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流光

时间:2022-08-25 15:20:37  作者:阙未栖
TAG:


隔壁《虫来》求收藏!!
“…别忘了,这个所谓顾夫人的称号,是你当初跪着求我的!”
花团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愿意抛弃一切对他好,然后他遇见了顾辰州,他没被人爱过,所以别人的一点好就让他冲昏了头脑,他以为这个人是光,是救赎,是可以陪他一辈子的依靠……到最后花团才可悲地发现,他是更苦更暗的深渊。
他无依无靠,也没有人护着。当顾夫人的时候,随便哪跑来的一条野狗都敢在他脚边撒尿,当他是花浅歌的时候,无数人对他求而不得。
后来有人问顾辰州的一句话,让这个恢复记忆的男人心痛到哑口无言。
“他救了你一命,甚至那么怕痛的一个人,冒死给你生了个孩子,你就是这样对他的?”
没有人知道曾经的那个花团受过多大的欺辱和委屈,被逼得多么孤苦无助,才会在顾家那样重要的场合,发了狠地砸酒杯,一点一点脱下掌中的戒指,打伤了人,甚至在顾辰州动怒叫他的名字时,当着所有人的面拿枪指着他!
他绝望愤怒,却也心如死灰,最后红着眼眶对那个男人道:“顾二,我们之间完了…”


第1章
“……你确定你是来找元帅而不是走错了地方?”
镇北军总部门守处,站岗的士兵再次问出这个问题,他对眼前的这个omega,而且还是挺着个大肚子的omega十分无奈。
外面下着雨,屋檐下omega看起来质量就不怎么好的衣服被淋湿不少,那张姣好的脸上,没有柔软温顺,有的仅是麻木、疲倦和疏离。
他扶着肚子,眼底下一团没长久没休息好的青黛,眼神却很坚定,“嗯。”
守卫兵有点看不下去,让他进来室内,给了他一块干毛巾和一袋面包。
花团没有拒绝,连道了几声谢,然后把头发和身上都努力擦干,撕开那袋面包,尽量遏制却还是不可避免地狼吞虎咽了起来。
他一天没吃东西了。
身上最后一点钱给了的士,可师傅只载他到离军区总部很远的地方就不敢再靠近了,他靠自己的双腿,走走停停,走了近一个小时,脚磨破了现在还在疼。
守卫兵是个好人,他又给了花团一袋面包,和一杯热水,并道,“你一个小omega,还挺着这么大肚子,如果真遇到什么事儿了,可以找当地的政府机关,或者直接找omega保护联盟,他们会为你做主的,实在不必要自己跑那么大老远来找统帅,他不一定会……”
显然花团并没有听见去,他道,“我可以进去吗?”
守卫兵,“当然不行。”
花团默了默,似乎料到这个结局,又道,“需要通行证?还有其它方法能进去吗?”
守卫兵被气笑了,“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想进就能进?这可是国家一方高级军官的办公地,除非你有通行证,或者有重大秘密线索汇报……”
花团眼睛亮了亮,“比如?”
这只小omega实在是漂亮,仅仅鲜活了一瞬,竟也让守卫兵晃了眼,“比如,你知道月族卧底的藏身地……”
花团想也不想,“我知道。”
要不是他的表情过于严肃,守卫兵还真会以为这人是没事找事来了,“…谎报军情可是重罪。”
花团摸了摸肚子,只道,“麻烦你通报一声吧,我有要事见元帅,只有见了他,才能说。”
片刻后,得到上级指示,这道沉重的大门缓缓开了,庄严宏伟的最高军区,迎来了有史以来第一位踏入这里的omega。
这里几乎所有的官兵都是alpha,即便信息素极有素质地没外泄,强大的alpha荟萃云集,也足够压迫omega使之无法承受了。
然而,花团只是扶着自己的肚子,面不改色地走了进去,眉眼冷淡,无视所有打量探究的目光。
直至进入最高层,几乎见不到什么人了,花团才缓缓松开手,掌心里,早已紧张地出了一手的汗。
他在外人面前,从来冷漠得像一块看不透融不化的寒冰,即便内心再恐惧颤抖,表面也不会显露半分。
可当他看见眼前熟悉的高大身影,终于见到了七个多月不曾见面,狠心对他不闻不问的alpha时,他却抑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第2章
那个alpha高大英挺,脸上犹如覆着一层寒霜,俊美冷离,威严压迫,如高傲不可侵犯的神袛。
他如视无物,目不斜视地,带着一群属下从花团身边走过,连一个眼神都未曾施舍给他。
花团知道他失忆了,他什么都记得,却唯独忘了和自己在僻远贫穷的小镇上生活了三年的记忆,好似,那段记忆于现在矜贵的他而言,是污点一般,忘记得如此理所应当。
可明明他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要拿命对自己好的人啊…
怎么就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呢?
“先生,”一个军官惊醒了沉浸悲伤之中的花团,“快进去吧,元帅在等你。”
这是花团和顾辰州时隔七个多月的第一次见面。
一张供多人会议的椭圆形长桌,顾辰州在那头,花团在这一头,遥遥相望。
“你说你知道月族卧底的藏身地点,是否属实?”顾辰州没有开口说话,他左右两边各坐了一个副官,其中一个语气冷淡地问道。
花团只是把藏在桌底的手握紧了,只看着顾辰州道,“能不能…让这两位长官先出去一下?”
他小心翼翼地,竟是在请求了,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对他的alpha说话,因为他摸不准这个男人现在的脾气。
如果换作从前,他的alpha光是听他这么小心甚至是怯弱的语气,都能心疼死。
顾辰州终于开口了,他的脸色未变,嗓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听,只是说出来的话,彻底不一样了。
他说,“你并没有那个资格。”
这是一个万人敬仰的元帅对待一个脏兮兮的落难平民,该有的疏离而冷漠的态度。
花团抿着唇,只是喉间酸涩了一会,便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说,“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月族卧底在哪。”
“胡闹!”另一个副官一拍桌子,他面容英俊,却看起来脾气就不太好,“你这是谎报军情!浪费元帅大人的时间!别以为自己是omega便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违反军令,就算你再怎么稀少珍贵也照样要受罚!”
“子晁,”最开始说话的那位副官,也就是祁沐推了推眼镜,道,“别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上来,元帅自有分寸。”
邱子晁皱着眉坐下,目光询问地看向主座上的顾辰州。
顾辰州抬起手腕,那双浅色眼眸在腕表上扫过一眼,凉声道,“七分钟,按时间处罚。”
他浪费了他宝贵的七分钟,说罢,顾辰州没有再看花团一眼,仿佛花团已经被他定了罪,不配再承受他的目光,起身往门口走去。
一行人路过花团身边的时候,仅仅只说了两句话便被剥夺了话语权,被当做空气的花团忽然开口了。
他低着头,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的手指,声音很轻,“四年前…在桃源小镇,是我救了你。”
顾辰州已经迈出门口的脚突然顿住。
那身被肚子撑得圆圆的粗糙藏蓝色衣服上,一滴一滴荡开一个小圆圈,颜色更深了。
花团哭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他不像别的爱撒娇哭闹的小omega,从小到大,几乎没对谁哭过,没有人宠他,所有的情绪,他都是一个人独自忍受着。
可是现在,他哭得无声,眼泪很快把衣服打湿一片,透过薄薄的衣料,打得肚皮发烫。
他后面说的每一个字,全都颠覆了顾辰州原来的所有认知。
“我是你的omega,是你捧着一束花和一盒奶糖,跪着求我说,我是你最心爱的小omega……”


第3章
这样的话,当然谁都会说。
顾辰州一方统帅的身份地位,试问全国有哪一个omega不疯狂地想给他生孩子并且说自己是他的omega的?
邱子晁已经不耐烦地想把里面这个胡搅麻缠的omega给拉下去军法处置了,可是,顾辰州却一直停在原地没有动。
花团还在哽咽,即便被潮水淹没般难过得窒息,他依然下意识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发出让别人不耐的噪音。
顾辰州重新坐了回去,坐在与花团相隔两个座位的地方,这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比第一次要近得多。
omega对自己的alpha的气息何其敏锐,何况花团还处于情绪极其敏感的孕期。他愣愣地抬起脑袋,脸上眼泪纵横,眼睛红得可怜,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在看见那人回头望了一眼时,受伤的眼睛里陡然又升起盼望与乞求的光。
然后,他眼睛里的光灭了。
顾辰州带着审视的目光毫无感情地打量着眼前的omega,更加冷漠地道,“把你的个人信息,救我的时间地点,和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一切发生的事,详细复述一遍,祁沐,你去调查核实。”
花团依然愣愣地看着祁沐应了一声后离去,心口有些发凉,眼泪在主人浑然不觉中不停地滑落。
他眼睛都没眨,只是悲恸又急躁不安地解释道,“我没骗你的,我不会骗你…真的,你那时候知道我怀孕了还特别高兴,让我乖乖待在家里,你要去给我买好多东西,还有橱窗里那只我好喜欢可是一直舍不得买的最新款最昂贵的奈其兔子,然后我在家里等了好久,一直到……你再也没回来。”
后来的陈述便让人毫不意外了,这只痴心忠诚的小omega失去了爱人,然后费劲心力拼命去寻找他的alpha的下落,并且顺着蛛丝马迹,一步步从边境一个遥远的小镇来到了千万里之遥的首都帝城,期间他关了自己开的小店,也卖掉了自己赖以生存的房子,耗尽全部家当不畏艰险地来到了帝城,omega的身份为他带来了不少困扰,已怀有的身孕更是让路途充满艰辛,肚子一点点大了起来,他需要照顾好自己和肚里的孩子,却又固执地不愿意放弃找寻他的alpha爱人。
感人却又很糟糕的故事,花团是故事中人,他知道自己背井离乡,独自踏上远途的艰辛苦楚,可是,他面对的,是两个完全置身故事之外的冷血自傲的男人。
邱子晁几乎都不愿意听他说到最后,便粗鲁又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请你不要再浪费时间做过多的赘述了,知道你厉害,一个omega挺着肚子还能跑这么大老远,你最好祈求你说的是真的,不然你的罪名就不只是谎报军情这么简单!”
这是邱子晁第二次凶他,当着花团的alpha的面,轻言嘲讽,恶语相向。
花团眼里还噙着眼泪,无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委屈无措地看向顾辰州。
可是这个男人,至始至终都没帮他说过一句话。
alpha的浅淡的眼神看过来,他只是冷漠地道,“继续说。”


第4章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瘦小的花团夹在中间,仿佛随时能被撞倒,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祁沐回来了,调查的结果是花团这个人和他作为失忆时顾辰州的omega,情况暂且属实。
他用外族人卧底下落为借口欺瞒欺骗高级军官的罪,也先被撤下来了。
顾辰州对于他有omega甚至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这件事一无所知。
恢复之前的记忆之时,他不是没想过去调查记忆空缺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只是他的家人告诉他,他被一个慈善的老人所救,而在顾家人把他接回来之前,那个老人就已经去世了,顾家厚葬了他,而顾辰州一醒来,面临的就是争夺上届元帅继承权的问题,根本没时间去查实。
何况,即便失忆了,顾辰州也并不觉得自己会跟那些异乡人产生什么瓜葛,所以一直到他上任,都没再去查他落魄的三年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
而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怀孕的omega,着实让他头疼。
花团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只是觉得,既然确定了身份,那顾辰州肯定不会不管他。
他现在什么都没了,他为了自己的alpha抛弃一切,也再没有勇气和余力独自漫行数十万里,更何况再有三个月他就要生产了,如果不是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他的alpha,他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才好。
花团又累又饿,有些头晕目眩,他今天至多就吃了几个干果和两袋面包,浑身紧绷着,到现在都没一刻放松。
他要紧紧跟着顾辰州,不能再让他走丢了。可他被落在最后面,顾辰州的属下一个个都挡在他前面,花团挤都挤不过去,那些腿长的alpha走得实在太快,他不那么能跟得上,连走带跑地才至于不掉队,最后扶着肚子累得气喘吁吁。
快到电梯的时候,花团咬咬牙,愣是低着头在那些高大的alpha之间挤出一条路,奋力来到顾辰州身边,结果头一晕,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顾辰州下意识伸手扶住了他。
“阿顾…”alpha的接近,让虚弱的花团有些恍惚了。
他愣愣地抱紧顾辰州的手臂,上面是陌生的冷香,却依然有他熟悉的味道,花团亲昵地蹭了蹭,不太愿意松开了。
顾辰州倏地皱了眉,他一向不喜欢与人接触,何况才只见过几个小时的陌生人。
怀抱里的温度忽然落了空,花团怔了怔,仰头看过去时,正好看见顾辰州眉峰蹙起的弧度,和眼底很快闪过的一抹不悦。
花团跟这个男人一起生活了三年多,他的每一个小动作,花团都了如指掌。
他大概是真的相信他的alpha已经忘记他了。
花团嘴里忽然很干涩,僵在半空的手有些许无措,最后他抱了抱自己,依然用手轻轻托起自己的肚子,往旁边走了几步,乖觉地离顾辰州远一点。
心底的凉意还没淡下去,花团又被另一种难受的感觉占据。
他一个小地方出来的,没坐过这种四面都是玻璃,几乎悬空的电梯,他甚至不敢往外看,电梯下落的失重感让他顿时有些窒息,连最近少有的呕吐感也跟着上来了。
难怪他会被嫌弃,嫌弃是真的,他没什么优点,还带着满身累赘,也不奇怪为什么顾辰州不想要他,顾辰州的家人也嫌弃他。
花团小心翼翼地确认了,的确没人理会自己后,便靠着电梯缓缓坐了下来,很轻很轻地松了口气。


第5章
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花团自己也不知道。
怀孕之人本就嗜睡,何况他仅凭着一点固执的精神力,独自撑了这么久,现在一逮到空余时间,身体便本能地想要休息。
他是被踢醒的,alpha不会怜香惜玉,尽管没有恶意伤害的意思,那几下对于花团这个小omega来说,不重,但也确实不轻。
他第一反应就是蜷身子往后缩,小心护住自己被踢的小腿,忽然睁开的那双眼生的极为漂亮,可却装满了无辜和疑惑。
顾辰州的冷酷是出了名的,他不为美色所动,花团可怜的小模样在他眼里,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他凉声道,“跟上。”
花团赶紧撑着电梯起身,努力跟上顾辰州的脚步。
车内。
空气安静得有些可怕,车后座就那么大点的地方,顾辰州就坐在花团旁边,可中间却像是隔着千沟万壑。
其实花团很想亲近自己的alpha,这么久没有见面,被完全标记却长时间没有伴侣信息素的安抚,让他整个人处于莫名不安与的焦虑之中,身体更是变得日渐孱弱。
可是顾辰州的信息素在抗拒他。
那股淡淡的红酒味清冷而疏离,从花团想要靠近的时候就开始释放并排斥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