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结错婚后我离不掉了

时间:2022-03-15 09:11:02  作者:肆月十七
TAG:
  店长看着宋临初松快离开的背影,悄悄松了口气。
  前几日,他们这家咖啡店就有人给他们咖啡店一笔投资,对方的要求就是给他安排最轻松的活,让他拿最多的奖金,他想干嘛就干嘛,不准以任何形式阻拦。
  对方投资,店长也是能拿分红的,他现在就恨不得把宋临初当祖宗供着,哪里敢在请假方面为难他。
  所以啊,人长得好就是好,打个工都有大佬给他保驾护航。
  店长羡慕哭了。
  ***
  宋临初心情愉悦地往回到了宿舍,今天是周五,舍友们都去浪了,这个点还没回来。
  他拿出书本,趁着空闲抓紧把老师留的作业做一下。
  他刚翻开书本,桌子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宋临初把手机拿过来,又是那个叫檀越的给他发的。
  檀越:明天我让司机去学校接你过去。
  檀越:上午10点左右,行么?
  小松林:不用不用,我自己坐地铁过去就行啦!
  檀越:需要司机带,不然进不去。
  宋临初知道这些高级珠宝展的规矩很多,他手上没请柬,又是普普通通一个大学生,想要进去确实有点困难。
  小松林:那要不,我先去会场附近,跟您家司机会和,让他捎我进去。
  檀越:太麻烦。
  檀越:按照我说的来,就这样,我有事。
  宋临初:“......”
  这就是霸总吗?
  也太强势了点吧......
  其实如果情非得已,宋临初是一个很不喜欢欠人人情的人,尤其对方是檀越这种一看就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想和这种人有任何牵扯。
  宋临初只想努力学习、赚钱,好好地生活。
  可对方都这样说了,宋临初也不能太不识好歹......
  算了,用更好的作品回报对方吧。
  隔日,宋临初比约定的时间早一点下了楼,准备去校门口等檀越的司机,他们宿舍大门口停了一辆豪车,虽然不比檀越那辆劳斯莱斯来得惹眼,却也惹来了不少学生的目光。
  宋临初正要绕开它去校门口,驾驶座的车窗落下一半,一个有点耳熟的冷淡声音撞入耳朵。
  “宋临初。”
  宋临初脚步一顿,转过头,果然看到了檀越那张冷淡的脸。
  啊这......
  不是让司机来接他吗?
  而且......他们家豪车好多哦。
  贫·宋临初·民给大佬跪了。
  “先上车。”檀越低冷的嗓音又传过来。
  宋临初也知道在这里多停留一秒,都会引来大家的围观,甚至还会被拍照发论坛。
  为了不成为议论中心,宋临初迅速绕到副驾,拉开车门坐进去。
  看到青年坐进来,檀总眼底飞快闪过一丝笑意,关上车窗,发动车子。
  “怎么是您亲自来的?”宋临初问。
  “来政府办点事。”檀越面不改色地说,“顺便了。”
  他们市政府就在学校附近,宋临初点了点头。
  不过,原来周六政府也上班的啊。
  檀越提醒他:“系好安全带。”
  宋临初拉过安全带,研究片刻,尴尬地说:“我,我比较土,不会系安全带,能告诉我该怎么弄吗?”
  这真不怪宋临初,由于穷,他平时基本没机会坐这种车,就算极少数时候不得已打车,坐的也是后面。
  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副驾,他只知道安全带是横在面前的,但不知道在哪里固定。
  檀越立刻踩了刹车,青年由于尴尬,耳根和脖颈都红了,檀直男福至心灵,说:“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次。”
  说着,他探过身去:“安全带给我。”
  “不,不用,您只要......”
  宋临初的话还没说完,檀越长手一捞,拿到了安全带,男人半个身体都探到了副驾,和宋临初离得很近。
  男人身上一股如他一般清冷的雪松香味扑鼻而来,很淡,又很好闻,连宋临初这种对香水味道很敏感的人都觉得很舒服的程度,也不知道是香水味,还是衣服的熏香。
  宋临初忍不住悄悄加深了一点呼吸,想多闻一下。
  可是,檀越很快就退开了。
  檀越帮他系好了安全带,又坐了回去,从头到尾并没有任何越界的举动。

  “谢谢啊。”宋临初垂下眼眸,耳根的红意未散。
  虽然知道檀越这种看着就很正经的人不会取笑人,可系安全带都不会这种事情实在是......反正宋临初觉得挺离谱的。
  “没事。”檀越捻了捻指尖。
  刚刚拿安全带时,那里和宋临初的手背有一瞬间的接触。
  虽然很短暂,可檀越已经感觉到了青年即便在这秋老虎炎热的时候,也依旧带着凉意。
  如果不是怕被当成变态,他多想把那只手握在手中,再亲一亲。
  檀越再度发动车子,一路出了校门,他们学校对社会车辆一向管得很严,檀越也不知道是怎么把车开进来的。
  大佬就是大佬。
  珠宝展会举办的地方离他们学校有点远,开车也要快一个小时,好在时间比较早路上不堵,车子一路顺畅地到了珠宝展的地点。
  檀越却没有直接把车开进去,而是在一家餐厅的门口缓缓停下来。
  “先去吃个午饭。”檀越解释说。
  宋临初“哦”了一声,说:“那您去吧,我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等您。”
  “......”檀越看向他,“你不吃午饭?”
  “我吃过了。”
  “午饭。”
  “对,上车之前刚去吃的。”
  “......”
  檀越噎了一下,才说:“吃这么早会饿,再吃一点。”
  “不用了,我吃不下了,而且我包里带了吃的,您去吃吧。”
  在海都这种高消费城市,外面的饭店,随随便便吃都不便宜,而且这个举办珠宝展的地方,是属于这边高消地带。
  所以,机智如宋临初,肯定是选择在学校吃午饭。
  而且,为了防止吃太早会饿,或者弄到很晚才能走,晚饭要在外面解决,他还在包里放了几个包子。
  檀越:???
  檀越额角忍不住抽了几下。
  这哪里是追老婆困难模式,这分明是地狱模式啊。
  他只是想带宋临初来吃顿好点的,怎么这么难!
  这里不能久停车,宋临初拉开车门,转头冲檀越笑了下,说:“您去吧。”
  檀总被少年干净又明艳的笑容晃了一下眼,只犹豫了那么一会,宋临初已经下车跑没影了。
  那速度,看起来生怕他把他抓回去一起吃饭。
  “......”
  檀总能说什么呢?他只能默默地一个人进了饭店。
  他也还不饿,但又担心不吃宋临初会过意不去,在早已经订好的包厢坐下后,看了眼菜单,见到这家的餐后甜点还不错,一口气点了好几样,让服务员打包。
  宋临初本来想在附近找一家商场蹭空调等檀越,可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有商场,走远又怕等下让檀越等,饮品店倒是有,可进去要点单,宋临初也舍不得啊。
  所以他干脆找了个阴凉处,拿出手机,一边记单词一边等。
  檀越速度很快,只过了半个小时,宋临初手机便收到檀越的消息。
  檀越:我好了。
  檀越:在哪,我来接你。
  小松林:不用,很近,我过来。
  檀越还在低头打字,宋临初已经几步跑过来,拉开副驾的车门坐进来,可见真的是很近。
  外头真的很热,宋临初即便站在阴凉下,也还是热出了一身薄汗,他上车前已经把鼻翼上和额头上的汗珠擦掉了,可他的脸红扑扑的,还是能看得出他很热。
  檀越微微蹙眉:“做什么去了,怎么一身汗?”
  宋临初干笑了一下,说:“没做什么,就是外头有点热,没事,我一会儿就好了,走吧。”
  檀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宋临初这话让他明白过来,少年是在外头等了他半个小时......
  至于为什么是外面,肯定是因为里面都要消费,他去不起。
  现在虽然已经是九月中旬,可天气热得一点都不比酷暑,现在又是中午,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他居然让宋临初在这么热的地方等了他半个小时。
  檀越心疼又懊悔,可他又不知道拿这样的宋临初怎么办才好。
  宋临初明显怕麻烦他,更怕欠他人情,一直在避免与他产生交集。
  但他一时间又破不了这个局。
  第一次,檀总恨起自己这注孤生的直男属性来。
  但凡他更会撩一点,他们的孩子都打酱油了。
  “怎么了?”宋临初系好安全带,转头见檀越脸色有点沉,忐忑地问。
  “没事,”檀越把手中的袋子递过去,“餐厅赠送的餐后甜点,我不吃甜,给你。”
  宋临初下意识地想说不用,不过刚刚檀越那脸色,让他莫名有点怕。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过来,说:“谢谢啊。”
  檀越见他终于没再拒绝,扯了下嘴角,说:“里面有个冰淇淋,先吃,等下化了。”
  “哦哦。”
  宋临初从里面拿出一个冰淇淋,不愧是高级餐厅的饭后甜点,冰淇淋的颜值很高,大大的脆筒里面,有好几个颜色好看的冰淇淋球。
  宋临初用塑料勺子挖了一口,冰凉的冰淇淋入口,简直是这炎热秋初的降暑利器,宋临初忍不住眯起眼,说:“好好吃呀!”
  檀越心里的阴霾因为少年这个满足的样子散去了不少。
  算了,追老婆不能急,连檀明清都能追到,他肯定也能。
  檀越开着车,一路顺利进了展馆。
  展馆门口有不少豪车,他们车子刚停,立刻有人过来拉开车门。
  宋临初和檀越一起下车,他本以为檀越送他进来之后会回去,没想到对方也跟着下了车,又把钥匙扔给门童,示意他帮自己停车。
  “我进去和朋友打个招呼。”檀越解释。
  “哦哦。”
  宋临初没多怀疑,和檀越一起进去。
  他以前也参加过珠宝展,本以为差不多,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太天真了。
  这里说是珠宝展,却和什么高级酒会一般,整个展厅富丽堂皇,穿梭于其间的人,看外表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让他一个土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别紧张,”檀越似乎看出了他的拘谨,说,“我带你进去。”
  “好,麻烦了,谢谢啊。”
  檀越一出现,立刻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现场显然很多人都认识他,看到他出现脸上都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仿佛檀越出现在这种地方是一件很难以想象的事情。
  估计因为这里来的基本都是女士,所以他们两个男人出现,就很怪吧,宋临初想。
  正在这时,一个个子高挑的男子迎出来,笑容满面地说:“檀,没想到你居然亲自来了,我这小破展都要蓬荜生辉了!”
  男子看外表他应该是一个混血儿,打扮得非常入时,一身鸡零狗碎,头发一半是粉色,一半是白色,还带了些黑色,十分有个性。
  他看到宋临初,眼睛一亮:“哇哦,这个小帅哥是谁?”
  檀越警告地看了他一眼,Alx小眼神立刻不敢往宋临初身上瞟了。
  就是看他帅多看了一眼而已,要不要这么凶!
  占有欲也太强了!
  不知道他是个只喜欢大胸细腰美女的大直男么!
  檀越满意,给宋临初介绍:“Alx,本次珠宝展举办人,也是珠宝设计师。”
  宋临初:!!!
  Alx,是他知道那个Alx吗?
  百度上的资料介绍对方是中法混血,眼前这个男子既是混血儿,也是珠宝设计师,那估计没错了,就是那位在世界也闻名的珠宝设计大佬!
  他的偶像,Alx!
  居然这么年轻!
  “宋临初,我朋友,”檀越又给Alx介绍,“A大珠宝设计专业学生。”
  “那是同行啊,原来你说的朋友就是他哦,行,我......”
  Alx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皱了下眉,为难地说:“那个,不好意思,檀,可能要麻烦你们等等哦,我接个电话,有点麻烦。”
  檀越点点头。
  Alx拿着手机匆匆走了,看得出来那个电话估计有一定的麻烦。
  宋临初这才从见到偶像的巨大喜悦中反应过来,怕认错人,又一次向檀越确认:“他是那个顶级的珠宝设计大师,Zero的创始人Alx吗!”
  檀越点头:“嗯。”
  宋临初再次:!!!
  果然是他的偶像没错。
  宋临初眼睛发亮,声音激动:“我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他真的好有个性好帅!我好喜欢他啊!”
  檀越:???
  你再说一遍你很喜欢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