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翻涌

时间:2022-09-22 18:15:58  作者:殊晚
TAG:


主角:宋静原,陈砚  配角:沈枝意  其它:;女主
简介:【暗恋文】晚21:00更新
同系列文《祁泽世安》《夏悸》求收藏,文案在下方,作者专栏求收藏
微博:@殊晚-
经常修文,正版认准晋江,谢谢大家支持。
“我终将青春翻涌成她。”——陈砚
陈砚作为崎源高中的风云人物,离经叛道了十八年,就像一阵疾风,让人捉摸不定。
而宋静原乖巧安静,性情纯良,做事循规蹈矩,只敢在人群偷看他的背影。
他们像是两个极端,没人想过他们会站在一起。
一次意外,她以为他受伤,放心不下去给他送药,却反被人堵在客厅的墙角里。
窗外漫天飞雪,脖颈间的黑色项链碰撞出清脆响声,陈砚贴在她耳边,笑得散漫顽劣:“这么关心我啊?是喜欢我?”
-
多年后,二人在酒吧重逢。
宋静原走错了包厢,撞见陈砚懒散靠在沙发里,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手里掐着半截未灭的烟,漫不经心地敷衍着身边女人的话。
目光扫到她身上的时候,平静冷淡,只一秒就收回,仿佛二人从来不认识。
也是那晚,宋静原被他人纠缠,走投无路之时,被陈砚暴躁地拽到一旁。
宋静原极为冷静:“陈砚,我们已经分手了。”
陈砚眼尾猩红,咬牙切齿地声讨她:“宋静原,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当初可是你先招惹我的。”
你没资格先离开。
-你相信奇迹吗?
陈砚就是我的奇迹。
陈砚×宋静原
痞坏浪子×安静内敛
阅读指南:
1.浪子回头套路文,男主有情史但不走心,sc
2.男女主都非完美人设,性格都别扭
3.非追妻火葬场!!/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双向救赎/狗血/人设关系复杂,文案一时解释不清楚,可以耐心往下看看
4.不喜请点叉,祝大家找到心仪的小说,请勿上升作者本人!!
5.有私设,勿过度考究现实。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静原,陈砚 ┃ 配角:沈枝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浪子回头,暗恋成真。
立意:勇敢且真诚


第一章
“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
他叫陈砚。
*
八月末。
崎源县刚刚下过一场暴雨,天空一片雾蒙蒙的阴暗,树叶上残留的水珠滑落,无声砸向地面,空气中满是让人觉得压抑的燥热。
宋静原刚从英语办公室里面出来,抱着一沓卷子往教室走。
她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色校服T恤,乌黑的柔发盘在脑后,露出饱满圆润的额头,几缕不听话的碎发垂下,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她还在想刚才英语老师和她提起的竞赛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了两个女生,直直撞在对方肩膀上,“啪”的一声,手中的卷子掉在地上。
“能不能看点路啊?”被她撞到的是艺术班的祝澜,她穿着一件吊带短衫,露出漂亮流畅的肩颈线,长卷发披散下来,美得张扬又任性。
“对不起。”宋静原慌慌张张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祝澜没理她,越过她继续和身边的人说话,声音娇媚:“今晚他说要带我出去玩呢。”
“真的吗?”祝澜旁边女生的语气听起来比她还要激动,“澜澜,我可太羡慕你了。”
宋静原蹲下身子将散落在地上的卷子捡起,两人的对话不偏不倚地传到了她耳中。
“能和陈砚那种帅哥在一起,想想就很幸福。”
“那是自然。”
陈砚?
宋静原手中的动作一顿,脑海中不免又浮现出那张熟悉的脸。
她不自觉抓紧了手中的英语卷子,等到祝澜她们的声音完全消失在走廊里才回过神来,慢慢吞吞地往教室走。
“静原。”丁诗瑶从教室里出来,见她满脸心事的样子,关心道,“你怎么了?”
宋静原心中有些酸涩,咬了下嘴唇,摇头:“没事。”
“老李刚才喊你什么事啊?”丁诗瑶问,“半节课都没让你回来。”
老李是她们班的英语老师。
“就说了一点竞赛的事情。”
两个人在座位上坐下,丁诗瑶把卷子放到宋静原手上:“这是这周的数学卷,刚才你不在班级,我帮你留了一份。”
宋静原塞到书包里:“谢谢。”
“对了。”丁诗瑶突然想起了什么,“刚才班主任过来说下周要开家长会,说是必须让父母中的一个亲自到场。”
宋静原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其他人不行?”
“嗯,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名堂。”
宋静原把校服外套从书桌里面拿出来,往教室外面走:“我去打个电话。”
已经过了放学时间,走廊里基本没有什么人,光线灼灼地照下来,空气闷热到让人喘不上来气。
宋静原额头上渗出些汗,她靠在窗户旁边的阳台上,一边向外面张望,一边拨通爸爸的电话号码。
听筒里传来嘟嘟的机械音。
无人接通。
她抿了下嘴唇又重新拨回去,还是同样的结果。
她转身准备回到教室里,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宋鸿明给她回了消息。
【爸爸:忙。】
【爸爸:有事直说。】
宋静原忽地笑了下。
忙。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这话的。
她犹豫片刻,还是回复了他。
【宋静原:下周班上要开家长会,说是必须让父母到场,你有时间吗?】
【爸爸:没时间,别来烦老子。】
……
宋静原手掌撑在大理石阳台上,心里有股说不清的情绪。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走廊里面的窗户没有关,热风肆意灌进她的衣衫里面,打在她的脸上,吹的她满身燥热。
女人的哭闹声,男人的打骂声,家具被摔在地上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她耳边反复播放。
热浪冲击得她有些喘不上气来,那些夜晚经常以噩梦形式困扰着她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那年她不过才十岁,父母整日吵架,能摔的东西都被砸到地上,她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面,提心吊胆地听着外面的碰撞声。
后来两人离了婚,吴雅芳消失在这座城市当中,宋静原的抚养权被留给宋鸿明,但他并没有起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常年和狐朋狗友混迹在一起,对她不闻不问。
宋静原在外面吹了会风,回到教室里,丁诗瑶看她脸色不太好,主动捏了捏她的手:“静原,不舒服吗?”
“不是。”
丁诗瑶对她家的情况了解一些,猜测道:“是不是因为家长会的事情?”
“没事。”宋静原牵强地扯了扯嘴角,“我再和老师好好说说。”
两人从教学楼里面出来,出了校门,看见祝澜在学校对面的商店门口站着,双手叉在腰上,拿着手机气急败坏地和谁讲着电话。
“啧啧。”丁诗瑶撇了撇嘴,“就凭祝澜这大小姐脾气,真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男生上赶着追她。”
宋静原又想起来刚才走廊里听见的话,咬了下嘴唇:“长得漂亮嘛,总是更招人喜欢。”
“她那就是会化妆。”丁诗瑶把目光放在宋静原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而且平心而论,我还是觉得静原你更好看一点。”
宋静原确实好看,一张巴掌大的脸,皮肤是奶白色,一双杏眼干净又清澈,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梨涡,温婉且恬静。
用丁诗瑶之前的话说,每次看见她,都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我要是个男生,我肯定追你。”丁诗瑶在她耳边说悄悄话。
宋静原被她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谦虚道:“我也挺普通的。”
“你这样还普通,让我们这帮人怎么活?”丁诗瑶在她脸上捏了下。
“对了静原,听说二高那边开了个新的游戏厅,今天刚好是周五,要和我一起去转转吗?”
“不了吧。”宋静原抿了下嘴唇,“要去奶茶店那边帮忙。”
“又去兼职啊?”丁诗瑶皱眉,“要我说那奶茶店就是看你年纪小,把你当廉价劳动力,一个月才给你三百块,这不是骗人吗?”
“别这么说。”宋静原从兜里翻出来两块牛奶巧克力,拿了一块放在丁诗瑶手里,“老板对我还是很好的。”
“好吧。”丁诗瑶拿她没办法,忽然想起来什么,“今天怎么没见你骑车啊?”
“刹车那里出了点问题,拿去修理了。”
“你那自行车都用了多久了,趁早换一辆吧,别出什么差错。”
“没事的。”宋静原小声说。
丁诗瑶叹了口气:“那你注意安全。”
宋静原把巧克力塞进嘴里:“知道啦。”
-
傍晚时分的太阳好像更毒了一点。
宋静原把校服披在身上挡太阳,绕到学校后面的那条老街上。
这条街叫“莱河街”,街上基本都是些上了年头的小店,虽然破旧,但很有烟火气息,许多学生放学后也喜欢到这边来玩。
褪色的牌匾与贴在电线杆子上的彩色小广告随处可见,隔壁理发店门口支了个大喇叭,机械地反复播放【剪头5元一次】,远处天空被晚霞染成暖红色,所有场景融合在一起,倒像是副颇有意境的油画。
宋静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丁诗瑶不止一次吐槽过她,放着张这么漂亮的脸蛋不自拍,却整天对着各种风景拍来拍去。
宋静原回看自己拍过的照片,满意地弯了下唇,在奶茶店门口停下脚。
这家店的老板之前是宋静原家的邻居,只比她大几岁,看她和奶奶的日子不容易,才给她了一个过来兼职的机会,每周末下午过来帮会忙,一个月下来也是一笔收入。
奶茶店的生意算不上忙,没人的时候她还能抽空写会作业。
宋静原推门进去,门前的沙发椅上坐了个女生,她一头干练短发,玫红色短上衣露出性感的锁骨,翘着二郎腿玩手机。
“欣姐。”宋静原说。
欣姐比她大两岁,是隔壁职高的学生,同样也在奶茶店里兼职,宋静原今天是临时被她叫来换班的。
“静原来啦。”唐欣起身整理了下裙摆,她和宋静原关系还不错,塞了块糖到她嘴里,“还以为你今天和哪个小男生约会去了。”
“不是。”宋静原脸“蹭”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摸了下头发,“学校有点事,出来的比较晚。”
“还是这么不经逗。”唐欣拍了拍她的头,“那我先走了。”
“嗯嗯。”
“对了。”唐欣已经推开了门,半只脚踏出去,回头和她交代,“今天老板说晚上有个快递会送到这里,你可能要多等会。”
宋静原点点头:“好。”
现在过了放学最忙的时间段,没什么人过来买奶茶,宋静原目光在店里扫了一圈,看见东西有点乱,主动打扫了下卫生,然后坐在前台上写卷子。
写了一个多小时,宋静原眼睛有点发酸,刚把东西都收拾到书包里面,“吱呀”一声,奶茶店的门被打开,进来两个和她穿着同样校服的小姑娘。
她们点了两杯奶茶,在角落的座位上交谈着。宋静原进了制作区,细碎的对话声传进她耳朵里面。
“诶我没看错吧?刚才看见的是陈砚?”
“没看错,就是他,可真帅啊。”
“他旁边那个女生是他女朋友吗?好漂亮。”
“应该是吧,不过听高二的学长说,陈砚换女朋友比翻书还快,每一任都是那种颜值高身材正的大美女,但是谈的时间都超不过两个月。”
“就他那张脸,处两个月也不亏。”
……
女生们的话题换的很快。
宋静原正在往奶茶杯里面加东西,握在杯沿上的手指蓦地抖了下,仿佛是被水蒸气烫到了一样,勺子里的布丁洒了一半。
半晌,宋静原才回过神来,低垂着眼将地上的污渍处理好,重新做了杯奶茶,给两个人送出去,店里重新恢复沉静。
在距离她下班还剩下十五分钟的时候,店门再次被推开,快递小哥把老板的东西送过来,宋静原签收后,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夏末的雨总是来得更急切一点,宋静原刚走了没多远,雨点就从天上拍下来,她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只好随便进了个巷子,在屋檐下面躲雨。
她不是很喜欢雨天,那种潮湿闷热的感觉总是让她产生一种生理上的不适感。
宋静原正对着面前的街道发呆,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娇媚粘腻的撒娇声——
“你就送我回去嘛。”
学校附近的小巷子从来都不乏这种亲热的小情侣,宋静原起初没在意,但又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才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他们两人就站在斜对面的房檐下,那里的路灯坏了,光线昏暗。
男生的大半身影都被匿在雨夜当中,隐约能看出他的个子高挑,身上套了件黑色的夹克外套,懒散随性地靠在墙上,嘴里咬着一根烟,淡淡的红色火焰在夜晚中有些刺眼,浑身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劲儿。
祝澜和他面对面站着,几乎是要贴在他身上,仰着头继续和他撒娇:“真不送我回去啊?”
陈砚的态度很冷淡,往一旁靠了靠,和祝澜拉开点距离,目光放在手机上:“不送。”
“别人家的男朋友都会送女生回家。”祝澜语气听起来有点不满,“你就不怕我路上遇见什么危险?”
陈砚不知道在和谁发消息,眉头一直皱着,半天才在键盘上敲几下,最后索性把手机摁灭,冷着脸将手机收回口袋里。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祝澜听起来有点生气。
“别人的男朋友?”陈砚换了个姿势靠着,扯了下嘴角,似笑非笑地盯着祝澜问。
“对啊。”
气氛突然沉静了几秒,陈砚咬着烟,眼底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然后不紧不慢地撂下句话。
“那你找他们当男朋友去。”
祝澜顿时慌了,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扯着陈砚的衣角,好言好语地道歉:“对不起,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
“我才不要找别人当男朋友呢,我最喜欢你了。”
换来的只是一声哼笑。
一辆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下,陈砚抬手在祝澜肩膀上摁了下,他的声线极低,带着藏不住的淡意:“叫了车送你回去。”
祝澜恋恋不舍地从他身上离开,走了没两步又突然折回来,踮起脚想要亲他。
陈砚及时止住了她的动作,语气生硬:“祝澜。”
“那我走了哦。”祝澜有些失望,“到家给你发消息。”
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让人心烦的潮湿感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宋静原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来气,心中满是酸涩,想要逃离但是又舍不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