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东晋第一女将军

时间:2022-09-22 18:13:26  作者:双飞客
TAG:


池鱼十二岁那年,被封为郡主。却因池家与先帝素有旧怨,得了一个带有侮辱之意的封号。也是同年,她被人陷害,被先帝逐出京城,禁足封地。
那一年,她灰溜溜地离开,沦为了全京城的笑柄。
五年后,她禁足解除,所有人都等着她回到京城继续看她笑话。
却没想到,等到的是池鱼侦破大案,剿灭土匪,武比大胜敌国武状元,接手先帝旧案。封侯拜将,一跃成为皇帝器重的新贵。
京城众人本想着再等等,说不定这只是池鱼走了狗屎运。
却没想到池鱼借势而起,得官职,得兵权,成为东晋史上的第一女将!
一路水涨船高,升官发财。
京城上下,无一不为池鱼疯狂。
女子羡慕她的潇洒肆意,男子仰慕她的文韬武略。
就连以前对她避而不及的公子哥也眼巴巴凑了上来。
池鱼:勿扰,我只想升官发财。当我的第一女将军。
……
情感小剧场
池鱼有位青梅竹马名叫沈羽,这人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最喜欢跟在她身后为她洗手作羹,还喜欢把池鱼当成小孩子一般宠,只是平日里酷爱背着池鱼暗地里吃醋,又喜欢暗地里掐池鱼桃花。
池鱼一概不知,只是某一日沈羽突然研究出来一道新的糕点,笑容勾人地邀请池鱼来品尝,池鱼被勾了魂,迫不及待一口下去。
这糕点怎么这么酸啊,啊喂!
【戏精武力值max事业型女主x温润如玉白切黑醋包男主】
【笑面虎夫妇,人前笑嘻嘻,人后戳刀子~】
【你们的收藏,就是我更新的动力!每天晚上十二点更新,大家第二天起床追更就好啦!】
角色的名字
池鱼字锦年  沈羽字燕飏
江愈字无虞  池谨字矜言
观看指南
大女主,女主主导剧情,一切以女主为主。
女主外男主内。
女主后期会上战场
设定是女子十五岁及笄,十八岁方可嫁人
男子弱冠以后方可娶妻
1v1 身心双c  青梅竹马  he
剧情流
架空朝代,私设如山
一切为剧情服务,切勿考究
唐晴天生体弱,虽然凭借着自己对动物的亲和力勉强长大,但是在路过的时候被一只金龙不小心扇到,英年早逝。
她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全网黑的冤种富婆。
富婆有钱有颜,就是脑子不太聪明,在娱乐圈被黑的头都掉了。
碰到无戏可拍的情况怎么办?当然是砸钱自己拍,唐晴砸钱上了一场动物园综艺,圈里所有人全都等着看笑话。
结果唐晴拍的综艺火了,在直播间数钱抽奖数到手抽筋。
甚至凭借动物园综艺,唐晴成了众人眼中的迪〇尼在逃公主和动物大师,还拿到了十年动保宣传人。
原本等着看好戏的黑粉被纷纷打脸:“服了,我就没见过能让蛇主动和她贴贴的猛人。”
后来在别的综艺里,其他演员灰头土脸,唐晴穿脚步一开,轻轻松松日入两千万。
“刚刚发现节目录制的城堡是我家的,房子太多没数过来。”
粉丝纷纷被折服,拜倒在唐晴的钞能力下。
黑粉表示:可恶,万恶的有钱人,肯定都是演的!
唐晴:人生如戏演怎么了?后面忘了,我要休息一段时间,退网!
后来,唐晴微博长草,除了互联网在哪都能看到唐晴的身影。
从粉丝到黑粉都哭着求她复出:“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求求你回来吧。”
唐晴:是二十万平米的城堡不好睡,天天豪华游轮聚餐不好玩,还是和闺蜜的轰趴没意思我要想不开去拍戏!勿cue,玩够了总会回来。
多年后,早已隐退的娱乐圈白月光重出江湖。
粉粉黑黑痛哭涕流:“唐晴你知道没有你的这十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娱乐圈爽文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青梅竹马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鱼沈羽 ┃ 配角:江愈池谨玉生烟 ┃ 其它:预收《勾魂太子:女帝哪里跑》《逃出反派魔掌后我飞升了》
一句话简介:被贬后我杀回来了!
立意:我生来便是高山,无畏狂风骤雨的恐惧


第1章 入局
“把剑放下!”一贼眉鼠眼的黑衣男子低声警告着眼前手执银月长/枪抵住他命脉的女子。
池鱼轻轻一笑,轻晃银月长/枪,锋利的枪尖划过男子的喉咙,男子颈间的皮肤瞬间被划破,渗出点点血丝,她调笑着开口:“这是枪,可以划破你的喉咙的。”
此时已是十月中旬,冬风乍起,带着几分凛冽的寒意。一阵寒风吹过,吹乱了池鱼鬓角的长发。
少女今年十七岁,正值芳龄,哪怕素着一张脸,不施粉黛,也难掩其花容月貌。
少女月眉星眼,杏腮桃面,俏丽若三春之桃,此时,眉宇间满是肃杀之气。她身着一袭暗红色劲装,墨发用一根红绳高高竖起,衬得少女明媚娇艳的面容多了几分英气干练。
少女最美的便是那一双眼,似桃花,却不显多情,似杏眼,又不显无辜。眼神清棱棱的,总是含着笑意。此时,正眼神锐利地紧盯着黑衣男子。
只是,黑衣男子却无心欣赏眼前的美色,他只觉得她像极了地狱里勾魂索命的罗刹。
他眯了眯眸子,灵光乍现,突然夸赞池鱼道:“早就听闻郎城郡主年少有为,这一身本领果然不是盖的。”
池鱼闻言,眉头一皱,一时想不通此人在打什么主意。
黑衣男子见状,想要趁机逃离。却没想到,他的身子刚刚动了一点,池鱼的银月长/枪就飞快地一晃,重重的敲击在他的头上。
那一瞬间,好似有千斤重物,于万米高空落下,砸在他的头上。
他只觉头疼欲裂,天旋地转,随即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池鱼摆了摆手,两个乔装的士兵自人群走出,她冷冷地吩咐道:“抓起来,送进大牢,敢来我郎城行窃,他祖宗的皮都得给我留下。”
“是。”士兵应下,架着昏迷的黑衣男子走远。
一穿着灰黑色劲装的干练女子趁此时来到池鱼身旁,她是是从小在池鱼身边侍候的丫鬟之一,名叫陆英,是池鱼家里定国公府的家生子。
池鱼回眸,问道:“何事?”
女子利落地行了礼,道:“郡主,陛下来信。”
池鱼刚刚还算轻松的神色顿时严肃起来,“回去说。”
两人回到郡主府,池鱼将银月长/枪递给一旁的丫鬟,屏退了众人,屋子里只剩下她与陆英两人。
她斜倚在美人榻上,她一连几日都没睡好觉,身心疲困,不由得懈怠了几分,“陆英,念一下吧。”语气不容置喙。
陆英惶恐道:“郡主,这是陛下来信。”
池鱼懒洋洋地抬眸,不在意道:“左右不过是我五年的禁足要解了,送信过来催我回去罢了。这两日父亲母亲哥哥,还有京城里的人都送来不少。再者,若是什么要紧的事要我去办,你们是我父亲与我的心腹,替我办事,早晚也是要知道的。”
池鱼稍稍提起了几分精神,又道:“最主要的是,反正陛下也看不到。读吧。”
陆英无奈,应了声是,后撤几步,将信封拆开,抽出信,逐字逐句地念给池鱼听。
“郎城亲启:听闻你五年的禁足之期已到,五年未见,朕甚是想念。定国公曾数次与朕提起,这五年,你治理郎城颇有成绩,又辗转多地平定匪患。却因未彻底掌握郎城兵权而束缚了手脚。又空有一身本领,无处施展。”
“恰朕有一事,可让你大显身手。”
“数日前,曾于先帝边侍奉的太监交代,先帝于十年前暗中豢养数万私兵。藏于深山,以传国玉玺为令。”陆英心中一紧,果然涉及皇家秘辛。”
听到信中内容,池鱼懒洋洋的神色蓦地变得严肃。连着慵懒地身姿端正起来。
“三年前,废太子逼宫。此事被废太子所知,夺走传国玉玺,至今不知所踪…事关东晋安危…”陆英深吸一口气,忐忑地看向池鱼,见她没有反应,又要再念,却被池鱼打断。
“陆英,别念了。我的书案上有一封信,你去给我哥哥送去。”
陆英应了声是,上前将信放在池鱼面前,然后去书案旁取走池鱼所说的信,安静离去。只是,却还是忍不住担忧地回望了池鱼几眼。
池鱼松了一口气,拿过晋安帝送来的信,将陆英未读完的部分细细看完。
看到最后,池鱼轻嗤一声,将信撂在案上。
她与晋安帝也是自幼相识,关系还算熟络。自他三年前登基,她也暗中为他办了一些事。
晋安帝登基三年来忙着肃清废太子党羽与先帝时滋生的贪官污吏。身边心腹之人并不多,而且百事缠身。想来他也是想了一圈,才想到她这么一个清闲又可以信赖的人。
只是,这皇家的游戏。无论成败,都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她才不干。而且,这也给的太少了些…
池鱼缓缓靠在椅背上,抬手敲了敲头,额间隐隐发疼。池鱼不禁皱了眉。
自从她五年禁足之期临近,她已经几日没有安眠了。闭上眼,都是那日她跪在殿前,被先帝痛斥的画面,还有她独身来到郎城不眠的日日夜夜。每一幅画面回想起来,都像是坠入了漫无边际的黑夜,将她深深吞噬。
五年前,当今圣上沈南与齐王沈羽随定国公池简出征北今,一路高歌猛进,北今被灭,凯旋归来。当今圣上与齐王一时风头无两。
而废太子资质平庸,几无功绩。朝中大臣慢慢向沈南沈羽两兄弟倾斜。先帝也隐隐动了心思。
两子夺嫡,京中风云诡谲。池家也牵扯其中,暗中支持当今圣上。
而池鱼也因此被人暗害,与进京谢恩的江阴侯世子江愈起了冲突。池鱼爱马被江阴侯世子打杀,池鱼一怒之下打断了江愈的胳膊。
先帝本就不喜功高盖主的池家,即使此事有人陷害在先,池鱼与江愈两人对错参半,先帝却依旧借此发难,抹杀了池家东山再起的一切可能,又将池鱼赶回封地禁足五年,池简夫妇也不得探望。
却轻描淡写掠过有人蓄意陷害与江愈挑衅在先,轻拿轻放,不予追究。
那时她才十二岁,还是懵懂的年纪,带着几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丫鬟,独身来到千里之外的郎城,熬过那一日又一日孤寂难眠的夜晚。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走到今天。
即使当初谋害她的主使已经被处置,她却依然忘不了这件事。
“郡主,已经未时了。您该去演武场了。”池鱼被突来的话打断了思绪,抬首便看见连翘端着一盘厨房刚刚做好的栗子糕进来了。
连翘和池鱼差不多大,穿着青绿色绣花的袄裙,和陆英一样从小待在池鱼身边,是定国公府的家生子。只不过一个贴身伺候池鱼的生活起居,一个替池鱼跑腿办事。
连翘一进屋来就念念叨叨地:“郡主,这栗子呀刚从树上下来,齐王就派人送来了。今个刚到就赶紧给您拿来做了香甜的栗子糕。您趁热快尝尝。稍等一会儿再去演武场。”
连翘将一盘香甜的栗子糕放在桌上,看见窗子没关,转身去关了窗子。
池鱼沉郁的神色一扫而空,飞快地捏了一块栗子糕放进嘴里,栗子糕绵绵软软,香甜的味道在味蕾上绽放,池鱼幸福地眯了眼,“好甜。”
池鱼吃着栗子糕,不禁想起了齐王。那个风光霁月的少年。
不知道五年过去,他怎么样了。
池鱼轻叹一声,恋恋不舍地去换了衣服,与连翘去了演武场。临走,还不忘又往嘴里塞了一块香甜的栗子糕。
演武场上,少女一身红色劲装卓然而立,虽身量不高,身姿却挺拔如松,气势如虹。
她的双眸莹润,却在拿起弓的瞬间,又变得坚定炙热,一双明眸紧紧盯住箭靶。
只听‘咻’的一声,箭矢破空而去,射入靶心。
少女的眼里顿时溢满了笑意,又抬手从箭篓里取出一支箭,架在破月弓上。
陆英还是放心不下晋安帝的事,凑到池鱼旁边,斟酌地问:“郡主,您要接下陛下的事吗?”
池鱼勾起唇,目光悠远,有些漫不经心道:“有些想法。毕竟利益动人心。这种掉脑袋的事,也就只有我敢接。但是他又不想付出太多,赔本的事,我不干。”
陆英皱了眉,迟疑道:“陛下许了您什么?”
池鱼冷笑一声,眸色渐凝,“你也知道,先帝因为忌惮,只允了我郎城军部分兵权,我培养出的郎城的一千五百精兵,有权利调用的不过百人。谁都知道,我有多想把全部兵权攥在手里。”
“如今的陛下倒是清楚。他说许我郎城军的全部兵权,还有允我进入军中,授我武职。”池鱼放开手指,箭矢稳重靶心,与第一支箭挨在一起,轻嘲道:“这可是我最梦寐以求的事。”
陆英默然不语。暗叹道,真是拿捏住了命脉。
池鱼紧紧盯着箭靶,又取出一支箭,搭在弦上,微微仰起头,明眸里散着点点星光,第三支箭破空而去,击碎了射入靶心的两只箭,稳稳定在靶心,池鱼似笑非笑地摇摇头,惋惜道:“可惜了。”
一时不知道是在可惜两支坏掉的箭,还是其他。
“我想要的可远远不止这些。”池鱼盯着破碎的箭矢喃喃道。


第2章 搅局
池鱼一边看着齐王沈羽的信一边儿吃着糖炒栗子。
栗子香甜的味道让池鱼的心情甚是愉悦。
虽说沈羽在信里三番几次地叮嘱她一次不要吃太多栗子,但是池鱼还是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吃完了一盘栗子。
池鱼吃完还不忘擦了擦手,将沈羽的信小心翼翼地收到一个精致的两寸多高的箱子里。
池鱼与齐王沈羽,两人自幼相识,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虽然这五年来只见过寥寥数面,却从未断了联系,保持着书信往来。五年过去,两人来往的书信,已经要装满了整个箱子。
池鱼刚将信笺放好,连翘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一进门,看见空空如也的盘子,原本要说的事儿也忘了,气得小脸红扑扑的,数落起池鱼来:“郡主,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一下都吃完,吃多不容易克化,我这才出去多久您就把一盘都吃完了。一会儿要是难受,可不要叫我给您揉肚子。”
池鱼连忙求饶:“好连翘,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吃这么多了。我下次再吃这么多,就不让燕飏哥给我拿栗子了。”
连翘这才气消了,嘟囔道:“这还差不多。”
连翘想起刚才要说的事,“郡主,外面有人求见呢。说是从梁川府常远县来的,那的县令大人派他来有要事相商。”
池鱼一见是正事,也不与连翘嬉闹了,正色道:“让他进来吧。”
连翘领命去叫人了,临走时还不忘拿走盛栗子的盘子。
池鱼抿了抿唇,眼巴巴地盯着连翘手里的盘子。目送她走远。
连翘很快带着人进来了。
来人是一位三十左右的男人。男人身量不高,黑瘦黑瘦的,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神情总透露几分谄媚。
一进门来,便恭敬地向池鱼行了大礼。
“小人覃平参见郡主。”
“起来吧。你们大人派你来所谓何事?”池鱼对她五年禁足解除找上门来的第一件事提起了几分兴趣。
覃平起身,垂着头,斟酌地开口:“您也知道,我们梁川府今年遭了水灾,粮食几乎颗粒无收,靠朝廷的救济勉强过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