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时间:2020-06-14 09:24:17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TAG:
  兰菏只觉得那充满怨气的情感,又随着锁链传导而来了,不过除了所包含的情绪不同之外,也没有之前感受到的那样澎湃。
  这倒是意外所得,兰菏还想让老白带他去看恶鬼,取一下材,这就亲身体会小绿的情绪了。
  兰菏:“咦,你还能不能更恶毒一点了?”
  小绿:“………………”
  小绿被气得翻白眼,她第一次遇到有人说她一个厉鬼不够恶毒!!他这是看不起她,她不恶毒那个人是怎么躺在那儿的?
  这到底什么臭流氓啊!
  被兰菏这么一激,岂止是怨气,恨意也涌上来了。
  小绿两只眼睛都流出了血,恶狠狠盯着兰菏,兰菏则品味了一下那种情绪,恶意,怨毒,还有因为不得超度的阴寒痛苦……
  严三喃喃道:“什么爱好……”
  老白还说他新召的那个生无常心肠特别软,而且很好说话,就是有时候腹黑一点。现在看来,宣传和实物根本不符吧。
  兰菏抽离了情绪,对小绿诚恳地道:“谢谢。”
  小绿:“呸。”
  严三掂了一下鬼魂,“对了,看样子你们鬼龄应该不足三年吧,横死鬼捉替身也需满三年,你们是怎么偷学到捉生之术的?快把前因后果,给爷细细道来!”
  小红和小绿一下沉默了。
  兰菏不知道这规矩,他单纯同为人类,帮了邻居一把,本来捉替身这种事就是各凭本事。
  他只从邻居的通话中隐约了解,小红小绿应该是缠上了一个人,那人就去找了邻居帮忙,过程非常简单。可没想到,小红和小绿还是违规操作。
  小红和小绿不说话,严三只冷笑了两声,“罢了,这时节,真是什么妖邪都出来了……”
  什么时节,清明节么?兰菏以为严三说的是这个,“现在该怎么办,把她们带去东岳阴司审判吗?”
  “哈哈哈,她们这般横死厉鬼,可不是随便能去阴司的,而且她们坏了规矩,就算有高人给超度,洗脱冤孽,也且等着呢……再者,就算能带去,我也没法带她们去东岳阴司啊。”严三示意兰菏看自己的灯笼,上头写的是阴曹地府。
  “这阴司……不是只有一个吗?”兰菏之前也看到了灯笼上的字,但他以为是同一个地方的不同表述,有些困惑地道。
  “阴司当然只有一个了,但有好几个老板啊,你我虽然算得上同僚,但我不能去向你老板汇报工作吧。”严三悠悠然,“简单说吧,神赖人灵!往前这东岳阴司信的人最多,府君便为阴间之主。后来信阎罗王的也多了,便分了权,府君也多了个职称:十殿阎罗中的‘泰山王’。大家职能都健全的同时,却也各有倚重,或主断案,或主收狱。”
  兰菏也没有系统了解过阴间系统,听他一说,这阴间和阳间果然是脱不了干系,还经历过权力更迭。
  而且他自己也领悟到了严三没说出来的意思:阎罗是佛教的概念,泰山王则出自道教神灵系统,信阎罗的多了,就是佛教传入华夏,两教在这方面更进行了相互融合,最后形成这样现在的格局。
  “多谢了。我也不会超度,该拿她们怎么办?”兰菏觉得不大好办啊,总不能放生了吧,谁来保证她们以后不会再做什么。
  “这有什么的,送去给人超度就是了。这里可是京城,全华夏骗子最多的地方,也是高人最密集的地方。”严三满不在乎地道。
  兰菏:“……”
  他无语,但一想还真是,毕竟是首都,就算高人自己不往高处走,也可能被请到这儿来。
  严三细眼睛一眯,数了起来,“和尚,道士,看风水的,顶仙儿的……平摊下来,每个小区都能分到一两个吃阴间饭的,总有那种心肠好的,会搞无偿超度。”
  “看来你很有经验,该把她们送到哪儿?”兰菏想到了自己的邻居,他不就是一个蛊师。
  “这等事,我们无常寻常是不管的,但都是同僚,你开口了……”严三说着就顿住了。
  “金山一座。”兰菏已经很熟练了,内心暗想,只当不孝子的后进生朋友来家玩了。
  果然,严三立刻爽快地道:“那就去觉慧寺,那里的和尚最爱搞这些!”
  兰菏也听过觉慧寺,这地方很有名,有数百年历史,曾经是皇室祈福的地方,寺内还有一座巨大的佛钟,明朝造的文物了,足有几十吨,号称钟王。据说这里香火灵验,在京城很有名,圈内一些明星也爱去。
  ……
  “死不了,走吧!”
  走之前,兰菏还想查看那邻居的伤势,就听到严三催促自己。他在想如果以人身来搀扶邻居,救他,要怎么解释。而严三,则俨然是想让他弃之不顾。
  要是换了人说这个话,他肯定觉得对方太冷漠,但严三这么说……就是大实话,对方真的阳寿未尽,管不管都没事。
  “那好吧。”
  他们走的阴路,一路也会遇到三三两两的鬼魂,有的还未能去黄泉,有的则无法去黄泉,自愿有,无奈亦有。
  严三提着灯笼,孤魂野鬼远远一见到,就主动躲开了。
  唯独有个例外,到一个十字路口时,见到一男子,坐在路边大石头上,见了他们来也不闪不避。他长至耳下的短发,发尾微微打卷,身着黑衣,眼眸也和墨玉一样漆黑幽深,是一种带着骄矜之气的俊美。
  这人领口处还露出一截淡色的木质念珠,念珠绕至颈后时便露了出来,丝绦长长坠下一枚金色莲花形状的背鱼儿,将略宽大的衣袍压住,别有风骨。
  兰菏不禁多看了两眼,疑惑对方为什么不跑,而且他好像没闻到纸灰气啊……
  严三打断了他的想法:“嗯,还有一截就到觉慧寺了,到时把她们放在门口,敲了门,躲起来,等僧人出来捡便是……”
  兰菏:“……”听起来怪怪的。
  小红和小绿听了却是大骂,她们倒不是对去处有多大的意见,单纯想骂兰菏。
  “无常鬼,王八蛋!”
  “别让我们再见到你!”
  “流氓,不要脸,骗我们是炊事班的!”
  回想起来,坏事就坏事在被狗无常那句“炊事班”骗了。
  声音尖利刺耳,连路边那原本不为所动的男子也看过来一眼。
  兰菏骂了回去:“你们坏规矩害人,你们才流氓,不要脸。”
  这个勾魂索的功能以后应该改进一下,被勾住的鬼魂不可以再说话了。
  兰菏和严三将她们带到觉慧寺门口,依严三之言,兰菏在她们脖子后面插了纸条,敲门后躲起来,僧人就算看不到鬼魂,也能看到纸条。就这样目睹她们被僧人接收了。
  “如此一来,超度后,就会有城隍那边接引了。”严三道,“咱们也完事儿了,这个,小来啊,你自己可会回去?”
  小来是谁?兰菏反应了一会儿,才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帽子上的字……
  因为兰菏不露姓名,老白虽然不孝,拿了钱嘴巴却很紧,连同行都没告诉,严三就这么瞎称呼一气。
  “会的,多谢前辈,今天麻烦你了。”兰菏也道谢。行吧,小来。
  “哈哈,小事,小事。”拿人手短啊,严三一摆手,就提着灯笼远去了。
  ……
  兰菏原路返回,路过那个十字路口时,只见那黑衣男子还坐在原处,他也是好奇,是鬼怎会没有味道。岸上死的鬼是纸灰味,水里死的鬼带着腥臊味,厉鬼又多了血腥味……但这黑衣男子半点味道也没有。
  兰菏停下来盯着看了两眼,甚至觉得这人有一点点眼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漂亮的人总有相似之处。
  他忍不住搭话问道:“朋友,你怎么死的?”
  宋浮檀抬眼看这个阴差,他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眼皮很薄,眼瞳是温暖的棕褐色,没有寻常鬼神那样的死气或者煞气。头上高帽子上,还写着“来都来了”,倒是从未见过,先前还和鬼魂吵架呢,少见阴差这么有活力。
  宋浮檀通常不喜欢和鬼打交道——或者说连人他也不太乐意打交道,但眼前这个主动搭话的阴差,他倒莫名有点愿意搭理了。
  “我没死。”
  居然是生魂?兰菏以为他是鬼,主要是因为普通人生魂离体,不可能这么淡定啊,一般都和程海东一样。
  “你是吃阴间饭的?”兰菏问。
  “你是做阴间饭的?”宋浮檀反问了一句,他之前听到小红小绿说炊事班了。
  兰菏:“我不做饭啊。”
  宋浮檀:“我也不吃饭。”
  两人对话十分流畅,说罢一时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兰菏哈哈笑了起来,觉得和对方脑电波迷之对上了,怎么还有点点默契。
  宋浮檀眼里也有了点笑意。
  他踟蹰片刻,竟还解释道:“我魂魄不慎离体走失,就待在交通便利的地方,等家人叫魂,引我回去。”
  兰菏惊了,真有这么淡定的人么?都离魂了,还知道自己坐在路口等家人叫魂,连阴差也不怕?
  那也可能和他一样,虽然自己不是,却耳濡目染吧……
  兰菏一想,那就助人为乐一回,“好吧,相逢是缘,本无常快马加鞭,送你回去!”
  兰菏在怀里摸了摸,拿出来最后一只折纸,往地上一抛。他技能不是特别熟练,也不知道对方身躯多远,所以谨慎地选择了交通工具。
  只是那折纸变大,却是化作了一头小毛驴。
  宋浮檀陷入了沉思,快马加鞭?
  “咦,只剩驴了啊。”兰菏摸了摸驴头,“没事,一样的,上去吧?”
  宋浮檀没动。
  驴子见他不动,还拿头来拱他。
  宋浮檀露出了嫌弃的神情,闪身躲开。
  “你看,多可爱啊,你将就一下吧!”兰菏看着宋浮檀道,他比宋浮檀要矮一截,看过去时还得微微抬头。
  多可爱啊……
  宋浮檀眼神闪烁,还真突破心理底线,骑上了小毛驴,小毛驴立刻精神抖擞地甩了甩头。
  宋浮檀:“你——”
  宋浮檀正在迟疑间,兰菏已经把扇子抽出来,展开朝着纸驴用力一扇,“不用谢了,回去吧!!”
  小毛驴“昂昂”叫了两声,便甩蹄子狂奔起来了。
  速度还真快,蹄下生风,只是身形忽上忽下,极其颠簸。宋浮檀低头一看,一只后蹄分明是伤的,这是头瘸驴!
  宋浮檀:“????”
  兰菏也看到驴子跑起来的姿势了,连带那哥们儿也颠得不像样儿,猛回头瞪自己。
  他愣了一下,这才回想起来,折这只纸驴时,后腿好像泡烂了。
  驴子已经滴滴答答跑远了,虽瘸但快,兰菏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兄弟,骑都骑了,忍一忍——”
  ……
  “浮檀?你醒了?”
  宋浮檀缓缓转醒,看到母亲关切的面孔。他撑着床坐了起来。
  宋母担心地道:“感觉怎么样?我刚给你爸打了电话,他还在片场拍大夜,明早赶回来。”
  宋浮檀摇头,“不用,我没事。”
  “……唉,好吧。”宋母叹气,孩子都要习惯了啊,但她还有些疑问,“怎么这一次,也没叫魂,你就回来了?”
  回魂之初记忆还有些模糊,宋浮檀怔怔想了一会儿,才想起那个蒙着脸,只露出一双暖褐色眼睛的阴差……还有因为一路颠簸,这次回魂醒来好像格外晕。
  宋浮檀手指动了动,这才察觉有东西,将手一抬摊开。
  宋母奇怪地道:“这是什么?哪里来的?”
  只见宋浮檀掌心赫然躺着一只黄纸折成的小毛驴,右后腿微微破掉。
 
 
第6章 这才是走无常的正确姿势
  应韶是被冷醒的,本来就流了不少血,这大春天的在地上躺了半晚上,差点就这样过去了。


  他哆哆嗦嗦爬起来,才觉得脸也剧痛,鼻子仿佛被卡车碾过,他捂着鼻子一看,自己身处停车场,两个厉鬼也早已不见了,什么痕迹也没有,除了不远处好像有一小堆纸灰,但这也没引起他多大注意。
  “昨儿到底咋整的?”应韶乡音都冒出来了,他仔仔细细回想,似乎自己神智不清的时候,是看到了戴高帽子拿锁链的人……
  阴差?
  “是不是有阴差来过?”应韶问自己养的金蚕蛊。
  金蚕蛊相对其他蛊物有些特殊,它是有魂魄的,能够役他人之魂。所以应韶作为一个蛊师,才敢接这种活儿,收服厉鬼。它也是老白口中指的“蛊鬼”。
  ——可惜,应韶也没想到那对姐妹花如此厉害,一下着了对方的道儿。
  金蚕蛊给了应韶一个肯定的答案,昨夜它也不敌厉鬼,但还有点意识,主人晕过去后,一直在守护主人,不至于冻死。
  应韶沉思,所以厉鬼的确是被阴差制服了?
  那倒是稀奇了,阴差可不爱管闲事,想把他们请来也是难上加难。能够请到阴差帮忙的,都不是一般大佬。难道他是遇到了罕见的好心阴差路过,顺手搭救,或者那俩厉鬼本就得罪了人家?
  应韶想了半天,觉得后者比较有可能,那俩一看就特能犯事。
  哎,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这钱活该我赚,房租又有着落了。应韶一边往医院走,一边给雇主发短信:事毕,速打钱。
  待到应韶肩上裹着绷带,鼻子上贴着纱布回到去的时候,就看到物业正站在他家门口,和他那个邻居说些什么。
  这邻居长得漂漂亮亮,还时常不在家,应韶怀疑他应该是模特或者演员之类的,只可惜好像不大迷信,没法赚到他的钱。
  唉,差点忘了这里还有残局,也不知道邻居告了什么状,昨晚他动静还挺诡异的,而且他当着邻居的面戏称自己是骗子。应韶一挠头,不会又要换住处吧。
  物业看到鼻青脸肿的应韶,“应先生……是您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