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病弱Alpha成了影帝的家猫

时间:2022-08-29 14:51:40  作者:苏酥饼吖
TAG:

然而结局再度反转!
莫里安放弃了逃脱重置的唯一机会。
他竟在刺激惊险中迷失了自己,持刀洒血,向诡秘力量献祭,融入重置之中,成为了其中新增的一环!
影片的最后定格在新的“选中者”入场,莫里安的身影一晃而过,刹那,一把尖刃穿过“选中者”的前胸。
“选中者”赢来了第一次死亡,重置再度开启。
电影结束了。
参演人员和幕后工作者的名单缓缓播放,影院的灯重新亮起,众人面面相觑,脸上还残留着震惊恐惧。
姜予后知后觉,整个电影播放的过程中,他没有一刻曾经想起“莫里安”的扮演者是裴枭白。
而沉浸的剧情之中,他见证的仅仅是“莫里安”的故事。
这是一场极为震撼的屏幕作品,注定会在影史中留下重重的一笔。
坐在座椅上,姜予垂着双眸,掩住了眸中酸涩的惊异,场内的人陆陆续续皆离场了,他依然一动不动。
姜予是最后一个来的,也是最后一个走的。
眼看着工作人员进来打扫卫生,他恍惚回了神,想着下一个场次大概也快开始了,连忙起身。
影厅的入场通道很长,拐了一个弯,光线暗淡,姜予踏着身后洒的碎光,一手抱着爆米花桶,一手端着汽水,两者皆一口未动。
可乐的冰早融了,气泡刺激的口感也变得甜腻软绵。
姜予浅浅尝了一口便将它扔进了饮料专用垃圾桶中,心念,幸好爆米花还暂时保留着酥脆的口感。
他慢悠悠地走,通道内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平缓回荡。
然而通道入口处,一人逆光倚门站着,微微松弛的影子在见过姜予的那一刻瞬间挺直了脊背,脚步未动。
姜予半眯着眼瞥了对方模糊的轮廓几眼,随着距离渐进,光晕退去,眼前的人物越来越清晰。
猝不及防。
时隔八年后,姜予再次与裴枭白面对面。
对方原本遮的也很严实,只是在姜予的走近的时候勾下了口罩,将整张被他人认出后便会引发现场混乱的俊脸露了出来。
身形样貌比起电视节目、广告上更甚,气质与大屏幕中的角色截然不同。
姜予也做过最坏的打算,比如哪天他格外不幸碰见了裴枭白时,他应该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
亦或者两人已经陌生到,裴枭白若是不露脸站在他的面前,他都认不出对方的身份。
可事实上,姜予想,他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记忆力更好一点,也更为平和镇定。
他甚至淡淡地捧起小食桶向面前人颔首示意,率先开了口,“......你想吃爆米花吗?裴枭白。”
而面前的男人许久未语,重新将口罩勾了上去,将帽檐压的更低,大概是口鼻被闷着的缘故,他的声音很低沉,微微嘶哑。
“好久不见,姜予。”
姜予握着纸筒的指节骤然用力,在硬壳外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
他未开口,轻声在心中回应,“好久不见,裴枭白。”
作者有话说:
姜小咪疑惑:所以,你到底吃不吃爆米花?
作者冒头:他比较想吃......呜——SOS!(被捂嘴拖走)


第6章
如果几年前有人告诉姜予,他会和裴枭白互相问好,姜予不仅不会相信,还会暗嘲对方没长眼睛,看不出他和裴枭白之间的敌对关系。
可现在呢?
姜予想,真奇怪,如今他竟然可以面色如常地问裴枭白要不要吃爆米花。
而最为惊异的是,裴枭白说完那句“好久不见”,居然真的伸手捏了一颗,从口罩边缘处塞了进去。
看来裴枭白真的很喜欢吃爆米花。
姜予沉默片刻,默默地将整个纸筒塞到裴枭白的怀里,闷头往外走。他罕见地用力挺直腰背,昂首挺胸,步子迈得很大,步伐也很稳。
下一波进场的观众们涌了进来。
两人逆着人群,一个在前方头也不回,一个在后面步步紧跟。
姜予在等电梯时,借着冰冷铁质的反光看身后的裴枭白,他垂着眼慢吞吞从小腿开始向上看,直至对上了对方的双眸,一触即分。
他在看裴枭白的时候,裴枭白也在看他。
电梯缓缓升至六楼开了门,下楼的人很多,姜予和裴枭白被挤得各站至一个角,仿佛两个陌生人。
四周人贴着人。
身形条件优越的两位很是令人瞩目,一同乘坐电梯的小姑娘几次回头,看了看姜予,又将视线落到裴枭白身上,探着头接连发出疑惑吸气声。
“咦,这个人好像......”
她拉着身旁的好友,两人头抵着头嘀嘀咕咕,轮流抬头瞥一眼。
大概是被认出来了。
姜予不自觉地侧身背对两人,电梯到了一楼,大步迈了出去。
在瞥到两位姑娘向裴枭白的方向靠近,满脸惊喜忐忑,她们并不想引起围堵混乱,没有大喊大叫,很有礼貌的模样。
裴枭白大概会被绊住,想到这里,姜予急忙混入人群。
这场短暂的交际大概就这样结束了,他走得快,出了温暖的商场才发现夜间温度如此冰冷冻人。
两只裸露在外的手背瞬间染上骇人青色,指节僵硬微痛,姜予下意识地将手塞在兜里,咬着唇想要吞下无法抑制的低咳。
然而咳嗽止不住,他极力压低了声音,身体轻晃。
可下一秒,重叠的重声脚步踏来。
陌生的舒缓力度在姜予的背上轻拍,他的手臂被单手紧握着,路边灯光被高大的身影截断,洒下的光亮骤暗。
爆米花洒了一地。
“为什么不等我?”裴枭白的语气又僵又冷。
这么快就赶上来了?
姜予想,他不应该给粉丝签个名拍个合照,然后随意聊两句,让对方帮忙保密一下行踪吗?
不然再被曝到网上,又该被议论纷纷了。
他的嗓间还残留着干涩,姜予艰难吞咽口水,勉强抬手挥开对方支撑身体的手臂,随意道:“有事吗?”
他不想看裴枭白脸色如何,也下意识地挪开视线不愿与对方对视,稍一顿,干脆蹲下身,一粒一粒将掉落在地的爆米花捡回桶里。
两个人的关系又不是什么少年挚友,没什么好叙旧的,裴枭白问为什么不等他,可等他干什么呢?
裴枭白似乎忘记了,他们无话可说。
姜予蹲下后,不一会儿,裴枭白也屈膝,横截灯光的影子矮了下去,光亮重新撒在地面上。
裴枭白的动作比他快得多。
姜予小心地拉长袖子掩住泛青的手背,只露出一点指尖,默默背对着裴枭白直起了腰。
地面清理干净了。
姜予松了口气,撑着地起身,心中为浪费食物而可惜,他捏着盒子,准备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然而裴枭白阻止了他的动作,双眸暗沉沉的,抿着双唇,低声道:“......你送给我了。”
所以呢,什么意思?
“脏了,你看。”
姜予不明白,他只是微微蹙眉,晃了一下盒子,好让裴枭白看清上面沾了一层灰,“不能吃了。”
两个人重新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姜予绕过裴枭白将盒子扔进了垃圾桶,他百思不得其解,裴枭白到底在干什么?或者说,他想干什么?
“你有什么事?”
他只得将自己之前的问话再次重复了一遍,慢吞吞道,“没事的话我要走了。”
他已经快在裴枭白面前撑不下去了。
姜予攥紧手指,然而血液不通,因捡拾东西而被冷风吹了许久的肌肤火辣辣的痛,他只得咬着牙,强作镇定。
又是许久,裴枭白始终不语。
姜予彻底失去了耐心,正准备越过面前阻挡的人回酒店时,忽地被对方握住手肘,声音低低的,莫名带着恳求的软意,“......我没地方去。”
竟是裴枭白先低了头示弱。
姜予努力挺起的背脊一下子塌了。
直到听见磁卡“嘶”地一声刷开了酒店的房间门,姜予恍然回神,垂眸掩住复杂,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件蠢事。
身后的裴枭白毫不认生,侧身从门缝处挤了进来。
姜予只得快走几步,衣服鞋子也没来及的换,将桌上的大黑塑料袋口扎紧放到卧室,检查了一遍有没有遗漏的,不该被裴枭白看见的东西。
“给你。”
将手机抛给裴枭白,姜予本准备给他拿一瓶矿泉水,想了想,还是多备了一个杯子,饮水机咕噜咕噜烧起热水。
裴枭白在姜予面前拨通了乔森的个人电话,声音中带着隐约的怒意,沉沉质问道:“你怎么自己走了?”
“你好,请问哪位?”
刚一脸纳闷接了陌生来电,还在加班的打工人乔森莫名其妙,“枭白?你换号码了?”
什么自己走了?
他不一直都在公司吗?
乔森一头雾水,“我还在公……”
他还未说完,裴枭白提高音量盖住对方声音,“我不是把手机放你那里暂存吗?你是不是忘记了?现在能给我送回来吗?我把地址发给你。”
“你说什么呢?”乔森继续稀里糊涂,“我什么时候拿你手机了。”
饮水机热水烧开了。
姜予起身兑了杯温水,一杯握在手心,一杯放在裴枭白面前的桌上。
他回来时,面前的裴枭白很是焦急,语速急促,已然快和手机另一端的联系人吵了起来。
“你来不了?什么急事这么重要?”
“明天?我今晚就需要……最快只能明天?”
而另一端的乔森要疯了,音调七扭八歪,向来讨巧伶俐的嘴巴被逼的卡了壳。
“……你什么意思,祖宗!祖宗!前言不搭后语的,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什么新地址?我不是给你换了一家酒店吗?都住了一天了你在说什么胡话?”
“最快只能明天是什么意思?”
“你明天还有拍摄任务!我不是把行程都发给你了吗,六点我和公司车一起去接你去做造型!”
然而电话另一端画面截然不同,裴枭白冷着脸,似乎在听对方的借口、理由一般,薄唇紧紧崩成了一条线。
第四次接收到裴枭白若有若无瞟来的视线后,姜予终于有了反应,将杯中水饮尽,小幅度地点头。
乔森正对这场驴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心生怀疑,“你该不会是想临时毁约吧?”
“等等!你是不是暗示自己被跟踪了,还是出什么事了?”
“枭白你在哪儿呢?我现在马上就去找你。”
然而下一秒。
裴枭白“啪”的一声,中断了通话,他面向姜予,神色自若道:“我的经纪人说麻烦你收留我一晚,他明早六点来接我。”
这一切都发生的很快。
裴枭白打电话时,姜予其实并没有怎么细听,眩晕之后骤然清醒,他才想起自己其实没有必要把裴枭白带回来。
姜予的双眸微微放空,待听到裴枭白说“收留他一晚”时才回了神,面上不显,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懊恼情绪。
他的手机还被裴枭白握在掌心,在裴枭白示意他需要发几条信息后,姜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来回两次“嘀嘀”声过后。
姜予拿回手机,裴枭白发出的短信仍未退出,大咧咧地展示在屏幕上,除了酒店地址和房号后,结尾还多了一句。
[故友重逢,勿扰。]
涌至唇边的“要不然还是另外帮你开个房间”被姜予吞了下去。
他默默屈身坐在沙发上,半撑着头,回想着怎么会在电影院遇到裴枭白的,事态怎么又会发展到如今的模样。
他们两个人居然真的像裴枭白短信中所说的“故友重逢”一般,和谐地端坐在同一个空间内。
甚至裴枭白的情绪肉眼可见的愉悦,双眸熠熠生辉。
“砰、砰”
门被敲响,打断了姜予的沉默。
他掩着眸上前,并借用身体遮住了门缝。
屋外陌生的服务员拖着餐盘,盛着一碗温热的汤药,不等对方问好,姜予一饮而尽。
淡声道谢后,他捻掉嘴边残余的药液,快速关上了门。
可惜被保护对象似乎对此毫无自觉性,也不怕被陌生人看到,正素着一张脸,正大光明对着门站着。
他的手上甚至还在整理姜予刚刚脱下后随意搭在沙发上的外套。
拉紧肩线抖一抖,长羽绒服的内胆在裴枭白的拍打下愈加分布均匀,蓬松软和。
外力施加下,中介手册和几张售楼广告单夹杂着电影小票轻飘飘地从兜口处掉落。
姜予一转身,便见裴枭白弯腰将其捡了起来,正犹豫着要重新塞回兜里,还是放在桌上。
“扔了吧。”
他几步上前接过纸张,下意识地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连带着那张电影小票一起。
姜予后知后觉,裴枭白大概是知道他今晚看了他主演的新片《莫里安的死局》。
无法言喻的奇怪羞耻感瞬间令姜予慌了神。
然而裴枭白并没有问姜予有关电影的任何内容,只是眉宇冷凝,鼻尖皱起嗅了嗅,凑近了姜予,视线直勾勾的。
裴枭白的声音又哑了,问道:“什么味道?”
Alpha各项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的出众,嗅觉便是其中的一样。
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清苦酸涩,像是药材熬煮过的味道,越靠近姜予,气味越浓。
试图蒙混过关,姜予轻描淡写道:“药膳。”
但裴枭白对“膳”字一略而过,抓住了“药”字,神色深沉,跟在姜予的身后走来走去,“你生病了?”
裴枭白的视线落在姜予的背上。
一如多年前,眼前人也总是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姜予的样貌相比少年时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轮廓更深,肌肤透着一股透明的白质感,毫无血色。
浅茶色琉璃双眸褪去了少年时意气风发的慵懒傲气,极薄极浅,一眼望到底,皆是虚空缥缈。
在电影院时,裴枭白只一眼便认出了这个背影,虽然对方肩脊单薄,不复记忆中少年铮铮傲骨,朝气昂扬。
他甚至搀扶了对方一把,即使透过厚厚衣物,也能摸到纤弱的腰线。
可这不妨碍裴枭白沉默地跟在姜予身后许久,守在影厅外的三个小时里,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裴枭白浸泡在虚幻的不真实感中,薄薄的气泡只需要一点刺激就会被戳破,然后告诉他,这都是假的,姜予消失了八年,他不会再回来了。
然而现在,能呼吸会动,血管流淌着温热血液,胸腔心脏咚咚跳跃,面前人忽地转身,露出一个堪称讥讽的笑容,与裴枭白不近不远。
“你很希望我生病吗?裴枭白。”
作者有话说:
觉得生病掉毛后太丑了的自卑姜小咪藏起秃秃的尾巴,努力作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对裴铲屎官挥爪哈气!


第7章
话一说出口,姜予便感到有些后悔了。
但浅浅的懊恼一闪而过,姜予反而抿紧了唇,想要藏起那份欲盖弥彰的紧张失态,绷着下颔线。
他和裴枭白的关系本来就是这样,夹着刺,扎出血,一口铜牙狠狠咬在脆弱的脖颈气管上,呼吸不上来,吞咽不下去。
姜予自己都觉得这突然发难有些莫名其妙,然而裴枭白只是默默地盯着他,呼吸微妙地变了频率。
“难道是哪里露出破绽了吗?”
他长睫一颤,双唇愈加用力,几乎抿出一道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