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病弱Alpha成了影帝的家猫

时间:2022-08-29 14:51:40  作者:苏酥饼吖
TAG:

此时,裴枭白蓦然变了脸色,冷声笑了一下,眉眼瞬时挂上了几分冰霜,也出声暗嘲道:“也是,Alpha怎么会生病呢?”
“可惜了,姜予,你从来不像个Alpha。”
你从来不像个Alpha。
八年后,熟悉的话再次从裴枭白口中讲出。
姜予微微颤抖的指尖忽地注入了安神剂一般,停止了颤动。无法言喻的巨大劫后逃生的庆幸席卷了他的全身。
“裴枭白他没有起疑。”
姜予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他都要在裴枭白面前演下去。
——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静悄悄的室内再无人声,只有两道频率不同的呼吸声,似乎是较劲一般,故意错过彼此的起伏。
裴枭白似乎真的生气了,转过身背对姜予,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手背因用力攥握而冒出了青筋。
姜予想,他也许应该反驳一下裴枭白说他不像Alpha的那些话,像当年一般,两个人再次激烈地吵一架,这样才会更加逼真。
可他心如止水,静静的心湖甚至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吵架就不必了。
姜予冷淡地开了口,杜绝了所有再次开启话题和好的可能性,“......我要休息,你睡沙发。”
室内温度高,即使躺在地板上过一晚也不会有问题,更何况裴枭白说的对,Alpha怎么生病呢?
他敛眸从裴枭白身边径自走过。
不一会儿,洗手间哗啦哗啦的声响过后,开门,顶着湿润发尾,姜予擦拭脸颊残留的水珠,微弯的脖颈泛着浅浅桃粉。
将裴枭白视若无物,姜予回了房间,“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在他的匆匆一瞥中,裴枭白已经整理好了沙发,脱下薄绒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极薄的棉质衬衫,正在解第一颗衣扣。
这家伙好像有裸。睡的习惯,姜予迟迟想起这件事情来。
小时候,周姨每次来串门时都会抖些裴枭白的囧事或生活习惯,而他的母亲姜玥,每次也笑呵呵地回馈给了对方相同的信息。
比如姜予其实很喜欢吃甜,也曾在刚搬来时脆生生地笑出两个甜蜜的小梨涡,对她说隔壁的裴枭白哥哥可真好看。
而现在……
“冻死他算了。”
姜予心中暗念,“这习惯现在还没改!是你家吗你就脱。”
隔着一扇门。
裴枭白的动作在姜予背影消失的瞬间便停下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用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重新扣上了解开的衣扣。
姜予进屋时没有顾忌他的存在关上了灯,在黑暗中,裴枭白的脊背挺得很直。
良好的夜视能力让他在一片黑暗中也能看的清楚。
裴枭白竖起耳朵,努力想捕捉到一些声音,可惜在“簌簌”床被摩擦声和几个翻身过后,卧室没了动静。
他再度耐心坐了一会儿,起身走进洗手间,室内的闷热水汽还没有退去,用过的牙刷尚且湿润,歪歪斜斜地插在筒中。
姜予还是习惯从牙膏管中间挤,那个位置被他按出了一个小坑。
裴枭白嗅着空气中香甜清爽的甜橙味沐浴露香气,视线不经意落在镜面上时,才发现他在笑。
眉梢眼角上扬,贝齿隐隐约约,掩也掩不住。
“姜予。”他小声念了一句,“......姜予。”
不是虚假幻觉,也不是执拗想象。
——姜予真的回来了。
裴枭白带着一身同样的甜橙香气出了浴室,夜已经很深了,他走进姜予的卧室,贴在门边,屏息细细听着。
里屋的呼吸声很轻,平缓而均匀,姜予睡得很熟。
他站了很久,才重新坐回沙发上,将手伸向了垃圾桶,捡起了被姜予折叠揉搓的“废纸”,认真地平铺展开。
裴枭白先看了那张电影小票,半撑着头,细碎的短发扫在长睫上,看的很认真。
在注意到座位信息后,他的指尖点着那几个数字,摩挲几下。
他又笑了,发出低低的气音。
半晌,将每个字都牢牢记在脑海里,裴枭白意犹未尽,将视线挪到旁边的中介手册和房产广告上。
他的敏锐地意识到姜予似乎在找一个长期固定住所。
黑暗之中,裴枭白的指尖探进兜中,摸出了一个手机。
“......喂,乔森,是我。”他压低声音,轻声说道,“帮我一个忙。”
虽然知道裴枭白的专职经纪人会在早上六点来接他离开,姜予却并没有提前订好闹钟,做个样子送一送“故友”。
如果裴枭白识趣,自然会悄悄离开,不给他带来麻烦。
他原本是这样预设的。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大脑似乎在潜意识里将这件事情列入了紧急事项中,姜予在凌晨五点半时睁开了双眼。
他试图再度闭眼,却不像往日一般随时疲倦地入睡。
数了一百个数后,姜予认了命。
窗外的天色甚至还暗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似乎整个A市仍然处于休眠之中。
姜予垂头坐在床边,缓慢地揉搓着掌心,将肌肤揉出血色,而后贴在两颊边,咬了咬下唇,缓慢流速的血液瞬间晕出一片殷红。
气色稍好,他悬着的心有了着落,打开了房门。
房间客厅的灯未开,沙发上已经没有了裴枭白的身影。
姜予下意识地皱眉,下一刻洗手间的门打开,裴枭白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
对方穿戴整齐,早就洗漱准备好了。
没有想到姜予也会这么早起,裴枭白愣在原地,而后顺手开了灯,见姜予眯着眼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沉沉开口道:“......你起了?”
姜予一见裴枭白脸上莫名神色,便知对方大概是自作多情,以为他是为了他专门早起的。
“我一会儿要晨跑。”姜予扬起下颌,简短打断了对方的欲言又止。
他绕过裴枭白,也进了洗手间,然而不一会儿,门缝处探出一个脑袋,姜予有些恼怒地瞪着坐在沙发上的裴枭白。
“你又把我的牙膏从下面全挤上去了!”
借住的客人没有半点自觉性。
姜予愤愤扬高音调,“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裴枭白!”
毛巾浴巾都被叠成了完整的豆腐块,整齐地挂在栏杆上。洗手台上乱七八糟堆了一堆的洗漱用品一一排列成对,按照功能分区成块摆放。
姜予根本无从下手,咬着牙捏着那根规整的牙膏,朝着裴枭白甩了过去,“给我恢复原样!”
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向来喜欢和他作对,他往北走,裴枭白便要往南奔。
即便是七年部队生涯里,事事严谨苛刻,姜予每个细枝末节也都做到了。反倒是退役后,生活上渐渐恢复了随意懒散的坏习惯。
往日姜予都未曾如此计较,偏偏见了裴枭白,一股子无名火莫名在心中烧了起来。
那管牙膏根本没有碰到裴枭白,笔直地径自砸在瓷砖上。
“啪叽”一声。
眼见着裴枭白无声扬眉,温吞地弯腰捡起牙膏管,似乎在嘲笑他力气小,准头低,连这么个小物件都扔不到位。
姜予眉眼间的怒气瞬间凝结,僵在了脸上。
室内静悄悄的,继昨夜争吵冷战后,一场将起的波澜被掐灭了火种,冷冷泼了一盆水。
“叮——叮叮——”
房间内的固定通讯响了,“972房间的客人,您昨晚交代的来客已经到了,请问现在方便让他上去吗?”
赶在裴枭白之前,姜予匆匆催促道:“快点上来。”
不管是谁,无论是哪个人都好,快点把裴枭白这家伙从他的眼前带走,消失,最好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旁的裴枭白默默地在牙膏管中央处捏了一下,将它恢复成姜予顺手的模样,并晃了晃,肃声问道:“还需要吗?”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姜予想,收留裴枭白一晚果然是他做过最错误的几件事之一。
“砰!砰!”
此时,门被敲响了。
姜予强行深吸一口气,转身进了卫生间继续洗漱,裴枭白则越过他开了门。
隔着紧闭的磨砂玻璃门。
一连串声响仍然传入了他的耳朵。
“枭白,给,你的手机。”
“以后可别再落我这儿了,懂我意思吧?”
姜予抹去唇角的泡沫,洗净手,莫名觉得这个声音和语气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熟悉的感觉呼之欲出。
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门外人却和裴枭白似乎嘀嘀咕咕闲聊了起来,并没有如他所想一样快速离开。
干脆直接把他们赶出去,姜予暗中下了决定,推开了门。
他只是迈出一步,便见原本伸着脖子往屋内东张西望的裴枭白经纪人背影忽地转了身,热情的声音比动作更快。
“你好你好,我是乔森,裴枭白的专职经纪人。”那人一脸喜气洋洋,冲着姜予伸出手,“谢谢你......嗯?”
话说了一半儿的乔森与姜予面面相觑。
这个世界真是小。
乔先生居然就是裴枭白的专职经纪人。
姜予淡淡地叹了口气,捏着乔森的指尖晃了晃,“你好,乔先生,我是姜予。”
“你们认识?”裴枭白在一旁兀地插话,视线冷冽的针一般扎在乔森身上。
“还真是巧。”
乔森准备好的词全部卡了壳,挠了挠头,呐呐道:“枭白,我给你提过好几次,那个送了强效抑制剂救急的好心人,就是姜先生。”
原以为自己会探知到什么了不得的八卦绯闻,知道和裴枭白共度一晚的挚友是姜予后,乔森满脸的欢喜暧昧褪了大半。
不是个Omega,反而是个Alpha,白操心了!
但他依然笑盈盈的,“嘿,缘分妙不可言啊!枭白,你怎么从来没说过你还有个......Alpha朋友?”
乔森扭头转向姜予,“小予,我叫你小予可以吧。你和枭白怎么认识的,关系一定挺好吧!”
他的话音刚落,身旁的两人极为默契,几乎是同时出声。
裴枭白双眸暗沉道:“不是朋友。”
姜予则冷哼一声,“我们不熟。”
......这还不是朋友?这叫两个人不熟?
乔森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为什么裴枭白会打电话向他求助了。
嗐,两个好朋友闹别扭了,自己祖宗想和好呗!福尔摩斯·乔森对此恍然大悟,并为自己点了个赞。
他想起裴枭白昨晚嘱咐过的事情,连忙拿起手机,花言巧语说了几句,便加上了姜予的微信。
“行,那我们先走啦,小予,下次再见。”
六点已经过了十多分钟,眼见裴枭白依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乔森有些急了,拽着他的衣袖,催促他快点戴帽子戴口罩,并将裴枭白拉出了屋门。
可惜拽了两下,裴枭白又不动了。
华丽空荡的酒店走道上,乔森提心吊胆,舆论好不容易才平复。
他生怕从哪个角落蹦出一个举着照相机的狗仔,或是客人出了门,然后认出了裴枭白。
姜予也觉得裴枭白莫名其妙,两个人隔着一道半开的门,彼此小心试探。
“......Alpha专用加强型抑制剂。”
除了极个别特殊情况,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一旦自身信息素得不到释放,腺体欲。望得不到满足。
在不使用异性信息素提取制成的舒缓剂,也没有匹配标记的情况下,结合热便会越来越强烈难忍,普通抑制剂也会逐渐失去效用。
如果姜予也用的是Alpha专用加强型抑制剂的话......
裴枭白的双眸掩在垂落发丝遮掩下,口罩遮住了他全部的表情,无法辨认神色,他轻声问道:“你没有去AO匹配,对吗?”
作者有话说:
裴铲屎官:先试探试探有没有人偷吸我的猫(磨刀ing)
另,每位铲屎官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猫猫的不对劲,比如它偷吃了一个罐头撑得走不动路,或是软便拉粑粑粘毛偷偷在床上蹭,然而干了坏事的猫猫却以为铲屎官不知道。(说谎的姜小咪同样适用此条真理~)


第8章
即使乔森离两人站的有些远,在楼道口望风,也听到了一声“咣”的巨响。
姜予用尽全身力气关上了房门,反弹的力度震得手发麻发胀,面上青一阵紫一阵,他怔怔地咬紧牙关。
裴枭白是什么意思?他匹不匹配Omega关裴枭白这家伙什么事?他是吃饱了撑的,故意来挑刺的吗?
自从进了部队,因环境特殊,他基本接触不到Omega,更何况他对这些事情也根本不感兴趣,宁愿将更多的心思放到外骨骼机甲上。
训练强度压力大,很多队友会定时在医疗室领取舒缓剂,可姜予再苦再难也没有向灼人的欲。望认输过。
怎么话从裴枭白嘴巴里说出来,意思却开始变得奇怪了?
姜予只觉得一大清早被气饱了。
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当场呛回去,裴枭白难道不是和他一样,也没去AO匹配,所以才会用Alpha专用加强型抑制剂吗?
两个人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可惜念头一起,姜予霎时呼吸一滞。
他缓慢地转身,坐回沙发上,染上鲜活的双眸重新沉为一滩死水,肩脊好似承受不了重量一般,一点一点弯了下去。
姜予低声喃喃自语,“差一点就忘了。”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任何舒缓剂、抑制剂了。
裴枭白不去AO匹配,无非是希望自由恋爱,却始终没有遇上心仪的Omega。姜予不知多少次在评论区看到所谓“知情人士”透露裴枭白在圈内有多么的炙手可热。
可他呢?
姜予想,裴枭白确实可以拿这一点来笑话他了。
毕竟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连顾及自己都很难,Omega需要Alpha信息素的安抚,他总不能害了无辜者。
姜予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尽管裴枭白只在房间里呆了短短一个晚上,可对方离开后,屋内的空气流速似乎都变得缓慢起来。
这场戏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裴枭白的人生里应该还会有无数的剧本等待他挑选。”
姜予想,“至于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兼顾导演和演员,也算是有了个圆满的结局。”
尽快找到其他住处,离开这里。
离开任何裴枭白能找到他的地方。
谎言会像冰层的窟窿一样,即使他拼尽全力想要修补,但哪怕是一片薄薄的雪花,也能将它击碎。
窗外幽暗的天色逐渐染上了绯红,明亮的灿烂橙色从东方的天际缓缓攀升。
姜予曾经在冰原边境见过此生最为壮丽的日出之景。
璀璨的冰点在光线照耀下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幻境,层层叠叠的海市蜃楼映在冰崖峭壁之巅。
八个人一起,或坐或立,皆向着界碑的方向,眼中燃烧着火焰,心中飘扬着信仰,精铁冰冷质感附着在肢体上,脚下寸寸绵延锦绣山河。
酒店外初升旭日正式替换暗色之时,姜予才意识到,他就这样盯着窗外看了许久。
就像冰原不会四季如春。
他此生也再不可能看到比那日更加壮阔唯美的日出了。
可至少在裴枭白眼中,他依旧如初,而不是意气风发少年零落成泥,这就足够了。
姜予第一次从心底升起了微妙的满足感。
“干得漂亮,姜予。”他轻声告诉自己,“你已经尽力了。”
低调的白色普通轿车在路上飞驰。
因情况特殊,乔森今日单独前来接裴枭白前往广告拍摄现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