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挡桃花

时间:2022-09-22 18:11:36  作者:温又野
TAG:


雅痞绅士×清冷淑女
段语安和谢博成是圈子里名气最大的一对青梅竹马。
各家长辈都说他们眉目如画,气质卓绝,一定不缺追求者。
却不知他们有着同样差的桃花运——
自出生便未谈过恋爱。
陪谢博成过完二十六岁生日后,段语安得知他被父母下了最后通碟:这个月带不回女朋友就等着被安排婚事
段语安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点跨向“下个月”,心事如潮水。
总对她有求必应的谢博成第一次恳求她:“小漂亮,假装一下我女朋友和我回家吧。”
他第一次向她表露无奈与颓废:“我不想娶别人。”
段语安答应了他。
见家长那天
看着坐在谢博成家的父母,段语安才知晓,原来她就是谢博成的联姻对象。
当晚,段语安和谢博成就稀里糊涂地被定了婚事。
-
段语安藏着两个秘密。
一个是她暗恋谢博成近十年,另一个是她曾动坏心思,悄悄挡走了他的大部分桃花。
一次偶然,她在谢博成衣柜中翻出一个盒子。
打开后,一整盒收信人为“段语安”的情书映入眼帘。
不同的署名,五颜六色的纸,代表的是年少时暗恋人的懵懂爱意与占有欲。
段语安瞬间了然:......原来她的桃花,也是被谢博成给挡了?
他们默契地,将外人对对方的告白全都私藏起来。
然后私心把对方留在了身边。
-
双向暗恋/青梅竹马/联姻夫妻/双c双初HE
【阅读指南】
1.男女主有私自偷藏别人情书的过去
2.正文由婚前开始,并非开篇即夫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语安,谢博成 ┃ 配角:还是温又野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假夫妻真恋爱互挡桃花
立意:不忘初心


第1章
五月底,南市正式进入夏季。
夜晚潮湿又闷热,城市像个巨大的蒸笼。
段语安刚从公司出来,便被扑面而来的热气呼了一脸。
她向来怕热,还没走几步,面颊就已经沾上粉红。
手机在手心震动两下,段语安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指尖滑动屏幕,将手机贴在耳边。
往路边靠近时,有两个小孩儿从段语安身前跑过,带起的风拂动她的碎发,发丝划过脸颊,她嘴角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上扬。
“谢博成。”段语安目光落在涓涓车流中,对着听筒轻喊道。
谢博成懒散的声音顺着听筒传来,“嗯,小漂亮开完会了吗?”
段语安小名是圆圆,谢博成却给她取了小漂亮这个昵称。
早时段语安还会不好意思,可阻止了一段时间没有效果后,便也任由他喊了。
如今已习以为常。
“没开完我就不会接你电话了。”段语安眉眼弯弯,“谢总真是体贴,过生日也不忘操心别人。”
“你哪儿是别人。”谢博成哂笑,落音后又问,“晚上开车不安全,用不用我去接你?”
段语安拒绝道:“不用,我打车过去。”
谢博成:“打车?那更得我去接......”
“谢博成,”段语安眼角弯下,颇为无奈地打断他,“我二十六岁了,你不用事事担心我。”
对面默了下来。
自打相识以来,段语安就被长辈朋友们说是谢博成的掌中娇。
他明明只比她大了几个月,却总是能事无巨细地将她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每天准时骑单车载她去学校,还贴心地在后座上绑上柔软的坐垫。
看她被外校小霸王们搭讪,就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不让她不喜欢的人靠近她半分。
他能细致体贴地考虑到很多段语安想不到的事情。
甚至成了习惯,到现在还把段语安当作少时害羞又胆小的小姑娘。
“哪儿二十六岁了,还有两个月呢。”谢博成纠正道,“这么不想我接,那你路上一定要小心。”
“聚缘会所这边鱼龙混杂,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段语安拦下一辆出租,淡笑着安慰他:“放心好了。”
上了车,段语安挂断电话。
对司机说了目的地后,低头继续处理工作消息。
车缓缓行驶着,司机突然开口寒暄:“小姑娘刚下班吗?在天宁这种大公司上班要更累吧?”
段语安抬起头,正好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他打量的目光。
对视了一秒,段语安垂眸看着自己的牛仔裙,没什么情绪地回答:“还好。”
“瞧瞧这累得都不想说话了。”司机笑呵呵道,“唉,这有钱人都难伺候,不管是这种大企业还是聚缘会所里的那群公子哥。咱们这种普通人,就只能认命伺候人家喽!”
闻言,段语安冷不丁地笑了声。
她心思通透,了然司机眼神与话中的含义是什么。
段语安今天的穿着十分朴素,普通白衬衫牛仔裙,乌黑长发也用鲨鱼夹挽了个松散的发髻。
工作到近十点,佩戴穿着也不见一丝“富”味,俨然一个混迹挣扎于大公司底层的小员工模样。
聚缘会所招待的是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和上流圈子的二代们,而这些老总纨绔,常常会在夜里打电话找些入了歧途的,在这座城中赚各种钱的漂亮姑娘陪伴厮\混。
在司机眼中,段语安此刻更像是被打电话叫去的那类人。
“不过这个社会大家都只认钱,只要是靠本事赚的钱,咱们又不犯法,干什么都不丢人,对吧?能从聚缘会所那群有钱人身上刮下来点油也行,反正他们钱多哈哈。”
司机师傅对段语安的“身份”毫不避讳,喋喋地与她聊着贫与富。
段语安对他的话题毫无兴趣也并不全赞同,只垂着眸,似笑非笑,却始终没有辩驳什么。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会所门口。
段语安轻声道谢,下车关上了车门。
进了聚缘会所后,立刻有认出她的服务生迎了上来:“段小姐您来啦,谢少包厢在二十一楼,我去帮您按电梯。”
给谢博成发了条消息后,段语安从包中掏出坐电梯要刷的会员卡,对服务生说:“谢谢。”
服务生笑容更加殷勤:“您客气了。”
谢博成定的包厢在二十一楼尽头,聚缘最好最大的包厢。
每年他生日都会有不少合作伙伴主动过来,人极多,包厢小不了也差不了。
二十一楼鲜少会有客人,走廊总是静悄悄的。
段语安往尽头走着,一阵混合着浓郁酒味的说话声愈发清晰。
她视线中出现了两个拉扯着的男人,随着距离缩短,段语安也逐渐看清了对方的脸。
是荣尚金融的老板方健和他助理。
段语安与方健从未接触过,便也没想和他打招呼。
不料靠近后,方健却先一步拦住了段语安,“哟,这是哪家的小美女啊,看着......有点眼熟啊。”
方健指着段语安,眼底遍布血丝,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红。
段语安只好礼貌回话:“方总好,我是天宁的段语安,来给谢博成过生日。”
“啊......”
方健恍然大悟,臃肿的身子往后仰,又因为喝醉而踉跄了两步,被身边助理扶住。
他呵呵笑了两声,搀着助理往段语安身边靠了两步,手抬起往她肩上搭,“我知道你,天宁的千金小姐,和谢总......经常被人夸般配来着。”
段语安不动声色地躲开他的手,心里一阵反感,也不愿和他继续纠缠,“看方总醉得厉害,我就不打扰您醒酒了。”
段语安想错身离开,却被方健眼疾手快地拽住,“急什么啊,谢总这会儿不在这儿,段小姐不能先陪我一会儿吗?”
段语安猛地抖掉他的手,语气也重了几分:“方总自重。”
“自重什么啊,这个点谢博成打电话把你叫来,不就是让你陪里面那群人的吗?陪一群还是陪一个,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吧?”
方健拦着段语安,大言不惭说:“识相点就跟我走,今天可是谢博成求我来谈合作的,他是个商人,你在他心里绝不会有他的事业重要啊。”
段语安闻言,仅仅嗤笑一声。
她眼神轻如羽毛,淡淡看着方健,歪头问他:“方总怎么说起大话了?我记得谢博成还不需要给谁送女人来求取合作吧?”
她毫不留情地将方健靠近自己的手打掉,语气冰冷道:“方总您可看清楚了,我也不是谁说送就送的商品。”
段语安脊背挺直,镇定自若,身上带着名门千金的优越与疏离。
她话中蕴含着与生俱来的底气与高傲,无形中就给人了压力。
方健有片刻愣神,随即又挺直身子,不死心地往段语安身上靠,“我管你什么身份,只要我想要,天上的仙女谢博成也得给我送过来。”
“少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给我走,不要因为这事让你和谢总闹不愉快。”
他两只手都不怕死地往段语安身上去,段语安被迫往后退,背部贴上了身后的墙。
她眉头皱起,看着被助理拼命拦着的方健,正准备开口,就听到一阵男声:“方先生这是在干嘛?”
段语安扭头看去,目光撞入谢博成愠怒的眼中。
谢博成脚下仿佛踩了风,几步便走了过来,在方健碰到段语安的前一秒将他推开。
接着又轻握住段语安的手腕,将她拉至自己身侧。
谢博成身上带着略明显的酒味,这股味道之下,又隐约有很淡的烟草味传入段语安鼻间。
段语安睫毛颤了颤,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是我生日,方先生在我包厢外面欺负人,是故意扫我的兴致?”
碰上谢博成,方健明显熄了火。
他支支吾吾地解释不出话,躲避着谢博成的眼神,猪肝色的脸上全是汗水。
“天宁的千金您都不知尊重,是打算和我们两家决裂了吗?”
谢博成语气悠哉悠哉的,手指在段语安手腕处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嘴角勾起的笑容怎么看都有股恐怖感。
还清醒着的方健助理知道谢博成要发火,连忙代自家老板道歉:“谢总,方总今天喝太多了,认错了人,没有要对段小姐不尊重的意思......”
“是吗?”谢博成眉头上扬,笑着说,“认错人不是借口,不管今天被方先生拦住的是谁,似乎都不太妥当吧?”
助理只觉得自己后背凉了一片,应和着点头:“对对,是我没拦住方总,谢总您不要介意。”
谢博成漠然地点了点头,眼眸落下,轻声询问段语安,“他没吓到你吧?”
段语安脸上没什么表情,扫了谢博成一眼,说:“没有。”
谢博成哼笑了声,似乎消了气,将一旁的方健两人当空气,柔声对段语安说:“那进去吧,外面热。”
话落,又看向方健与其助理,语气重新变得冷漠:“方先生醉了,应该不太适合再和我谈什么,就先回去吧。”
明显是在赶人,方健听完,酒都醒了一大半。
后知后觉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他懊悔不已,颤着声问谢博成:“谢总,那咱们之后再联系?”
谢博成拉着段语安往包厢走去,话音飘至方健耳中:“方先生先回去醒酒吧,我做不到找个晕头晕脑的人做合作对象。”
说完,拉着段语安进了包厢。
门被轻轻合上。
段语安的脑海中因尖叫与欢呼而被各种迷幻的影像侵占。
包厢玄关处灯光昏暗,伴随着忽近忽远的喧闹,一切都被笼罩在朦胧中。
段语安被拉着往前走了两步,随后又清醒过来,抵抗着谢博成的力气,脚步停在原地。
沉默数秒后,她抬起头,清澈的眼眸中映着谢博成不解的表情,她看着他,慢慢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手中抽离。
作者有话说:
哈喽!我带着我们小漂亮和谢总来陪大家过夏天啦!


第2章
包厢里烟雾缭绕,酒杯清脆的碰撞藏匿在说笑嬉闹中。
音响设备中的乐声传至玄关处,鼓点在耳边跳跃着,给人一种音乐从大脑中传来的幻觉。
谢博成站在段语安对面,肩膀松垮垮的,眼神醉意朦胧,嘴角不明所以地勾着。
他盯着自己空掉的手,许久才无奈地轻笑了声。
又抬眼看向段语安,语气温柔地问:“不开心了?”
他勾着的唇角隐约带着紧张与内疚,“我不该在你没到时就去找别人的,刚刚方健吓到你了?”
段语安表情浅淡,小幅度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不会因为这种事害怕,谢博成,我没那么没用。”
谢博成闻言,讨好性地揉了揉段语安的头发,“那怎么不开心?”
他前进了几分,距离段语安更近,低下头,委屈兮兮地呢喃着:“别人惹到你我倒不用紧张,最怕的是我惹到你自己却不知道。”
“小漂亮,对不起嘛。”
今晚谢博成被灌了不少酒,脑袋昏昏沉沉的。
他酒量本不差,此时视线却出现了重影,段语安身影都变得模糊起来。
或许是怕段语安生气,血液往上涌,酒精也跟着上了头。
清醒时,谢博成总能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哪里惹到了段语安。可醺然后,大脑跟不上反应,他每次都只能先一个劲儿地给她道歉。
他最怕段语安不理她,所以万事先道歉这个习惯持续了好多年。
“你是不是又抽烟了。”段语安仰起头,语气淡漠地问。
谢博成此时的反应有些迟钝,思索好久,才拨浪鼓似的摇头否认:“没有,我答应了你不抽,当然就不会碰。”
谢博成曾经也经历过叛逆不良的时期,烟不离手酒不离身的,活生生的一个放浪不羁公子哥。
但段语安不喜欢烟味,总会被烟味呛得满眼泪光咳嗽不止。
谢博成察觉到她的厌恶后,便主动承诺会戒烟,绝对不让她再闻到烟味。
可刚刚他走到段语安身边时,身上却沾着一股浓重的烟味。
这让段语安觉得,他的承诺不过是在敷衍应付,私下里其实还会肆意妄为的抽。
或许是觉得他没把自己对她的承诺放在心上,段语安莫名有些郁闷,表情冷冰冰的,说道:“你身上的烟味重到连酒味都盖不住。谢博成,你戒不掉抽就是了,不用逼自己遵守约定。”
她嘴唇抿成一条线,背挺得很直,低着头,看起来气鼓鼓的。
被她的样子逗笑,谢博成赶紧止住,耐心地安慰她:“说什么呢,你不喜欢我自愿不抽,并没有逼自己遵守约定。”
他伸出手,将手指放在段语安鼻子前,说:“你闻,手上没有味道,我是真的没抽。”
“赵塘在七楼谈生意,我刚刚去打招呼,他你不是不了解,抽烟抽得凶,我身上沾到了味道。”谢博成说,“对我有点信心小漂亮,对你更要有。我答应你的事,怎么可能不做到。”
面前的谢博成眼中仿佛染上了雾,迷迷茫茫的,眼尾还挂着浓重的酒气。
段语安眨了眨眼,认识到自己误会了他,表情变得有些尴尬。
只好轻不可闻地“嗯”了一声,躲着谢博成的眼神,手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丝绒小盒子,转移话题道:“给你,生日礼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