少年和我一起迈进这栋公寓楼的楼梯,我可能会吓得当场跑掉。
这种一看就乌烟瘴气的住宅区域鬼才住啊!谁住谁倒霉好吗?亏我之前还在庆幸,我庆幸个鬼啊我庆幸。
自己的房间貌似在201,不得不说这个位置很好糊弄,因为就挨着楼梯口,谨慎得刚跟少年爬到第二层,对方已经顺势站到这个寝室的门口:“好啦,你屋到了,快进去吧。”
对方说完便挥挥手直接走了,我不安地回头去看这个挂着201的房门,不敢耽误时间,赶紧从衣服兜里翻到钥匙便赶紧去开门,在此期间还能听到这层楼道里似乎有人对我吹口哨,不知哪个楼梯内不断传来脚步和骂人的回荡声。
总感觉周旁有一种不怀好意的视线在紧盯着这边,让我开锁的速度增到极限。
“吱呀”一声,寝室的房门终于被打开。
不管不顾得猛地往里一钻,我迅速转身并反锁好大门,艹他妈,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出这个房间了。
……
然而不出屋是不可能的,这间所谓的公寓简陋无比,一张小圆桌一床被褥,脚下的榻榻米非常旧,又老又泛黄,墙角堆着几个纸箱子,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比我的脸盆子还要干净。
狭小的宿舍只有一室,闷得人说不出话来。
心里一时间犹如有上万头草泥马在青青草原上奔腾,苦逼地走过去打开那些角落的纸箱子一一查看,最上面的箱子里有一本日汉词典,旁边堆着两三件衣服,还有毛巾牙刷内裤什么的,中间那层装着子弹和一些防护油之类的东西,大概是用来保养枪.支的。
除此之外,令人意外得是,最底层竟然有一套完整的铅笔和颜料盒。
它们被压在最下面的箱子里,从2B到14B的铅笔,24色水粉颜料盒,两根软碳和8B橡皮,甚至还有几张不知道多少开的大卡纸。
Mafia竟然还有功夫兼职学画画,我不可置信地把这些箱子翻了个空,怎么会这样,初始设备竟然只有一套没什么卵用的绘画工具看起来最齐全,有这功夫多给我两条胖次不好吗??
搜完这些箱子,我整个人更加苦逼地开始翻身上的便服。
没错,便服,自己的身上并没有穿着很拉风的西装,只是一件很普通的黑色休闲装而已。
这次收获显然颇多,手机、房间钥匙、钱和一张华夏身份证,定睛一看,上面竟然还写着我本人的名字“赵娇娇”,连底端号码都一模一样,出bug了吧这是!
感觉华夏证搁在日本应该没什么用处,比起这个,盯着手里好不容易翻到的一小把钢镚和几张写着1000元的日币,我简直热泪盈眶。
钱啊!有钱实在是太好了。
虽然看上去不多,我把钱钱放到旁边,开始去翻外套里的另一个内兜,里面有一把美工刀、一支中性笔,以及……一沓用曲别针夹好的正方形小便签。
不知道这些是干什么用的,竟然还随身携带便利贴,可能是用来随手记录工作上的事吧。
重新把东西放回口袋里,我就这样把目前所拥有的东西调查了一遍,顺便拿起唯独没有翻看的手机,“联系人”里只有几个陌生号码,备注都是用中文音译的名字。
【联系人】
1、撒头
2、弄撒哇
3、你西木拉
4、他嘎哈嘻
……
………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备注,我震惊了,默默退出迷人眼的页面,联系人里的备注不超过5个,相册和备忘录里面同样没什么实质性内容,只有邮箱里接受过几条鸟语邮件。
手机里有下载翻译软件,我毫不犹豫地把内容复制粘贴到翻译器里,等了大半天才等到翻译结果——
这些邮件似乎只是些简单的任务指令,比如今天去哪处理尸体,明天去哪打扫卫生,但每条发布的命令前端无疑都带着对我的称呼。
复制之前,我的内心是有些好奇的。
中文名字是娇娇,日本名字怎么说也要和娇娇挂钩才行吧,八寻娇娇之类的我都认了,这样想着的我,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手机里已经翻译出来的文字——
八寻撒娇。
……
去泥煤的,这什么破翻译软件啊喂!
要不要这么大恶意,就算看不懂日文,此时悲愤交加的我大致也能猜出我的名字肯定还是自己猜的那样,娇娇,八寻娇娇。
翻译软件还能再靠谱一点吗!不过这个名字有够不协调的,无论怎么读都怪得一批……算了,不是还有八寻宁宁吗?我叫八寻娇娇咋啦!
哼,就叫。
心里一边吐槽,一边嘴角抽搐地站起身,我把手机揣回兜里,顺便拿起了搁置在旁边的小钱钱。
眼下这种情形,既然手里有点最基本的资金……当然是去外面住网吧了。
听说日本的网吧可以当成快捷酒店,至于这里我是不可能待下去了,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晚上可睡不安心,谁能保证反锁就不会发生一些意外情况,太痛苦了,连觉都睡不安稳!
把钱揣好后走到门口,警惕地打开门锁,之前向我吹口哨的那个男人竟然还在,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
我没理会他,余光瞥见对方一边抽烟一边又吹起口哨,似乎有走过来的趋势,我连忙扯开休闲外套,装作很随意得取出其中一把手.枪,随后把它放到左腿裤兜里。
整个动作看起来十分自然,就好像我觉得枪.支太铬人,所以临时换了个位置一样。
果不其然,不远处的那道脚步声停住了,而我也不给彼此反应的时间,赶紧脚底抹油离开这栋宿舍。
跑到外面后终于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我双手拄在膝盖上,扩张着鼻孔猛吸入几口新鲜空气,再也不用闻什么烟味和其他的怪味,简直人生一大解脱。
一阵茫然地四处寻找,只能很勉强的靠我那半吊子日语、以及手机里反应迟缓的翻译软件找到了一家小网吧。
不得不说即使是小网吧也谢天谢地了,这边不用身份证,我填好个人信息随便选了个12小时的过夜套餐,最终花2060元包了一夜。
好贵……折合人民币就是100多啊!兜里刚刚获得的存款直接少了一大半,接下来的人生简直岌岌可危。
唉,幸好自己拜写小说所赐,我的脑子里起码有点贫瘠的日本相关知识(比如人民币兑日币换算,虽然根本没什么卵用),不然真的是个两眼一抹黑的文盲了。
拿着吧台小哥递给我的钥匙找到了小隔间,没错,这里的网吧竟然有独立包间,虽然很小只有1m宽,不及我那员工宿舍的三分之一。
但至少环境没公寓那么糟糕透顶啊,甚至还有电脑可以玩,已经快要让人喜极而泣了。
锁好房间门,当我的屁股终于挨到房间坐垫时,一直以来紧绷的全身肌肉才松懈下来,突然觉得自己饿的发抽。
默默站起身,出去花300日元要了桶泡面回来吃,打开电脑盯着满目日文的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年x月x日,星期一,下午16:20。
时间还早着,在此之前只能随便玩玩打发时间了。
我苦逼地望着头顶封闭式的天花板,这大概会是我穿越后的第一个夜晚。


第4章
对于出门没带胖次这件事,我肠子都快悔青了。
没错,即使再怎么视死如归的我,也是需要换洗内裤的!
咳,总之……事情要从我的现况说起,此时此刻,可怜无助的我已经在这个鬼地方生活了五天。
这段时间夜夜都在小网吧悲惨度过,每天只能睡长2米宽1米的封闭小包间里,吃些不怎么营养的泡面,唯一庆幸得是这里竟然能免费洗澡。
在这期间也有不少所谓的Mafia工作交给我,无疑都是些下三滥的打杂任务,不过工资到现在还没发……多么黑心的组织,这几天我的温饱都成问题,剩下的钱差不多都用来交网费了,白天出去打杂晚上回来住网咖,感觉自己的状况就像一个打白工的傻蛋。
眼看着马上就要坐山吃空,也许是时候该考虑一下打工刷盘子了。
总而言之,这几天的苦逼生活让我尝尽苦头,每天晚上我都在思考一个严肃且深刻的问题,那就是神秘音曾经说的……
如何表现得让读者满意。
这是个什么莫名其妙的回家条件啊!难不成我现在的经历正在被大家看着吗?还是说需要把那些雷文都改过来,这条应该可以排除吧,我都穿越了哪来的原稿可以改,那些发表过的苏文基本都是写完就忘诶,而且直接罚自己把雷文改800遍岂不是更好……算了,怎么感觉自己比神秘音还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