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翻涌

时间:2022-09-22 18:15:58  作者:殊晚
TAG:

“是的。”
“正好。”老师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两包还未开封的牛皮包裹,“这是学校刚给你们年级订的物理练习册,就差你们班没领了,你们顺道拿回去。”
沈枝意:“……”
“老师。”沈枝意不自觉咽了下口水,“我们只来了两个女生。”
言外之意是提醒你我们两个弱女子搞不定这项任务。
“我知道啊。”老师把本子扣在桌面上,仿佛没听懂她的话,“正好你们一人一包。”
“……”
“这又不重。”老师帮她们把包裹从地上拿起来,交到二人手里,“我们崎高的女生可不能这么娇气啊。”
沈枝意认命般的抱着书往外走,她平时拿过最重的东西也只是自己那个粉色的小书包,哪受过这种累,一路上叫苦不迭,每隔几分钟就要停下来歇一歇。
“静原。”沈枝意不知道第几次把书放到楼道里的台阶上,喘着粗气,“你真的不歇一会?”
“真不用,我不累。”宋静原回头朝她笑笑,她平时在奶茶店也会帮着搬货,一包书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两人保持着走三分钟停两分钟的节奏,好不容易快要走到教学楼的时候,有人在后面喊沈枝意的名字。
“沈睿!”还没有看见对方的样子,沈枝意就先炸了毛,“你有没有礼貌,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直呼我的大名,我是你姐!”
宋静原停下脚步,扭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不自觉抓紧了包裹外的牛皮纸。
十几米开外的地方,两个身形高瘦的男生正在向她们这个方向走来,除了那个叫做沈睿的人之外,还有张熟悉的面孔。
是陈砚。
他没穿校服,上身白色T恤,下身是灰色运动裤,单手插在兜里,懒懒散散地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时不时侧身和沈睿说几句话。
崎高对校服管控并不严格,除了周一举办升旗仪式和上级例行检查,其余时间,老师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招摇就可以。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一点点缩短。
目光瞥见他清晰的下颌线还有突起的喉结,宋静原的心跳不自觉开始加速,她往沈枝意身后挪了一小步,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沈枝意把书撂在一旁,跳起来就要去打沈睿的肩膀。他却反手将人摁住,语气有点欠揍:“沈枝意,想打我啊?你还是先长长身体吧。”
“说了要叫我姐!”
“你就比我大几个月,叫什么姐。”沈睿在她脑门上结结实实弹了下,“几天不见,怎么感觉你又变矮了?”
沈枝意仍然挣扎着想去打他,踮着脚却又被男生摁回来,那场面实在是有趣,宋静原没忍住笑了下。
沈睿注意到她,和沈枝意使了个眼神:“不介绍一下?”
“这是我的新同桌。”沈枝意对宋静原这种安静乖巧又心地善良的小姑娘特别没有抵抗力,搂着她的肩膀,像是搂着什么宝贝,亲昵道,“宋静原。”
“诶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沈睿挠头,“是不是去年期末年级第一啊?在成绩单上看见过。”
“呦。”沈枝意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趣他的机会,“你还看成绩单呢。”
沈睿懒得理她,扭头和宋静原热情地打招呼:“学霸好,我叫沈睿。”
自从陈砚过来后,宋静原的大脑就一直处于空白状态,最后还是沈枝意碰了下她胳膊,才把她从游离状态拉回来,极力掩饰着眼中的慌乱,笑得有些僵硬:“你们好。”
沈睿瞥了陈砚一眼,见这位大少爷还一副没睡醒的样,替他开口:“这是我朋友……”
话只说了一半,就被陈砚噎了回去:“我自己没长嘴?用你替我介绍?”
沈睿:“……”
陈砚低头看了宋静原一眼,神色自若:“陈砚。”
宋静原机械般地点点头,气氛突然沉静下来。
“来得正好。”沈枝意正愁找不着苦力帮自己搬书,现在沈睿主动送上门来,她当然不会放过。她下巴朝那包书的方向扬了扬,指示他,“沈睿,帮我搬书。”
“我真怀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沈睿嘴上抱怨着,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往那边走,任命般地将书拿起来,“从小就知道欺负我。”
“谁让我是你姐。”沈枝意点点头,对沈睿的自觉表示满意。
宋静原抱着书站在一旁看热闹,她们姐弟的相处模式实在有趣,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就在这时,一道低冷的声音在她头顶传来,还带着几分倦意。
“给我吧。”
宋静原怔了几秒,抬起头,陈砚就站在她面前,一股薄荷气味钻进宋静原的鼻腔中,冷冽又清淡。
陈砚抬手指了指她手中的那摞书,他的手很好看,骨节修长而分明,右手食指处有颗小小的黑痣。
“不、不用了。”宋静原垂下头,浓密的睫毛下压着,“我能搬动。”
“静原你不用和他客气。”沈枝意在一旁接话,“陈砚,快帮帮我同桌。”
“这不是帮着呢吗?”陈砚轻笑了下,直接伸手从她手里将书拿过,指节从她手背蹭过,带着些凉意。
宋静原怕自己的秘密暴露,仍然低着头,嘴角却不自觉向上弯了下:“谢谢。”
“没事。”
沈睿朝陈砚吹了个口哨:“英雄救美,帅死了。”
“滚。”陈砚走到他旁边,抬脚在他小腿上踢了下,“会不会用成语?不会用你就给我闭嘴。”
几个人哄闹着往教学楼走,陈砚和沈睿一直帮她们把书送到班级。
沈枝意进去把自己的书收拾好,挽着宋静原出教室,随口问沈睿:“你们俩吃午饭没?”
“刚从教室出来就被你抓走了。”沈睿幽幽道,“你说呢。”
“那一起呗。”沈枝意提议。
“行啊。”沈睿接话,指了指陈砚,“正好今天大少爷心情好,说要请我吃饭呢,人多还热闹。”
“成。”沈枝意答应得痛快,又问宋静原的意见,“静原,你介意吗?”
宋静原摇头:“不介意。”
“那走吧。”沈枝意爽快一笑,“沈睿你带路,我要去崎高最贵的窗口。”
陈砚扯了下唇,笑声从胸腔中传出:“你们姐弟俩合起伙坑我呢?”
“话怎么能这么说。”沈枝意反驳他,“今天可是我转学过来的第一天,你不应该好好招待我一下?”
“应该。”陈砚状态看起来比刚才好了不少,扯着笑和他们说话。
宋静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一旁默默听着。
一行人晃晃悠悠去了小食堂,沈睿回头问沈枝意:“想吃什么?”
沈枝意目光扫了一圈,有些犯难,求助身边人:“静原,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
她话这么一说,剩下两人的目光全都放到了宋静原身上。
“啊?”宋静原突然紧张起来,硬着头皮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店,试探道,“那家牛肉饭好像还可以。”
“就那吧。”陈砚突然接话。
来小食堂吃饭的人并不多,四人端着饭在角落的位置上坐下,宋静原和陈砚坐在对角线的位置上。
这顿饭吃的宋静原是心慌意乱,虽然陈砚目光并没往她这边看,但她也实在无法忽视掉他的存在,目光不自觉往那个方向飘。
手心里已经出了不少汗,她后背紧绷地坐着塑料椅子上,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低头和碗里的洋葱做着斗争,强迫症发作似的把它们一点一点挑出来,堆在碗边。
“学霸你也不吃洋葱啊?”沈睿瞥见她的小动作,随口问了句。
猛然听见自己的名字,宋静原“啊”了声,用笑容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嗯,我不喜欢吃洋葱。”
“挺巧。”沈睿乐了下,指了指身旁正在低头回别人消息的陈砚,“他也不吃。”
宋静原怔了下,心里竟然无端冒出了一点有些愚蠢的满足感。
不喜欢吃洋葱。
这是她和陈砚之间的第一个共同点。
虽然这个共同点渺小的有些不值一提,但她还是很开心。
“陈砚。”沈枝意看陈砚大摇大摆地玩手机,忍不住提醒他,“这好歹也是学校诶,你不收敛一点?”
“这你就不懂了吧。”沈睿接话,“崎高的管理哪像你们省中那么严啊,而且整个高二的领导都已经要放弃他了,只要他不干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没人管他。”
沈枝意“啧”了声:“又和女朋友聊天呢啊?”
陈砚半晌才说了一个字:“没。”
“还是上次那个?”
“不是。”
“这次准备谈多久?”
“他你还不了解啊?”沈睿胳膊搭在陈砚肩膀上,替他接了话,“你看他哪一任超过两个月了?”
“行走的渣男。”
“吃饭怎么也堵不上你的嘴。”陈砚斜他一眼。
宋静原一言不发地低着头,捏在筷子上的手指紧了紧,心头漫出一阵酸胀。
“得。”沈睿吃了瘪,倒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和宋静原搭话,“学霸,我和陈砚都是九班的,有时间来找我们玩啊。”
“你少在这和我同桌搭讪。”沈枝意扫他一眼,“再把人家带坏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虽然学习不好,但也算是个好人。”
沈枝意“呵呵”两声。
沈睿又去碰陈砚的肩膀:“我不是好人吗?”
陈砚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偏过头往沈睿那个方向凑了凑,脸上带着些坏笑,目光从上往下扫。
“你干嘛。”沈睿被他盯了好半天,自觉后退,“别用这眼神看着我啊,我可不吃你这套。”
“你不是问我你是不是好人吗?我这不观察一下。”
沈睿“哦”了下:“那你观察出什么了?”
陈砚扬眉,语气里带了点漫不经心:“还真不是个好人。”
“……”
宋静原忍不住发笑,沈睿有点不甘心地看向她:“学霸你说,我是不是好人?”
“……?”
宋静原愣了几秒,缓缓开口,“是……吧。”
话音刚落,陈砚低低笑了下,吊儿郎当道:“瞧你把人家为难的。”
沈睿:“……”
吃完饭后,四个人往教学楼走,路过商店的时候,沈睿停了下:“我进去买瓶水啊。”
“给我带一瓶。”沈枝意接话。
“自己去。”沈睿回头瞥她一眼,“懒得要死。”
沈枝意和他翻了个白眼,不情愿地跟上他的脚步。
外面只剩下陈砚和宋静原两人,宋静原有些不知所措,不太自在地别过身,对着远处的教学楼发呆。
学校广播站今天播放都是些许多年前的老歌曲,现在刚好放到林忆莲的《词不达意》。
宋静原抱着胳膊,悄悄撇了眼不远处的陈砚,男生低着脖颈,单手插在兜里,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时不时跟着音乐节奏打个响指,影子被阳光拉的很长。
歌词刚好放到高潮部分——
“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
建立默契
却词不达意
……”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应景,宋静原看着那影子怔了会,往前挪动了一小步,两个人的影子贴合在一起,一长一短,像是在拥抱。
鼻子不争气地又开始发酸。
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暗恋的人,会把自己的爱放的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最终开出花来。
她正瞎想着,一道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宋静原。”
这是陈砚第一次叫她。


第四章
宋静原反应迟了两秒,心跳不争气的加速。
不等她回头,她的手腕被一个微凉的温度覆盖住,陈砚将她向旁边拽了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骤然缩进。
宋静原偏头便看见他瘦削的下颌线,身上淡淡的薄荷气味涌进鼻腔。
陈砚下一秒将她松开,垂眸解释:“有车。”
宋静原回头看,商店的老大爷骑着三轮车恰好经过,车上载了不少货物,她刚才站的地方是视觉盲区,要不是陈砚拉了她一把,也许就会被撞到。
这个人就是这样,虽然平时看起来没个正形,但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不会坐视不管。
刚才帮自己搬书是这样,现在也是。
“谢谢。”她低着头说。
陈砚面无表情地“嗯”了声,收回目光继续看手机。
沈睿和沈枝意从商店里出来,沈枝意塞了袋草莓牛奶到宋静原手里:“喏静原,给你的。”
宋静原道了句谢,咬开一个小口,香甜的草莓味盈满整个口腔。
沈睿将一瓶罐装汽水扔到陈砚手里,修长的手指勾在拉环上,向后一扯,手背上的青筋突起,“呲”的一声,气泡从罐口溅出。
拉环被送进一旁的垃圾桶里,陈砚仰头灌了几口,喉结滚动。
“怪不得那么多小姑娘被你迷成那样。”沈睿摆弄着手中的汽水瓶子,在一旁朝他竖起大拇指,“确实帅。”
“怎么?”陈砚抬眉,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往他耳边凑了凑,“你也被我迷倒了?”
“滚滚滚。”沈睿甩手将瓶子砸在他身上,“你少拿这套恶心我。”
四人继续向前走,崎中的校园很大,遍地都是白桦树,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绿色。从食堂回教学楼的路上有个荷花池,池塘里面养了些金鱼,每到课间的时候,总有许多女孩子站在拱桥上面喂鱼。
陌生又新鲜的环境让沈枝意格外好奇,吵着要在校园里转转,几个人便从食堂门口逛到荷花池,又逛到附近的林荫路。
宋静原抬头看,少年在前方不紧不慢地走,身形颀长挺拔。
她看的有些出神,头发在脸上乱拍着。
比起他的模样,其实宋静原更熟悉他的背影。
那个她偷偷追寻过无数次的背影。
“陈砚!”一道女声撞进来,宋静原立马收回目光,看向别处。
祝澜从教学楼里跑出来,在陈砚身边站定,伸手勾了下他手指:“中午给你发的消息怎么没回?”
“没看见。”陈砚淡淡道。
“晚上放学还和我一起走吗?”
“不了。”陈砚推开她的胳膊,兴致缺缺,“有事。”
“那好吧。”祝澜有点失落,但还是甜甜地笑了下,“那我回家给你发消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