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网游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时间:2020-06-14 09:24:17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TAG:
  虽然不会演戏,但当了这么久工具人,台词她都要能背下来了,对演员们表演的套路,也多少了解个大概。
  戏是原创剧本,这一场是作为女主哥哥的男三,因为死对头男主和女主爆发了争吵,而这个时候男三已经身患绝症。
  只见这帅哥进入角色后,眼神都变了,冷冷道:“你想和他在一起,除非我死。”
  毛毛一愣,之前的演员,大多数在这里还是保持着男三外向人设,感情外放,肢体语言都比较丰富,上来就抓肩膀,言语之间也都是对男主的憎恨、事业输给男主的不甘,然后再露出隐忍病痛的苦楚。
  具体什么水平毛毛不知道,她通常只分得出尬不尬。
  但眼下,毛毛很快就没心思想其他的了,兰菏眼神,实实在在钉进了她心里。略显狗血的台词在他的演绎下,竟特别有说服力。
  他死死盯着自己,两眼就像凝聚了所有的气力,在强硬的表面之下,是自知沉舟难挽,银河将倾,不止是不甘心,好像还有别的东西。
  毛毛完全被震撼了,甚至忘了接台词,她几乎有点害怕,这个眼神太复杂了,不需要解说也让她想到,想到将死之人……
  毛毛没注意到,随着这段戏演下去,屋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越来越安静,所有人都被吸引了目光,
  窗前那个鸭舌帽男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身来,静静看着。
  ……
  “有点意思……”王茂搓了搓下巴,和制片交流,“细腻情真有张力,层次很丰富,连我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了。”
  年轻演员,要把生死相关的戏演绎得如此深刻……难得!
  他敏锐地察觉到,这是能给角色添彩的演员。
  男三作为配角,作为妹控,很多时候戏份还挺搞笑,本身有一定故事,但挺套路,体现得也不会很多。这个时候演员的演绎如果出彩,增加说服力,完全能提高角色深度。
  制片也点头,这个真的很难得,角色又没说出来自己得了病,前头的演员要说也有表现不错的,但人比人就气死人,兰菏表现得太太太有说服力了,而且是很内敛的,这样一来把整个角色的性格都提升了一下。
  制片还没说话呢,身后的鸭舌帽男子道:“唔,我考虑一下。”
  “嗯……嗯?你考虑什么?关你什么事?”王茂回头道,“大哥,现在是我们在选角。”
  鸭舌帽男子不说话,压了压帽檐。
  王茂翻了个白眼。
  另一边,兰菏闭上眼睛后,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慢慢出戏。
  说来有趣,其实方才那一刻,他回忆起了之前接触到宋老头时被体会的情感。
  ——虽然宋老头和偶像剧里的男三号,似乎是全然不相干的,连场景也不尽相同,但人性有相通之处。
  第一次以魂魄状态感受到的情感,给了他极大的冲击和印象,也因为是魂魄时接受,很难忘记那种感受。
  在表演时,他不断回想,就不自觉也再次沉浸到了那种状态中,并将其融合入了自己的角色。
  兰菏对搭戏的毛毛说了句:“谢谢。”
  “没、没事……”毛毛都磕巴了,恍惚地看着重新生机勃勃的兰菏。
  “不错,演绎得很不错。”王茂走了过来,“兰菏是吧?”
  兰菏注意到那个鸭舌帽男子也一起走过来了,只是仍看不清脸,他也没在意,工作人员不少,只是对王茂伸手,“王导您好,是的。”
  王茂和他握了握手,“表演很有感染力,我很喜欢,可以再来段即兴表演给我们看看吗?”
  兰菏心里一喜,要考验他,就是对他的表演感兴趣,拿下这个角色的机会瞬间高了一点。
  “好的,我想想。”他正在思索该表演什么,就见一道身影从窗外飘了进来,死人脸,拿锁链,高帽子上写着“一见生材”,正是人类的好朋友老白。
  “急事!来来来!”老白目光锁定了兰菏,开口便道。
  靠。
  兰菏有点急,因为他发现老白都开始拿文牒了,但他又没法阻止……
  眼下重要的是,办公室还这么大,一旦老白把他调走,魂魄离体,身体又要扑街了,没有魂魄的躯壳就和死了一样,这他要怎么跟周围的人解释?就算觉得他得了怪病,也不太好吧?
  不行,他以后一定要和老白说清楚了,不能随随便便召唤他。他和那些专职走无常的人不一样,说走就能走。他不但有本职工作,还要在阳间装看不见鬼的!
  兰菏脑子急转,匆匆对王茂道:“导演,我给你表演一下原地去世吧。”
  王茂:“……哈??”
  他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下一刻,这小年轻已经捂着心脏,面露痛苦,委顿在地,再不动弹了。
  王茂:“……”
  王茂愕然,半晌后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原地去世?现在的年轻人啊,为了让导演印象深刻,还真是会剑走偏锋嘛。
  他一笑,其他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时间办公室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鸭舌帽男子却是冷不丁道:“演得好。”
  “嗯?”王茂听了仔细一看,神色立刻一整,还真是,兰菏不止是幽了一默啊,“再也别说演尸体没有技术含量了,你看人家这个,胸口连起伏都像要没了。”
  大家都盯着他看,但愣是找不出一点破绽。
  影视剧里出现死亡场景时,总有些观众喜欢盯着看,指出哪里哪里“尸体”在呼吸,眼皮动了之类。每当这时候,他们都很想吐槽,演员已经很努力了啊,总不能让人家真的死一死吧,怎么可能不呼吸哦。
  可是眼前这位,他演得就很真实啊,真实到不可思议,连嘴唇好像都发白了。
  毛毛甚至忍不住去碰了一下兰菏的手,随即再次确认地摸了摸,呆愣地颤声道:“王导,怎,怎么好像……凉了……”
  众人:“???”
  作者有话要说: 攻还没有出现!肯定不是老白!攻怎么可以抠鼻孔!
 
 
第4章 这就是演员吗
  兰菏感觉到魂魄抽离,趁着还没人发现他没气儿了,便立刻对老白抗议道:“我还在工作,能不随随便便勾我魂吗?”
  历来走无常的人,都是说倒下就倒下,但兰菏觉得明明有改进空间,阴间也太强势了。
  老白:“有急事。”
  兰菏:“什么急事?”
  老白:“给俩钱花花。”
  兰菏:“……”
  ……差点没气死,但凡加个“请”,听起来都没那么像不孝子。
  老白理直气壮地道:“上次说好的手续费也还没给我,原来给的钱都花光了。”
  那么多钱,就花光了?兰菏也不知道阴间现在元宝具体的购买力如何,但他知道,普通人家给过世的人烧纸,一次烧四刀左右。
  他叠的元宝成色还更好,怎么算老白也花得太快了。
  兰菏想了想演过的家庭剧,忍不住道:“你当我是提款机啊。”
  老白:“是印钞机叭。”
  兰菏:“……”
  他无语地道:“算了已经差不多了,你可以等我把这边的工作结束,随我一起回去拿钱。”
  兰菏这两天是一边准备试戏,一边给宋勤民和老白叠元宝,他甚至做了一些手工香,
  老白那死人脸上又出现了美滋滋的神色,格外诡异。
  兰菏看了看已经有点乱的剧组众人:“好了回头再说,我很急!”
  ……
  “怎么会这样?没呼吸,真的没呼吸!”
  “不要动他,我打急救电话!”
  “真的不用人工呼吸吗?我学过一点。”
  兰菏慢慢睁开眼,(故意)中气十足地道:“我没事,不用叫救护车。”
  众人看他醒来,绷紧的心弦一松,甚至想感谢上苍,就是晕一回咋还晕出话剧腔了。
  刚才一下没气儿,把他们给吓惨了,就怕出什么事。
  这怎么……说去世,还就凉了呢。
  “真没事?你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刚才一下就无意识了,说话声音都怪怪的。”王茂担忧地道。如果兰菏身体不好,那演技再好他也不敢用了啊,剧组本身就经常高强度工作。
  刚才有点用力过猛,兰菏调整了一下发声位置:“能有什么事,刚才不是说好了我表演一下去世吗?”
  众人:“…………”
  他们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理解了,意思是,刚才那也是表演的一部分?
  怎么可能啊!凉了啊,都凉了啊!!
  嘴唇也是白的,脸上血色眼看着也没了,心跳反正手是摸不出来,明显再过一会儿是身体都要僵了。
  兰菏觉得自己好难,还要编理由,“我……练过瑜伽,就是控制了自己的呼吸频率,降到很低很微弱,看起来好像是无意识,其实真的只是在表演。”
  瑜伽?还有这么玄乎的功能?
  这个说话,大家一时真的不敢相信……要说兰菏是有什么怪病,他们可能还信。
  王茂狐疑地道:“怎么叫你都不醒,你真的没……晕么。”
  “表演还没结束呢,去世的人是没有反应的啊,我只是展示一下这样的状态。”兰菏看了一眼还站在旁边的要钱鬼老白,镇定自若地道:“刚才毛毛摸了我两下,说我凉了,然后王导你说……”
  他把大家刚才做的事情、说的话都一一说出来,毕竟刚才他虽然进入假死状态,魂魄其实还在房内,在和老白说话的同时,也将一切收入眼底。
  听兰菏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渐渐信了,但神色之间充满了不可思议。
  大家从业这么久,就没见过哪个演员能把尸首演到这个程度,再差一点点,他们就叫救护车了。
  “本来以为你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其实是绝招啊!”王茂精神放松下来,也想到了什么,“我倒想起以前好像在网上看到过,说什么国外瑜伽大师进入假死状态数年,挖出来又复活……我本来以为是传说,居然真有现实基础。你练了多少年?难不难练?”
  兰菏干巴巴地道:“难练,看天赋。”
  “厉害厉害。”制片都忍不住鼓掌了,“太真实了,太绝了。要我说,咱这角色如果定了兰菏,应该专门为他这绝技,拍个长镜头。等他角色领盒饭后,就怼着拍,看网友能找出他的呼吸不。”
  兰菏:“……哈哈哈哈。”他心底琢磨,制片这也是算满意他的意思吧?
  制片那句话让本就逐渐松下来的气氛堪称欢快了,大家都七嘴八舌开起脑洞。
  王茂也哈哈一笑:“那兰菏身体应该很柔软吧,能不能劈个叉给看看?你的腿能绕过脑袋吗?”
  兰菏:“…………”
  ……撒谎害人害己啊!
  其实,硬要劈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劈完他不一定能重新合拢。
  兰菏勉强笑了一下:“那些都是雕虫小技,绝招您都看了,还看雕虫小技做什么。”
  只见那鸭舌帽男子摘下了帽子,淡淡插言:“这招确实很绝。”
  其他人都罢了,早就知道这人身份,兰菏不经意看清他的脸,却是愣住了,“……柳醇阳,柳醇阳导演?!”
  以柳醇阳的知名度,就算兰菏不提前搜索,或者拉给大街上任何一个年轻人看,也能认出他。
  兰菏不甚了解,但王茂以前其实和柳醇阳是同班同学,只是一个拍电视剧,一个拍电影去了,出现在对方的剧组一点也不奇怪。
  柳醇阳对兰菏本来就有几分兴趣了,刚才那招原地去世,更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当即道:“刚才你的表演不错,我有部戏在筹备,你要不要试戏?”
  兰菏都激动了,柳醇阳这么爱用老班底,能用新人,而且主动邀约,这得多难得啊!
  还没等兰菏说话,王茂立刻道:“哎,有没有这样的,上我们剧组选人?”
  兰菏立刻冷静了一点,对哦,他今天是来试王茂的戏的。
  柳醇阳道:“那就改天约,我们加个微信。”
  王茂:“……”
  制片忍笑道:“王导,柳导,你们别吓着人家小孩了啊。兰菏别怕,这两个剧组也不一定时间完全撞上,你该试戏试戏,他们就是老基友拌嘴而已。”

  其实他们也知道,虽说他们这边也没定下,只是初试下来看好兰菏,柳醇阳也没说试什么角色。但同等条件下,谁都会选择柳醇阳和电影啊。
  同时兰菏也清楚,一个意向,不代表都定下来了,以他的经验,最后两个都是空也不是没可能。现在就想我选柳醇阳还是王茂,这不跟你小时候想选top2哪个大学一样,想太多了……
  他老老实实道:“谢谢两位导演给的机会。”
  王茂这边,基本是通过初选了,他们应该还要斟酌,征求总制片意见,甚至可能要求复试,才会定下来。
  柳醇阳也和兰菏加了微信,说回去给他发段戏,另约时间试戏。
  柳醇阳其实还没正式开始选角,主演都还在接触中,只是看到兰菏后,觉得和他新戏中一个反派有些契合。
  兰菏那段临死的戏让他提起了兴趣,他给反派写的临死戏也需要细腻而有张力的表演。虽然兰菏是去试王茂的戏,但柳醇阳觉得和自己要的感觉有些接近了。
  兰菏不是反派长相,甚至笑起来还偏可爱,但柳醇阳心里的形象恰恰是外貌和反派沾不上边,这样才有反差,这也是他满意的另一个点。
  但柳醇阳还要再试试,判断兰菏有没有能力完成这个角色的其他部分,所以他给了兰菏一段比较有代表性的戏。
  ……
  再次婉拒王导想看腿绕过脖子的请求后,告别众人,兰菏坐地铁回去。顺便也发微信给公司说了一下情况,那边十分重视,还问兰菏要不要加急找老师指导,兰菏也婉拒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