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四个主角全是我的追随者

时间:2022-08-24 14:31:16  作者:弓奏
TAG:


一觉醒来,面前一片废土。在这颗充满了疯狂与危险的星球上,人类、异种、虫族互相倾轧。
写手边若飞本以为自己要凉,直到他发觉自己拥有了召唤出曾经笔下小说主角的能力,于是——
废柴升级流的男主向他献上忠诚;
西幻世界的牧师加入他的麾下;
未来星际的人工智能成为他的臂膀;
监狱游戏的亲历者成为他的爪牙;
这场末日注定因他掀起风暴。
.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主角们充满矛盾的注视着他们的“造物主”。对方曾肆意地摆弄他们的命运,折断过高傲者的脊梁,让守序者陷入疯狂,也曾破灭掉绝境之人的希望。
——背刺和忠诚是一张牌的两面,作为驾驭者,请时刻保持警惕。
.
【小剧场】
什么?这些“孩子”想反抗?
轻松打趴了一众追随者,无视一地的震惊眼神,达成痛击己方队友成就的边若飞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指。
“忘记说了,中二期写过本小说,主角是我自己。”
——而那些能力也全都已应验在此刻的自己身上。
tips:
1、谨遵主角最帅定律。CP见配角栏,后期出现。
2、外热内冷万人迷成长系受X天性掠夺人外帝王攻。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异能 未来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边若飞 ┃ 配角:卡洛斯·奥尔德里奇(CarlosAldridge)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当写手成为召唤师
立意:在绝境中点燃希望之火


第1章 “友好”新世界
一望无际的雪原上,呼啸的狂风仿佛刀子一样在这偌大而无边无际的空间中肆虐,中间夹杂着细小的雪花。
地面上无垠的草地仿佛结了霜,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叶子,显示出淡色的、绿黄交杂的衰败色彩,上方则是同样阴沉而昏暗的天空。整个场景仿佛被将对比度调成最低的图画,呈现出了苍茫而荒凉的状态。
边若飞趿拉着凉拖,穿着将袖子捋到胳膊肘的衬衣,套着宽松的大花裤,默然地看着面前的景象。
在他的右手上还拿着一支碳素笔,然而笔尖下已然没有了刚刚还在的笔记本淡黄色的纸张。
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就这样呆呆地立在这里,一阵寒风吹过他光着的小腿,顺着大花裤衩的缝隙掠夺走了所有的温度。
几秒钟后。
“阿嚏!”
边若飞打了个喷嚏,整个人也随之一激灵,终于从一脸震惊而懵然的状态回过神来。
“冻死爷了。”
冷风让他迅速将睡衣的扣子系好,捋起的袖子也被放了下来。
“嘶,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边若飞微微缩起肩膀,上下搓了搓手掌取暖,随着他下意识的嘀咕,低温下肉眼可见的白色热气从他嘴里冒出来。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网络小说写手,明明上一秒他还暖暖和和地窝在自己的人体工学椅上敲键盘,手边摆着味道醇香的奶茶,下一秒就出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哦,不对,这里连鸟都没有。
边若飞一巴掌拍到自己的脑门上,试图催眠自己这是在做梦,然而面前的场景却始终都没有改变,冷风依然在他的脸上胡乱地拍。
难道是力度不够重?
有着一张娃娃脸的青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将手放在裤子上,用力拧了自己一把——360°的那种。
“好疼!”在行动达成的瞬间,边若飞就松开了手,整个人也下意识弹起来。此刻依然还在隐隐作痛的大腿告诉他,这并不是一个梦境,而或许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过了几秒钟。
在寒风中的年轻人快乐地开始转圈圈。
“天选之子竟是我自己!”
“哈哈哈哈编辑再也别想催我稿。”赶在明天就是截稿日的时候穿越,简直是做梦都会笑醒的事。
“熬夜赶死线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洒家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因为过于兴奋,奇奇怪怪的自称都出来了。
“而且来之前正好是期末考试月,孩子再也不用担心赶稿和挂科!”意识到这点,边若飞的背景里飘起了荡漾的小花。
他闭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气过肺的瞬间让他的表情顿时扭曲了一秒。
少年缓了一会,道:“这就是自由的空气吗?虽然有些冻人,但是我可以接受!”
“下面,就让我看看自己究竟拿到了哪个版本的开局。”边若飞低头大致检查了自己全身,胳膊腿和睡衣全是原装,“看来是身穿。”
举目四望,周围是一片荒原。就这开局荒无人烟的地带,难道是“从零开始的异界求生”剧本?
“没有人烟,不能确定时代啊。”冷风让边若飞揣起袖子,竖起衣领,“不管是游戏还是小说,既然作为那个被选中的人,总该有相应的金手指。”
“系统?主神?”
大脑内没有任何超出常规的生物或者非生物回应他。
边若飞:猫猫落泪。
他左右眺望,试图找到一个避风处。
远处似乎有一个凸起的巨大岩石。
为了转移注意力,顺便安抚一下自己混乱的大脑,他一边被寒风吹得牙齿打颤,一边碎碎念着自言自语:“就算是穿越,也不该这么惨的开局,起码得来一个介绍世界背景的初始引导NPC或者角色、旁白之类的。直接把人丢下来,真的不会一不小心打出GG吗……”
寒风中,穿着单薄的青年一步步往巨石靠拢。
在趿拉着自己的人字拖抬脚往那边走时,边若飞抬起手臂,遮挡着扑面而来的风,其中夹杂着细微的雪花。凉意落在他的指间,上面六边形的形状让他带着点疑惑地眨眨眼。
他顺势垂眸,只见地上的草皮已然积起了一层极薄的雪晶。
虽然边若飞的思维一向跳脱而不着边际,但是作为一个将内容取材于生活的二流写手,他对于现实的观察力也相当细致。
气压正常的情况下,如果是能够积雪的天气,那么摄氏温度必然在零度以下,人体在无遮蔽的情况下处在其中不超过五分钟,从末端的肢体开始就会渐渐地因为寒冷而失去知觉。
边若飞捏捏自己的指尖,按照自己手腕上机械表的显示,即使在这风里已然行走了十分钟,他的触觉依然相当敏锐,指尖也丝毫没有被冻到麻木的感觉。
从一开始来到这个地方所感受到的“冷”,也仅仅只是作为观感的一瞬间因为温差而“冷”的感觉,然而身体的其他方面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然维持着原有的运作。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边若飞发觉自己似乎已经逐渐暖和了过来,已然适应了这低温的环境。仅仅是踏在草地上的人字拖给他带来了些许行动上的不便,带着冷霜的草皮拂过他的脚背,带给人些许凉意。
“第一个异常点出现了。”边若飞松了口气,忍不住吹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或许我该给自己配音。”
他相当戏精地把自己的声音骤然压低,语气变得机械起来:“低温抗性,+1。”
虽然表现得很放松,等到靠近那块巨大的岩石,边若飞才隐隐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虽然他之前所处的位置四下空旷,却隐隐让他有着难以消减的危机感。
边若飞刚刚走到岩石后的背风处,就听闻身后不远处来时的方位发出一阵轰鸣声,连地面都在因此隐隐震动,些许泥土的味道弥漫开来,中间夹杂着不属于人类的不祥嗡鸣。
青年下意识回头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刚刚他所站立过的泥土之中窸窸窣窣爬出来的,是宛如小山岳一般全身覆盖着黑色外壳的虫形生物,巨大的复眼上遍布着颗粒状的视觉神经,数不清的枝杈般的腿足从两侧横七竖八地延伸出来。
不该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生物在土地中杂乱地向后扒拉着,试图从地下的坑中挣扎出来,带着草皮的黑土随着它的动作纷纷扬扬地从脊背上滑落,显露出黑色而泛着不祥的鳞甲。
在看到这只怪物的第一秒,边若飞就下意识躲藏在了岩石的阴影之中,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刚来出现了这种怪物……就算我是天选之子,遇到的第一个小怪这个体型也太大了。”
边若飞上下检查着自己,然而身上压根没有可以作为武器的工具。
巨大的虫子缓慢地爬了出来,活动时翻越土地发出的巨大“沙沙”声。它头顶的两条仿佛鞭子一样的触须微微颤动,动作笨拙而沉重,仿佛在寻找着某种东西。
辨明了气息的下一刻,原本胡乱舞动的触角忽然齐齐转了一个方向,直直地指向边若飞正在藏身的岩石。
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双眼高度近视的边若飞不知为何,依旧清晰地看到了怪物那细微的、转过方向的动作。
边若飞面色微变:你不要过来呀!
然而事与愿违,眼见那巨大的虫子已经开始往这边挪动自己笨重的躯壳,在所有的触足落地的时刻,运动的速度顿时快得惊人。
短短几秒,一人一虫的距离就缩短了一半。
逃不开。
边若飞露出牙疼的模样。
他左右看了看,紧急之下只能从地上捡了块石头放在手里权当防身工具。
虫怪用数对触足拖沓着身体凑到了这块大石头之后,巨大的触角颤动地寻找着信息。很快便重新确认了方向,绕过它,巨大的复眼探向了石头后方的阴影。
然而在围着石头转了一整圈之后,它都没有找到猎物的踪迹。特有的身体结构让这只虫怪在平地上拥有近乎270°的视野,但猎物却不翼而飞。
“?”过于简单的大脑让它发出了一连串混乱而令人眩晕的音调。
触角微微翕动。
“嘿,看这!”
话音未落,边若飞已然从石头上方一跃而下,将手中的石块狠狠地砸落在虫族唯一没有外甲覆盖的巨大复眼之上。
虫怪抬起笨重的脖子,映入视野的却是放大的人字拖。
边若飞重重地踩在虫体的脊背之上,随着惯性半蹲下来,一手握着它的半只触角,另一只手攥着石块死命地一下又一下地砸在它的身上。
边若飞攻击的位置并没有错,虫子显然感受到了痛苦,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无数触足也在狂挥乱舞,试图将身上的人类甩下去。
然而,站在它背上的青年依然在险险地稳住了身形,手中的动作也不曾停止。
似乎是知道无法将人晃下来,虫怪忽然将身体往前下方倾斜,尖锐的口器对准了地面,往地下的方向钻去。
这招的确奏效了。如果不想被带进土地之中活埋,在它背上的边若飞就不得不从它身上下来。
他最终滑落在了地面上,脚底的人字拖一歪,顿时让他跌坐在一旁。
将猎物甩脱的虫族转过头来,抬起了仿佛镰刀一样锋利的前肢,高高地举了起来,目标直指地面上人类的头颅,试图给予他致命一击。
边若飞的心脏在一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生死危机的时刻,本该有的走马灯却没有出现。脑海中刷屏的却是某个华夏人民耳熟能详的一个字,一种绿色植物的名字。
边若飞内心飙泪,大脑在这一刻疯狂运转。
眼镜不知何时被甩脱,暴露出了他少年感十足的娃娃脸。
视线里能清晰地捕捉到空中的虫怪触足反射出的锋利光芒,指尖微微一热,电光石火间,脑海中突兀地闪现出某种信息。
也许……
在虫怪的视线死角,他手中凭空出现了金色的卡牌。
少年望向对面的目光骤然凌厉起来,额发下,即使是脸颊上沾染的泥土也更衬得他皮肤白皙,显示出某种清秀与野□□错的色彩。
透过虫族还依稀保有的、仅剩四分之一大小的复眼,面前人类的图像被一路顺着视网膜和眼球直至不可见的深处,最终沿着触角以同步的速度向无限远的方向传输出去。
极北之地,星球顶点所在之处,正处于极夜之中的某处冰山雪宫之内。
原本百无聊赖地躺倒在贵妃椅中的少年豁然坐起身,刘海的缝隙之间,一双蔚蓝色的眼睛随着动作暴露出来。此时此刻,他微微放大的瞳孔中盛满了兴味,属于虫族的尾钩在空中兴奋地甩了甩。
“决定了!如果这只人类活下来,那就把他捉来做新的玩具。”金发的高等虫族单手握拳击打另一只手的掌心,咧嘴扯开一个带着危险气息的笑,显然已是势在必得。
周围的虫族侍从们均是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因为少年的举动做出任何反应——那是因为恐惧而显示出的十足静默而顺服的姿态。
作者有话要说: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终于开文啦,快乐冲冲冲!小天使们来上车呀~
推一下我的预收:【当游戏BOSS开了玩家小号】
作为游戏《幻世》的最终BOSS,无数玩家趋之若鹜的黑暗纪元创世神,纳撒尼尔从诞生之初就可以看到游戏论坛。
在意识到这是个游戏之后,他用尽全力放水终于让冒险团拿下自己的首杀,成功死遁下班。随着《幻世》系统更新,他开着玩家小号悄然加入了原本敌对的光明神域阵营,快乐扑向幸福的退休生活。
然而,整片大陆却风起云涌,玩家论坛一片腥风血雨。纳撒尼尔后知后觉地发现,曾在自己麾下的魔物们似乎都炸了——
.
魔王的陨落让所有的眷属陷入无序的疯狂。
失去了效忠的王,他们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日复一日,他们成为没有缰绳的恶狼,将所有的哀恸、怨恨与愤怒散播于大地。
——直到迎来退休前上司爱与和平的铁拳。
.小剧场.
玩家论坛悄然浮起数贴:
【揭秘!全服第一战力玩家究竟姓甚名谁】
【史上最帅反派BOSS,纳撒尼尔逼格拉满】
【818那个无数魔物的白月光偶像黑暗创世神】
【他好帅我好爱,论最终BOSS复生可能性】
看到全部帖子的纳撒尼尔:……(痛苦面具)
加班是不可能加班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复活加班的!


第2章 第一位主角
冰原之上。
原本还在耀武扬威的巨大虫怪已然四分五裂地倒在地面上,伤口的断面上是平滑而干脆的切割痕迹,暗色的复眼已然被烧成了一片焦黑。触角最后抽搐了两下,最终停住不动了。
与正常生物相比迥异的腥气从它的尸身的伤口处冒出来。
然而,边若飞的大部分注意力却都没有落在它身上。他维持着跌落在地面上的姿势,微微仰起头,视线毫无遮蔽地落在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身上。
只见他随手挽起了一个剑花,轻轻松松将锋刃上属于虫怪的黏液和血珠甩脱。收剑的姿势迅捷而娴熟,刀刃滑落在鞘中,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头黑色的长发随意用布条半束起来,随着他转头的动作而荡起细微的弧度。
随着动作落入边若飞眼帘的却是银灰色的铜制面具,遮盖了来人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了下方薄红的嘴唇以及线条利落的下巴。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边若飞想起自己在最危急的时刻大脑内一闪而逝的灵感,于是又小心翼翼地打了个响指,一张卡片凭空浮现在他的指尖。
触感虚虚实实,明明落在他的手中,却仿佛处于另一个维度。
他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字体,随后抬眼,试探地张口向自己对面站着的青年问道:“唐非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