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假装失忆后情敌说我是他的男朋友

时间:2022-09-21 15:27:07  作者:伊依以翼
TAG:

纪沧海说:“好,我们出门吃吧。”
凌云帆于是从床上爬起来,冲了个澡,洗去一身酸软疲惫,精神奕奕地跟纪沧海出门去餐厅吃了顿饱餐。
下午,纪沧海没急着和凌云帆回家,而是带凌云帆去市里新开的水族馆逛了逛。
这水族馆,凌云帆之前和纪沧海提了一次想来看看,所以纪沧海记下了。
那天下午,两人在水族馆里巨大的落地玻璃前静坐了许久,任由整个世界被染成有着粼粼波光的蔚蓝,心情平和又安宁,曾经需要争分夺秒抢占的时间在这里只是缓慢地流淌。
凌云帆转头看向纪沧海,却见纪沧海也在看着自己,那双精致漂亮缀着星辰的墨眸深藏着自己的身影。
凌云帆笑了笑,伸手握住纪沧海的手,心想这大概就是陪伴的意义。
逛完水族馆,两人回到家里,凌云帆也不跟纪沧海拐弯抹角了:“说吧,想要我做什么事?”
可纪沧海竟在这种时候装傻了:“啊?嗯……我得再想想。”
凌云帆看着他,大概能猜出纪沧海在担心什么。
无非就是心里有那些并不妥当的想法,又怕自己想起之前被伤害的事。
“再想想?”凌云帆毫不留情地揭穿纪沧海,笑着调侃,“你这几天还想得不够多吗?”
纪沧海:“我……”
凌云帆:“没事,说吧,想要我怎么做?这是我答应你的事,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都会点头的。”
“那……”纪沧海神色出现动摇,他伸手搂住凌云帆的腰,贴近他的耳朵轻声,“帆哥,我想要……”
-
十五分钟后,纪沧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显得有些紧张,他双手交叉,右手拇指不安地按着另一只手的拇指的骨节,不过扑朔的眸光里除了紧张,还藏着一丝期待。
正此时,房间里传来凌云帆的声音:“换好了,你进来吧。”
纪沧海咻得一下站起身,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够沉稳,吐了两口气,缓了些许焦急,大步走进房间。
然而房间里并没有艳景,反而一派祥和。
凌云帆穿着宽松肥大的蓝白高中校服站在落地镜前,他整着往里翻的衣领,对纪沧海说:“这衣服你哪找来的?”
纪沧海没回答,他看着凌云帆,整个如木头般直挺挺地呆怔在原地。
这些年的苦难没有耗尽凌云帆的精神气,凌云帆双手一插兜,站没站相,笑容恣意无束,神采奕奕的模样与高中的他如出一辙,只是少了些许青涩和稚嫩。
“等等,我搞搞发型。”凌云帆伸手揉乱自己的头发,笑道,“这样是不是更像以前的我?”
凌云帆连说几句都没得到回应,不由地看向纪沧海。
纪沧海站在那,眼眸幽暗深沉,喉结滚动。
凌云帆怎么会不知道纪沧海在想什么。
“纪沧海。”凌云帆慢悠悠地走过去,调笑道,“我现在可是穿着校服啊,你怎么回事?”
纪沧海:“就是因为穿着校服……”
凌云帆挑眉:“行啊你,不会高中的时候就天天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了吧?”
“帆哥。”纪沧海看着他,轻声喊。
这一声呼唤,寻着冉冉春光,恍然是想替还在高一的他,那个站在熙攘人群里的他,那个看着被朋友环绕着的凌云帆的他,那个张口无言孤零零的他,喊出这一句帆哥。
凌云帆上前,勾住纪沧海的脖颈亲了他一下,然后笑道:“明明这么喜欢我,高中非得耍酷,处处跟我作对。”
“因为帆哥你不理我,甚至连个眼神都不给我。”纪沧海低眉,语气竟有点委屈。
凌云帆最怕他这样说话,连忙举双手投降:“我那时候真没意识到你喜欢我啊。”
“我喜欢你。”纪沧海搂住凌云帆的腰,攥住校服那柔软轻薄的布料,他说,“高中的时候,我总是假装不经意地路过你班级门前的走廊,用眼角余光寻找你的身影,那时候的你,要么站在走廊和朋友聊天,要么坐在座位上看书,如果你在座位上看书,我就会在门口多徘徊一会。”
“那如果我是在走廊和朋友聊天呢?”凌云帆好奇地问。
纪沧海亲吻他的侧颈:“我会默默走过去,但是……”他顿了顿。
凌云帆:“但是?”
纪沧海:“但是心里会想一些事。”
凌云帆假装不懂:“什么事?”
“这种事。”纪沧海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皮带,就要捆住凌云帆的手腕。
可凌云帆却不如他愿,手掌一收,扯住纪沧海手里的皮带,轻而易举地将那根皮带反绑在纪沧海的双手手腕上。
凌云帆抓住皮带一头用力一扯,皮带顷刻收紧,将纪沧海的手腕猛地束缚在一起,皮带勒进白皙的肌肤里。
纪沧海看着被绑的手,略感意外。
凌云帆得意洋洋,一手揣在宽大的口袋里,一手抓着皮带,嘴里说着和他穿着的这套衣服完全不符合的话:“风水轮流转,总该我绑你一次了吧。”
纪沧海竟笑了,他弯眸:“好。”
“咳咳。”凌云帆被他温柔的笑弄得有些耳热,不甘示弱地佯装恶狠狠,“你做好心理准备,我可是要绑你一辈子,把你关起来,天天只能见着我一个人。”
纪沧海:“……”
凌云帆:“我还要扒了你的衣服……”
他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浓郁的信息素香味不受控制般从纪沧海身上溢出,又因两人贴得很近,所以凌云帆感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自己。
凌云帆低头看了看:“……”
纪沧海:“……”
两人沉默半晌,凌云帆开口:“纪沧海,你没救了。”
纪沧海浅笑出声,凑上前咬住凌云帆的唇:“帆哥,我早就没救了。”
“在遇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救了。”
-
-
两人拥吻,跌跌撞撞地倒在床上。
凌云帆被亲得气喘吁吁的时候,余光看见纪沧海的手腕被勒出了红痕,连忙伸手帮他解开。
纪沧海深感遗憾但是没有阻止,毕竟绑着手他没法对凌云帆做他想做的事。
手腕上的皮带刚被松开,纪沧海就迫不及待地朝凌云帆的裤子伸手,裤子的工艺是松紧带,轻而易举被扯下,脱到了膝盖处。
凌云帆想脱下上衣,谁知纪沧海一下拦住他,目光灼灼:“穿着做。”
“行。”凌云帆收手,“今天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唔……”
……
老地方
……
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憋太久,凌云帆感觉纪沧海今夜特别缠人,以至于他到后来已经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等纪沧海终于愿意放过他时,干脆眼睛一合不管不顾倒头就睡。
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凌云帆整个人都还是迷糊的,恍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凌云帆迷迷瞪瞪片刻,转头看去,见纪沧海正安安稳稳地睡在他身边,额头轻贴着他肩膀,睡颜安详,与他小时候文弱内向、人畜无害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凌云帆忍不住伸手摸摸纪沧海柔软乌黑的发。
纪沧海轻哼一声,声音低得听不清:“帆哥……”
凌云帆本以为他是醒了,再仔细一看,发觉纪沧海竟是在说梦话。
凌云帆觉得好玩,屏息静听,想听听纪沧海还会说什么。
谁知纪沧海痛苦地蹙起眉,含糊不清地央求道:“帆哥,你看我一眼……你看看我……”
凌云帆面露无奈,伸手一揽,将纪沧海抱进怀里,安抚地轻拍他的后背,嘟囔道:“我俩都在一起多久了,怎么还这么不安啊。”
“算了。”凌云帆转念一想,把人搂得紧了些,笑着亲了亲他的侧额,“反正以后相伴的日子还长着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