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翻涌

时间:2022-09-22 18:15:58  作者:殊晚
TAG:

“诶你们听说没有?”丁诗瑶凑近了一点,压低音量,“祝澜和陈砚好像分手了诶。”
宋静原正在草稿本上演算,听见丁诗瑶的话后,笔尖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刺啦”一声,纸张被划了一道口子。
“静原你怎么了?”沈枝意这边的动静吓了一跳。
“没事。”宋静原将那张纸撕掉,揉成一团扔掉。
沈枝意“哦哦”两声,继续和丁诗瑶八卦:“真的吗?我最近都没和他们联系,完全不知道诶。”
“我也是听我艺术班的朋友说的。”丁诗瑶蹭了下鼻子,“说是有天看见祝澜红着眼睛一个人走,谁问她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说,而且她和陈砚已经有一周多的时间没有一起出现了。”
宋静原的笔尖再次停了下来。
丁诗瑶说的应该就是那晚她在楼道里撞见的场景。
“倒也正常。”沈枝意一边在草稿纸上瞎画一边接话,“陈砚不就这样么。”
她把画好的小人推到宋静原面前:“静原你看,我画的可不可爱?”
纸上只有简单的几笔,但很生动,宋静原朝她竖了个大拇指:“可爱呀。”
上课铃声突然响起,老王夹着课本走上讲台,装模作样地在讲桌上敲了几下:“安静点。”
“上课前先说个事,咱班原来的化学老师因为身体原因请假回家修养,接下来的几个月,将由化学组的于老师给我们代课。”
“靠。”潘宇将身子向后靠了靠,和几个人讲着悄悄话,“这下咱班可要倒霉了,怎么是于魔头来给我们上课。”
丁诗瑶手掩在嘴唇上:“于魔头是谁啊?”
“就化学组一枝独秀的那个男老师啊,哦对了,他原来教四班和九班。”
“听我四班的朋友说,于魔头平时特别严厉,还特别喜欢在课堂上搞花样。”
话音刚落,老王朝他这个方向看过来:“潘宇,要不你上来讲?”
“老师我闭嘴了。”潘宇立刻认怂,“您继续。”
“于老师教学经验很丰富的,大家上课时候认真听,别给我丢脸。”
一旁的宋静原睫毛颤了下。
九班的老师。
也就是陈砚的老师。
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在化学办公室里和他见面。
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宋静原在心里嘲笑自己不争气。
同一个老师上课都能给她开心成这样。
-
数学课结束后就是化学课。
班里同学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这位即将到来的新老师,后排几个男生更是讲起了这位老师的“辉煌历史”。
就在这时,化学课代表走进来,在黑板上敲了几下:“大家带好一会上课要用的书和练习册,下节课我们要去多功能厅上。”
二班突然陷入沉寂,整整十秒。
“去哪上?”体委第一个发出质疑,“我没听错吧?要去那个又破又暗的大教室上课?”
“嗯。”课代表为难地点点头,“老师确实是这么告诉我的。”
多功能厅在实验楼三楼,平时只有开大会的时候才会到这边,宋静原刚下课的时候被英语老师临时叫走,出来的时候,距离上课只有三分钟了。
她一路跑到多功能厅,随便在后排挑了个座位坐下,却发现这里面坐了些她不太熟悉的面孔。
宋静原戳了戳前排女生的肩膀:“什么情况啊?怎么这么多人?”
“别提了。”女生皱了下眉头,“这新老师还真挺有个性的,居然想出让我们和九班一起上课的主意。”
和九班一起上课?
那岂不是说……
她要和陈砚一起上课?
宋静原的心“砰”一下紧张起来,下意识抬手将垂在耳边的一缕碎发别在耳后,目光在教室里扫荡一圈,并没看见陈砚的身影。
“上课了。”老于站在多功能厅中央的讲台上,他身上别了一个质量不太好的扩音器,电流的“滋滋”声和讲话的声音一起在空旷的教室里回荡。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咱们年级化学老师本来就不够用。”老于是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只不过长相和性格不太相符,他眉毛拧在一起,“这学期我要带四个班级,有些吃力,所以我决定以后咱们九班和二班的化学课放在一起上。”
老于又讲了一些要求,便开始正式上课。
老于让大家先回顾一下昨天的作业,教室里只剩下头顶老旧电风扇发出的轰鸣声。
“砰”的一声,多功能厅的后门被推开,陈旧的木门和墙壁碰撞出一声闷响,随即是一句懒散的“报告”。
教室突然陷入沉寂,宋静原随着同学们回头看,陈砚斜靠在门边上,眉眼松散。
“陈砚。”老于把书拍在讲桌上,“才开学第二周,你上课就迟到?”
“对不起老师。”他虽道着歉,语气却有点敷衍,“下次我尽量早点过来。”
“赶紧找地方坐下。”对于陈砚这种学生,老于已经懒得和他置气了,“别打扰大家上课。”
“谢谢老师。”
陈砚上课从来都是挑后排坐,教室里空下的座位不多,还有一些椅子因为年头过于久远而无法坐人,他目光扫了一圈,挑了半天也只剩下一个能坐的地方。
宋静原正在低头写着笔记,一股熟悉的薄荷味将她包围,下一秒,她听见那个倦懒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有人吗?”


第七章
宋静原捏着笔的手紧了下,小幅度地摇了下头:“没人。”
陈砚看见是她,有一瞬的意外,挑眉说了句“是你”,然后拉开凳子直接坐下。
宋静原心跳骤然加速,她逼着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卷子上,没过几分钟,背上就出了一层汗。
不知道是教室太闷了还是她过于紧张了。
陈砚坐下之后便没再说话,先是低头玩了十几分钟的手机,然后胳膊环在桌子上,埋头睡觉。
周遭的声音渐渐离他远去,教室飞速向后闪退,他好像回到了那个冷冰的别墅里面。
瘦小的男孩踩着椅子爬上阳台,看着那个身影逐渐下坠,只能无力地朝下面喊叫。
砰的一声——
“陈砚?”
头顶的风扇依旧轰轰吹着,陈砚的额头上出了一层汗,眼眸里的冷漠在对上女孩目光的那一刻退散。
宋静原手里拿着根黑色水笔,半侧着身子看他,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倒映的是藏不住的担心。
“什么事?”陈砚伸了伸腿,瞥她一眼。
“……老师让我叫醒你。”宋静原眨了眨眼睛,表示无辜。
“陈砚!”老于的声音被扩音器放大,回荡在教室里面,“上课就知道睡觉!给我好好听讲!”
陈砚懒懒“嗯”了声,从口袋里摸出根笔,手指在桌面上不轻不重地叩了两下,发出“咚咚”的声音。
“怎么了吗?”宋静原问。
“我没带卷子。”陈砚半靠在椅子上,两条长腿恣意伸着,抬了下眉毛,“能借我看一下吗?”
“……能的。”宋静原把卷子往他面前推了推,两人一人一半。
陈砚往桌面前凑了凑,女孩的字迹干净娟秀,就连一旁随手写下的演算过程都是工工整整的。
陈砚“啧”了声,扯了扯嘴角:“学霸是不一样。”
“……”
想起刚才陈砚从桌面上起来的反应,宋静原有些担心,闷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撕下草稿本的一角,在上面写了句话,折好推到陈砚面前。
“给我的?”陈砚抬了下眼皮。
宋静原无声点点头。
“学霸上课也传纸条?”两根修长的手指将纸条夹住,他语气有点顽劣。
宋静原:“……”
脸没由得开始发烫。
“你先好好听讲。”陈砚在她卷子上敲了敲,“纸条我一会看。”
“……好。”
陈砚虽然嘴上教育着别人,但自己听课并不专心,目光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试卷上扫着,那根黑色水笔被他转在指间,偶尔笔尾砸在桌上,发出不太规律的“嗒嗒”声。
老于今天好像铁了心的和他作对,看见他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掰下半截粉笔头就往这个方向扔。
只不过他方向感掌握得不太好,粉笔头斜斜向宋静原额头上飞去。
宋静原低头看着卷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准备拿出红笔做标记,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突然伸到她面前,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那颗黑痣更是不容忽视。
宋静原:“……?”
陈砚将粉笔头摁在桌子上:“老师,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么?非要动手。”
他偏头睨了眼身旁的人,眼神愣愣地盯着他的手,脸色发白,像只受了惊的兔子。
顿了几秒,他继续道:“都把我同桌吓着了。”
“你还好意思说?”老于音量都拔高了几分,“像个木头似的在那杵着,能不能拿起笔把黑板上的东西记一记?”
“成。”陈砚的语气仍然懒洋洋的,仔细听还有点欠揍,他非常配合的拿起笔,随手将黑板上的化学式抄了下来。
写完之后,他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的卷子。
“不好意思啊。”陈砚勾了下嘴角,“忘记是你的试卷了。”
“没事的。”宋静原摇摇头。
一道大题讲完,老于让大家进行自由讨论,教室里一片乱哄哄的,看起来一副认真钻研的样子,但仔细听听,大家都在讲闲话。
陈砚转了两下笔,视线扫到刚才宋静原给他的那张纸条,拿起来拆开。
【你刚刚是做噩梦了吗?】
想起刚才梦见的画面,陈砚眉眼不自主冷了下来,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少见的颓痞。脸上的血色退散,泛着冷白,握着笔的手力气加重,好像要把笔捏断一样。
瞥见他这副从未见过的暴戾样子,宋静原被吓了一跳,压低声音试探地叫他:“……陈砚?”
一束光影落在眼前,陈砚回过神,刚才脸上的蛮横已经消失不见,又换上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一只腿踩在桌下的横杠上,扬眉看她:“怎么这么问?”
宋静原如实回答:“看你醒的时候好像不太舒服。”
陈砚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拖着尾音,语调有些漫不经心:“关心我啊?”
“我就随口问问。”宋静原掐了下手心,心脏蹦到了嗓子眼,生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
“哦。”陈砚继续开始转笔,随意道,“我没事。”
“……那就好。”
“还有就是。”宋静原继续道,“刚才……谢谢你。”
因为同看一张卷子,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身就很近,宋静原刚才转头的时候,发尾不小心在陈砚手臂上蹭过,留下淡淡的茉莉花香味。
惹得他心头发燥。
做恶之心被勾起,陈砚盯着宋静原看了几秒,朝她那边靠了下,扯了下嘴唇,笑得又痞又坏:“怎么谢?都帮你两次了。”
“?”
“啊?”宋静原呆呆地看着他,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的座位靠后,根本没人注意这边发生了什么,陈砚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眼里是藏不住的戏谑。
宋静原的脸颊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手臂不自觉向旁边挪了下,书本“啪”地一声落在地上。
她弯腰去捡,不知是心慌还是什么,捡了两次才拿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陈砚揪着这个话题不放,“怎么谢?”
“……你想让我怎么谢?”
陈砚垂眸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她睫毛很长,鼻梁弧度很好看,五官柔和而青涩。
眼神中的慌乱无处可藏,陈砚担心自己再这样问下去她可能会被为难哭,重新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于魔头刚才说什么?自由讨论?”
“对。”
“那讨论讨论吧。”
“……”宋静原安静三秒,“讨论什么?”
“你给我讲讲这个吧。”他在自己刚才写下的那行化学式上点了点,“行吗?”
宋静原点点头:“好。”
“这是二氧化硅与□□反应的方程式。”宋静原快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把陈砚当作一个普通同学,“要背下来的,考试会考。”
陈砚懒散地“嗯”了声:“还有其他的知识点吗?”
“有的。”宋静原在下面标注了一下,“要记住的是,二氧化硅只能与□□这一种酸反应。”
“其他的都不行?”陈砚问。
“是的。”
陈砚嗤笑了声:“那这□□还挺矫情。”
“……”
生平第一次听见有人嫌化学物质矫情,宋静原下意识想笑,但是对面的人是陈砚,她又硬生生将笑意憋了回去。
“讲的挺好。”陈砚转了两圈笔,“我记住了。”
“好好学习吧,限定同桌。”
剩下的半节课,陈砚难得老实下来,没再打扰宋静原。
老于提前十分钟讲完了卷子,坐在讲台上,拿着二班上学期的期末成绩了解了一下每位同学的情况,然后传了张表格下来。
“大家把自己的名字按照座位顺序填好啊,我给你们代课的这段时间,周一的化学课就在这上,座位不变。”
宋静原听见这话,心头一惊。
这是不是意味着……
以后她都要和陈砚坐在一起了?
……
下课铃刚响,沈睿从前排座位飞奔过来找陈砚,“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我是那种逃课的人?”陈砚活动了下四肢,朝他扬眉。
“你少在这装。”沈睿不屑道,“你还少逃了?”
宋静原在一旁收拾东西,沈睿揽着陈砚肩膀,对她说:“辛苦你了宋妹妹,和陈砚坐一起上课,肯定很煎熬吧。”
宋静原笑了下:“还好。”
“有没有点礼貌。”陈砚扫他一眼,“人和你熟吗?瞎叫什么妹妹。”
沈睿被他噎了一下,不太服气:“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和人家熟吗?还和人家用一张卷子。”
“那肯定比你熟啊。”陈砚笑了下,回头看宋静原,“是吧,同桌?”
……
“说什么呢?”沈枝意从前排过来,把自己的书扔进沈睿怀里,挽起宋静原的胳膊,看见她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把矛头指向那两人,“你们俩是不是欺负静原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