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1122

时间:2022-09-22 18:10:59  作者:摇摇兔
TAG:


两人初相遇是在双方集团第一次重大合作。
对方集团总裁燕南琛看到他第一眼,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的领带没有打好,影响集团形象。
后来,这个Alpha就从他的领带说到他的皮鞋,再说到他衬衣颜色不好看。
这人真讨厌。
一次意外,他在酒吧隔间遇到燕南琛。
燕南琛靠在厕所隔间门上,扯松着领带,整个人充斥着躁郁与焦灼。
他出于好心上前问了句:“燕总,需要帮忙吗?”
可就在他伸出手时整个人猝不及防被拉入厕所隔间。
他愕然对上燕南琛通红狠厉的双眸,迟疑地咽了咽口水:“对不起,我好像帮不了什么。”
“…求你了,让我标记你一下。”
江一愣住:“你是燕南琛?”
这个高高在上的alpha竟然会求人?
燕南琛笑出声,他把吻落在江一的脖颈处:“我不是燕南琛,我是他的双胞胎哥哥楚北珩。现在我很不舒服,被人下了药进入易感期,你能帮帮我吗?”
后来,他们陷入热恋。
他喊‘楚北珩’为puppy。

一次意外,他突发分化成omega,在最痛苦的时候他恳求男友标记他。
不久后,他怀孕了。
就在他准备兴高采烈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男友,却看见真正的楚北珩回国了。
从始至终,跟他在一起puppy,是燕南琛。
根本就不是“楚北珩”。
于是他砸掉了属于他们两人的家,带球跑了。
全然不知燕南琛已经找疯了。
也真的疯了。
【食用指南】
·表面高傲矜贵实际撒娇狗狗攻燕南琛x表面斯文实际很辣很辣受江一
·文名解释:攻在家里排老二,所以叫22,受名字里有一,所以叫11。
·非典型追妻火葬场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年下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南琛江一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11,你愿意跟puppy结婚吗
立意:看人不能只看脸,要看到人美丽的心灵和金子般的灵魂


第1章 火葬场1
“你代表的是Neptune科技集团的形象,领带这种这么细节的东西你都无法做到完美,身为总裁助理连这些都不注意让我很担心你处理事情的能力。”
刚踏进会议室,江一忽然感觉所有人的目光投在了自己身上,他径直撞入会议桌主位上的身穿银灰色西服的Alpha,这道深沉的目光几乎要将他吞咽那般的强势。
这个的Alpha叫燕南琛,是对方银河集团刚上任的总裁,非常的年轻。尽管非常年轻,但气场却很严厉强大,整个会议室因他的气场而感到很有压迫感。
他愣了愣,所以这是在说他?
然后他就看见燕南琛站起身向自己走来。
alpha与alpha之间天生存在着排斥感,这是基因上就决定的,所以当燕南琛靠近他时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但一只手比他的动作要快,而这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却碰上他的领带,就站在他面前,将他的领带解散,给他重新系上,动作干净利索。
“我不认为你不会打领带。”
“燕总,我——”江一愕然看着燕南琛这只手,这人竟然要给他打领带?!这都要准备开会了。
……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他就是个合作集团的总裁助理。
燕南琛面容淡漠,垂着眸,一丝不苟的将江一刚才没有打好的领带重新系上,用指腹抚平领结处的褶皱,最后放下手,往后稍微退了一步,打量着自己给江一系好的领带,而后看向江一。
“我眼里容不得一丝不规整的细节,包括你,江一,不要因为你让这次合作有瑕疵。”
这一瞬,江一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用一个领带没有打好的细节来羞辱他,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发的什么神经?更何况他的领带也没有打得不好的好吗?!
真的是奇奇怪怪。
他强忍下这口气,毕竟他只是个总裁助理,自家段总还在这里,不能给段总丢脸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不失礼貌的笑:“好的燕总,下次我会注意。”
“不会笑就不要笑。”燕南琛淡淡瞥了他一眼,说完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看向所有人:“会议开始。”
江一垂放在身侧的手猝然攥紧,他真的头一回那么想打人,银河集团新的继承人那么拽的吗?!
一想到未来要经常跟这个拽到天上的燕南琛共事,有种他寿命不长的感觉。
事实证明,他真的要疯了。
每一次到银河集团,只要燕南琛看到他一定会在他身上找出毛病,上次说他领带的事情后他已经不打领带了,可他穿的衬衣,他穿的皮鞋,都要说。
“江助理,我不喜欢你穿蓝色衬衫,下次还是穿白色的吧。”
“江助理,我不认为你这个年龄段适合穿这样款式的皮鞋,如果你不太会搭配,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
甚至乎,他的笔,都要说。
江一正在秘书处跟银河集团的秘书对接接下来的事物,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紧接着他手中的笔就被抽走,他愕然抬头。
谁知正好撞入燕南琛的目光中,眸底的恼火默默压下,换上不失礼貌的笑:“嗨,燕总,是你啊。”
……今天应该是没有需要跟燕南琛说的事吧?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钢笔被燕南琛拿在手中,只见燕南琛低头端详着他的笔,表情认真严谨,像是在研究着什么。
“?”江一疑惑:“怎么了吗燕总,这笔有什么问题吗?”
“这笔真丑。”燕南琛把钢笔放回江一手边,转身离开秘书处:“丢了吧,不适合你。”
江一:“……”连个笔都要说,真的好想打他,可是自家段总交代过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
“诶江一。”
江一转回头,听到燕南琛的助理喊他:“怎么了?”
“我发现燕总对你很不一样。”助理压低声神神秘秘说道:“燕总有强迫症,但是他的强迫症从来都是对自己,很少会去要求自己身边的人达到他的要求,就算有,也不是像你这样的。”
江一心想,所以他才说燕南琛神经病吧,没事闲的就找他麻烦,他低下头继续签名:“没有吧。”
天之骄子又如何,有钱有势又如何,不懂尊重人鬼理他。
“我感觉燕总对你的要求就像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他好像想让你变成他一样,换句话说,是让你达到他最满意的要求。”
江一把需要签的文件签完,合上钢笔站起身,笑着把文件递给燕南琛的助理:“承蒙厚爱,谢谢。”
说完便拿起自己的东西离开。
晚上下班,朋友请他去清吧喝酒听歌。
“江一,你最近怎么好像经常加班?”
清吧的环境很好,大家的交谈声也都文明,台上慵懒的R&B音乐也舒缓到人心里头,非常的舒服。
江一跟朋友轻轻碰了一下杯,他疲惫的靠在椅背上:“别提了,最近跟银河集团合作的项目差点没把我弄疯,不是项目让我疯,是某个人才让我疯。”
如果说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或者是项目上一些需要他反馈的错误他肯定愿意承认,但问题是,根本就不是,而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都要要求他。
“我不理解。”江一叹了声,他放下杯:“我先去上个洗手间,你等我一下。”
“好。”
江一走进洗手间,兴许是这个时间清吧还没那么多人,洗手间也很安静。可就在他从隔间走出来时,隔壁隔间传来闷哼,像是很痛苦的隐忍。
他出于担心的上前敲了敲门:“先生?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需要帮忙吗?”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隔间门被打开,他径直撞入一双猩红的眸子中,这一瞬他有种要被生吞活剥的感觉。
而这个人正是他刚才正在跟好友吐槽的燕南琛。
燕南琛好像有点不对劲,面容泛红却周身散发寒意,只见他靠在厕所隔间门上,扯松着领带,整个人充斥着躁郁与焦灼。
现在这种情况他是非常想要扭头就走,会询问纯粹是出于人的本性,而不是他脾气好。
于是他出于好心上前问了句:“燕总,需要帮忙吗?”
说完想要伸手去扶一下。
可就在他伸出手时整个人猝不及防被拉入厕所隔间,隔间门被关上,他被燕南琛抵在墙上,圈在结实有力的臂弯里。
江一愕然对上燕南琛通红狠厉的双眸,迟疑地咽了咽口水:“额……我好像帮不了什么。”说着要推开燕南琛的手臂。
谁知燕南琛一把扣住他的后颈,吻住了他。
这个吻野蛮而又无章,像是疯狂的汲取着他的呼吸,想要吞咽他,想要把他撕碎吞入肚子里。
江一心想好歹他也个是alpha,试图想要挣脱,可是他双手都被燕南琛抓住压在头顶上,根本就无法挣脱,只能被迫仰着头,忍受着这记几乎疯狂的吻。
他感觉自己要缺氧,整个人飘飘然,最后忍无可忍,用力把燕南琛推开。
“你是疯狗吗?!”
燕南琛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被他一推踉跄两步后背撞到墙上,而他本人也像是很不清醒的模样,只见他抚着唇,慢慢站好,深沉的眸色迷离凝视着面前的alpha,再次靠近他。
“今晚跟我,我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低沉暗哑的嗓音在隔间响起,语气里依旧是带着那份目中无人的傲慢优越感。
江一抚着被吻痛的唇,冷笑出声:“燕南琛,你以为谁都愿意接受你跟施舍一样的态度吗?”说着要把门打开离开。
真的是,这个人真的恶劣到狗都不愿意救,他还伸出手?
说完打了一下自己这不争气的援助之手。
谁知他的手刚抚上门把就被燕南琛从身后抱住,只感觉燕南琛的脑袋重重撑在他肩膀上,与此同时这人说道:
“……求你了,让我标记你一下。”
刚才高高在上施舍人的语气现在竟然带上了几分撒娇。
江一愣住,他迟疑扭过头,正好撞入燕南琛跟刚才不太一样的眼神,带着哀求,就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大狗狗:“……你,你真的是燕南琛吗?不会你是燕南琛的双胞胎哥哥吧?”
燕南琛笑出声,他把吻落在江一的脖颈处:“对,我不是燕南琛,我叫楚北珩,是燕南琛的哥哥。现在我很不舒服,被人下了药进入易感期,你能帮帮我吗?”
江一没想到被自己猜中了,他就是说呢,燕南琛这种嘴贱的alpha怎么可能会撒娇:“就算你是燕总的哥哥,可你刚才这么做冒犯了我。”
“好,刚才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对不起,那现在你能帮我了吗?”
江一看着面前这个跟燕南琛长得一模一样的楚北珩,心里头突然有种冲动:“怎么帮?”
如果他帮了燕南琛的哥哥,又或者是跟燕南琛的哥哥做个好朋友,那燕南琛怎么也得让他三分吧?
“去酒店,我让人送性导剂过来给你。”
当晚,江一开始为自己的心软后悔,这一针omega性导剂不应该打的,这一打就说明他会跟这个alpha进行信息素编码登记。
而让他更后悔的是他好像惹了一个不应该惹的alpha。
太凶,太狠。
他真的要疯了。
酒店里,玄关处,落地窗前,沙发上,浴室里,洗手台,每一处都留下了浓烈的紫罗兰麝香与晚香茉莉的交融。
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前,他听到耳旁低沉暗哑的夸奖,语调充满着餍足过后的愉悦:“一一,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alpha。”
作者有话要说:
科普:
11是江一
22是因为燕南琛在家里排行老二,他有个双胞胎哥哥楚北珩,所以叫他22。
由于这个家族很庞大,所以看不懂的宝可以去围脖看一下人物关系图
这本是隔壁已完结《当钓系beta意外怀孕后》的副cp,同属于骆氏家族第三代文
——
骆氏家族所有文
第一代:《这个小Alpha有点甜》
第二代:《来自律师A的致命吸引》
第三代:《当钓系beta意外怀孕后》
第四代预收:《这个omega怎么这样》


第2章 火葬场2
江一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是散架的,最疼的位置就是后颈腺体,火辣辣的疼,昨晚这个位置被反复的做着无用标记。
但身体却是干爽的,像被清理过。
就在他想要坐起身时浴室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属于年轻alpha高大健硕的身材,刚沐浴完头发有些湿漉,下半身围着浴巾,没有遮蔽的上半身还有昨晚留下过的痕迹,无比清晰。
江一把目光落到这张五官分明俊美的脸上,喉结滚动,不管怎么说,这张跟燕南琛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实在是赏心悦目。
现在他脑袋还有点不清晰,昨晚真的就是被忽悠的状态,也怪他多喝了两杯酒,头脑不清醒,竟然觉得上了一个跟讨厌鬼燕南琛一模一样的人就会觉得很爽。
虽然但是,确实很爽。
“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燕南琛走到床边,单膝跪在床沿,手臂撑在江一身旁,手抚上他的额头:“没有发烧。”
江一眸光微闪,他看了眼这结实有力的臂膀,昨晚就是这双臂把他整个人托起的,当时他还震惊自己明明也不轻,怎么就那么轻松把自己整个人托抱起来,超乎他想象的强壮。
他的目光往下,健硕肌理感分明的胸膛映入眼帘,刚沐浴过的水珠在上头滑落留下痕迹,与抓痕形成强烈的对比,靠近时那道紫罗兰麝香像是唤起他们昨晚疯狂的回忆,是真的很疯狂。
更疯狂的是他的回应,他可是一一都回应了。
尽管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就像是初次开荤那样的猴急。
最后他把视线落回面前这张脸上,他盯着这近在咫尺的鼻尖上的痣,伸手想要摸一摸,好像燕南琛是没有这颗痣的。
“想摸我?”
江一的手刚抬起来就被十指紧扣的抓住,整只手被扣住摁压在头顶上,他对上‘楚北珩’的目光,下鬼使神差的问:“摸一下不行吗?”
“你想用什么身份摸我?”燕南琛欺/身/而上,一只手撑在江一两侧,另一只手扣住他压在头顶,双膝分跪身侧,俯视着他问。
江一听到这句别开脸笑了:“喂,楚北珩,昨晚是你求我的好吗?你现在想翻脸不认账啊?”说着一把推开他翻身坐起。
起身时后腰瞬间袭来一阵酸痛,心里不由得暗骂几句真的是打桩机了不起,这得是憋了多久,他就像是个送上门的冤大头。
还是自己主动伸手的那种。
不过嘛,他是有一种强烈的报复感的,因为看着这张跟燕南琛的脸昨晚为了要他恳求的一次又一次,哄他一次又一次,就是那种说不出的报复快感。
仿佛是‘燕南琛你也有求我的一天’。
他坐在床边缓过劲后就这样光果着走向浴室,反正都是成年人,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自己也不是什么封建的人,说是被强迫好像显得有些矫情。
而他也能感受到落在后背上的目光,仿佛是足以穿透他的炙热,就像是昨晚的炙热穿透那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