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独爱昭昭

时间:2022-09-22 18:14:32  作者:陈十年
TAG:


预收《小祖宗只能宠着》求收藏~
“他要知道你每一件事,不着痕迹地掌控你交朋友、喜欢什么颜色……贺昭昭,你应该清醒一点。”
“沈羽,我没你想的那么蠢,你又怎知,我不是甘之如饴?”
***
十年前,贺容予救下昭昭。赐她名姓、身份,自此多一位贺三小姐。
贺昭昭长到十六岁,贺容予替她操办婚事。贺容予想替她选一个最好的,平阳王世子清贵无双,定能与她琴瑟和鸣。
贺容予嘱咐昭昭:“我此生搅弄风云权谋,日后没什么好下场。平阳王没实权,但书香世家,得陛下敬重,日后自然能保下你。”
昭昭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她抬手敬一杯酒,“多谢兄长当年救我于这乱世之中,给我生命、姓名、身份,这杯酒敬兄长。”
她言笑晏晏,让贺容予记起初见,她一双眼澄澈得很,这么些年,他就剩下昭昭这么一点心尖上的光。
贺容予这辈子只有算计别人的份,被人算计,贺昭昭是第一回 。
贺容予对她没设防,痛快饮下她递来的酒,着了道。
次日一早,她穿着贺容予的外袍,跪在里间,仍旧用那双澄澈的眼睛望他,笑嘻嘻地说:“二哥,如今我嫁不了世子了。你想罚我就罚吧,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得管我后半辈子。”
贺容予沉着脸,请来家法。
昭昭梗着脖子,强装镇定,心道,无论如何,她都值了。
但贺容予的戒尺,只是轻轻地落在她头顶,伴随着他无奈又宠溺的叹息,“昭昭,你不够聪明。”
*男女主无血缘,认养。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昭昭;贺容予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宠妹日常
立意:想要的东西总要努力争取。


第1章
这是贞和十五年的春天。
北州叛乱,继而西南二州蠢蠢欲动,贞和帝年迈,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虽有心而无力稳定朝局,终于在一个雨夜,在忧虑交加之中,吐血力竭而亡。
倾城大雨将整座上京牢牢锁在墨色迷雾的牢笼之中,淅沥雨声隔绝外界声响,铁蹄踏破皇城的动静在雨声里也显得细微而平稳。即便如此,时年三岁的幼太子仍旧吓得瑟缩不止。
他听见了脚步声朝着紫宸宫走近,以及雨声打在伞骨上的声响,滴滴答答,好像一场催眠梦境的开端。
或许,他就要死了。
三岁的孩童其实还不明白死亡是什么定义,只是他见过人死后的情形,面容呈现枯朽的青灰色,很难看。奶娘说,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些日子,奶娘在他耳边念叨“死”这个字的频率这样高,以至于他第一反应便想到了“死”。不久之前,父皇死了,刘原知道。
但外头的人不知道,报信的太监还未出宫门,就已经殒命。
刘原抬起头来,望向宫门,宫门大敞着,雨线飘进来,浸湿了门口的台阶与门槛。那脚步声落在湿漉漉的台阶上,刘原抬眸,看见那柄墨色的大伞缓缓抬起,露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那双手,在这上京城中翻云覆雨。
也是那双手,将刘原抱起。
那把嗓音比这雨线还要冷清三分,“陛下遗诏,传位于太子原。太子年幼,须贤臣常提点左右,故命贺容予为摄政王,辅佐太子。”
刘原懵懵懂懂地听着,雨线从屋檐垂直下落,冷意扑面而来。他偏头看向身侧的人,那是当今大昭朝最年轻的中州小郡王,他的名字,叫贺容予。
-
年号从贞和变作承容,皇帝换了一位,在消息传入北州的当时当刻,曾给过那些挣扎于水深火热之间的百姓们希望。然则这希望就像那天空的焰火一般短暂,迅速归于沉寂。
他们期盼着大昭朝的皇帝能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能让这战争结束,能让他们吃饱穿暖,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一个三岁小儿能做什么呢?他什么也做不了。
这日子,终究只能烂下去。
这一年,正赶上北州大旱,连绵的战火交织着颗粒无收,把人的生命和尊严都一点点剥夺。
阿四坐在角落里,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听见了对面角落里那越发低下去的呼吸与□□声。
破败得不像样的窗户里,闯进阵阵呼啸的风声,它似乎在笑,笑得毫无慈悲,猖狂而残忍地告诉她:你瞧,又要死人了。
阿四很害怕死人这件事。
不是害怕死亡的过程,或者和死人待在一起,这些她都经历过很多。但真正令人惶恐不安的,是死了人,就意味着……
她打了个寒颤,深深地吞咽一声,把胃里那种隐约的反胃感强行压下去。
后来,落在后世书上,其实只有轻飘飘的几句话语。
承和元年,北州战乱,逢大旱,人相食。
风声渐渐小了,对面那人的呼吸声也越发微弱,好似被风刮散了,再合不拢。对面的叔叔是前些日子新过来的,他们这些人,辗转流浪,今日在此处,明日又在彼处,都只有一程的缘分。
这一程,或许是长长的岁月里的一番镜花水月,又或许,已经是全部的人生。
天上的星子闪烁着,今夜见了,不晓得明夜还能不能得见。
风忽然停了,什么声响都没了。
阿四的心沉了下来,把头埋进膝盖,无声地啜泣。她想起他曾经用沙哑的嗓音念过几句诗词: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假使人死亦能如草生一般,该有多好。可惜,可惜……
阿四没有名字,她是家里出生的第四个女儿,因而叫阿四。她还有三个姐姐,阿大,阿二,阿三,她们都死了,父母也死了。
后半夜的风又刮起来,呜呜咽咽,像在为人送行。其实阿四知道不是,因为每一夜风都这样吹。又或许是,因为每一夜都有人死去。
那么她呢?她又会哪一夜死去?
阿四不知,她静静地等待着。熹微的晨光从天边亮起来,她闭上眼。
-
承容元年,秋。
十五岁的中州小郡王亲自领兵出征,平定北州叛乱。仅三月,北州王杨义于云城授首,北州部众或降或死。云城城门大开迎接贺小郡王的那日,迎来北州两年来下的第一场雨。
天阴沉沉的,黑云压城,城内硝烟未散,残存的黑烟滚滚,尸横遍野。杨义残暴,临死前令手下士兵屠城,空气中充斥着死亡和血腥的气息。
贺容予冷冷扫过,眉头轻拢,身侧副将皱眉更甚,忍不住出声:“这杨义未免太过残暴……这可都是活生生的性命……”
副将话音一顿,垂下头,不再言语。
杨义死前曾传信与贺容予谈和,说,否则便要屠城。当时贺容予并未应允,倘若骂杨义残暴,岂非小郡王在其中亦要担责?
这话,他不敢说。
远处传来火焰燃烧的声音,场面如死一般寂静。副将低下头,额角已经落汗,紧张吞咽,等待着贺容予开口。
“属下失言。”
贺容予却只是平静地开口:“这是死,却也是生。”
杨义残暴不仁,却坐拥万千兵力,倘若给他一线生机,便是夜长梦多。为了大昭的生,杨义绝不能活。
“传我令下,立刻派遣人手,在城中搜寻活口,要快。另外,尽快接管云城及北州一切事宜,受旱情影响之处,开仓放粮,务必保证百姓们的生活尽快步入正轨。切记,莫要引人恐慌。”贺容予神色未改,那张略显稚嫩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和年龄不相符的老成,手段老练地处理一切事务。
“是,属下遵命。”
贺容予一面交代着,一面撑伞往前走。
大雨浇熄燃烧的火焰,仿佛是一个信号。贺容予停下来,他的圆头缎面长靴踩在枯枝落叶上,被雨水打湿,他仿若未察觉,直直看向那处缝隙。
狭小的断壁残垣的缝隙里,藏着一个娇小瘦弱的女孩。
“出来。你安全了。”他嗓音清冷,带着些难以接近的气质。
这是贺容予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她从缝隙里慢慢爬出来,明白自己的蓬头垢面,因而低着头,不敢看他。
直到贺容予说:“抬头。”
她犹豫了片刻,慢慢抬起头来,望见墨色伞面下那张阴郁的脸。
雨滴打在伞骨上,慢慢从伞面落下,滴滴答答落在她眼前。她看着贺容予,贺容予也看着她。
那是一双很干净的眼睛,尽管脸上脏污满面,也掩不住那双澄澈的眼睛。后来的许多年里,贺容予总爱看那双眼睛。
贺容予往前一步,将伞微倾,替她遮住满天的雨:“你叫什么名字?爹娘在何处?”
她摇摇头,目光有些躲闪,流露出怯生生的慌张:“我叫阿四,爹娘都死了。”
贺容予又问:“还有别的亲人吗?”
她轻轻地摇头,再次抬起头来,希冀被压抑住,却又从四面八方流泄。
贺容予轻笑了声,清冷的嗓音里吹出一缕春风,他将大伞塞进她手中,蹲下^身来,将她一把抱起,“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你不叫阿四,你叫昭昭。”
昭昭有些惶恐地攥紧了那把大伞,努力地举过贺容予头顶,她浑身的脏污泥水,浸染了贺容予胜雪的白衣,黑与白纠缠在一起,仿佛早就预示一切。
她太瘦弱,贺容予抱她毫不费力气。
昭者,明也。
“贺昭昭。”他念她的名字,平凡的三个字,从他唇齿间飘出来,好像带着香味,令人心醉。
从此,她便成了贺昭昭,是中州王贺家的三小姐,贺容予的妹妹。
“日后,你便跟着我。”
-
她又做这个梦,头还有些昏沉,迷蒙着睁开眼,抬起手放在额上,转瞬后,偏头看向窗。窗中透出隐约的晨光,天还未大亮。
昭昭支起身,轻咳嗽了声,下床喝水。外头的丫鬟云芽听见动静,推门进来,没点灯,唤道:“小姐怎么就醒了?时辰还早,可要再睡会儿?”
昭昭抿了口茶水润喉咙,摇头问:“二哥是今日回来吧?”
她知道是,从三天前她就在等这一日,但又怕不是,想从云芽口中再听一遍肯定的话。
云芽嗯了声,昭昭的心便放下来,从唇角漾出一抹笑。
“可时辰还这样早,照日程,王爷最快也得下午才能回来,小姐也不必现在就开始等。”云芽劝她。
虽然明白劝不动,可还得劝,要不然等王爷回来,定然会问她们怎么不劝着点?哪回不是这样?
昭昭当然听不进劝,贺容予离开上京已经两个月,整整六十日,甚至他都不曾写一封信回来。她想起来,都有些酸鼻子。
怕云芽听出她的不对劲,昭昭支使她点灯:“我睡不着了,你把灯点上,索性伺候我梳洗吧。”
云芽只好应一声是,点银灯,唤丫鬟们进来。
院内霎时便灯火通明,动静喧嚣。
任谁都知道,贺三小姐最得中州王宠爱,没人敢懈怠。
昭昭托住下巴,心不在焉地坐在梳妆台前。
“小姐今日要梳什么发髻?”
“随便。”
云芽看她这样,叹了声。正绾髻,忽地外头有急匆匆的脚步声,昭昭猛地睁开眼。
“小姐,王爷……王爷回来了。”
昭昭腾地起身,拎着裙角便往外跑。
任凭云芽在身后喊:“小姐,发髻才梳了一半……”
作者有话说:
*1v1双C,男女主无血缘关系,年龄差九。
*男主不是好人,但对女主绝对的好。弃文不必告知,骂作者反弹。


第2章
天刚蒙蒙亮,上京城内大小街道兀自寂静,各家门户紧闭。马蹄声从街道之间匆匆疾驰而过,停在中州王府门前。
贺容予回来得比预计回京的时间早,他抵京消息方才传到,底下人只来得及通传一句,尚来不及安排任何。但王府门前的灯总是明亮如白昼,一边各几盏,透烧琉璃灯罩拢着光,任凭雨打风吹都不会熄灭,不论何时贺容予回来,都不至于看不清路。
这是昭昭的吩咐。
贺容予一身风尘仆仆,翻身下马。透烧琉璃灯将他的影子拉长,照出他的轮廓,一双微挑的眼,冷冷的,眉似双剑,鼻梁挺拔,唇亦紧抿,整个人的气质比这凄冷的清晨还冷。
“二哥!”人还未到,声已先至,欢呼雀跃。
贺容予脑中映出昭昭的笑脸。
那该是如朝阳一般的。一双翦水秋瞳,澄净明亮,鼻子小巧而挺,唇色红润似樱桃,笑起来的时候眼微眯着,好似一弯缺月。然则,缺月勾起的是人的愁绪,悲欢离合人生八苦,可昭昭的笑眼却能抚慰这悲欢离合人生八苦。
贺容予脚步一顿,再下一瞬,被娇小身躯扑了个满怀。女儿家的清幽香气瞬间将他包围,仿佛顺着他周身每一处沁入心脾,拂去那一身倦怠风尘。
他唇角划开一抹笑意,好似划开这凄清的晨,令日出的曙光从那淡青色的天幕边缘挣出。只是很远,被楼舍屋宇挡得严实,何况昭昭一心只看贺容予,压根没注意到。
抱够了,昭昭在他怀里用力蹭了蹭,终于松开手。没见到人的时候,她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他回来。真见到人,不知为何喉头却微哽。
她眼眶发酸,怕贺容予听出什么,低下头,往回退了一步,故作嫌弃的语气:“脏死了,一身尘土味儿,早知道不抱你。”
自打她被贺容予带回来后,娇生惯养,吃穿用度皆是最好,养得她娇娇嫩嫩,对诸多事情都敏感。
贺容予却很满意她的变化,记忆中那个灰扑扑的小孩好像早不在了,他唯独记得那双眼睛。她的眼睛,是全天下最好看的一双眼。
从他十几岁至今,断续有人试图替他说媒牵线。贺容予都拒绝得直接,不好看。
他的心里话是,眼睛不好看。不如他妹妹的好看。
但心里话只在心里讲,旁人也不配多看她的眼睛。
后来,便有传闻说,小郡王好美人。
他倒没辩驳过,左右关于他的传闻喧嚣,多也不多这一桩,少亦不少这一件。
只是因此引来不少麻烦,那些送礼的,由送金银珠宝,改为搜寻各色美人,送来中州王府。贺容予也借着这话,认真打量过不少人,只看眼睛,最后真真切切地应了自己那一句:的确不好看。
她们或许有无边的美貌,可眼睛太浑浊,写满了名利和尘世的纷扰,像一潭不清澈的水。
贺容予看向微垂着头的人,一边发髻端整,另一边却零零散落。
他不由得好笑,伸手勾住她一缕发丝,一圈圈缠绕在食指上,又慢慢地松开。
语气揶揄:“我脏,你乱,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一双柳眉轻压,已经调整好发酸的鼻头,但还有些呆愣,抬起头来,“什么?”
下一瞬,余光瞥见他手心里自己凌乱的发丝,顿时反应过来,莫名地羞恼:“我……”
她轻哼了句,把自己的青丝从他手里夺过来,干脆将另一边也拆了,随意地绾做一个发髻,看向他。
“还不是二哥,整整两个月,竟连一封信都不寄回家中……母亲虽在佛堂,但心里也记挂着你的……”她放下手,语句微顿,“我也是。”
二人站在门口说话,时值五月,风还有些冷。昭昭说着话,经风一吹,不由哆嗦了下。她本来在房里待着,自然没穿太多。
贺容予没回答她的话,“外头冷,进去说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