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翻涌

时间:2022-09-22 18:15:58  作者:殊晚
TAG:

她想再多看一眼。
一辆车从面前飞速驶过,水洼里的水被溅在她纤细的脚踝上,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她下意识低头。
再抬头的时候,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白净的指尖捏紧校服衣角。
陈砚正在看她。


第二章
借着月光,宋静原这次看清了他的样子。
他留着比寸头稍微长一点的黑发,身材高且瘦,皮肤冷白,双眼皮很深,眼尾微微上挑,面部轮廓饱满而立体,下颌线条格外好看。
是很有攻击性的长相。
那截已经灭了的烟被他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把玩着银质打火机,火光忽明忽暗,他懒懒散散地靠在墙上,虽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并不让人感觉反感。
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情绪,就那么停在她身上。
雨帘渐渐变得浓密,雨声越来越大,陈砚的目光仍然没有移开,宋静原先败下阵来,尴尬地别过头,冲进雨幕里,只留下一个慌张的背影。
-
宋静原跑到一半的时候雨就停了,但是她全身上下还是湿透了,湿漉漉的棉质校服贴在身上,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住的这栋楼的隔音很差,住在楼下的一对年轻夫妻正在激烈地争吵,女人负气地大喊:“不能过就离婚。”
男人不甘示弱:“离就离,老子没你不能活?”
……
楼道里的灯已经罢工半个多月,宋静原伴随着吵架声,贴着墙壁摸黑上楼。
她将钥匙插进锁孔里,打开门,白发苍苍的老人背对着她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身形佝偻,在橘黄色的暗灯下显得格外瘦弱。
“奶奶。”
“诶。”老人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静原回来了。”
“呦,怎么淋成这样?”老人缓慢站起身,摸了摸她的湿发,“外面下雨了吗?”
“嗯。”宋静原笑了下,“忘记带伞了。”
“怎么不找个地方躲会雨。”老人担忧道,“傻呵呵地顶雨跑回来。”
“没事的。”宋静原把书包放在椅子上,“没淋到多少。”
老人突然剧烈咳嗽了几下,宋静原忙过去伸手帮她顺背:“还好吗奶奶?”
“没事。”老人拍拍她的肩膀,“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然该感冒了。”
-
宋静原洗过澡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奶奶端了碗面从厨房里出来,朝她笑:“静原,是不是还没吃晚饭?过来吃点东西吧。”
宋静原过去接下她手里的面条,放到餐桌上,她其实没什么胃口,但还是都吃完了。
“好吃吗?”奶奶问。
宋静原弯唇笑了下:“好吃。”
她话音刚落,奶奶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宋静原有些担心:“奶奶,你最近好像咳得格外厉害,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年纪大了总要有些小毛病。”老人慈祥地笑了笑,“不要紧。”
“哦对了。”老人又从厨房的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装了些桃酥饼干,“这是楼下张叔叔送来的,快来尝尝。”
宋静原拿了块饼干放在老人手里:“奶奶,你也吃吧。”
“嗯。”老人对着饼干发了会呆,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半晌道,“记得你爸爸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了。”
“好长时间不见他回来了,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
宋静原想起下午那几条短信,想起这么多年宋鸿明对她们不闻不问的态度,不禁皱了下眉头。
“奶奶。”宋静原掐了下手心,出声打断她,“他有什么好让人担心的。”
老人语气有些无奈:“别这么说,你爸爸也有自己的不容易。”
“好了。”老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吃完回去早点休息吧,你学习一天也累了。”
宋静原“嗯”了声:“奶奶你也早点睡。”
房间里的灯有些昏暗,桌上的闹钟发出有规律的机械音。
宋静原咬着半块巧克力,伏在桌面上写卷子。
这卷子是英语老师单独给她发的,难度比较大。
写到一半的时候,她被一道题卡住,刚才在街上看见的那个人不自觉浮现在她脑海里面。
他们好像有两个多月没见过面了。
相比上一次见面,那人好像又瘦了一点。
她弯腰在最下层抽屉里拿出一本日记,里面的内容已经记了大半本,纸边微微泛黄,显然是被人翻过很多次了。
日记本最后夹了一张有些掉色的毕业照,宋静原拿出来,一眼就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只穿了件黑色T恤衫,站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上,一只手半插在兜里,神色懒散地看着镜头,好像没睡醒一般。
宋静原则穿着纯白长裙,循规蹈矩地站在第一排,脸上带着青涩的笑。
这是他们唯一一张合照。
两人初中同校,初三又是同班,但并没有什么交集。
也许陈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过她。
一个除了学习之外,毫不起眼的女生。
宋静原把日记本收好,目光回到卷子上,笔尖不自觉在上面写下了一个“cy”,怔了几秒钟后,又重重勾掉,生怕被人发现。
很重要的人。
总是以缩写的形式出现在各种地方。
-
周末下午,宋静原照例到奶茶店里兼职,不忙的时候都在前台上写卷子。
没过多久,丁诗瑶推门进来,手里提了一牛皮纸袋:“静原!”
宋静原抬起头:“你怎么过来啦?”
“昨天我妈带了好些巧克力回来,你不是喜欢吃吗?”丁诗瑶把纸袋塞进她手里,“给你拿了点,顺便过来看看你。”
宋静原笑了笑,唇边露出两个梨涡:“谢谢诗瑶。”
“对了,听班长说,我们班要转进来一个新同学呢。”
宋静原“啊”了声:“新同学?”
“是啊,听说是从省实验转来的姑娘,好像是有亲戚在我们学校?唉我真的不理解,省实验多好啊,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来崎源,不仅校服丑,食堂更是难吃死了。”
宋静原笑着掐她的脸:“每天中午下课,你跑的比谁都快。”
“我那不是饿了嘛!”丁诗瑶不服气道。
宋静原从袋子里面拿出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甜蜜的滋味在嘴里散开,嘴角扬起一个很小的弧度。
“你真的不觉得腻吗?”丁诗瑶戳了戳她的梨涡,“我觉得太甜了。”
“没有吧,我觉得还好。”
“你怎么这么喜欢甜食呀?”丁诗瑶单手撑着下巴,“而且还吃不胖,真是羡慕死你了。”
宋静原只是弯唇笑了笑,目光不经意扫到门外的风景。
晴空万里,微风和煦。
沐浴在日光下的万物都是美好而灿烂的。
但生活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
生活已经够苦了,充满了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充满了做不完的习题和背不完的课本。
还有那暗自翻涌在她心口当中的情愫。
所以她只能靠着甜食来麻痹自己的感官,告诉自己希望就在不远的将来。
宋静原把奶茶单子推到丁诗瑶面前:“想喝什么?我请你?”
“我就不喝啦。”丁诗瑶拍拍她的手,“你在这兼职也不容易。”
“没事。”宋静原说,“内部员工不花钱。”
“真的啊?”丁诗瑶开始翻菜单,“那就这个白桃乌龙吧,少加点糖哦。”
“好。”
宋静原进了制作区,没过多久给她端了杯奶茶出去,刚放在桌上,就听丁诗瑶爆了句:“我靠,祝澜的新男友是陈砚啊?”
宋静原心一惊,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街对面站了一群人笑着聊天,她一眼就在里面找到了陈砚的身影。
他还穿着昨天那件黑色夹克,单手插在兜里,神色倦怠,还有点不耐烦。祝澜贴在他身侧和他小声说着什么,她今天换了件紧身短裙,细白的腿暴露在空气中,格外吸睛。
陈砚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周围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他扭头看了祝澜一眼,随即扯扯嘴角,躬身说了点什么,笑得有些坏。
下一秒,祝澜红着脸扯了下他衣角。
宋静原觉得嘴里的巧克力莫名苦涩了起来,几口咬碎咽下去。
丁诗瑶看了好半天才收回目光,咋舌感慨:“昨天刚听朋友说祝澜交了个新男友,没想到居然是陈砚。”
“不过陈砚长得是真帅,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他了,但是还是觉得好帅。”
宋静原刚准备说些什么,店门被人推开,祝澜甜腻的声音在房间里传来:“要一杯奶茶。”
宋静原回过神,抬起头,突然看见陈砚也站在祝澜的旁边。
她牵强地压了下嘴角,低着头往前台走:“想喝什么?”
祝澜拿起菜单本,挑挑选选半天:“要这个多肉葡萄吧。”
“能帮我多加些糖吗?”祝澜问,“我喜欢甜的。”
“可以。”
陈砚就靠在吧台上站着,宋静原莫名有些不自在,低着头回话。
“阿砚你要喝什么?”祝澜去挽陈砚的胳膊,讨好地问他。
“不喝。”陈砚往后躲了下,祝澜的手扑了空。
他的声音还有点哑,从兜里摸出烟盒,从里面抽了一根,刚准备点燃,目光扫到宋静原身上,又把打火机放了回去。
“出去抽根烟,在外面等你。”
祝澜看起来有点失望。
虽然陈砚说了自己不喝,但祝澜还是把菜单拉了回来:“再拿一杯西瓜汁吧,少放点糖,我男朋友不喜欢甜的。”
宋静原将眼底的涩意收回,点头:“好。”
两杯奶茶很快做好,祝澜付过钱后拎在手里,爽快地笑了笑:“谢谢。”
宋静原顺着她的背影往店外看,陈砚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她在丁诗瑶身边坐下,丁诗瑶继续和她八卦:“你看祝澜刚才那得意的劲,恨不得把陈砚两个字写脸上,目光都移不开了。”
“不过有一说一。”她托着下巴,咬着奶茶吸管,“祝澜的身材是真的好。”
丁诗瑶目光突然放到宋静原身上,欠欠说了句:“静原,我觉得你应该多吃点木瓜。”
宋静原:“……”
“诗瑶!”
丁诗瑶知道她面子薄,才开了一句玩笑脸就红的不得了,笑着去安慰她:“好啦,我不说了嘛。”
“现在这样也很好。”她拍了拍她的脸颊,“咱们走的是清秀型。”
“……”
见丁诗瑶托着下巴半天没说话,宋静原敲敲她脑袋:“在想什么?”
“突然想起来我初三班级的一个男生。”丁诗瑶眨了眨眼睛,“长得也是很帅。”
“不过和陈砚不一样,他对身边所有女生都没什么兴趣,清心寡欲得像个男菩萨。”
提起这个话题,丁诗瑶开始和她倾诉:“我也说不清楚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就总是下意识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
对面的宋静原低下头对着桌子发呆,心中的酸涩再一次蔓延上来。
“诶静原,我记得你和陈砚是不是都从一中考过来的?”
“嗯。”宋静原点点头,“是。”
“你们不认识吗?”
宋静原苦笑:“在一个学校也不一定都要认识啊。”
“那你初中的时候没听说过他?”
“听说过。”
“那时候追他的人肯定也有很多吧?”
“嗯。”
丁诗瑶看着宋静原安安静静的样子,突然就想逗逗她。
“静原,那你有没有喜欢过他?”


第三章
宋静原本来在发呆,听见她这话后突然干咳了两声,白皙的脸颊上多了几抹绯红:“诗瑶,你在说什么?”
“开个玩笑啦。”丁诗瑶拍拍她的肩,顺势在她脸蛋上捏了下,“我们静原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喜欢陈砚那样的。”
宋静原咬着下唇没说话。
她和陈砚就像是两个极端,从来没有人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过,更不会猜到她在暗恋他。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你说她们都喜欢陈砚什么呢?”丁诗瑶开始瞎琢磨,“长得帅?玩的开?”
“不过除了学习之外,这人好像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听说家里条件也好,一家人都蛮厉害的,爸妈都有自己的公司,光是别墅就好几套。”
“感情上虽然浪了点,但也只是不长情罢了,每一任都是好聚好散,倒也没做过什么违反原则问题的事,前女友们也没在外人面前控诉过他的不是。”
丁诗瑶边想边感慨:“怪不得那么多小姑娘前仆后继往他身上靠。”
宋静原闷着没接话,在心里暗戳戳问自己,喜欢一个人真的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
在这风声鹤唳的十五六岁,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足以让人惊艳很久,难以忘怀。
宋静原忽然想起在书中看见的一句话——“我始终相信,真正圆满纯粹的爱情,是没有任何怨恨的,就像我们爱玫瑰花,也可以承受它的刺,以及偶然的刺伤。”
陈砚就像是炽热的火光,既能照亮她,也能灼伤她。
-
周一的早自习上,大家都还没有从周末的状态中缓过来,即便走廊里时不时有老师在巡查,班级里还是有一大半人在打瞌睡。
宋静原坐在靠窗的外置上,这个地方不容易被外面注意到,她单手托着下巴,也有些昏昏欲睡。
丁诗瑶突然在前面敲了敲她的桌子:“醒醒静原,老班来了。”
宋静原一个激灵坐直身子,班主任从门口进来,身后还跟了个女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沈枝意。”
“大家好呀,我是沈枝意,很高兴加入二班和你们成为同学。”
女生扎着高马尾,她皮肤很白,四肢纤瘦,脸上却带了些未褪去的婴儿肥,圆溜溜的眼睛像是颗黑葡萄,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颗虎牙。
明媚得仿佛是天上的太阳。
宋静原身旁的位置刚好是空的,班主任让她先在那里坐下。
“你好呀,新同桌。”沈枝意眼睛很亮,兴奋地抓着宋静原的手和她打招呼,“我是沈枝意,你可以叫我枝枝。”
宋静原眼底多了些笑意:“你好,我是宋静原。”
沈枝意性格开朗,又喜欢交朋友,只花了两个课间就和周围的同学混得很熟了。
她原来所在的学校和崎高用的教材不太一样,中午放学后,老师提醒她去教务处领取新教材,宋静原担心她一个人搞不定,主动提出要帮她一起。
办公室里,教务老师把沈枝意需要的书打包好,一边登记一边问:“高二二班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