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和死去的对家组cp后我爆红了

时间:2022-08-08 15:31:21  作者:汐晨柒
TAG:


季泽西,娱乐圈有名的花瓶美人,具有衰神体质的十八线糊咖,却偏偏被营销成了影帝的对家
影帝粉丝纷纷表示:谢邀,真的不熟,勿蹭宸哥热度

直到一场车祸,影帝樊易宸为救季泽西去世了
众人这才惊觉:完了,他们好像是真爱
易吁西cp大楼拔地而起,粉丝誓要守护好影帝的漂亮笨蛋老婆

守护着守护着她们发现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
综艺里被人针对,季泽西可以自己怼回去
被质疑演技差,直接拿实力说话
就连曾经遭人嫌弃的衰神称号,也变成了内娱小福星

众人发现:一流公司的总裁开始对他频繁示爱,国际品牌商家的小少爷指名只要他做代言,原本宣布息影的名导要为他打造专属的个人剧本。

CP粉:啊这,人死不能复生,要不我们还是爬墙吧,这么好的西西可不能守活寡呜呜呜

死后变成魂体,一直缠在季泽西身边的影帝樊易宸:谁说不能复生,谢邀,已经追到老婆了


食用指南:
1.HE,双洁1V1,无副cp,高甜沙雕文
2.文中涉及所有明星及团体均无原型
3.美强惨护短影帝鬼攻×怕鬼直言不讳天然黑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泽西 ┃ 配角:樊易宸 ┃ 其它:已完结《穿成渣攻后主角受崩人设了》

一句话简介:死去的对家阴魂不散

立意: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第一章
================

这是季泽西参加过的最高规格的葬礼。
可容纳几百人的大厅内,回荡着僧人的诵经声,氛围庄严而肃穆。
连窗外来势汹汹的春雨也被驯化得轻柔且乖巧,温和地滋润着万物。

季泽西规规矩矩站在人群的最末端,眼睛直勾勾盯着灵台上的照片。
他还没有消化好和他纠缠了五年的对家,就这么仓促离世了的事实。

在季泽西的记忆里,他只是睡了一觉,待他醒来,一切都变了。
他被迫接受了两个混合着医院消毒水气味的消息。

他失去了一年的记忆,这一年里他的原队长现对家樊易宸,拿下了这一届的影帝。
而就在前一天晚上,两人赶往活动现场时遭遇车祸,樊易宸为了保护他去世了。

两个消息一个比一个重量级。
没抢到影帝,是他技不如人,他认。
但是那个樊易宸竟然会舍生取义去救人?救的还是自己?这合理吗?

季泽西甚至怀疑这是什么整人节目,下一秒就会有一堆镜头怼过来,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用欠扁的声音说:“怎么样,是不是被骗到了!”

但事实是他的确出现了,只不过是躺在檀香木棺材里,周身摆满了淡雅的白玫瑰。

场馆外一声惊雷响起,雨势汹涌了些。
该轮到季泽西上去献花了。
他是名单上的最后一位,待他献完花后葬礼将进入下个流程。

季泽西身姿修长,步伐稳健,乍一看不像是要去遗体告别,倒像是在走红毯。
由于死者的特殊身份,以及几亿粉丝的强烈要求,葬礼全程以网络直播的形式呈现。

季泽西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在这种场合出错。
但当他真正站在棺材旁,还是忍不住愣了片刻。

躺在棺中的男子生了一张极美的容颜,从眉骨到鼻梁,从颧骨到下巴的线条十分凌厉,唇形性感,脸庞硬朗分明。
只是此刻脸色过分苍白,平添了几分死气。
即使是站在对家的角度,季泽西也不得不承认,樊易宸的确有副配得上他地位的好相貌。

到此刻,季泽西不得不承认樊易宸真的已经死了的事实。
随即,另一个念头倏地冒了出来。

按照樊易宸那个性子不可能是真心想救自己,多半是善心大发下意识的反应,压根没考虑过身边的人是谁。
如果他知道救的人其实是和他针锋相对了三年的对家,他会不会后悔?

季泽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以樊易宸那个睚眦必报的性格,变成鬼来找自己索命都是合理的。
想到这,怕鬼人士季泽西泪目了。
一滴莹润的泪珠自眼角滑落,特别真情实感。

求求了,看在我们认识了五年的份上,您就好人做到底,在那个世界好好生活吧,可千万不要回来看我!
季泽西红着眼眶,把手中的白玫瑰插.入了棺木中的缝隙处。

这一幕恰巧被上方的镜头捕捉个正着。
[请不要演了好吗,宸哥死了他说不准心里多高兴呢]
[凭什么在同一辆车上,我们宸哥死了他却还活得好好的!]
[演得太过可就假了,谁不知道两人是对家的关系,用得着他在这假惺惺的]

尚勘盯着直播间的弹幕,一个头两个大,季泽西是他最难带的艺人没有之一。
说起季泽西的娱乐生涯,那就是一个衰字贯穿到底。

五年前被星探看中,本来想让他去演戏,但公司转型为了捧太子爷打造了个男团,正好缺个人就把季泽西拉去了。
于是唱跳俱差的季泽西,被迫成了团里的花瓶,每次舞台都被团粉嫌弃。

两年后,限定团解散,各自单飞。
尚勘本来以为季泽西演技暂且不论,至少有张脸,当个偶像剧男配应该没问题吧。
结果就开始了他去哪个剧组哪个剧组出事,演什么戏什么戏赔本的衰神之路。
久而久之,哪个导演也不敢用他了。

一直到现在,对家的葬礼竟然成了他本年度参加的最大型的活动。

公司已经和尚勘提过了,季泽西的合约马上到期,实在不行该放弃就放弃。现在圈子最不缺的就是新人,没必要在一个人身上耗着。
尚勘在心底叹了口气,可能他是真的不适合这一行。

季泽西克制着呼吸,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弹幕过度解读成了绿茶戏精,他只觉得心诚则灵。
他都这么真情实感了,樊易宸应该不会怪他了吧。

怎料下一秒,季泽西就在下台阶的时候一脚踩空了。
完了,季泽西心想,这个小心眼的果然是想搞死我。

好在一只有力的臂膀在后方及时接住了他,才让他免于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
“谢谢。”
季泽西站稳后连忙道谢,待他对上对方视线,难免有些惊讶。
这人竟长得比圈内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好看,尤其是他的眸色偏浅,透着股无机质的美感,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这人穿着件黑色唐装,举手投足间尽显风雅,在季泽西愣神的功夫,已经走回了原先的位置。
他的位置在第一排,应该不是樊易宸的亲戚就是他重要的朋友。
季泽西有一丝疑惑,樊易宸有这样的朋友吗,之前怎么没见过呢。

葬礼接下来的流程就不方便观礼了,直播关闭的同时,前来送别的嘉宾也按次序离开。
季泽西作为车祸的另一位当事人,不出意料地被堵在了门外。

即便考虑到樊易宸的粉丝影响力,公司隐瞒了樊易宸其实是为救季泽西而死,只说不幸丧生,但还是有多家媒体将矛头指向了季泽西。

面对记者愈发犀利的提问,季泽西迷茫道:“什么意思,你们是在怪我没有死吗?所以我现在要以死谢罪吗?”
原本言辞激烈的记者们一下就熄火了,“……”
他们只想挖点料出来,怎么一下上升到这个层面了。
尤其是季泽西声线偏少年音,又刚哭过,带着点哭腔的软糯,听着像被人欺负惨了似的。

实际上季泽西倒没想这么多,他只是把记者的话总结了一下,谁知道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他刚想再说点什么,经纪人尚勘硬生生把他从记者堆里拉了出去,“我的活祖宗,你能不能想好了再说话!”

季泽西还在状况外,“啊?我也没说什么呀。”
尚勘心想你还没说什么呢,弹幕都要骂疯了,多说几句不得给你骂上热搜。
“行了,你身体还没好,回家休息几天吧。”
反正过阵子合约就到期了,他是不想伺候这个活衰神了。

季泽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扁扁嘴点头应下。
他的人生回到了樊易宸死之前,待在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出租里养猫、喂鱼、等通告。
只是少了诅咒樊易宸这个每日必做项,好像还有点不太适应。

季泽西看向手里的樊易宸布偶,这是三年前团体解散的时候他亲手做的。
自幼勤工俭学的经历让他磨炼出一副好手艺,即便是讨人厌的对家,也被他缝制的惟妙惟肖、可可爱爱。

就是布偶头上扎了密密麻麻的针,看着不太雅观。
当然这也是季泽西的杰作。

对家的粉丝今天又骂我了,扎一针。
对家本月通告比我多,扎一针。
对家在活动现场嘲讽我,扎一针。
……
每一针都是季泽西满满的怨念。

可是现在人都已经不在了,人死如灯灭。
他是不是应该试着放下这些仇恨了。

季泽西摸了摸了布偶扎手的‘头发’,把细针一根根拔了下来。
刚拔到第三根,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怎么拔了?”

季泽西下意识回道:“人都没了,我做这些也没有意义呀。嗯?等一等,该不会是因为我的咒术奏效了,人才没的?”
紧接着一道凉意直冲脊梁骨,季泽西头皮发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家里现在应该只有他和猫两个生物,那这个声音是从哪来的?
而且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樊易宸?

季泽西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他一时竟想不出直面鬼魂,和把背部留给鬼魂,哪个更安全。
就在他磨磨蹭蹭地时候,那声音又发话了,“现在知道怕了,扎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

看这架势,怕是不能善了。
季泽西大脑飞速运转,寻找着可以合理解释他所作所为的理由。
电光火石间,还真被他想出一个。

只见上一秒还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人,这一秒突然凄厉道:“你还问我为什么,还不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说完就趴到电脑桌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樊易宸:“?”


第二章
================

季泽西的房间实在不算大,一眼就能扫清屋中全部陈设,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原本被季泽西握在手中的布偶。
樊易宸轻易认出布娃娃身上穿的是,自己出演的第一部电影里的服饰,只是原本服帖可爱的黑色布料上扎满了银针。
这布偶的作用,不言而喻。

樊易宸捏住季泽西的后颈将他从桌子上拎了起来,就像抓着一只小猫那样。
冷淡磁性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喜欢我是吗,脱。”

从未和鬼正面交锋过的季泽西吓了一跳,吐出的字音也打着颤,“这、这不太好吧。”
“别废话,要我帮你吗。”樊易宸手下力气加重,季泽西感到皮肤发紧,呼吸困难。
只好颤抖着手解扣子。

虽说现在是春天,乍暖还寒,可年轻人火力旺,季泽西只穿了一件珊瑚绒睡衣,扣子一解,内里属于青年人的漂亮身体露了出来。
季泽西是个标准的宅男,长年不出门养出了一身白皙的肌肤,腰身紧实,身形莹润,胸膛还有一层薄薄的轮廓。

樊易宸松开手,任手中的青年跌坐在电脑椅上,微凉的指尖在温热的肌肤上轻轻滑动,感受着青年轻微的颤抖。
“还不错,我要了。”

季泽西大惊失色,“宸哥这不太好吧,就算我说喜欢你,咱也不能进展的这么快啊!”
而且他们现在人鬼殊途,要做那个啥也太破廉耻了。

“我是说你的这具身体不错,我要了。”
季泽西被迫对上樊易宸墨色的眼眸,变成鬼魂的他依旧十分俊美,只是偏红的唇色给整张脸增添了一抹艳色,衬得整个人妖冶异常。倒真像是从地狱爬出来,讨人性命的艳鬼。
他瞧着这艳鬼饱满的唇珠上下轻点几下,蛊惑道:“所以请你去死吧,把你的身体让给我。”


尚勘打发完来挖消息的小报记者,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距离他和季泽西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30分钟。
季泽西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守时的人,尚勘有点担心他出事,寻思要不干脆去他家里看看。

好在又过了十分钟,尚勘看见季泽西骑着自行车姗姗来迟。他快走几步迎上去,问道:“怎么晚来这么久,昨天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
戴着鸭舌帽黑口罩的青年摆摆手道:“等会儿啊哥,我先去找个停车位,停错了锁不上。”
尚勘:“……”
合着自行车也不是自己的,一个明星混到这个份儿上也没谁了。

走进星辰娱乐公司里面,季泽西摘了帽子口罩,尚勘才发现他脸上挂着两个厚重的黑眼圈,蹙起眉不满道:“又熬夜了?就算你现在年轻,也不能这么不注意身体。”
季泽西熟练打起哈哈,“哥我这次真是遇到点特殊情况,以后不会了。”

听到季泽西谈起以后,尚勘有几分唏嘘,他哪还有以后了呢,星辰娱乐已经是国内资源最丰厚的公司了,星辰都捧不起来的艺人,解约后怕是只能改行了。

“咳。”尚勘领着季泽西走进公司一楼的咖啡厅,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清下嗓想着自己的开场白要怎么说,才不至于显得太没有人情味。

初春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身上,带来丝丝暖意,照得人懒洋洋的。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咖啡豆香气,前台音箱放着公司艺人的新歌。
季泽西身上带着明显睡眠不足的疲惫感,但那双明亮的杏眼里透着微光,富有少年感的嗓音也带着股兴奋劲儿,“哥是不是有新通告了,我不挑的,什么角色都行。”

尚勘扯动唇角,憋出个尴尬的笑,“西西呀,你来公司也有几年了,现在公司什么情况你也知道,每年都有不少优质新人签进公司,可资源就那些,能帮你争取的哥都已经争取过了,剩下的路恐怕只能自己走了。”
桌对面的青年眨着漂亮的眸子,眼中光芒尚未消散,“什么意思呀哥,以后你不带我了吗,这是要安排其他人给我?”

好歹也一同共事三年,尚勘不忍心把话说的太直白,暗示道:“之前不是给你介绍过配音的工作吗,你做的也挺好的,两边跑挺耗费精力的,你以后就专心做那个吧。”
“哥,我!”季泽西薄唇轻启,吐息了几次后像是下定了决心,微笑道:“我明白了,那边的工作我会好好做,以后如果有哪里缺人还是可以叫我。”

“行。”尚勘看到对面青年低下头,把那双漂亮的眸子藏了起来。他其实也替季泽西惋惜,除却运气,季泽西演技真的不错,甚至某些角色的演绎和新晋影帝樊易宸比也不遑多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