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第十七封信

时间:2022-09-22 18:12:10  作者:迟椿
TAG:


【正文完结】
【接档文:《你亲亲我呀》】
夏虞依稀记得和暗恋对象的初次见面。
天气晴朗,火烧云弥漫。
补习班新任同桌笑眯眯地看着她,狂妄的自我介绍:
“夏同学,我是你隔壁班的谢一闻,你应该知道我,就是成绩排名总压你一头的那个。”
夏虞面不改色:“哦,谢同学啊。”
话锋一转,她似笑非笑。
“那你可真棒棒呢。”
后来的某日。
一个平凡的午后,她坐在课桌前,提笔写书信。
——那是夏虞写的第十七封信。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十七封信,
这封信写完,我的青春也随之而然的结束了。
我这一生的遗憾就是,没有勇气看你的正脸,没能对你说出口的那句——
我喜欢你。」
写完后,她烦躁的揉皱,又摊开。
然后大张起舞地写了几个字。
【谢一闻,你到底做不做爹的对象?】
后来的很久,二十五岁的夏虞看到十七岁时自己写的十七封信,抽出时间,为自己的暗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十七岁的夏虞你好,我是二十五岁的你。
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你并不胆小,而当初青春里的遗憾,我为你实现了。
那个连正脸都不敢瞧的人,成了你的枕边人。
而你成了他唯一的依靠。”
写完后,二十五岁的谢一闻亲了他张牙舞爪的对象一口。
然后,深深的叹息。
低喃:“你要是真有这么乖就好了。”
【注:成年前没有任何感情和亲热描写】
堕落骄子x脸盲少女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虞 ┃ 配角:谢一闻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暗恋的他到手了
立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第1章
谢一闻?
四月末,南临三中进入夏天模式。
操场上打球的男生少了一大半,无人上课时,操场空空如也,大家避之不及。
周五,七班的体育课很不幸被安排到第二节 ,太阳火辣辣地照射操场,无人幸免。
不少女生嘟哝要装病请假,没人想顶着汗臭味上下一堂课。
体育老师姓詹名扬,是他们的班主任。
詹扬穿一身短裤短袖,配着一双拖鞋。邋邋遢遢不像个样,大家私底下都称他为“丐帮帮主”。
詹扬吹了个口哨,大家开始报号数。
所有人到齐,詹扬一声令下:“随堂测试啊,女生八百男生一千,没过的下节课接着跑,过了线的下节课自由活动。”
“啊——”
哀嚎声四起。
“这么热谁想跑步啊,老师,通融通融呗。”
“是啊老师,我光是站这儿后背都出汗了,跑了还得了!”
“下节课还是数学课,大家一块挤在教室里,都是臭烘烘的汗味,老师你真的忍心吗?!”
詹扬笑嘻嘻地:“怎么不忍心?别废话了,先热身两圈。”
詹扬不依不饶,一副你说你的我不听的架势,压根拿他没办法。
稀稀疏疏地,大家嘴上抱怨,但还是都参与了。
最后半圈,夏虞是咬着牙撑过去的,她踩线到了终点,冲出终点线的那一刹那,夏虞脑子一片空白。
好友宋娇抓着夏虞的手,才勉强撑住奄奄一息的夏虞。
夏虞的头撑在宋娇的肩膀上,问她自己过了没。
“过啦。”宋娇轻拍她的背为夏虞顺气,“冷静冷静,姐待会请你吃冰棍!”
夏虞笑的很虚弱:“那我要吃老冰棍。”
宋娇嗔声:“都说我请客了,还不选点好的。”
体育老师号召最后一波学生跑八百,其余的人可以就地解散。
夏虞和宋娇坐在树下休息一会儿,宋娇便拉着她去了小卖部。
南临三中的小卖部是广大学生积怨已久的对象,比外面的价格要贵两倍。
乱收费,南临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三中学子们将小卖部称之为‘校长他亲戚’。
宋娇跟着她一块拿了老冰棍。
小卖部的老板坐着,翘着二郎腿。
她敷衍地瞟了眼,嘴里磕的瓜子吐到了垃圾桶,脆声道:“四块钱。”
夏虞还没来得及跟她理论,背后一道声音响起。
那声音笑着,带点儿肆无忌惮的意思。一阵清风拂过,夏虞嗅到一股皂香味。
“阿姨,你这哪儿进的黄金价,兑点糖水的冰棍要人姑娘四块钱?”
小卖部老板瞪了夏虞一眼,但夏虞总觉得,她在瞪自己身后,那个为她们说话的男生。
“怎么又是你啊?”老板不大高兴,“你就不怕我去领导那举报你个小兔崽子抽烟啊。”
“阿姨,快去,我等着呢。”那男生欠揍道。
他胸有成竹,想来也是,小卖部老板还得赚钱呢,哪有空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行了行了!”老板挥挥手,烦的不行:“付两块钱就行——你这小兔崽子,要什么?”
夏虞的胳膊被人碰了一下,她错愕地抬头,皆入眼帘的,是男生的侧脸。
夏虞怔了下。
彼时,她并不知道。
心脏扑通扑通,猛烈跳着,是因为心在悸动,不是那已经平静的八百米。
那男生懒洋洋道:“来包黄鹤楼。”
老板娘赶苍蝇似地丢在桌面上,报了市场价。
夏虞第一次知道,原来校长他亲戚,会卖良心价。
付钱后出了门,走远了些,宋娇终于忍不住,她抓着夏虞的手,难掩兴奋道:“居然是谢一闻!”
夏虞不明白:“谁?”
宋娇惊异:“谢一闻啊!就是那个年段排名第一那个牛逼学霸!”
夏虞回想了一下,皱皱眉。
宋娇小心翼翼地问:“想起来了?”
夏虞诚实地摇头:“没有。”
宋娇:“……”
“他可是和你同台拿过好几次奖项!!算了,你这个脸盲症晚期患者,想不起来也正常。”
夏虞记不住人脸和人名。
要说绝对的记不住,倒也不是,只是对于不重要的人和事,她懒得去记。
脑容量就那么大,有空记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如多背两首诗。
“宋娇同学,请你多记着点念书,少看异性。”
宋娇被她的一本正经逗乐了。
“读书哪有帅哥香,快活日子过惯了,舍不得回去做菩萨。”
夏虞一副拿她没办法的表情摇摇头,笑着开了冰棍。
老冰棍还是以前那个味儿,和夏虞记忆里的味道重合。
却又别有一番滋味。
第三堂课是数学,大家预料的没有错,上节跑了圈后,大家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空气中散发着闷不透气的味道。
夏虞坐在倒数第三排,把窗户打开了。
风没有降临,等来的是刚才为她正声的少年。
双眸对视那一刹那,夏虞愣住了。
那是她第一次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见光彩,亮亮的闪闪的,很漂亮。
谢一闻清朗道:“同学,帮我转告一下你们班班长,让他下课后来后门找我。”
不知怎的,这个好学生站在自己面前,夏虞却警惕地认为这事儿不对。
“他找你干嘛?”
这是夏虞和谢一闻的第一次对话,显然不太妙。
谢一闻被她问住了,半响才回答:“干大事。”
夏虞哪里相信。
她不想被牵扯,于是对谢一闻说:“我和班长不熟,你自己和他说吧。”
“行。”
这一次,谢一闻心情不错,倒也没在意夏虞的拒绝,果断地插兜,潇洒离开。
刚好上课,数学老师走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昨天做的卷子讲评。
不到五分钟,夏虞收到了宋娇递过来的纸条。
她和宋娇中间隔了一个组,中间的同学偷摸着趁数学老师不注意,立马把纸条丢给了夏虞。
宋娇:【谢一闻找你干什么?】
不到一分钟,纸条传到了宋娇的手上。
宋娇打开纸条——
夏虞:【他想校园暴力班长,还想拉我做垫背,被我拒绝了。】
宋娇:“……?”
啊?
谢一闻?校园暴力?
天方夜谭!
宋娇好不容易熬到了数学课结束,立马跑到夏虞身边,坐在她前桌的位置上。
宋娇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回事啊?说来听听!”
夏虞为她复述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儿。
宋娇先是失语,又恨铁不成钢。
“鱼鱼!你这脑回路也太新奇了吧!”
夏虞一脸莫名其妙:“后门不是坏学生的专属地盘吗?”
“后门好像是有个篮球场吧,那儿清净点。”
“哦?是吗。”夏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十分敷衍:“可能吧。”
反正她也没说谎,她和班长确实不熟。
也和……那个叫谢一闻的人不熟。
放学回家,夏虞一进门就闻到了菜香味,她笑眯眯道:“妈——今天哪儿买的熟食啊,这么香。”
程晚青忙着装饭,听到这话后“哎”了声,嗔怪道:“就不能是你妈煮的啊。”
程晚青会做饭,但就是不太好吃。
每回做的不是太咸就是油放的太多,渐渐的,她对做饭失去了兴趣,偶尔心情不错煮上两碗菜,平常在家买个熟菜,三个人一块吃了。
父亲夏大昀在外打工,家里只有母亲和正直初三的妹妹夏子静。
夏子静比夏虞高出半个头,站在她身边,更像个大姐姐。
“姐,你回来啦。”夏子静欢喜地叫唤着。
夏虞洗净手,坐在椅子上恹恹地嗯声。
夏子静立即察觉出不对:“姐,你怎么了?”
夏虞叹了口气,装模作样地揉了揉太阳穴,却不小心碰到了因吃太热而冒出来的那颗痘痘。
“嘶——”
夏虞疼得直揪眉:“这痘怎么还不消啊。”
青春期里,夏虞并没有大幅度上过痘痘,只有上火的时候才会冒出那么一两个,但很快就消下去了。
程晚青把筷子递给姐妹俩,恰好听到夏虞的话,便道:“少吃点热的,痘自然就消了。”
夏虞撇撇嘴。
人生在世,不吃哪能活。
吃东西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吃过饭,夏子静主动要求洗碗,夏虞坐在沙发上看英语书。
程晚青在她旁边照着镜子,时不时臭美两下,唠叨着问夏虞自己好不好看。
夏虞说好看,程晚青就说她敷衍。
生夏虞的时候,程晚青已经到了年龄,三十二岁。
一眨眼,现在已经是奔五的年龄,心态却不显老。
过一会儿,忙碌在外的夏大昀准时准点地拨通视频通话。
屏幕前,夏大昀躺在床上,脸上的肉堆在一起。
他笑着,声音宏厚:“在干嘛?”
夏虞道:“妈在问我她漂不漂亮。”
夏大昀笑了下:“那你怎么回答的?”
夏虞看了眼程晚青,非常诚实地说:“我说她好看,她说我敷衍。那我说她难看,我就得挨顿骂。爸,你说现在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夏大昀乐了:“这话说的,难不成你是男孩啊?”
夏虞撅撅嘴,没道话。
夏大昀按照惯例开始询问夏子静的成绩,姐妹俩让夏大昀头疼的属夏子静第一。
夏子静成绩中上水平,太贪玩,马上就要中考,还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
“静,你有什么不会的要问姐姐,知不知道?”夏大昀说。
夏子静嚷着:“知道了知道了。”
夏虞在一边看笑话地直乐。
作者有话说:
夏虞:咱就是说,读书不比暗恋好玩儿?
-
答案之书让我今天开文,所以我来了QAQ
陪大家过个夏天,也希望六月这个重要的日子有大家陪着呀。
《你亲亲我呀》专栏可见,求个收藏QAQ
-
单亲姐姐离世后,林声韵将她的孩子接到自己身边,悉心养育。
高一新学期的第一周,林声韵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通知她来领孩子。
班主任声音温润尔雅,人长得也帅。
林声韵起了歪心思。
-
一日,林声韵小心翼翼地问:“松栝啊,你觉得多个姨夫怎么样?”
林松栝莫名:“我有话语权吗?”
林声韵呈上手机,绽放和蔼可亲的笑容:“当然有,把你班主任的微信推给我,你就能获得一个姐夫。”
林松栝:“?”
后来。
林声韵发现,好像自己还没努力,这男老师就开始不动声色的对她好了。
=
宋涔秋年少时有个喜欢的姑娘。
那时他什么都没有,只能默默看着姑娘的背影。
后来,他居然成了这姑娘孩子的班主任。
这一次,宋涔秋不想再逃避了。
=
在一起的某日,林声韵突然看向他。
倏地,她探究地眯起眼:“宋老师,我们高中是一个学校的?”
宋涔秋看书的手微微一滞。
他垂下眸,淡地道:“你从哪听的——”
“原来你就是高二十班那个成天拿第一名的牛逼学神?!”
女作家x男老师


第2章
一千五百米
说归说,夏子静依旧是油盐不进的状态,典型的左耳进右耳出。
夏虞让她去写作业,夏子静才不情不愿地放下手机。
晚上,夏子静带着枕头来了夏虞房间。
“姐。”夏子静小心翼翼地问,“我今天能跟你睡吗?”
夏虞一愣。
她和夏子静两姐妹有各自的房间,夏子静随着年纪增长,心态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夏子静有自己的想法,小学时候省下的钱背着家人买手帐,大了后也开始有了秘密,手机上锁,定期删聊天记录。
也开始躲着夏虞,不再粘着姐姐了。
可最近,夏子静频繁的询问夏虞能不能一起睡。
事出必有因,夏虞先前还没料到这点,几次三番下来,她内心微妙。
凌晨一点,夏虞刚复习完功课,肩膀酸疼得仿佛和身体断联,转身瞥眼,夏子静闭着眼睛,似乎是睡了。
夏虞小心翼翼地起身,掀起一边被子躺了下去,顺带关了灯。
夜深人静,她困乏至极,昏昏欲睡之时,夏虞听见了旁边本该睡着的人,开了口。
“姐姐。”
夏子静的声音很小,几个小时没说话,一开口声音轻飘飘的,夏虞差点儿没听见。
她迟钝了几秒,问道:“静,你在说话吗?”
夏子静又没话了。
大约过了一分钟,她才再次开口:“姐,你说人这辈子为什么而活?”
夏虞愣住了。
夏子静接着说:“人到头来,不就是为了结婚生子吗?既然要结婚生子,为什么不能提前呢?”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