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我在横滨写狗血同人苟命

时间:2022-08-29 14:53:27  作者:一支小竹子
TAG:


作为一个特别爱写古早狗言小说的资深作者,我曾经背负了许多骂名。
不过没关系,我就是想看他们骂我又没辙的样子,嘻嘻。
如此恶劣想着的我,
在写完我的最新小说《【综漫】冰蝶公主之血殇与泪之别》最后一章完结章的时候
——穿了。
不仅如此,我还发现自己有了个异能力,名字叫作“综漫冰蝶公主之血殇与泪之别”。
对不起,我为自己忏悔。
PS:后来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我捡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开始以上辈子的二次元男神为原型偷偷写古早虐文赚钱。
直到……
被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男一”“男二”连带着“男三”本人都发现了这件事。
但这个时候,忏悔已经来不及了。
食用指南:
①从流浪汉开始往上爬,有事业线
②双黑修罗场
③主角是个内心戏很足的三无面瘫妹
④前10章是几年前的存稿,文笔欠佳,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八寻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写ooc同人小说被本人发现了
立意:在艰辛的环境下顽强拼搏。
作品简评:
赵娇娇因为写玛丽苏小说意外来到横滨,开局即是地狱难度,生活苦得像个流浪汉,在语言不通、充满艰辛的环境下,她没有放弃希望,在组织里挣扎着向上攀登的同时,决定捡回老本行写个ooc小说赚赚钱……不曾想,小说的原型们一个个找上了门。本文通过轻松爆笑的语言文字叙述积极向上的故事,女主角乐观开朗、自强不息,无论在怎样艰难的生存环境下都没有说不,一步步向前成长,最终所愿皆所得。


第1章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因为我连载中的小说终于完结了。
动作熟练地打开word,我审视了一遍还未发布的最后一章,心情不错地滚动鼠标,从头到尾,把文档拉到最底端——
是夜,在这最后的冰雪之夜,冰海蝶儿虚弱地被芥川龙之介抱在怀里。
攥紧被泪水打湿的袖子,心痛万分的芥川对着她声泪俱下,难过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在她美丽无比的脸上:“我的蝶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芥哥哥,不要难过。”冰海蝶儿抬起手轻轻抹去他烫人的眼泪,同样伤心得掉下泪来,“作为您的下属,我永远与你同在。”
这一刻,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向地面,最终化为七彩宝石掉落在地上!
空气似乎因为她的哭泣而难过,仿佛整个世界都丧失了光彩。
“宝宝!”芥川龙之介面露惊慌,他眼圈一红,悲痛欲绝地握紧她的手,冰海蝶儿却恳求着看向他,盈盈泪水在妖冶的眼眶里打转:“芥哥哥,在最后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芥川捂耳朵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芥哥哥,求你不要为了我再去囚禁别人了!我还想再见到太宰先生,中也先生,森鸥外先生……甚至是在其他地区和我们合作的纲吉哥哥,求你……”
听到她杠铃般清脆好听的请求,芥川龙之介勃然大怒,无法忍受地捂住她果冻般的樱桃小嘴,脸上露出三分凉薄七分冷笑,以及那四分漫不经心,他邪魅地笑着:“不,蝶儿,你只能听我的。”
手下的触感是那样美好,他没有忍住,羞涩地低头轻啄了一下那张软嫩的小嘴儿,脸像猴屁股一样红。
冰海蝶儿心中又甜蜜又伤心,她痛苦地摇摇头,精致绝伦的纤纤素手无力垂落,再也没有力气地闭上沾满晶莹泪珠的七彩眼睛。
“不——!!!”
头发垂散至脖颈的男人抱紧她的身体,芥川痛哭失声:“蝶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一定要治好你的绝症!”
已经闭上双眼的冰海蝶儿闻言笑了,世人都以为她得的是绝症,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病症无药可解,可只有她知道。
——自己是大疑妈来了。
……
咦,发现个错别字,大姨妈写成大疑妈了。
我将目光锁定在文档最后一行,连忙敲起键盘把错别字改过来,果然发布之前审读一遍是有好处的,唉,像我这么负责认真的作者可不好找了。
膝盖用力将坐着的办公椅向后移了一小段距离,脖颈坐太久之后实在是太酸了,我疲惫地活动活动僵硬的肩膀,又甩了甩刚敲打完键盘的手,鼓足勇气深吸一口气。
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心中当即不再犹豫,果断拾起鼠标把这最后一章内容发了出去。
嘿嘿!这就是我目前更新小说的最后一章了,完结它就能暂时解放一段时间了。
心里像卸下某块大石头一样,我在发布完最后章的同时点开了这篇文的主页面——《【综漫】冰蝶公主之血殇与泪之别》
经过刚才的修改,更新状态果然已经改成了“完结”。
不得不说,我的文笔自然没话说,看看完结章的结尾就能知道,那几段既点题了“血殇”又能彰显泪之别,试问还有哪位大神可以做到!
我一边沾沾自喜,一边看了眼下方的评论区,保持着极好的心情滚动鼠标滑轮,那上面无疑都是些司空见惯的差评。
1L:哈哈哈哈哈哈哈
2L:卧槽终于要完结了吗谢天谢地!
3L:实不相瞒,我的脚下已经抠出精绝古城。
4L:新人疑问,这是沙雕文吗?
5L:真的想yue了,呕呕呕,作者你没○是吗?有谁知道她地址不。
6L:老子啥也不说,负分送给你。
7L(回复6L):我去打负分还要月石啊?那先算了。但作者喂屎是真的。
8L:震撼我妈三百年,尬死我了,祝作者自己经历一下穿越生活。
……
………
丝毫没被影响心情的我继续翻着眼前的屏幕,没什么表情地托着下巴拄在电脑桌上,毕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我不予理会地关掉网页,挠着肩膀打了个哈欠。
没办法,对于人身攻击的人,他们骂什么我都入不了心,更不会着了这些人的道上去怒怼,与此相反,我就是想看他们骂我又没辙的样子,嘻嘻。
无所谓地擦了擦眼角的生理性泪水,接下来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我顺势垂眸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12点半了。
怪不得自己感觉这么困,十二点半这个数字对于夜间生物来说其实不算什么,想当年我曾也跻身于夜猫子队伍中光辉璀璨,直到我的发际线开始同样灿烂夺目。
还没过25就要体会中年危机,这件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的噩耗,让一个悲催的阿宅不得不开启了养生计划。
所以从前不久开始我就已经早睡早起了,没想到今晚为了更完最后一章完结章拖到了现在,我果然是个负责任的作者。
不过养发计划不能半途而废!
我没敢再耽误时间,随便洗漱了一下便赶紧钻进被窝,大概是最近练成的生物钟奏效了,没过多久脑子就意识不清,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赵娇娇~赵娇娇~”
睡衣朦胧间,好像有道模糊不清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
谁啊,谁叫我那个不愿意被人说出来的名字,我皱起眉不予理会地翻了个身。
“赵娇娇,娇娇~赵、娇、娇!”
“干什么!”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的环境好像变了。
身下不是睡觉前躺好的记忆棉大床,周旁没有我摆满一圈的Q版动漫人偶,上面更没盖着我那柔软如云彩的蚕丝被子,四周只有一望无际的黑暗。
什么鬼……等等,自己不是在睡觉吗?我心里一激灵,下意识寻找起声音的发源处。
“别找了本大人无处不在。”
脑海里的模糊声音清晰起来,甚至开始让人觉得欠揍:“你还好意思问我干什么哦,还不是你干得好事,写那种雷掉牙的玛丽苏文,引来一大片读者的投诉。
那是反苏文啊,你懂什么!我咽了咽口水,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总之,大部分读者包括动漫角色对你的怨念都太深了,甚至引起过不少影响较深的小轰动,所以为了惩罚你,JJ大神派我来灵验大家幽怨的诅咒,让你去动漫世界经历磨练,搞清楚主角穿越后应该真正遭遇什么。”
“到了那边你没有任何金手指,生活全靠自己,懂没?”
我:“………”
不、不是吧,我屈起膝盖望了望四周无尽的黑暗。
讲真,穿越老套路了,又俗又烂,没人会想看的。
“哦对了,你可以紧急呼唤我一次,但只有这一次机会,本大人可以出来回答你一个问题。”没有理会我此时可能很便秘的表情,神秘音还在脑海里继续叭叭讲道:“因为你被诅咒的是魂穿,所以到那边你会有一个普通且符合你的不起眼身份。”
“以上。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些,咳,那么你准备好没?”
“准备好我就送你走了哈。”
“哎别别别!”我连忙招手,声音有些绝望道:“有没有时间限制?我还可以回来吗?”
出乎意料得,神秘音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能是能,这要看你表现了,如果你在那个世界表现得让读者满意,就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你好歹是个作者,知道该怎么做吧?这就是你的通关条件。”
“好了别墨迹了,如果真达到那个要求我会来提醒你。”神秘音欠揍的声音又开始模糊起来,“赵娇娇,到了那边可别看见男神就傻兮兮抱上去。”
……还用你提醒,你以为我真得是自己笔下的冰海蝶儿吗。
我翻了个白眼,这是逼迫自己接受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没想到那个诅咒竟然会成真,这让我第一次对负面的文章反应产生了不好的情绪。
还没来得及想太多其他,我的意识已经彻底陷入黑暗。

再次醒来眼前的视线并不清晰,感觉到周围似乎有明显变化,我率先嗅了嗅鼻尖,空气里有股淡淡的海咸味。
除此之外,一股更刺鼻的铁腥味紧跟其后冲入鼻腔,我只能强忍着不适下意识睁开眼睛。
模糊的视线终于彻底清晰起来,冷风吹向已经麻木的皮肤,我咽了下口水,瞪大双眼看向下方占据自己全部视线的东西——
一具新鲜出炉的尸体。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正死死对着我鼻孔。
艹。我一把吓坐在地上。


第2章
大家好,我叫……虽然很不想说出口,但这件事情无法否认,我叫赵娇娇。
刚被所谓的JJ大神扔到这里,冷风嗖嗖吹,我的面前只有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气氛异常得安静,脚边还沾染着对方的鲜血。
实不相瞒,即使在文里我可以把尸体写的得心应手,也为了查资料搜过不少打马赛克的猎.奇图片,然而真正见到实物后还是忍不住瘫坐在地上,胃里一阵翻涌,想求一双没看过的眼睛。
对方胸口中了几枪,黑洞洞的弹口流出来的血液还未干涸,下颚全毁,面部已经无法识别出样貌。
感觉自己被骗了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不起眼身份,结果一上来莫名变成杀人凶手!
原因无他,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紧握的枪.支,只感觉整个人两眼一抹黑。
啊,等一下,脑子里回想起什么,我重新抬头看那具尸体,虽然真的很不愿意再去看第二遍,但根据刚才所观察的死亡特征——
我哆嗦着双腿,凑过去认真数起对方胸口的中弹次数,一、二、三……嗯,再来一遍,一、二……
就在即将数到第三个弹孔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八尋?何をしているのですか,死体を処分しましたか?”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双手一激灵,手.枪没拿稳“啪”得一声掉在尸体身上,我没有拔腿就跑,而是咽了咽口水,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后战战兢兢转回头,身后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年轻小哥。
他的怀里捧着根长长的水管,这位小哥简直让人毫无印象,至少我认识的动漫角色里没有一位长着如此平凡的大众脸。
“どうしたの?”小哥……倒不如说大众脸少年已经走到了旁边,蹲下身看了眼我掉在尸体上的枪.支,像是在随口提什么似的语气:“ ああ、あなたの手の銃は死体から捜索されたのでしょう。”
你谁啊!
拜托,他说的话怎么听怎么不像中文,我一边绷着表情不让自己露出惊慌呆愣的神色,一边一头雾水地听对方叽里呱啦说些听不懂的句子。
竟然是日语。
不,我当然知道他该说日语,毕竟神秘音说过接下来会穿进动漫世界,但,竟然没有翻译机制!
正常的穿越不都是自带听懂技能吗,为什么我云里雾里啊??
心里苦憋的我只想到神秘音咒我之前说的那些话——没有任何金手指,生活全靠自己。
真他妈操淡。
……算了,拜从小到大看过十多年的动漫经验所赐,我其实稍微会一点半吊子日语,至少身旁这大众脸少年刚刚说得一小部分我都听懂了,他语速意外得有些慢,吐字听起来很清晰。
奇了个怪,听说日本人说话基本都叽里咕噜的才对。
总之对方大概就是问我在干什么,以及刚才没拿稳掉下去的这把枪,好像是从尸体身上搜来的。
应该是搜吧,刚才好像听到了“搜”的字眼。
“八尋?感觉你有点奇怪。(这句话我听懂了)”
面前的少年再次开口,他似乎把搜索尸体当成我身体紧绷的锅了,站起身一脸无奈地把水管塞到我怀里:“好吧好吧,あなたが死体を処理するのが苦手だと知っています,交換すればいいですよね下?”
(备注:我知道你不擅长处理尸体的工作,我们交换就行了吧?)
他又在说什么鬼东西?
后面这两句太长了根本听不懂啊!
隐约只听清“不擅长”“死体”“交换”等字眼,我表情十分正常地抱着水管蹲在少年身旁,内心都快慌成撒哈拉大沙漠了。
不知道他想要交换什么,应该是指手里的水管,我心情乱七八糟地顺着这根水管往后看了看,原来水管有连在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大卡车上。
回个头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功夫,身旁的少年似乎已经处理好尸体,直接捡起脚边的袋子,把那东西套进一个大麻袋里抗在肩上:“好啦,八尋。早く掃除しなさい。”(备注:快点清理吧。)
没有回应对方的话,耳朵率先被“雅嘿喽”这个词吸引,好熟悉的发音,他已经重复三次了。
我不傻,既然如此,那肯定是对我的某种称呼。
听起来应该是个日本的姓氏,我下意识动用自己那聪明绝顶的脑瓜搜索了一下曾看过的全部动漫,在过了一遍《妹之空》《地缚少年切子君》后,终于从那渺小的脑容量里找到“雅嘿喽”这个词汇。
翻译成中文好像是,八寻。
表面绷得认真,内心好不容易搞清楚自己姓氏的我喜极而泣,而少年似乎还在那边叮嘱什么的样子:“血液と痕跡をきれいにしたことを覚えています,掃除を始めましょ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