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薛定谔爱情

时间:2022-03-13 00:22:39  作者:傅云见
TAG:

 《薛定谔爱情》作者:傅云见

 
文案:
1.
闻岁作为一顶配富二代,还有个同吃同住,从小到大事事罩着他的江暗,十几年来过得无比嚣张,浪得飞起。
三年前,江暗拖着行李箱独自离开了,再没联系。
闻岁想,那件事的发生,江暗大概对自己怨念颇深。
2.
大学新生入学,两人几年不见,再度重逢。
闻岁突然发现,只要晚上做梦,就能预知关于江暗的某个场景。他决定借着这个能力,好好补偿。
梦见他喝多酒胃疼得厉害。行吧,我帮你喝。
梦见他半夜站在自己床前。行吧,那一起睡。
梦见他跟隔壁的院草见面。行吧,帮忙撮合。
……
然后,在光线昏暗的走廊里,江暗眼底幽深地捏着他的脖颈,俯身吻了下来:“我喜欢你,你把我推给别人。”
闻岁:????
误会大了,现在跑来得及吗?
3.
后来,做梦预知被发现的那天,闻岁揪着江暗衣领凶巴巴威胁:“我什么都知道,你敢背着我乱来就死定了。”
江暗低笑:“不敢,我很乖的。”
“乖个屁,还让我做那种梦。”闻岁耳根通红,低声骂道:“……禽兽。”
·撩而不自知嚣张受 X 斯文败类控场攻
·文案改不动了,放飞搞一搞缠绵悱恻感情流
·文案截图于2021/7/13
 
内容标签: 强强 青梅竹马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岁,江暗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瞎撩是要付出代价的
立意:享受青春,不负韶华
 
 
第1章 Chapter 1
  青溪路比以往更是拥攘,满目皆是匆匆人影,稍不自觉就在视线里虚晃成一片。
  接近傍晚的空气仍然燥得厉害,在南方潮湿的气候里呆久了,乍一下觉得闷得发慌。
  闻岁抬手摘掉棒球帽把玩着,侧头看向拖行李的人:“别送了。”
  “哎你这头发……”季小屿瞬间忘了要回的话,好奇问,“是在cos五条老师?”
  他视线落在少年白皙修长的指节上,明明只穿了件款式简单的衬衣,举手投足间却掩不住一股玩世不恭的矜贵。
  那双瞳色略深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很容易就让人挪不开视线,天生焦点。
  就是最近突然染了一头放纵不羁的银色短发,不知道这位少爷又在抽哪门子风。
  闻岁回得心不在焉:“丑吧,故意膈应我爸妈来着。”
  季小屿怀疑这人是在凡尔赛式降维打击:“不丑,贼拉风。”
  好像从高中认识闻岁开始就是这样,明明过得顺风顺水,却总喜欢给自己找事儿,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闻岁瞬间占据了媒体各大板面。拿了状元,长得好看,家世显赫,哪个标签往身上一贴,都足够风光。
  只是宣传照片上银发粗链骷髅衫的装扮实在出格,一群小女生倒是尖叫疯了,闻家被这小叛逆气得差点把人扫地出门。
  季小屿品了品:“来这么一手,老两口得气炸了吧?刚叫手下买了通稿吹捧你这未来接班人多么完美得体,反手脸被打得啪啪响。”
  “当天公司产品销量大涨,他们还气什么,不是应该求我弄个半永久?”闻岁指尖慢悠悠转着棒球帽,玩上了瘾。
  季小屿百感交集,最怕逆子有文化,这逻辑无懈可击。
  他相当理智的结束掉这个话题,推着行李箱又溜了一截:“反正你自由了,我还是送你进去吧,顺便瞻仰一下梦中情大。”
  “随你。”闻岁不太在意,顶着一帮女生齐刷刷的注目礼,进了相当气派的大门。
  手机连续震动了好几下,他垂眸扫了一眼来电,干脆利落摁掉。
  明明离家远了,却没有想象中那么愉悦,总觉得欠了点什么。
  走到报到处,闻岁兴致央央地站到报道长队尾端,眼神虚焦在匆匆而过的身影上。
  心里那股燥劲儿始终压不下去,于是抬手松了两颗衬衫领扣,终于感觉舒服了些。
  “我昨晚又梦到我哥了。”
  人没见过,耳朵早听起一层茧子,季小屿司空见惯道:“都他妈八百回了,不新鲜。”
  “三百零四次。”闻岁眼皮微抬,纠正他。
  三年,三百零四次,平均一周两回,他记得清楚。
  “没什么区别,梦到什么?”季小屿转头看向过去,视线落在对方拧紧的眉心上。
  见人沉默,他心急催促:“不是,话说一半,天打雷劈。”
  闻岁啧了一声,觉得有些荒谬:“梦到我们俩住进了一个宿舍。”
  季小屿停顿半拍,才乐出声:“别说,好学校就这么两所,江暗成绩那么好,还真有可能啊。”
  又疑惑补上一句:“不过他怎么不是雾城今年的状元,邪门。”
  “毕竟他的对手也挺用功。”
  “大师我悟了,就算累死自己,也要卷死兄弟。”
  闻岁笑了下,想起报道上前十名的名单,江暗不在其中。
  不是竞赛保送,还没拿状元,就很意外。
  只是对于这个梦的内容,他不敢轻易否定。
  这几年零零碎碎做过不少关于江暗的梦,几乎都是旁观者的身份,难辨真假。
  唯一一次应验,就是三年前的那次,他梦到了江暗的离开,没想到竟然成了真。
  那天家里闹得鸡飞狗跳,江暗抬手擦掉闻岁止不住的眼泪,低声说:“我今天就走。”
  闻岁至今记得他那片刻的眼神,和十多年前来自己家的时候一样,疏离中带着不肯妥协的倔。
  明明什么都没干,光站在那儿,就扎得人心疼。
  当然,江暗的身世本身就让人心疼。
  他跟闻岁没血缘关系,刚出生妈就跑了,父亲江风是闻岁父亲闻仲青的贴身保镖。一场绑架案里江风为了保护自家老板去世,年幼的江暗就只剩下一个乡下年事已高的奶奶,再没别的亲人。
  出于补偿,闻仲青把三岁的小朋友带回家寄住,一晃就是十几年。
  再后来,闻岁不想回忆了,心里烦得慌。
  季小屿换上吃瓜的嘴脸,好奇道:“诶,要是真碰上,你会不会痛哭流涕求他原谅?”
  闻岁怔了一秒,慢吞吞活动手腕:“不会,我会按着他的头跟我和好。”
  少爷,行走江湖这么嚣张真的不会被打死么?
  季小屿毫不走心地比了个大拇指:“看你表演。”
  “滚。”闻岁骂了一句,笑意淡下去,“他要知道我考到了这儿,铁定会避开。”
  毕竟,江暗应该不太想再见到自己。
  季小屿唔了一声,嘀咕道:“也是,三年流放在外,就是血海深仇。谁摊上这事儿都很难释怀——啊——疼疼疼,松手——”
  闻岁抢过行李箱,加重力道扣着人肩膀往后一转:“出门右转不送。”
  “那我真走了。”季小屿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
  “嗯,回见。”闻岁一手撑着拉杆,一手滑动着手机屏幕,头也没抬。
  季小屿慢吞吞走了几步,听见“叮”的一声,从兜里摸出手机查看。
  屏幕显示出一行黑字:账户*8773转入20000元。
  他扭头晃着手机炫耀:“我操,国家最近是不是在精准扶贫?”
  闻·散财童子·岁:“国家应该顺道给您配副老花。”
  视线下移,季小屿才注意到转账人,尬笑道:“本来就欠着你一屁股债呢,现在我也上大学了,可以去打工。再说了,你不是跟叔叔阿姨关系僵着么,留着自己用呗。”
  “不用还。”闻岁无所谓道,“都是我的奖学金,你先拿去交学费。”
  一听这话,季小屿瞬间眼眶通红,一副要水漫金山的趋势:“你真比我亲爸还好,要不是遇到你,我早就辍……”
  “对儿子好不是传统美德?”闻岁受不了煽情,插科打诨带过去,“来,叫一声爹听听?”
  季小屿毫无底线,从善如流改口:“爹,我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您和大爷。”
  “谁你大爷?”
  “江暗呗,你叫他哥,虽然不是亲的,按辈分也合情合理吧。”
  闻岁脑补那张厌世脸裂开的表情,没绷住乐出声:“行,你下次当他面儿叫,记得饱含深情。”
  季小屿缩着脖子火速溜了,耳边终于清净。
  闻岁收了表情,也许,并没有下次。
  队伍缓慢移动,终于轮到自己,指节扣了一下桌面,他报上名字。
  迎着光,登记的女生被银发晃了眼,直到脸颊微红,才察觉失态:“1号楼216宿舍,在这儿签个名。”
  闻岁微微弯起腰身,一眼扫过室友名字,视线落在“江暗”两个字上,笔尖顿住。
  说什么来什么,光是这两个简单的汉字,他好像就能透过纸张,感受到那双漆黑的眼睛深深地看向自己。
  世界挺大,可能是同名同姓,也不稀奇。
  只是,那个梦的画面在脑海里反复闪现,总觉得像是某种明示。
  虽然是想要跟人缓和关系,但真直接一来就是陡峭的朝夕相处,大概是在给江暗找不痛快。
  闻岁捏紧笔尖,又缓慢松开:“可以申请换宿舍么?我跟1号楼八字不合。”
  大概从没听过这么离谱的理由,对面愣住:“现在已经有些晚了,这得去问问宿管,一般分好了房间就不太好换。”
  “谢谢,我知道了。”闻岁把笔还了回去,转身离开。
  女生直直盯着背影看了一会儿,跟旁边人感叹:“现在小学弟都这么个性的吗?好帅啊。”
  闻岁拖着行李箱走远了。
  穿过一大片林荫,他径直去了2号楼,直奔一层办公室,宿管阿姨正在嗑瓜子看剧。
  闻岁看过去,礼貌询问:“您好,我是1号楼的新生,想换到这边可以吗?”
  阿姨头也不抬,神情专注的看着手机:“第几个了,哪儿是你们想换就换的,菜市场现在买菜都不兴换了。”
  这举例,痛击当代学生知识盲区。
  闻岁眉稍一挑,能伸能曲:“我主要是觉得,姐姐您比1号楼的阿姨看着更合眼缘。”
  快五十的阿姨被这声姐姐叫得魂飞了一半。
  抬头一看,好家伙,屏幕里的男演员顿时不香了。
  她笑眯眯的,眼尾扬起几道鱼尾纹:“有倒是有空房,如果凑不够四个人得加钱。而且门号不太吉利,还有些危言耸听的传言,你要不是不介意……”
  “随便。”闻岁抢话,“鬼屋也行。”
  换宿舍挺麻烦,磨磨蹭蹭走完流程,终于成功换了房。他把行李放宿管那儿,又在学校里绕着林荫道溜达了一大圈,也没见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谈不上来是失落还是庆幸,只是觉得,果然没这么巧的事儿,笑自己反应过度。
  于是顺道买了些生活用品,闻岁又慢吞吞回了宿舍楼拎回行李箱,找到房号404的门牌。
  门半掩着,从缝隙里透出一条细细的微光,看起来室友已经到了。
  “这房号,一看就有故事。”他勾着门把往外拉开了点距离,推着行李进去打招呼:“你好,我是新来的室友闻岁——”
  下一秒,话音在错愕中戛然而止。
  房间没开灯,傍晚的天光从窗外透进些许,将屋内分割成明暗两半。
  那人站在小半阴影里,看不太清五官。只有耳边的手机屏幕亮着光,勾勒出利落的下颌线和高挺的鼻梁,显得整个人愈加具有压迫感。
  那边很轻地应了一声,挂断手上的电话,侧头对上视线,眼神晦暗不明。
  饶是过了三年,闻岁仍然瞬间认出了人,高了,瘦了,比从前更加挺拔英俊。
  海市蜃楼突然投影到了跟前,梦里的无数个江暗和眼前的缓缓重叠在一起,如出一辙。
  他心脏收紧,隔着几年空白的时间,突然有些近乡情怯。
  平时不是挺能叭叭吗?闻岁嘴唇绷直,喉头发紧。
  走廊里灌起一阵风,从背后拂过脖颈,啪嗒一声带上了门。
  那风越过自己,吹起江暗的衬衫和额前的碎发,房间里有细小的灰尘在翻飞。
  “好久不见。”过了几秒钟,平静的声音才从房间那头传来,听不出情绪。
  只是没名没姓,也没叫自己岁岁,有些生分。
  “好久不见。”闻岁有样学样回他,瞳孔像是染上一层初秋的霜。
  他回过神来,一秒就理清了思绪。江暗会出现在这里,大概是他跟自己一样,看到室友名字之后从1号楼换了房。
  只是阴差阳错,两人脑回路同步,又恰好碰到了一起。
  可是理由到底不太一样。
  自己是怕他仍然心里有刺不舒服,而江暗是真真切切地在躲开。
  闻岁扯了扯唇,高贵冷艳转身,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搭上门把手。
  他背对着人,掩盖掉所有表情,只留下一个白晃晃的后脑勺:“我眼瞎,走错门了。”
  大不了,再换回去,不碍人眼。
  不过这回,大概得叫1号楼宿管一声妹妹才有机会了。
  江暗没有应声,神色淡淡,只是意味深长地盯着门锁的方向。
  闻岁缓慢按下把手,哐当一声脆响,银质的门把就这么毫无预兆掉在了地上。
  门,仍然纹丝不动锁着。
  闻岁垂眸看向自己作孽的右手,满脸错愕,僵在原地。
  不是,这顶流学府的门把手,也这么没有道德底线搞碰瓷?

  作者有话要说:  404小黑屋上线!
  背景设定和《非线》是同一时间,学校架空,部分私设
  贯彻中心思想,不要自己刀自己,是甜文
 
第2章 Chapter 2
  然而现实残忍,他搞坏了人家的门,还顺道把自己也锁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