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翻涌

时间:2022-09-22 18:15:58  作者:殊晚
TAG:

“嗯。”
祝澜离开后,沈枝意多看了她背影几眼:“这就是你那新女朋友啊?”
“怎么样?”沈睿挑眉,“有何评价。”
“能有什么评价。”沈枝意撇嘴,“还是那一如既往的审美。”
“我可不喜欢那种妖艳的,看着就不像是省事的。”她挽着宋静原的胳膊紧了紧,“我要是个男生,我就追我们静原这样的,人长得好看,又安安静静的,多乖。”
陈砚本来在前面走,听见这话后,没由得地笑了下。
宋静原心头发紧。
他在……笑什么呢?
-
把沈枝意她们两个送回教室之后,陈砚靠在走廊的阳台上,他个子有187,一眼就能透过教室窗户看见里面。
宋静原正在帮老师分发卷子,一缕黑发松散下来,贴在脖子上,衬得肤色更白。
路过的男生不小心撞到她,慌忙地和她道歉,她弯了下唇角,告诉他没有关系。
“看什么呢?”沈睿在他旁边站定,往班级里扫了眼,“提醒你一下,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你思想能不能别这么龌龊?”陈砚撩起眼皮横他一眼,“除了谈恋爱我是不会干别的了?”
“这话我可没说。”沈睿挑眉,“您会的可多着呢。”
“滚蛋。”陈砚在他肩膀上锤了下。
沈睿欠欠笑了下,也跟着他一起看:“不过长得确实挺好看的,又白又乖。”
他还不忘拉踩一波:“比沈枝意强多了。”
“就是话少了点。”
陈砚眼皮耷下,又恢复了那个漫不经心的样子:“就这性格。”
沈睿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愣了几秒:“你们认识啊?”
“嗯?”陈砚抬了下眉,神情闲散,“你猜。”
“得了吧。”沈睿和他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了,看见他这副玩世不恭的样就知道他又在开玩笑,刚才那句话肯定也是随口瞎说的,哼笑了声,“你和人学霸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可能认识。”
陈砚扯了下嘴角,没反驳他的话。
沈睿往里多看了几眼:“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我?”漆黑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笑,整个人松散得不得了,“你见我什么时候主动招惹过别人?”
“也是。”陈砚虽然谈过些女朋友,但在感情里一向都不是主动的那个,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沈睿上下打量他一遍,不禁感慨。
这人渣的还挺有原则。
-
下午课间的时候,宋静原在座位上写卷子,写到一半的时候有些困,手撑着下巴往窗外看。
楼下小广场上,高三的学生正聚在一起开着年级大会,校领导站在讲台上给大家灌鸡汤,即便是炎热的天气也没能磨灭他的激情澎湃,扯着嗓子告诉大家“希望就在前方”。
下面的高三学子神情各异,有人神色冷漠,满脸写着“这老头什么时候能讲完”的不耐烦;有人听的认真,脸上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有人吊儿郎当置身事外,迫不及待想从这座无形的监狱中解脱;也有人眉头紧锁,低头拿着背诵手册争分夺秒地背,焦虑与不安在脸上一览无余。
高中生涯就是这样,从踏入校园那天开始,每个人都在盼着早点从这里离开,但是真正离开之后,又会在某个深夜开始怀念这段热烈又真诚的青葱岁月。
就像是醇香的酒,沉淀的时间越久,越让人感到浓厚,让人欲罢不能。
人们总是不能同时拥有青春和对青春的感知,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宋静原打了个哈欠,她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她内心是非常矛盾的。
既盼着早点离开获得自由,同时也私心期待时间能够过的再慢一点。
学校是她和陈砚之间的最后一丝联系,一旦毕业,这点最后的关联也会断掉,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坠落在不同的地方,然后随着时间的流转,一点点消失在对方的记忆中。
想到这,丝丝缕缕的失落感在她心头蔓延开来,就像是沾在衣服上的口香糖,怎么都清理不干净。
沈枝意刚好从商店回来,看着宋静原一个人发呆,抬手在她梨涡上戳了下:“想什么呢?”
“没什么。”宋静原回过神,眼神不自然地别开,“听听楼下老师的演讲。”
“那有什么好听的?”沈枝意从小最烦的就是老师们假大空的发言,她把几包零食放在她桌面上,拿走宋静原手中的笔,“来吃点东西休息下。”
“刚才去商店的时候刚好碰见沈睿。”沈枝意得意地笑笑,“从他那掠夺来的。”
提起沈睿,宋静原不自觉又想起陈砚。
“你和沈睿是亲姐弟吗?”
“不是啦,他是我表弟。”
沈枝意在椅子上坐下,继续解释:“只不过小时候被一起放在外婆家,关系比较好。”
“那陈砚呢?”宋静原带了些私心,试图从沈枝意这里得到些关于他的信息。
“他和沈睿是好朋友,我们就认识了。”
宋静原“哦哦”两声:“就说看你们很熟的样子。”
“其实也不算特别熟。”沈枝意嚼着薯片,发出“嘎嘣”的声音,“我之前一直在盛阳那边上学,只有假期的时候会回来,所以和陈砚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宋静原点点头,从袋子里翻出块巧克力,撕开包装塞进嘴里。
-
晚上放学后,宋静原临时被唐欣叫去奶茶店帮忙,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奶奶,我回来了。”
老人笑着从厨房里面出来,把做好的饭菜端到桌上:“刚好,快洗洗手来吃饭。”
宋静原将校服换下去,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放到老人手边:“奶奶,学校附近新开了家糕点店,我买了一些回来,你来尝尝。”
老人接过她手中的袋子,打开看了下,露出些担忧的神色:“是不是很贵?”
“没有啦。”宋静原笑了笑,又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挽上老人的胳膊,“奶奶你看,这个月兼职的工钱发下来啦。”
“而且……”宋静原顿了一下,“那个女人留给我的生活费都还在卡里存着,足够我们用的。”
奶奶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脸:“奶奶是不忍心看你这么辛苦。”
“奶奶,你别这样想,我不觉得辛苦的。”
老人无声摇摇头,自从宋鸿明和吴雅芳离婚后,宋静原一直是她来带,虽然她乖巧懂事,却也承受了太多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东西。
“静原,别让自己太累了。”
“奶奶希望你能和其他小姑娘一样活泼一点,趁着年轻,大胆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别给自己留遗憾,也别太委屈自己。”
宋静原睫毛突然颤了下。
自己喜欢的东西。
深棕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失落,宋静原垂着眼咬了下唇内的细肉,声音压得很低:“奶奶,那如果你喜欢的东西注定是得不到的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奶奶肯定道,“我们静原这么优秀,上天是公平的,一定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你。”
“好了。”奶奶在她鼻尖上点了点,“快来吃饭吧。”
吃过饭后,宋静原回房间坐在书桌前,不自觉想起了奶奶说的话。
上天真的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她吗?
从小到大她的成绩都很好,性格乖巧,很少和别人发火,是家长口中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是她并不觉得上天眷顾过她什么。
父母离异,被迫学会独立,这些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好运——
大概就是让她和陈砚认识吧。
但她不敢太贪心,能和他说上话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她掏出日记本,想要在最新一页上记些什么,手中的动作抖了下,几张变色的纸从里面掉出来。
是初三语文课本上的那篇《送东阳马生序》。
宋静原现在还记得,那时崎源刚刚进入雨季,讲到这节课的那天,窗外乌云遮天,周遭闷热压抑。
语文课被安排在下午第一节 ,整个班级都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老师叫人读课文,陈砚刚好被叫起来,宋静原也终于能趁着这个机会回头看他一眼。昏暗晕沉的灯光照在他身上,他声音懒倦,还带着些没睡醒的沙哑感。
“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
她一下子就记住了这句话,只因为这里有他的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太喜欢了,只是听见那个“砚”字,宋静原心里都会没由得的紧张起来。
毕业后,她将语文书上的这一页撕下来夹在日记本里,有些可笑地珍藏起来。
纸张发出被翻动的哗哗声,宋静原拿起一支黑色水笔,笔尖与纸张摩擦出些带有颗粒感的“沙沙”声。
少女的字迹干净而娟秀,一笔一划地写下几行字。
“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
他叫陈砚,砚冰的砚。
不是‘cy’”。


第五章
接下来的一周里,宋静原都没再遇见陈砚。
周三上午最后一节是生物课,生物老师足足拖了十分钟的堂,刚一下课,沈枝意便拉着宋静原往食堂跑:“静原跑快点,我要饿死了。”
因为来得有些晚,食堂里面剩的空位置不多,沈枝意端着餐盘四处张望,忽然在人群中逮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激动地扯着宋静原过去。
宋静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沈枝意带到了沈睿身旁。
沈睿的校服外套搁在旁边的空座位上,沈枝意将校服捞起来扔进他怀里,径直坐下。
“呦。”沈睿抬头,朝她挑眉,“沈大小姐今天好兴致啊,怎么临幸食堂了?”
“滚蛋。”沈枝意朝他翻了个白眼,“我天天都来食堂好吗?”
“成。”沈睿笑起来没个正形,目光又转到宋静原身上,和她打了个招呼。
宋静原笑着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但同时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陈砚没和他一起来吗?
她一边低头拌面一边瞎想着,身旁的沈枝意却把她的心里话问了出来。
“陈砚呢?”沈枝意四下张望,手指在桌面上叩了几下,“你们俩没一起啊?”
“没。”
沈枝意“啧”了声:“陪女朋友去了?”
“也是。”她夹了块紫薯丸子塞进嘴里,“谁愿意和你这个烦人精天天在一块待着。”
“你说谁烦人精呢?”沈睿不太服气。
“你呗。”沈枝意头也不抬地接话,“不然还能有谁?”
两个人你一眼我一语地争辩,仿佛两个小学鸡拌嘴。
一旁的宋静原却显得有些失落,虽然她知道陈砚和自己什么关系都没有,但是听见那句“陪女朋友”后,还是忍不住难过,就连胃口都淡了很多。
她咬了下唇下的细肉,赧然地攥紧筷子,睫毛微颤。
“不过这次你还真错怪陈砚了——”沈睿的声音突然将她勾回现实,“不是陪女朋友。”
沈睿刚好吃到一块辣椒,猛然被呛到,灌了几口水才压下去,又继续说:“他最近一周都没和女朋友见面,现在在教室补觉呢。”
原来不是陪女朋友啊。
宋静原的心情神奇般地好了一点,握在筷子上的手指刚放松一点,却又压了回去。
正在教室补觉……
他是没休息好吗?
-
家长会的时间就在周三傍晚。
下午的课间,宋静原把卷子塞进书桌里,起身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没有关,空调机器吹着冷气,发出“轰轰”的声音,树叶摩擦的沙沙声与老师们的交谈声混杂在一起,撞进她的耳朵里。
“上次模拟测试的试卷你批完了吗?我真是要气死了,那最后几道选择不就是送分题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错!”
二班的班主任是个教数学的中年男人,姓王,二班同学私下都叫他老王。
老王穿着件极其彰显理科男教师身份的条纹polo衫,带着副细框眼镜,脑袋上的头发有些稀疏,倔强地偏向一旁。
宋静原敲了敲门,打断他们的对话:“老师。”
老王转过身朝门外扫了眼,看见是她,表情缓和一点:“进来吧。”
宋静原成绩好,老王素日对她还不错,他把一旁泡了枸杞菊花茶的保温杯端起来,喝了一口:“找老师有什么事吗?”
“嗯。”宋静原点点头,“老师,我想和你说一下,今天……”
话只说了一半,铿锵有力的手机铃声在办公室里炸开。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是老王最喜欢的歌曲《荣耀》。
老王把保温杯搁在桌子上,伸手从西装裤兜里拿出手机,扫了眼屏幕后立即摁灭,转过身和宋静原说:“你继续。”
“老师,今天晚上的家长会。”宋静原垂着眼,不安地揪着衣角,小心翼翼地问,“我能自己开吗?”
老王愣了下。
“我父母他们……”宋静原的声音逐渐变小,“都不太方便。”
她家里的情况老王了解得并不多,只知道父母离异,她跟着父亲生活,但这个所谓的父亲却从来没有出现在学校里面。
见宋静原神色窘迫,老王也没为难她,笑了下:“今晚上只是讲讲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情况,不是什么大事,你自己来听听也可以。”
“家里要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可以和老师沟通的。”老王又嘱咐她,“要是真有什么困难,老师能帮你想想办法。”
宋静原点点头:“谢谢老师。”
晚上放学后,同学们收拾书包陆续离开,沈枝意看着宋静原坐在原位置没动,有些好奇:“静原,你不走吗?”
宋静原一边写卷子一边回答她:“不了,一会的家长会我自己开。”
“啊?”沈枝意觉得事情不太对,没有追问下去,从书包里翻出块巧克力塞到她手里,转移话题,“那我可得贿赂你一下。”
她贴在宋静原耳边和她说悄悄话:“一会帮我听听,老王有没有和我妈打小报告。”
宋静原接过巧克力,朝她笑笑:“保证完成任务。”
看她情绪还算可以,沈枝意松下一口气,在她脸上捏了下:“那我先走啦?”
“嗯嗯。”宋静原露出两个小梨涡,和她道别。
家长会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老王只是简单点评了一下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然后又对家长们讲了一堆人生大道理,堪称一场心灵洗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