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东宫姝色

时间:2022-09-22 18:12:54  作者:糖十
TAG:


预收《锦画藏春》《东宫小青梅》求收藏QAQ
安阳侯府庶女云棠明媚妖娆,姝艳夺目,一回京就招惹顾家郎君心仪
嫡姐心悦顾家郎君,云棠因此处境愈发艰难,一日上香更被歹人算计下药
云棠慌乱之中闯进梅苑,那身着暗纹玄衣的男子站在她面前,她听见院外寻来的脚步声渐近,绝望之际她勾住男子的衣袖,哀声求他:“救我。”
后来国公府宴请,她方知那日男子是当朝太子李琰,太子不近女色,更是厌恶女子心机接近
她吓得双腿发软,跪在他面前说不敢让太子负责
但嫡母拿捏她的婚事,意欲害她性命清誉
云棠走投无路,她跪坐在床畔,用尽所有勇气,伸手轻轻勾住太子的手心,一双桃花眼中盈满泪水,柔弱无依地唤道:“殿下。”
.
太子李琰丰神俊逸,性子冷淡寡欲,弱冠之年身旁尚无侍寝婢女
贵女们为太子妃之位争得面红耳赤之际,一道赐婚圣旨,安阳侯府的庶女成了太子侧妃
众人皆说云棠魅惑储君,却不知太子也有所求
他患有头疾,发作时痛苦不堪,唯有与云棠肌肤相触方能缓解头疾
那小姑娘怯弱惧他,他耐着性子等到她主动来求他那一日,在小姑娘不安的目光中,浅笑问她:“云姑娘这次要求什么?”
“云棠……求殿下护我。”
“……好。”
阅读提示:
1、1V1,SC,双初恋
2、架空历史
3、封面是碧水咕咕赠送,如有雷同很正常
4、本文7.10入V,感谢支持正版。比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棠,李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海棠春色乱君心
立意:无论前路多艰难,也要努力走下去


第1章
敲打
秋末时节,清晨薄雾未散,簌簌冷风穿廊而过,尚未到辰时,院中洒扫的丫鬟脚步很轻,不敢发出丝毫动静,偶尔走过长廊时会朝着长廊那头看上一眼,又匆匆收回目光。
明间外的廊柱旁,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身影挺直地站在那里,她穿着一身单薄的蓝色衣衫,一阵冷风袭来,穿透她轻薄的衣衫侵入肌肤,冷得她直发抖,唇色亦是冻得惨白。
她生得娇媚,微微蹙起的眉间带着几分愁绪,那般站在那里,颇为惹人怜惜。
但丫鬟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怜惜与毫不掩饰的轻视。
云棠稍稍往后挪了挪,尽量避着那冷风,但也没有好上多少,她浑身冻得麻木,抬头看了看破开雾气的晨光,估摸着还要再等上两刻钟。
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双腿,感觉到膝盖的疼,默默忍下。
金色暖阳破开重重雾气,冷风微消,一直安静的正房有了些许动静。
稍顷,一个女使跨出明间,她瞥了一眼云棠,扬着下巴道:“让二姑娘久等了,随奴婢进去吧。”
说着“久等”,但语气轻慢,只是客套。
云棠也不在意,她颔首小声道:“劳烦姐姐了。”
“二姑娘客气了。”
明间比屋外暖和许多,云棠跨进明间,方觉得冻得僵硬的四肢变得灵活起来。
她跟着女使走进东侧间,里面细碎的说话声倏然停下。
云棠低身向韩氏行礼请安,她维持着行礼屈膝的姿势,韩氏的目光垂落在她身上,没说话,也没让她起身。
韩氏慢慢饮茶,目光似尖细的银针落在云棠身上,看向她那张俏丽娇美的脸庞,心里低啐。
云棠双腿微微发抖,快要坚持不住时,韩氏才慢悠悠开口:“起吧。”
“谢夫人。”
云棠沉默站到一旁。
韩氏没再瞧她,她抚摸着手上的丹蔻,声音冷淡:“跪了这三日,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云棠咬唇,她恍然间又想起那张温润含笑的脸,当时她若知道那是云瑶的心上人,她说什么也要避开,但哪里有那么多早知道?
她回京不足一月,对于京中之事并不了解。
那日云瑶也不知从何而起的心思,要带她出府逛街,她推拒不得只好随行,谁成想在茶楼小憩时遇见顾家小姐和公子。
云棠当时垂首行礼,并没有注意到云瑶看向顾少安的眼神有多炙热。
云瑶看着顾少安,顾少安却看着云棠。
少女一袭浅蓝色襦裙,螓首蛾眉,一双微弯的桃花眼甚是勾人,肌肤通透雪白,令人一眼难以移开目光。
那顾家小姐推了兄长好几下,顾少安才失态地轻咳一声,收回目光。
云棠想,当时她该警醒一些的,云瑶那时候看她的目光就已经很凌厉,但她在外人面前过于紧张拘谨,并未察觉到。
后来顾少安有意无意地与她交谈,她也不好像个哑巴似的什么也不说,随意攀谈几句。
之后分别,顾少安又送了她们两盒糕点。
“这是锦和斋新出的五色豆糕,二姑娘刚回京不久,定要尝一尝,你们小姑娘似乎都很喜欢这种甜腻的糕点。”
顾少安笑着对云棠说,那句“小姑娘”莫名带着些别样的亲近。
云瑶当时笑容就挂不住了。
云棠接过那盒烫手山芋一样的糕点,待顾家公子走远,云瑶看着她冷笑一声,咬牙切齿道:“倒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一面之缘,就能让顾公子主动送你糕点,但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顾少安是显国公府大房嫡次子,她一个侯府庶女如何攀得上?
哪怕攀上也是做妾,更何况云棠并没有那种心思,韩氏不喜她,她的婚事又被韩氏拿捏在手中,她不会蠢到去勾引云瑶的心上人。
但云瑶又怎么听得进去她的解释?
云瑶哭着将茶楼里的事说给韩氏听,她将云棠描述成一个不知廉耻勾引顾少安的狐媚子,韩氏最是心疼这个女儿,哪怕知道她说得有九分假,只要有一分真,韩氏就有理由去责罚云棠。
云棠被罚跪祠堂三日。
祠堂阴冷,这几日尤甚,每到晚上风声呼啸震得窗棂啪啪作响,祠堂地板冷硬,寒风时不时灌进她袖中,她只能缩在唯一一张蒲团上抱紧自己取暖,冷得无法入睡。
云棠硬生生在祠堂捱了三日,冷得牙齿打颤,心里反倒有些怨顾少安的靠近。
若不是他,也不会生出这么多是非。
“云棠不敢心生妄念,”云棠收回所有心绪,打起精神应对韩氏的发问,“日后定会更加谨言慎行,不再随意出府,不给夫人和长姐添麻烦。”
不出府自然遇不到顾少安,也无法勾引顾少安。
云棠是在表明和顾少安划清关系的决心。
韩氏眼底轻蔑,她淡淡应了一声:“明白就好,你久在平州生活,不懂京城的规矩没关系,但要认清自己的身份,更要明白自己依靠的是谁。攀高枝容易,但登高易跌重,大家族中女眷众多,若是想要拿捏谁的性命,也是很容易的。”
韩氏的意思很清楚,像顾少安这样的权贵子弟,不说他身边伺候的人,单说他将来要娶的夫人,绝不可能是一个庶女。
云棠就算有那个本事跨进顾府,到时候性命也得任由主母拿捏。
云棠不会也不愿过那样的生活,若是那般,不过是从一个侯府跨进一个国公府,她的处境却是不变的,仍是受人挟制,万般做不得自己的主。
“云棠定会将夫人的话牢记心中,一刻不敢忘。”
云棠其实有些撑不住了,许是这三日受了风寒,她现在身子难受得很,但在韩氏面前,她只能努力稳住身形,掐住掌心让自己清醒些——她若现在晕了,说不得韩氏还要以为她在装可怜,又会牵连出更多不满。
韩氏又让她站了一会儿,敲打几番,终于挥手让她离开。
云棠转身时微有些踉跄,好在她还能稳得住,强做镇定走出去。
韩氏眼见着人走远了,隔着花窗还能看到少女婀娜的背影,她忍不住低啐一声:“狐媚子,跟她娘一样,惯会勾引人。”
“夫人何必与她动气,想来她也不敢再生出旁的心思,再说她的婚事还不是任由您拿捏,因她气坏身子不值得。”
韩氏身旁的许嬷嬷一边劝,一边递了热茶过去。
韩氏喝不下,重重将茶盏放到桌上,面上难掩怒意:“早知道这小蹄子长成这副模样,当初就不该让老夫人带她回来,直接在平州找个人嫁出去得了,也省得我瞧见她堵心。”
“夫人莫气,若真不喜她,早日寻个人家将她嫁出去就是。”
“哼,我倒想嫁,侯爷他要肯啊。先前不闻不问,这会儿倒想起是自己女儿了。瑶儿的婚事他都没过问几句,竟然为了这个贱蹄子与我摆脸色。那徐家少爷哪里不好,人家也是堂堂伯府公子,将来爵位是要落到他头上的,竟为了那些流言风语说不行,哼,他还想让这个女儿嫁到天家去不成?”
韩氏有一肚子气,这会儿寻了个出口不由分说要发泄出来。
许嬷嬷一边劝着一边安抚,听见那句“徐家少爷哪里不好”,心里摇头。
那徐泽哪里算得上好呢?
二十出头的年纪,只有一张脸长得还可以,平日流连花巷红颜知己无数,这还没娶正房,后院已经不知塞了多少女人,只是还没过到明面上,外面还养了两房外室,一个外室肚子都大了。
虽说是伯府,但一代不如一代,徐泽身上连个正经差事都没有,平日只顾挥霍家中财产,明眼人瞧着都知道承康伯府要没落了,府内也是空壳子,要债的人都上过几次门,更没人愿意将女儿嫁过去。
那徐泽也只是偶然瞧见云棠,贪图美色才上门提亲。
韩氏原本打算应下,不成想此事刚与云易丰说完,她还没来得及给徐泽说些好话,云易丰就面带微怒地道:“她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女儿,你这般敷衍她的婚事,让旁人怎么看我,怎么看你这个侯府主母?我知道你不喜她,但也不能太过分。”
过分?她要是真的过分,就应该先斩后奏!
当初云易丰与她成婚才一年多,就带回来尚在襁褓之中的云棠,那时云老夫人和韩氏才知晓,云易丰成婚前就有了外室,那外室香消玉殒,云易丰才不得不将云棠带回来。
韩氏因为这事气得病了半月多,那时她年轻气盛,云易丰待她温柔体贴,她心里也曾动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头,但云棠的存在,就像是云易丰甩到她脸上的一巴掌,将她所有幻想打得破灭。
韩氏闹得厉害,甚至说过和离这样的话,夫妻关系一度降到冰点。
那会儿云老夫人正病着,京中的气候不适合养病,老夫人去平州养病前,索性将云棠一起带走,这一走就是十几年。云老夫人有时回京看望孙儿也不会带上云棠,时间久到韩氏都快忘记云棠的存在。
直到看见跟在老夫人身后的那个少女,她都有些恍惚。
十几年的时间,少女出落得明媚动人,一张芙蓉面似能夺人心魄。
韩氏看着少女那双澄澈的桃花眼,当时就掐破了掌心。
韩氏埋怨许久,那些丫鬟都退得远远的,只有许嬷嬷陪在她身边。
韩氏自小在家中受宠,嫁进安阳侯府十几年也不曾受过婆母管制,性子并没有改变多少,有些沉不住气。
不然也不会因为云瑶的哭诉,连面上功夫都不做,直接罚云棠跪了三日。
许嬷嬷劝了许久,她才平息怒气喝了一口茶,想到徐泽的事,心里又生出些思量。
作者有话说:
开文啦!


第2章
误闯
安阳侯府院落众多,西北角的冬院最小,院中服侍的下人也不多。如今已是巳时,院中也看不到几个人影,丫鬟们都躲在屋里偷懒,只有扶桑前前后后忙着,一边熬药一边看顾着炉子上煨着的粥,还不忘及时更换云棠额头上的巾帕。
云棠昨日出了兰苑就晕了,她在祠堂跪了三日,天不亮就被拉到兰苑站着等候近一个半时辰,甚至来不及换一身衣裳,吹了那么久的冷风,能撑着走出兰苑已是极限。
她烧了一夜,今晨热度才刚刚退去,醒来时只觉得嗓子干涩得厉害,哑声唤了一句“扶桑姐姐”。
扶桑听见她的声音,忙不迭进屋扶她起来,一手还端着温白水。
云棠握着她的手,将一杯白水饮尽,又喝了两杯才觉得嗓子舒适许多。
“姑娘可好些了?头还疼不疼?”扶桑一边说一边试探云棠额头的温度,心稍稍放下,“热总算完全退下去了,我在炉子上煨了粥,姑娘待会儿先喝些粥,然后再继续休息。”
扶桑比云棠大两岁,平日里更像是姐姐一般照顾云棠。
云棠点头应下她的话,坐起身时看了扶桑一眼,发现她眼下带着青黑,应该是昨夜照顾她一整夜,怕是一宿没合眼。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巳时了,姑娘别担心,夫人那边说了,姑娘这几日在院中好生养病,不必去请安。”
扶桑一边说着一边端着粥和小菜过来,这些都是她自己做的,厨房那边给她们的吃食总是敷衍的,云棠又病着,扶桑怕她吃不好,索性自己动手做了。
“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
米粥软糯,入腹暖胃,云棠笑着点头:“扶桑姐姐厨艺这般好,哪有不合胃口的?倒是姐姐照顾一晚上,恐怕也没顾得及吃饭,也去盛一碗吧。”
她们虽是主仆,但情谊深厚,云棠私底下喜欢唤扶桑姐姐,扶桑劝她不成,也随她去了,在外人面前不露端倪就好。
两人坐在一处喝粥,云棠面色还有些苍白,唇色也浅淡得很,眼中似有化不开的愁绪,她低垂着眉眼,不想叫扶桑看见担心。
如今回了侯府,她方才觉得平州的生活有多好。
云老夫人对她没有多在意,隐隐还有些不喜,但也不曾苛待她。
她是外室子,又曾搅得侯府不得安宁,父亲因为她受过非议,老夫人自然不喜她,不去刻意为难已经很好了。
是以在平州那些年,她还算自由,不像在这侯府,整日胆战心惊,生怕做错什么惹怒旁人。
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不仅不讨喜,还惹人厌恶。
云棠恍惚间想着,当初应该求着老夫人在平州给她寻一门亲事的,这样也不用回京面对韩氏等人,依着韩氏对自己的厌恶,她的婚事能顺利定下吗?
云棠越想,越觉得茫然,她慢慢停下喝粥的动作,有些出神。
扶桑注意到她情绪不对,心中轻叹一声,伸手将云棠耳边垂落的碎发拨到耳后,温声道:“顾家公子的事算是过去了,姑娘也别多想,夫人再怎么样也不能将姑娘随意嫁出去。再说上次承康伯府的提亲,侯爷也帮姑娘拒绝了,夫人想做什么,不也有侯爷拦在前面吗?”
扶桑一提承康伯府,云棠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徐家公子只是碰巧在她回京那日瞧见她,后来上门提亲,她打听到徐泽的事情,心里并不愿嫁给他,提着心担心许久,好在父亲拒绝了。
她以为这桩事算是结束了,哪成想过后不久她出门时总能遇到徐泽,徐泽喜欢动手动脚,看似温和的笑容里藏着太多恶意,云棠总觉得他的目光像恶心的臭虫,她既害怕又难以甩开。
扶桑只提了这么一句,她仿佛又感受到那种黏腻的目光,令她浑身不适,隐隐还有些不安。
“好姑娘,别害怕,是我不该提这事,”扶桑看出她的不适,及时止住这个话头,转而又道,“不过姑娘有没有想过,可以试着拉近与侯爷的关系,你们毕竟是骨肉血亲,侯爷心里应该是有姑娘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