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病弱Alpha成了影帝的家猫

时间:2022-08-29 14:51:40  作者:苏酥饼吖
TAG:

谢昭想起导师之前说过,姜予病后的体质状况,甚至不如一个娇弱的Omega,而现在,情况越来越糟了。
各项数值皆压在临界值,已然出现了不可逆转的衰弱趋势,原本制定的保守式巩固修养疗法的作用微乎其微。
最重要的是,病人本身并不配合治疗,在强烈的创伤后遗症下,他几乎只剩下机械的生存意志。
不,可能连生存意志都所剩无几了。
谢昭想,姜予怎么会什么都不在乎了呢?
精神的创伤无法用药物磨平,心病难治。
“总有一些事情,或者是一个人,对姜予而言,无论是正面引导还是负面情绪,都可能带来奇迹。”
——可奇迹在哪儿呢?
谢昭的视线不停地在各张检测报告中穿梭,敏锐地勾画圈点,在空白处备注上自己的见解。
他有个新的治疗方向,史无前例,需要大量的理论支撑和实验数据,需要团队耗时去验证研究,不可能当场拿出方案。
“这是调整后的药物方案,除了片剂外还要配辅助汤药。”
谢昭埋头开了张新药房,屏息凝神,删删改改,终于定了下来,“除此之外,每次检查需要随叫随到,取消固定时间。”
“你现在情况不乐观,药物一定要定时吃。”
他絮絮叨叨抬眼望去,眼前的景象让他剩下的话卡在嗓子眼间,说也不是,咽也不是,“......不能再任性了。”
眼前人不像之前见过的双眸放空失魂模样,也不像他想象中的冷寂平淡,姜予垂着眸,视线凝在手机屏幕上,手指不时滑动。
谢昭下意识地将视线扫过屏幕,瞥见了“外骨骼”、“联赛”的字眼。
他不愿窥探姜予的隐私,只是一瞬便移开头,但所见画面让谢昭沉沉蹙眉,瞬间陷入了深思。
“......第三届外骨骼机甲联赛吗?”
许久。
姜予感受到面前谢昭食指直接在桌面上轻叩,发出“砰砰”的敲击声。
他面色淡淡地将手机塞进口袋,接过对方伸来的新药方扫了一遍,颔首点头表示感谢,想要起身去开药。
“......外骨骼机甲联赛不是只有Alpha参赛一种方式。”
即将踏出房门时,谢昭在他身后开了口,对方大约是有所顾忌,语速缓慢。
“Beta、Omega中不乏优秀的机械修理师,也有职业主播出于对机甲的热爱而进行联赛解说,为大众科普有关机甲的知识。”
“姜予,也许你可以......”
谢昭知道机甲对姜予意味着什么。
他想,也许这个外骨骼机甲联赛对姜予而言,便是等待已久的契机。
直到他与姜予愈加冷淡的双眸对视,谢昭的话突然中断在唇边。
为了方便检查姜予摘了口罩,精致五官显得极为脆弱苍白,清瘦身形脊背微弯。
他似乎有些失望,语气依然很平静,“谢医生,你大概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姜予知道谢昭看到他刚才的动作了,他轻声反问谢昭,“你知道我看见视频的时候,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一群笨蛋、蠢货、不知后果的东西,根本不明白机甲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为它付出什么代价。”
“你觉得我依然热爱它,对吗?”
谢昭与姜予的对话结束了,以姜予带上口罩,只露出一双死气沉沉的双眸,视线短暂地一拂而过作为结局。
谢昭没有等到姜予反问的答案。
“啪嗒”一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医院的空气中飘来隐隐约约的消毒水气味,病人或家属行色匆匆,姜予晃晃悠悠的慢步反而显得格格不入。
他开完药,手腕处挂着一个大号黑色塑料袋,随着脚步迈动一坠一坠。
盒装片剂很轻,分成一包一包的草药标号了日期和熬煮饮用顺序。
姜予想让医院把所有汤药熬好了,直接拿真空包装成品。
可药房的配药师笑眯眯指了指单子,“谢医生专门备注了不可以帮你偷懒,现熬的药效最好哈,流程也写全了,很简单。”
姜予的烦躁一路维持到回了酒店。
幸运的是,酒店为了做药膳而配备了砂锅,小玉知晓后,专门将此事加入了房客特殊要求中,让姜予放心。
两人的对话很简短,姜予解决了后顾之忧,正准备关门,便见眼前的女孩怯怯的,不时抬眼看他,欲言又止。
她小声问道:“对了......客人,你想看电影吗?”
不等姜予回答,小玉飞快地亮出一个二维码,“是这样的,我自己定了场明晚的电影,可临时有事,确定去不了。”
她露出一点沮丧,“位置可好了,还是黄金观影位呢。现在一票难求,别人想买都买不到。”
小玉的话说的又快又急,似乎是提前演练过好几遍一样,一气呵成。
“临时退票太可惜了,我想着客人你送我这么多点心,这场电影就当我的回礼。收下吧,好吗?”
小姑娘的态度很诚恳。
然而姜予依旧摇了摇头,无声地表示了拒绝之意。
他并不想去人太多的地方,也对电影这种娱乐事项不感兴趣。
再没有事情能够令他心弦波动,辗转难眠。
但就在姜予即将关门时,小玉却鼓足了勇气,单手抵住了门缝,低声道:“是裴枭白的新作,他口碑很好。”
“我向你保证,客人。”
“裴枭白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姜予关门的动作瞬时顿住了。
他的眉眼不自觉地微蹙,轻飘飘地落到小玉身上,夹杂着不自知的紧张怯意。
他的确对娱乐事项不感兴趣,但如果,那是裴枭白的新作呢?
作者有话说:
事业flag——姜小咪冷淡:“机甲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爱情flag——姜小咪疑惑:“谁眼瞎喜欢裴枭白?”
作者:欲言又止(吸烟.jpg)


第5章
“客人您......”
见面前人神色与往日不同,小玉忐忑问道:“不喜欢裴枭白吗?”
姜予一言不发,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身前的小玉不禁露出失落神色,大概是懊恼自己的唐突冲动,她咬着唇收回了手。
“对不起,打扰了。”
她沮丧之时,一根葡萄味的棒棒糖却出现在低垂的视野中。
与此同时,手臂被抬起,手机屏幕向上露出票据页面,“咔嚓”一声。
姜予淡淡地关掉了照相机,面前的小玉回不过神,呆呆地站着。
他将棒棒糖塞到小玉的掌心,悠悠地说了声“谢谢”,关上了门。
女孩压抑着惊喜的尖叫穿过房门传来,姜予等待她的脚步声渐远,点亮了屏幕,屏息看图片库中拍下来的二维码取票信息。
是明天傍晚的场次,电影院离酒店不远,步行三、五分钟就到,正适合吃完晚饭后消遣时间。
“裴枭白的新作?”
姜予懒洋洋地横躺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他没有刻意去搜裴枭白的作品,当然也就没有见到过对方演戏是什么模样。
他努力在脑海里想象裴枭白的脸做出喜怒哀乐的表情,亦或者流露出深情款款的爱慕,悲痛至极的隐忍......
可惜不论姜予怎么努力,脑海里关于裴枭白的部分始终都是一团模糊的迷雾。
姜予阖上双眸,单臂掩住侧脸,“好累啊。”
他到底为什么要接受小玉的回礼,为什么要去看裴枭白的新作,为什么要如此纠结?
姜予始终没有理出一个答案,他静静躺了很久,再次点亮了屏幕,打开微博。
#裴枭白方声明#。
大红爆字高高悬挂。
[因个人原因暂住酒店?什么个人原因没说呀,这是承认了吧......所以真的是在谈恋爱?]
[可经纪公司否认了,文件里不是标明了“目前我司签约演员裴枭白先生为单身状态”]
[哇,单身状态而已,这也没说裴枭白有没有喜欢的人啊,说不准是他在暗恋追求对方,还没明确关系呢!]
[......裴枭白暗恋追求别人?笑死我了,你说反了吧!据我内幕所知,圈内向他示好的人能绕街七八圈,多的吓人。]
姜予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瞎的人真不少。”他轻哼一声,关掉了手机。
第二日。
QK娱乐经济公司大楼。
临近晚上下班的时间,办公室内回荡着一句句唉声叹气。
“枭白,叔叔阿姨也是为你好,咱都25了,去进行一下AO匹配怎么了?啊,是少块骨头还是缺块肉?”
这是给他爸妈当说客来了?
裴枭白懒散地半卧在沙发上,侧脸冷峻,他随意地将长腿伸直,抬眼凝视乔森,“说够了?”
乔森没说够。
“有家不回就算了。”
皱着眉在屋里来回转悠,乔森不时将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投向沙发上的男人,愤愤道,“你自己没房子?非要我订酒店?”
“空着房子不住,你是要等家里长出个田螺Omega再搬进去?”
“还有,都说糊弄糊弄得了,大众既然好奇,公告原因就写个工作安排呗。”
“你倒好,这理由一出,我那都收到好多媒体询问此事了。”
“怎么,难不成你真有情况了?”
“也不能吧,我作为你的专职经纪人,每天跟在你身边,他们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
乔森嘀嘀咕咕道,“裴大影帝日常行程除了拍戏就是广告代言杂志采访,一年到头住在剧组,也就过年回家几天。”
“要我说,我是叔叔阿姨也急得慌,自家儿子一个A,不近O色那还得了。”
说着说着,乔森突然卡住了,小心翼翼地吞咽口水,视线躲闪,“你该不会是有隐疾吧?不行的话......就尽早去看医生。”
“那也不对呀,你信息素都失控了,强效抑制剂打了一整管,那天要不是好心人救了急,你......”
被怀疑有隐疾·裴枭白瞬间黑了脸,冷声回呛道:“拜谁所赐?”
乔森瞬间哑言。
酒店虽有责任,但说到底还是他的准备工作、保密措施安排的不到位,也没有及时应对舆论扩散。
“......最近有两个杂志要拍,一个代言宣传片,还有三个采访节目。”
理亏心虚,乔森讪讪地摸了摸头,转身拿起桌上的文件,又摸出随身携带的电子记事本,并在一起,试图转移话题。
“向你邀约的剧本都筛选过了,剩下的随你兴趣。另外今年要涉猎一些新领域,娱乐节目市场.......”
乔森一边整理,回头却见他言语中的中心主人公套上一件薄绒外套,正漫不经心地垂眸压低帽檐,一把将外套拉链拉至下巴,盖上了口罩。
对方显然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走了。”
裴枭白随意朝乔森招了招手,“有事电话联系。”
眼睁睁见裴枭白头也不回地离开办公室,乔森对着一堆尚未处理好的工作默默无语。
“别人巴不得多点曝光量多点人脉,这祖宗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好好的媒体宣传先映场次不去,在那搞下基层民调那一套。”
一边吐槽,他将一份外装精致的邀请函拆开,低声念道,“......第三届外骨骼机甲联赛体验官。”
乔森暗叹一声,将邀请函放到一边,“可惜了,时间安排不过来,枭白也对机甲不感兴趣,只能拒了。”
大型综合类商场人来人往。
晚饭后,姜予提前半小时到了六楼电影院取了票。
等着进场的人群分散在入场口两侧,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一手捧着爆米花一手端着汽水,嘻嘻哈哈。
在短短五分钟内听到八次裴枭白的名字后,姜予慢吞吞地起身,决定离言论圈远一点。
他洗净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因静电摩擦而翘起来的细软卷发,摘下口罩后垂眸,冰冷的指节擦过脸颊。
电影院虽然场地宽阔,但空调一直开着,人挤人,气温很高。
一冷一热交替瞬间,姜予因不适打了个哆嗦,重新戴上口罩遮住脸。
他再度抬眼,只见镜中忽地闪过一道身影,不似其他人一般走过,反倒像是慌不择路,随便找了个遮挡处躲了起来。
“......是错觉吗?”
姜予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商场人太多了,随意哪个人跑起来,从他身后略过,都存在千百种可能性,总不能都和他有关。
大概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想到这里,姜予疲倦地揉了揉眼睛,时间尚早,他却已经困了。
“等会儿我该不会直接睡着了吧。”
姜予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自己不要成为整个影厅的异类。
一阵磨蹭过后,很快就要到检票的时间了。
他慢吞吞地朝着早早排好的队伍尾端挪去,然而前面的人太多,吵闹争执声,磕磕碰碰,他接连被碰撞了好几次,还是被身后人托了一把才站稳了脚。
垂着头低声向身后人说了声“谢谢”,他只看到一片暗色衣角便收回了视线,挪动着从队伍里挤了出来。
冲着前台购物处走去,姜予的视线暗暗落到橙黄色的焦糖球状爆米花上,抿了抿唇。
谢昭说他的饮食最好少油少辣,清淡健康,除了五谷食粮外一切皆为垃圾食品,最好少吃。
姜予缓缓掏出手机,轻声说,“我要一个小份单人餐。”
“饮料要可乐,冰的。”他补充道。
反正也没有人会看到,姜予微微弯着眼,唇边浅浅冒出两个小梨涡。
他接过小食盒,如愿跟在队伍最后的尾巴处验完了票。
小玉买的座次的确是黄金位置,正在全场视野最好的地方,伸腿的区域也很宽阔。
姜予是最后一个入场的,他的座位两侧早就坐好了人,全场唯余一个空位很是显眼。
顶着全场热烈的一致瞩目视线,他落了座,浑身不自在,默默将自己缩了起来,抱着小食桶。
灯光“啪”地一声灭了,场内陷入一片暗色沉寂。
裴枭白的最新作品,《莫里安的死局》开始了。
姜予之前对这部影片一无所知,连预告片都没看,只能从片名来猜测这不是一部喜剧片。
前一两分钟,场内还有细细碎碎的人声和咀嚼爆米花时发出的清脆声响,然而当裴枭白饰演的莫里安一出场,万籁俱静。
整整三个小时的电影,莫里安陷入一个巨大谜题,环环重置的时间陷阱,每当他抓住一点线索的尾巴,不等继续深入调查,便会被各种突如其来的手段杀死。
枪杀,毒药、车祸、溺水......
然而莫里安越挫越勇,机敏地利用每次重置中已掌握的线索和巧妙大胆的推理,逐渐接近谜题背后的真相。
姜予几乎有些着迷地微微歪着头,靠在椅背上,指尖搭在小食桶边缘,捏着一颗爆米花,情绪随着剧情的发展起起伏伏。
他的困倦疲惫一扫而光,甚至觉得疲软的肢体也恢复了力量。
直到影片的最后,莫里安对真相触手可及,只要将刀尖捅入自己的心脏,便能够从无限重置中醒来。
姜予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快跑”,恍惚间听闻场内其他人也是声嘶力竭呼唤莫里安的名字,才发现原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入戏颇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