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冻带鱼段

时间:2022-09-22 18:13:29  作者:煤那个球
TAG:

第1章
“我是不是见过你?”薛凌盯着顾鸣的脸眯了眯眼,片刻后斩钉截铁,“我见过你。”
这傻逼beta拿冻带鱼打过他!还敲的头!
挺久之前的事儿了,薛凌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那股子恶心巴拉的鱼腥味儿黏在头发丝儿上,他搓了俩小时的澡都没完全搓下去。
乔洛的求婚宴上他忍着不找事儿,眼睛却是一直瞄着顾鸣的方向。
散场的时候顾鸣让陈修哲架着胳膊,半靠在玄关的墙上。
他闭着眼,不太舒服的样子。
陈修哲给他顺了把后背:“能走不能?能我送你回去。”
周正一送着客人,抽空过来看了一眼,跟陈修哲说:“要不行就放我这儿。”
“不,”顾鸣眼睛都没睁开,皱眉拒绝,“我回家,看你俩忒腻歪。”
“事儿还挺多,”周正一笑了下,“不能喝你喝这么多?一会儿你又得那样儿。”
“别跟我说话,”顾鸣小脸儿都泛白,“听着头晕。”
后来顾鸣还是跟着陈修哲走了,到楼下时陈修哲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眼来显,按断了,过了几秒那头又打过来。
他架着顾鸣犹豫了下,此时正好一辆跑车停到他俩面前,薛凌从主驾那边探出一张戴着墨镜的脸:“需要帮忙?我把他送回去吧?”
都是刚从一个屋出来的,彼此算得上脸熟,陈修哲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来电断了,几乎是立刻又响起来。
他拉开车门,把顾鸣放进去,系好安全带,再压低身子跟薛凌说:“谢了哥们,留个电话吧。”
两人交换了号码,陈修哲把小区地址告诉薛凌,薛凌单手握着方向盘,笑了一下:“这小区我去过。”
“麻烦你了。”陈修哲最后看了歪着脑袋闭目养神的顾鸣,把车门关上,划开手机按了接听键。
薛凌一脚油门带着半晕的顾鸣开了出去。
车开出去没十分钟,又一个急刹停在了路边。
顾鸣让惯性冲了一下,安全带勒得他胸口生疼。
薛凌解开安全带,转过身,一手架着方向盘,一手伸在顾鸣脸前,打了个响指。
顾鸣皱眉看向他。
薛凌卡着墨镜往下一压,露出大半张脸来:“傻逼,记得我吗?”
顾鸣看着他一脑袋红毛,愣了愣。
薛凌说:“你他妈没想到……”
顾鸣眼圈迅速红了,嘴唇抖了抖,喊:“乐哥。”
“还能有今天……”薛凌慢半拍回过神,“什么?谁?我操你松手!!”
顾鸣死死搂住薛凌脑袋,眼泪刷就下来了,说话都出颤音了:“乐哥,我特别特别想你……”


第2章
顾鸣看着个儿小胳膊细的,手劲儿是真大。
薛凌让他勒着脖子搂着,扯了好几下都没把他扒拉开。
顾鸣脸上全是泪珠子,一个劲儿贴着薛凌脖子喊乐哥。
关键他不光哭啊,他还他妈的吸鼻子啊!!
薛凌都不知道自己脖子上湿漉漉的触感是蹭着眼泪了还是抹上鼻涕了。
他跟车里困着,抡不开胳膊蹬不了腿的,身上挂着个飙泪的醉鬼beta,beta嘴里还一刻不闲的喊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名字。
操!
薛凌烦的啊,心里噼里啪啦爆粗,把顾鸣从里到外骂了一通,完事儿又把那什么乐哥骂了一通。
然后一打方向盘,挂着顾鸣就往小区开。
也顾不上什么翻旧账了,他现在就想把这个鼻涕泡赶紧甩掉了。
等薛凌一路暴躁的把车停好,挣扎着下了车,再把哭到打嗝的beta从他车里拖出来,结果发现这人根本就甩不开手,稍微推开一点他就自动贴回来。
顾鸣抱人也他妈很有一套,别人抱比自己高的都是搂腰,他不,他执着的就搂薛凌脖子。
薛凌得比他高出一头去,被他勾着脖子往下坠着都直不起腰。
“我操你大爷你能不能好好走路??”薛凌疯了都要。
“乐哥,”顾鸣翻来覆去就哭这两句,“我想你了。”
薛凌打着踉跄给他拖到门口,翻他兜摸钥匙捅开门,连推带拽的把人弄进去,这时基本已经心态爆炸了。
顾鸣像是哭累了,单手勾着他脖子看着他,眼睛没什么神。
顾鸣眼睛大,眼神不聚焦的盯着人看,感觉跟缺了魂儿似的。
薛凌累得靠在门上喘气儿,不耐烦的扫他一眼:“你他妈看什么?”
顾鸣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拍拍他脑袋毛。
“有病。”薛凌给他挡开了,正准备拿车钥匙手机走人,结果他手刚要碰着自己随手放在鞋柜上的手机,手机屏幕忽然一亮,有电话打进来。
来的是串陌生号码,号码略微有点眼熟。薛凌顿了两秒,就这两秒,他手机就被顾鸣先一步摸走了。
顾鸣吸了吸鼻子,动作行云流水的接了电话:“哲哥。”
他一边接电话一边脱了鞋光脚往屋里走:“嗯,是我,我到家了。”
薛凌眼睁睁的看着他踩上沙发,踩上扶手,又踩上旁边的矮柜,然后面朝着墙,蹲下了……
那一瞬间,薛凌毛都炸开了。
他之前也炸毛,是一肚子火儿气出来的,现在炸毛,炸的是汗毛。
主要他觉得这beta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喝高了怎么跟撒癔症似的。
怪渗人的。
顾鸣蹲在柜子上,拿手戳戳墙,带着鼻音说:“嗯,我没事,你忙你的。”
说完挂了电话,沉默着蹲那儿抱着自己膝盖。
薛凌打心眼里是真不想过去,可是他得过去拿手机。
他隔着半个客厅‘喂‘了一声。
顾鸣抽抽鼻子,转过脸来看看他,愣了会神儿,又开始噼里啪啦掉眼泪。
薛凌就没见过男人有这么能哭的,他趁着beta走神,跨过去够手机。
手机在顾鸣脚边上,他伸手过去拿的时候,感觉顾鸣肩膀耸动了一下。
他注意力都在手机上,本能的以为对方在打哭嗝,等他直起身子想离开的时候,顾鸣脸色发白的拽了他一把。
薛凌穿衣风格骚包,衬衫领口开得大。
顾鸣躲在柜子上,正好扯开他领口,低头,哇。
那一瞬间,薛凌灵魂都在颤栗。
(薛凌:太累了,毁灭吧)


第3章
第二天天亮,顾鸣在沙发上醒过来,眼睛肿成得厉害。
他眯缝着眼,盘腿坐着懵了好一会儿,用力抹了把脸,脚伸下去,在地上划拉半天也没踩着拖鞋。
他皱了皱眉,只好光着脚往鞋柜走。
路过浴室时,发现里头亮着灯,他踩上鞋又折回来推门看了眼,发现浴室里头跟地过震似的,应该挂在墙上的喷头躺在地上,浴巾也堆成一堆落在角落里,里头还有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布料。
顾鸣皱着眉蹲过去看了看,发现那好像是衣服裤子,布料看着还挺高档,就是上面沾了点儿……
顾鸣看着那坨不可形容,脑仁一阵阵的抽抽儿着的疼,但也没太细究这玩意儿的来历。
对于这种醉酒之后突然出现在他家里的奇怪物品,他早有点见怪不怪的意思——他本身酒量不太行,一醉就断片儿,最过分的一次醒酒过来,发现自己在家搂着一株一人多高的发财树。
事后他才知道,树是他家楼下小饭馆镇门脸儿的,他抱着死活不撒手,后来没辙了,还是一起吃饭的发小儿掏钱给买了下来。
顾鸣按按眉心,起身出去找了个塑料袋,套着手套把脏东西往里一拢,中途感觉有什么东西裹在里面坠了一下,他也没细看,皱着脸把垃圾袋系好了丢楼下垃圾桶,回来又顺手把客厅归置了一把,开窗通了风,然后去浴室刷牙洗脸。
他叼着牙刷,眼神虚无的推开卧室门想去换身衣服,门一打开,自己的床上窝着个鼓包,鼓包掀着个角,下面露着一个肩头。
顾鸣愣了,后撤一步,又把门关上了。
他握着门把手,心脏猛地一跳——他这次把什么带回家了?
比发财树更过分的?
脑子里闪过那个肩头,好、好像挺白……
女人……?
这念头一冒出来,给顾鸣自己都吓一跳。
他下意识拽了下裤腰,身体紧绷了一下,感觉自己昨晚应该没做过啥混账事儿,唯一有点异样的,就是这一对儿肿眼泡了。
咋的?他昨天绑了个姑娘回来跟人大眼瞪小眼瞪了一宿?
顾鸣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闪过去一堆,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个肩宽,应该不是女人。
不是吧……?
他犹豫着又把门推开一道缝儿。
正好里头的薛凌也被这动静吵醒了,惺惺松松的裹着被子一抬头,刚好和外头的顾鸣对上眼。
“傻逼!!”薛凌瞬间弹起来,掀开被子就伸腿从床上跨了下来。
他没穿上衣,裤子也没穿,可顾鸣没想到他身上连条内裤都没有。
他眼神不受控的,一下就划拉到薛凌胯下那二两肉上了。
那玩意儿随着他动作,很有分量的在他腿间晃了晃。
哦,顾鸣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原来他那头红毛不是染的。


第4章
薛凌甩了下鸡儿,终于意识到自己光屁股呢,又赶紧低头,想从床上扒拉大小合适的东西。
他翻了半天,最后把顾鸣新换的枕巾扥出来,勉强在腰上围了个圈儿,角那儿叠在一起,揪了个小揪儿在手里攥着。
“唔草!”顾鸣刚回过神,叼着牙刷骂得口齿不清,他把牙刷拿出来,指着几乎**的薛凌嚷嚷:“你谁噢?”满嘴的牙膏沫,顾鸣没辙,只能又回浴室迅速漱口。
薛凌揪着腰上的枕巾,跟在他后面破口大骂:“臭傻逼!你他妈昨天吐了我一身!!吐我一身!!!”
昨天那场面薛凌都没法细想,他冲了一小时的澡,胸肌搓红了都没回过劲儿来,“你他妈会不会喝酒!?不会喝就——”他伸手就要去按顾鸣后颈。
顾鸣吐完嘴里沫子,一弯腰,把马桶水箱后边的什么玩意拿起来,回身就往薛凌身上抽。
薛凌本能的想去夺顾鸣手里东西,眼睛看过去,激灵一下反应过来,立刻贴在瓷砖墙上。
顾鸣手里举的马桶搋子。
合着这傻逼不光昨天吐他一身!!现在还试图拿捅屎的搋子捅他啊!!
薛凌疯比了快,从地上捡起来喷头护在胸前,颤抖着咆哮:“你丫滚!!!”
“你脑子有毛病吧??”顾鸣心说这他妈我家啊,“你哪儿来的??跟我家遛鸟玩儿呢??”
“放屁!要不是你丫死扒着我不放——”薛凌眼睛扫着浴室,“诶我操我衣服呢??”
顾鸣脑子里快速浮现出那一坨不可形容之物,噎了一下,说:“扔了。”
薛凌愣了一下,看着顾鸣重复道:“扔了?”
“……我给你找找我的衣服,你先穿上再说话,”顾鸣一言难尽的瞅了眼自己没法要了的枕巾,“衣服钱我赔给你。”
“扔了?”薛凌还跟那儿重复:“全都扔了?你扔哪儿了?”
“扔楼下垃圾桶了,这个点儿应该都收走了。”顾鸣背靠着厕所门,转头看了眼客厅的表。
薛凌停顿了一下,又问:“现在几点?”
顾鸣说:“十二点半。”
薛凌明显变了脸,也顾不上搋子了,丢了喷头就急咧咧的要往外走:“我手机呢??”
他去客厅里四处转着摸手机,最后在茶几下面摸到了。
他够手机时半拉屁股蛋都在枕巾下露着呢,顾鸣没眼看,进卧室去给他翻了身他那肩宽腿长能穿的衣服,又从抽屉里摸了条没拆包的新内裤。
薛凌坐在沙发上,一按手机,屏幕一亮,显示出十来个未接,全是他爹的。
操,薛凌心里咯噔一下,就剩俩字儿——完蛋。
顾鸣捧着衣服过来,给他扔旁边:“穿上。”
薛凌现在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跟这个beta说,捡起衣服闷头就往身上套。
裤衩穿着勒鸡儿,他索性脱了,挂着空挡直接套了外裤。
顾鸣比他小了起码一整个号,稍微有点儿版型的衣服他肯定穿不了,所以就给他找的一条酷似沙滩裤的家居裤,还有一件肥肥大大的T恤衫,T恤衫上还印了个卡通小猫的图案。
薛凌扯着领口和那只猫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眼顾鸣,拿了手机和柜子上的车钥匙,指着他鼻子说了句狠话:“这事儿没完,你给老子等着。”说完低头换鞋,他这一身跟他那个皮鞋实在不搭,他骂了一句,直接踩着拖鞋走的。
顾鸣本来是没太把这个酒后断片儿闹出来的小插曲当个事儿的。
红毛那衣服钱,他打算过两天看见周正一了,让他帮忙问问,转钱也行再买一身也行,反正赔完就完了。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跟周正一联系上,当天晚上,那个红毛又杀回来了。
一脸戾气的在他家门口砸着门,身上还穿得是顾鸣那身衣服。
顾鸣把门一开,红毛立马卡了半个身位进来,凶神恶煞地露出半张脸,上来就是一句:“都他妈你害的!”
顾鸣皱起眉:“你有病就吃药,别来我这儿犯病。”
薛凌狠狠看他一眼,忽然问:“你是不是说要赔我衣服钱?衣服不用你赔,你他妈把我裤兜里的手表钱赔一下。”
他摸出手机,划拉划拉翻出张照片,往顾鸣脸前面一怼:“老子新买的xxx的表!揣兜里全他妈让你扔了!”
照片里是半截手臂搭在方向盘上,手臂上挽着衬衫,看料子像是顾鸣昨天丢的那一件。照片的手腕上戴着块镶钻的高档表,浑身散发着金钱的气息。
顾鸣想起他扔衣服时那个垂坠感,心里一紧。
薛凌拍拍他脸蛋,说了个数儿,“要么你赔钱,赔不出来,”他又往门里进来一点,露出像是挨过揍的另半张脸,“赔不出来就他妈拿房租抵,让我住一阵儿……”


第5章
薛凌的确是被薛家老爷子给赶出来的,今天家里本来是有个很要紧的事儿,薛凌直接爽约没出现。
打手机没人接,还失联。
失联了俩小时再出现,穿得居然是一身旧T恤,配沙滩裤,搭地拖。
薛老爷子血压刷一下就上去了,当场动手,给不肖子轰出家门,顺带着断水断粮。
薛凌从薛家大门出来,身上一毛现金没有,卡全停,车钥匙都没带出来,裤兜里就揣了个手机,裤裆里头还空空荡荡的挂着空挡。
他脸上带着被自己爹揍出来的伤,怕留笑柄,朋友那里也没敢去,思来想去的,又打车回去找了那个把他害成这副德行的beta。
就他打车来的钱,还是顾鸣拱着火儿下楼去垫的。
给司机付完钱,顾鸣再拱着火儿爬上楼,薛凌已经躺在沙发上跟他要他家的WiFi密码了。
顾鸣看着这个脑门上刻着‘麻烦‘俩字儿的alpha,太阳*直突突,心说这他妈谁跟谁哪儿跟哪儿,怎么突然家里就多了一口子。
他费尽口舌的跟薛凌掰持道理,可薛凌压根也不是讲理的那号人,他讲理那故事就讲不下去了,于是就这么强行住了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