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病弱Alpha成了影帝的家猫

时间:2022-08-29 14:51:40  作者:苏酥饼吖
TAG:

见围巾重叠处松开了一点缝隙,姜予慢吞吞地将它重新塞好,错过了面前人疑惑而隐秘的打量视线。
气氛重归静谧。
电梯到了一楼,姜予便朝着乔森微微颔首,对方笑着伸臂让他先出去,嘴中客套,“以后有机会再见。”
两人前后脚出了电梯,走向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乔森大踏步地朝着正门走去,姜予则顿住了脚步。
小玉提醒的没错,酒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正门侧门处挤满了人。
保安密密麻麻地围成了一堵墙,姜予离得远,只听见嘈杂的尖叫呼喊声被声嘶力竭的“大家注意安全,不要拥挤!”盖了过去。
他缩着脊背,转身朝小玉交代的后门方向迈步,余光不经意地瞥到乔森一出正门瞬间被淹没在蜂拥的人群中,笑盈盈的脸突变惊恐。
后门进出的人很少,姜予轻松安全地出了酒店。
他打了辆车去本地最大的房屋中介所,递给了对方一张纸,上面写满了他想租住或购置的房屋要求。
安全严密,外人不得进出,装修家居齐全,市中心交通便利,小区周围各种设施齐全。
在得知价格不是问题,一切按最好的标准找房后,中介大喜,连塞了姜予中介所的手册和几处新售卖楼盘的传单,答应只要找到了合适的房源会立刻通知他。
中介所离酒店不算太远,随手将传单折好塞到口袋里,姜予慢悠悠沿街走。
八年时光对于他来说流逝的飞快,转瞬即逝。
而A市虽为首都,变化却极大,尤其是对于东城区而言,足以称得上脱胎换骨。
街道干净整洁,砖红色块平铺在道路两旁,车辆各异,急速飞驰,高大的写字楼错落有致,反光的镜面板折射太阳的光芒。
一路走来,外墙壁挂着的大屏幕广告不断,吃喝玩乐皆有,姜予见识了很多未曾听说过的新东西,微微弯了眼。
他甚至在最为巨大的一块3D屏幕上看到了裴枭白。
是腕表品牌代言的宣传照,男人黑眸冷漠而淡然,鼻梁高挺,下颌角弧度流畅。
姜予不得不承认,相比于随意休闲的运动式校服,对方更适合穿严肃而工整的制服类服饰。
比如图片上的丝绒白色西装,与蜜色肌肤对比鲜明,称得男人身形修长,线条流畅。
裴枭白单手搭在前胸,不经意露出手腕上低调奢华,镶嵌着碎钻的名表。
「Rizeol品牌最新全球代言人——Alpha影帝裴枭白」
太过醒目的大屏幕让姜予站在街边盯着看了好久。
众人不以为然习以为常,每日路人来来往往,不仅姜予一人如此动作,就在同一时间,还有数波男男女女,皆背对着屏幕比心自拍打卡。
街边的小店店员也将姜予当做了裴枭白的粉丝,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向他展开了一大叠海报,炫耀道:“珍藏限量发行,还有亲笔签名呢!”
“当然,我只是来给你看看而已。”店员一脸骄傲,“不卖哈。”
这世界真是疯了。
姜予忍不住从层层包裹的口罩中发出一声轻哼。
他曾经和裴枭白有过不少照片,无一例外皆是由父母、老师、同学拍的,私下的两人合照却没有一张。
母亲姜玥喜欢裴枭白,休息时便会弯着温婉的眉眼,偶尔会小声告诉姜予,裴枭白身上有姜予父亲的影子。
那天姜予知道了母亲姜玥的故事,也从此对分化性别执念颇深。
共和国幼儿6岁时可以根据基因初步预测未来的性别分化方向,但预测可能出现偏差,最终还是以16岁后的分化结果为准。
裴枭白的预测结果是有超过百分之八十五的可能性会分化为Alpha。
预测结果为百分之六十三的可能性会分化为Omega的姜予对这个消息耿耿于怀。
姜予的眉眼垂着,拉了下口罩让新鲜冷空气涌入,驱散了心中的烦闷。
然而自母亲姜玥去世后,他没来得及留下家里的旧物,至于其中不重要的合照自然也早就丢失了。
“风水轮流转。”
姜予慢吞吞地继续向前走,心想,“现在要是想和裴枭白合照,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这件事绝不可能发生。
他不仅不会去和裴枭白叙旧情,还要躲对方躲得远远的。
姜予闷头直走的身影融入人群中,暗沉沉的浅茶眼眸毫无焦距,他盯着脚尖,晃晃悠悠的,走的很慢。
“重磅消息来袭!重磅消息来袭!”
“据悉,第二届全国外骨骼机甲联赛已结束一年之久,在民众强烈要求下,第三届全国外骨骼机甲联赛正式官宣,重启报名通道!”
“此次联赛不仅规模继续扩大,得到了共和国军部以及全国各军校的大力支持。”
“同时为了挖掘潜在人才,也将向各行各业普通成年Alpha发出诚挚邀请!”
“只要你热爱机甲,热爱竞技,心怀梦想!”
“第三届全国外骨骼机甲联赛将是您接触外骨骼机甲,得到专业良好训练,逆转人生的绝佳机会!”
“第三届全国外骨骼机甲联赛诚挚静待您的到来!”
比裴枭白广告图更具冲击力,姜予的眸中终于泛起波澜,久熄的亮点也如火烬堆里的星点一般,明明灭灭。
几个字在他口中百转千回,“外骨骼机甲……联赛?”
姜予从未听说过这项赛事。
在他的记忆里,外骨骼机甲本是隶属于国家的机密进攻武器、最后一道肉。体防御盾牌,是属于Alpha至高无上的荣誉。
但现在,外骨骼机甲对大众而言也不再陌生遥远了。
宣传片只放了一遍便结束了,姜予难以言说自己心情如何,耐心等了很久,也没等它再次播放。
他小心翼翼推开了一旁小店的铁门,丁零当啷的风铃声顿响。
“请问、刚刚的播放的广告……”
姜予的声音很涩,也没有与店员的双目对视,主动开口询问道:“外骨骼机甲联赛,是怎么回事?”
店员正在擦拭桌椅,心中想着这个俊秀的年轻人似乎不太喜欢和外人接触,疏离感太重,身上的人气也很淡。
他对姜予放缓语调,尽量显得轻柔友好,“你有微博吗?可以在他们的官方账号上看到更多信息。”
微博?
姜予的网络娱乐社交账号八年没用过了,智能手机在他的手中就像一块只有短信、电话功能,能够接收发送微信消息的板砖。
他将这件事记在心中,一路心事重重。
回到酒店时,姜予恍然失神,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绕到了大门口。幸好早上拥挤的人群已经散去,一切恢复了宁静。
两名陌生人从姜予身旁走过,满脸沮丧,斜挎的背包鼓鼓囊囊,长卷筒从拉链缝隙处露出一截。
“好烦,来晚了。”
“……微博小道消息不是说裴枭白会在这家酒店住几天吗?”
两人可怜巴巴垂着眼,不死心地转身看了几次大门,“网上好多人一得到消息就赶过来,你看,实时里拍的照片都晒了上百张。”
“嗐,刚刚不有人拍到经纪人他退房走了。”
“酒店信息泄露了,裴枭白他不跑不是傻吗?”
两人渐行渐远,对话声逐渐消散。
唯有姜予在冷风中冒出了一身冷汗,脊背微微弯曲,“……裴枭白?他也住这里吗?”
裴枭白的家明明就在本地,为什么要在酒店住?更何况演员报酬不菲,他难道没有买自己的房子吗?
姜予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了。
他小脑处隐约泛起刺痛,神经一跳一跳的,胸腔窒息一般的压迫感翻涌而上。
还好对方已经退房离开了。
总不能是上天故意安排这一切吧?
真是天大的笑话。
默默回到房间,对镜而立,姜予见镜中人面色苍白,双眸微肿泛红,一副疲倦难堪之态,下意识地垂眸挪开了视线。
回到A市短短几天而已,万事却似乎都不太顺利。
八年前,裴枭白是他一想起就咬牙切齿的难。
八年后,裴枭白又成了他预示不祥征兆的劫。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惊:姜小咪怎么知道是我安排的?
另,严谨声明,不是不详征兆的劫,姜小咪,接好你的铲屎官!


第4章
姜予的手机里多了一个娱乐软件。
当他看见开屏明星,那张他极力想要避开的脸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错,裴枭白与他而言的确是不详的征兆。
尽管姜予心念避免接受到有关于裴枭白的任何消息,可热搜榜高高一栏避无可避,鲜红的字眼径自撞入了他的视野。
No.1 —#第三届外骨骼机甲联赛#
套金字,大爆红框,官方置顶。
姜予没有立刻点进去。
下方数条热搜热度稍减,却刷了屏,姜予下意识地手指下滑,挑着人名将五十条热搜一一看了。
#裴枭白。秘密约会#
#裴枭白。新作上映#
#裴枭白。酒店拥挤#
#裴枭白。莫里安的死局#
之前对裴枭白头衔人气的虚幻感,继酒店门口拥挤的人群、街边巨幅屏幕的广告后,“最受大众喜爱的Alpha演员”这一称号终于在姜予的脑海里有了真实的概念。
“大概是能和外骨骼机甲联赛上下排列在一起的程度。”他心想。
他点进了#裴枭白。酒店拥挤#一词条。
就在昨日傍晚,有人上传了一张模糊的照片,是酒店内裴枭白的背影和小半张侧脸,明显是偷拍的,还附上了酒店的定位。
博文配字——“瞧瞧我看到了谁?”
评论区留言已高达几万条,点赞前排的几条留言楼中楼叠了上万。
原来是有人拍到了裴枭白的照片传到了网上,怪不得酒店门口会挤那么多的人。
「是我们枭白吗?这脸明显是裴枭白吧?」
「博主这定位,他是在酒店?艹!大瓜!不吃不是人!」
「裴枭白该不会是在约会吧?有恋爱对象了?这届狗仔不行呀,居然要靠路人爆瓜,真不争气!」
「速速吃瓜来了!真是在酒店啊?裴枭白在酒店干什么?他和谁在一起啊博主?你看到了吗?」
指尖轻划。
姜予对留言字眼中的“约会”、“Omega”、“小生还是小花”轻哼了一声。
是哪位可怜的Omega眼瞎了?
“恋爱,约会?”
他对此不可置信,“裴枭白这个家伙也能和这种暧昧事情扯上关系?”
下面的评论区果然吵起来了。
立场不同的人群各自捍卫自己的观点。
「猜测式造谣啊?去个酒店而已就和Omega谈恋爱了,想太多了吧!」
「哇!还有谁不知道裴枭白母胎单身至今吗?请把,‘裴枭白母胎单身’七个大字打在公屏上!谢谢诸位了!」
「25岁的成年人了,有个对象怎么了?大学毕业结婚早的孩子都有了,他就算谈恋爱了也不犯法吧!」
「裴枭白正儿八经实力演员,又不卖人设骗粉丝。博主这是偷拍曝光人家隐私,可真有法律意识!」
姜予粗粗看了两三条,眼见着网友们在评论区里吵起来了,脑筋一突一突地发胀,连忙按返回键退了出去。
他本就不是为了看这些消息才下载微博的。
轻揉鼻梁,姜予吐了口气,重新刷新了一下,点进#第三届外骨骼机甲联赛#词条。
词条关联了官方账号@外骨骼机甲联赛。
是独一无二的超级金V认证,简介一栏夸张地摆满字眼“官方表彰推荐”、“军校合作”、“国民竞赛”等。
姜予仔细地看了很久,久到把各项规则流程一个字一个字记在心里。
他刷到了第一届、第二届外骨骼机甲联赛的视频,两届联赛冠军分别来自于第五军校、第一军校在校生。
联赛所用的外骨骼机甲相比于军用机甲,没有配备机密研发武器,也没有尚未面世的超新材料和技术。
它只是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中等级别的日常训练型外骨骼机甲。
姜予对它很熟悉。
熟悉到仅看一眼就知道怎样在十五分钟内将它拆分成碎散的零件然后重新组装
知道它注入Alpha精神力后,精铁会被赋予灵魂,仿佛成为身体的一部分,附着在身躯肢体上,成为Alpha的武器,自此上天入地,过刀山,下火海,无所不能。
他看了很久,一个视频接一个视频的看,见有人败北,见胜者欢腾。
姜予的神色始终很平淡,只是偶尔在惊险的反败为胜,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彩时刻,郁沉沉的暗淡双眸颤了颤,垂眸遮住了复杂神色。
当晚姜予破天荒地做了梦。
在苍茫白雾笼罩之中,他赤着脚在冰天雪地中行走,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痛,丧失了五感,在朦胧模糊中迎着风雪。
然而风雨越来越大,先是薄薄地盖过他的脚板,漫过小腿和膝盖,过了腰,直至无法继续前进,沉默中被一点点吞噬殆尽。
世界将他独自遗忘,他死于那片雪域。
长久的窒息胸闷。
姜予猛地睁开了眼,急促地喘。息,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床被四角压的很紧,是他入睡时整理好的样子。
然而一夜过去,被窝里还是冰凉凉,连带着手腕脚腕处的肌肤都透出骇人青紫,手心脚心汗津津。
中断药物、不上心的身体护理、违背医嘱饮酒,失常而紊乱的作息等多重后遗症终于一股子涌了上来,连骨缝处都在隐隐作痛。
姜予好不容易才从床上爬起来,镜中人身上的红痕未退,眼下也蒙上了一层淡青色,苍白的双唇干裂出细细裂缝。
肉眼可见的颓废狼狈之态。
姜予终于染上了一丝慌乱无措。
他和谢昭说今日会去正式建档检查,谢昭也回复他会提前做好准备。
十五分钟前谢昭还发来信息,问他有没有准备好,出门时记得注意安全。
如今临时取消就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
姜予用力揉搓了几下双颊,晕出一点血色,慌张地吞了一大杯温水服药,将干涩的纹理润湿。
可红痕和眼下青紫没办法,他只得向小玉要了两个滚烫的水煮蛋,隔着纱布热敷,临出门时,颜色终于减淡,显得不那么突兀吓人了。
尽管如此,他一路打车到了医院,还是被一眼看出端倪的谢昭狠狠训斥了一顿。
谢昭眉目气的皱缩在一起,他忙着数落姜予,顾不得将鼻梁架着的隐隐下滑金丝眼镜重新推上去。
“你等着吧,我是管不了你!我这就给我导师和张指挥长打电话,让他们看看你过成个什么样子!”
两个人分别将检查单和数据记录表捏在手里。
谢昭气鼓鼓地走在前面,一双长腿步步生风,姜予眉眼低垂,脖颈缩了起来,默默跟在身后。
每轮过一个科室。
“张嘴”、“伸手”、“衣袖挽起来抽血”、“躺到仪器里”,谢昭一路没好气,姜予不语,一一照做。
直到最后一项腺体检查,谢昭“啪”地一声将一厚叠检测报告和片子摔到自己办公室的桌上,亲自上手。
知觉检测、刺激反射、采血取样......每完成一样,谢昭的脸色便会差上一分。
姜予依旧毫无知觉,像只破破碎碎的布娃娃,任由对方翻来覆去地看能不能,有什么方法可以修补如初。
“还是老毛病。”
谢昭摘下眼镜搁在桌面上,疲倦地双手抱头。
腺体被注射不明液体损毁后,便失去了对外界刺激的反应,与此同时浑身乏力虚弱,免疫低下,信息素停止分泌,精神力断裂等等皆是连锁反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