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假装失忆后情敌说我是他的男朋友

时间:2022-09-21 15:27:07  作者:伊依以翼
TAG:

 
双A,ABO设定,私设有。
缺爱疯批笑里藏刀攻×每天都在努力把攻扳回正途的受。
-
都说青春烦恼多。
但身为Alpha的凌云帆,在上学期间,唯一的烦恼就是同为Alpha的纪沧海。
凌云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几乎所有跟自己表明过心意或好感的人,没过几天都会亲昵地去贴纪沧海。
咋的,骄傲的青春能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他凌云帆的青春能轻轻敲醒爱慕纪沧海的心灵?
后来两人步入社会,分道扬镳。
凌云帆被兄弟坑骗,欠了一屁股的钱。
就在他狼狈躲债的时候遇见了纪沧海。
凌云帆为了面子,在曾经的死对头面前假装失忆。
凌云帆:“我记不清以前的事了,你是谁啊?”
纪沧海:“我是你的男朋友。”
凌云帆:“???????????????”


序章
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那是凌云帆从二楼跳下去时,脑海中涌现的唯一念头。
老旧的自建屋一楼阳台外搭着违建的铁皮遮雨棚,凌云帆一直很嫌弃这个铁皮,总觉得生锈破烂,担心有日会掉落砸到人,谁知如今,这铁皮竟帮了他大忙,缓了下坠冲力让他不至于摔倒在地时爬都爬不起来。
凌云帆整个人重重砸在铁皮遮阳棚上,又侧身滚落在坚硬的水泥地,登时疼得眼冒金星。
漆黑阴暗的小巷久久回荡着铁皮雨棚被砸的巨响,而后二楼阳台有人探出头来,指着摔在楼下的凌云帆大喊:“快!都给我下去!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凌云帆顾不上膝盖手肘的疼痛,强撑着自己爬起来,踉跄扶着墙往小巷外走。
已经是凌晨三点,从巷口看外面的车道大街空无一人,只有被飞蛾包围的路灯孤零零地洒落黄光。
虽然凌云帆已用尽全力逃,但身后骂骂咧咧的追赶声还是越来越近。
人在绝境之下,总是能爆发出一些潜能。
凌云帆咬牙,膝盖微弯,竟拖着浑身骨头都在疼的躯体跑了起来。
他就这样冲出了小巷。
谁知下一秒,震耳的喇叭声和尖锐的刹车声齐齐响起,探照的车灯晃得人睁不开眼。
小车车速不快,刹车已十分及时,但还是碰到了凌云帆。
凌云帆再次摔倒,后脑勺磕地。
瞧瞧,他就说,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他妈会塞牙。
凌云帆没有立刻晕过去,他躺在冰冷硌人的马路上,只觉得天旋地转、眼界模糊,他的内心先是咒骂,而后开始庆幸。
虽然被车撞,但至少不会被抓了。
如果车主有良心,还会把他送到医院并垫付医药费。
凌云帆稀里糊涂想着这些事,感觉有人蹲在自己身边。
凌云帆心想:他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撞倒了自己再晕。
毕竟车祸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凌云帆费劲地转头看去,他的姿势是侧躺,所以一开始映入眼帘的是满是碎石的柏油马路,而后是乳白发黄的路灯和眩晕的光圈,再之后是缀着点点繁星的夜空。
最后那人漆黑如曜石的双眸映入眼帘。
在看到那人的瞬间,凌云帆内心发出一声惨嚎。
如果自己有罪,法律会制裁自己,而不是让他在人生低谷,在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与纪沧海重逢。


第1章 格格不入的两人
凌云帆的人生,在十八年前一直顺风顺水。
他小时候家境殷实,不曾愁过吃穿用,十四岁那年确认第二性为alpha后,逐渐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
一个长相帅气,性格开朗又待人友善的alpha,在青春萌动的年纪,真的很容易成为绝大多数人憧憬心动的对象。
若说那时候的凌云帆有什么烦恼,那就只有同年级同样身为alpha的纪沧海。
纪沧海和凌云帆,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凌云帆为人热忱阳光。
纪沧海为人冷漠沉稳。
凌云帆兄弟成群,课后撸串打球讨论游戏。
纪沧海形单影只,课后读书沉思安安静静。
凌云帆一口气能旋两碗米饭,名曰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纪沧海一口面包要嚼两分钟,名曰吃饭应细嚼,身体无担忧。
任谁看,这两人都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可他俩却是全学校人人皆知的死对头。
其实这事,凌云帆一直觉得莫名其妙,他自认为从未招惹过纪沧海。
但纪沧海却一直来招惹他。
大考小考跟他争第一,奥数比赛抢他资格,运动会夺他名次。
有段时间凌云帆申请了晚自习,谁知没两天,纪沧海也来上晚自习了,而且每次都要在教室里比他多看十分钟的书才离开。
真就把卷死你贯彻到底。
这些其实也没什么,凌云帆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纪沧海在成绩上压他一头,那是纪沧海自己刻苦努力的结果,他衷心佩服。
但是有一件事,凌云帆着实受不了。
几乎所有跟自己表明过心意或好感的人,没过几天都会亲昵地去贴纪沧海。
咋的,骄傲的青春能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他凌云帆的青春能轻轻敲醒爱慕纪沧海的心灵?
凌云帆虽然对这事感到膈应,但除了远离那些人和纪沧海,也没多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是游戏不好玩?还是习题不够刷?肤浅的爱情怎么能禁锢一颗既热爱自由又热爱学习的心踏马的老子不想再做纪沧海爱情的登记处了啊这天天啥玩意儿啊!
又后来,一些关于纪沧海的流言蜚语渐渐传了出来,说他渣,喜欢撩了人又置之不理。
可就算如此,纪沧海的样貌气质摆在那,依旧一撩一个准。
其实到高一结束时,两人都只是暗搓搓地较劲。
真正爆发冲突,是在高二那年。
那年,纪沧海班级转来了一名样貌清秀漂亮的omega,天天黏着着纪沧海,两人总是成双入对,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俩在交往。
凌云帆知晓这件事后,高兴得当即拍手鼓掌。毕竟只要纪沧海被爱情冲昏头脑,那年段第一就是他的囊中物了。
第一的宝座,拿来吧你!
然后期中考排名一出。
成绩榜上赫然写着:年段第一纪沧海,年段第二凌云帆。
凌云帆:“……”
凌云帆泫然欲泣。
是谁既没有爱情也没有年段第一。
哦,是自己这个大冤种啊。
但是没关系,凌云帆还有一群好兄弟。
兄弟搂着凌云帆的肩膀,没心没肺地放肆大笑:“帆哥,你不是信誓坦坦说这次肯定能拿第一吗?怎么又被纪沧海压了哈哈哈。”
凌云帆恼羞成怒,将这位兄弟按在课桌上抽。
其他兄弟嘻嘻哈哈地上前:“好了好了,帆哥已经很厉害了,这可是年段第二啊,再给我十个脑袋,我都拿不到。”
“帆哥,在我心里,你比纪沧海那个死面瘫强一百倍!”
“什么一百倍,是一千倍,一万倍哈哈哈。”
“就是就是,走走,别想那些糟心事了,打球去。”
“走!”凌云帆甩掉烦闷,拍桌而起,豪气冲云天。
-
挥洒汗水的玩乐时光一晃就过,日落黄昏,空荡荡的学校里连值日生都已回家,只有操场上回荡着篮球砸地的声响。
时间不早,凌云帆和几个兄弟收起篮球,灌下半瓶水,擦去脸颊脖颈的汗,穿好校服外套准备回家。
就在这时,拂过一阵初夏草木干燥气息的清风。
凌云帆愣在原地。
他身旁的兄弟疑惑:“帆哥,怎么了?你不走啊?”
凌云帆问:“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
身为beta的兄弟皱着鼻子使劲嗅了嗅:“什么香味啊,我只闻到汗味。”
凌云帆:“就是一股面包蛋糕烘焙的奶香。”
“啊?”兄弟挠挠头,“帆哥你这是饿了吧?”
“我没……”凌云帆话未说完,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话一转,改口道,“对对,是有些饿了。”
兄弟伸手揽住凌云帆肩膀,朗笑道:“那走啊!吃饭去啊!等什么呢!”
“你们先去吃吧。”凌云帆将手里的篮球塞进兄弟的怀里,“我突然想起来有东西落在教室了。”
说完他匆匆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不顾兄弟们在身后疑惑地喊叫。
此时,偌大校园空旷安静,气息随风飘散,但凌云帆到底是个alpha,几番寻觅,停驻在操场角落一间铁皮棚小屋前。
小屋原是用来堆放体育器材和杂物的,此刻里面散发出黄油奶酪混合的烘烤香气。
若凌云帆没感觉错的话,这香气来自一个处于发情期的omega的信息素。


第2章 你咬他后颈了吗
凌云帆右手捂住口鼻,左手轻敲铁皮棚小屋的绿油漆木门,瓮声瓮气地问:“同学,你还好吗?要不要帮忙?”
屋内没有动静。
凌云帆发愁,里面的人该不会晕倒了吧?
他再次伸手敲门,这次使了点劲,谁知门竟然因他敲门的力度打开了一条缝。
门没有锁。
凌云帆愣了愣,然后伸手推开门。
浓郁的乳酪黄油香气扑面而来,让身为alpha的凌云帆猛地退后几步。
不过凌云帆不在发情期,虽因闻到信息素而心跳加快面红耳赤,但自控力还是有的,凌云帆缓了片刻,镇定从容地屏住呼吸,上前查看铁皮棚小屋里的情况。
屋里,一名身材纤细、皮肤白皙的男生坐在角落里平日用来仰卧起坐的软垫上,双手抱腿,头埋在膝盖上。
听见开门声响,那男生身子颤了颤,喘着粗气抬起头来,眸里全是因身体发热涌起的水雾。
“同学,你没事吧,有没有吃抑制剂……”凌云帆的话因看到那人的脸戛然而止。
卧槽,这不是天天和纪沧海形影不离的那个omega吗!
这他妈是什么孽缘。
凌云帆的脑子在引吭高歌危险危险危险。
凌云帆实在不想和纪沧海有关的人扯上联系,但他的良心让他没办法把人丢这不管,凌云帆思索一番,说:“我去保健室喊老师,你在这等一下。”
哪知那名omega听见凌云帆要去喊老师,竟一下慌了神,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撑着膝盖猛地站起,几步奔过去抓住凌云帆衣服,慌张地说:“不能喊老师,我会被强制休学的,我已经吃药了,一会就没事了。”
凌云帆被他扯的往后一步踉跄,转过身去,刚要开口,就见那名omega脸色惨白,捂住嘴直直往前栽。
“诶!同学!”凌云帆吓一跳,眼疾手快地扶住那名omega,以防他跌倒磕碰。
这人都快晕了,总不能丢下不管,凌云帆撑着那名omega重新走进铁皮棚小屋,好心地扶他在方才仰卧起坐用的墨绿色软垫上坐下,想让人休息一会。
就在此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忽然有人拽住凌云帆的后领,大力且粗鲁地将他拽起来,凶狠地按在了铁皮棚小屋的墙上。
凌云帆只觉得脖子被衣服勒紧到难以呼吸,然后背部猛地撞在墙上,疼得他‘嘶’了一声。
他睁眼看去,只觉得头疼,心里忍不住骂一句该死。
对他发难的人,正是纪沧海。
眼前的纪沧海一扫平日清冷沉稳的模样,他双眼血红,脸色铁青,嘴唇微颤,一手死死抓住凌云帆的衣领,一手握住凌云帆的臂膀,因太过使劲指甲几乎掐进了凌云帆肉里,幸而隔着衣服,缓了尖锐。
但还是疼的。
“你标记他了?”纪沧海低吼,“你咬他后颈了吗?!”
凌云帆:“……”
不知为何,那时候的凌云帆没有立刻生气,而是觉得好笑。
他们俩,在测出第二性征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关系。
所以,alpha之间就势必存在着争斗吗?就势必水火不容吗?
“回答我!”纪沧海见凌云帆沉默,厉声质问,心急如焚。
凌云帆眼里露出不耐烦,他抓住纪沧海的肩膀,将人重重地反按在墙上,冷冷道:“我没动他,你可以自己问他,松开我,别让我揍你。”
纪沧海听见这话,竟瞬间放松下来,但他没有松开凌云帆衣领,一双如浓浓徽墨点染的眸望着凌云帆。
凌云帆恼了,拽掉纪沧海的手,狠心推了人一把,愠怒道:“我可不是垃圾,才不会对不喜欢的人下手。”
说着他扭头大步离开铁皮棚小屋。
暮色降临天空昏暗,两旁的路灯齐齐亮起,照亮这个难得安静无人的校园,凌云帆走到门口,想起方才的事和种种误会,双手狂揉头发:“啊啊啊烦死了!”
保安大爷捧着泡茶瓷缸从保安室里探出头来,看到凌云帆这副模样,赞许地点点头:“嗯,这就是青春啊。”
凌云帆:“……大爷你少看点疼痛青春文学杂志。”
-
自从那日后,凌云帆突然顿悟了一件事。
咱不蒸馒头,咱得争口气啊!
怎么能爱情学业两手没呢!
这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开,可你帆哥的青春小鸟可是会一去无影踪的啊!!
总不能以后想起高中,只能忆起处处被纪沧海压一头的事吧?太他妈膈应了!
不行不行,没有爱情,咱得有学习。
于是乎,凌云帆和纪沧海的暗争暗斗,开始变成了明争明斗。


第3章 如何错误地追人
高二下学期那段时间,凌云帆和纪沧海之间的火药味,隔着十条街都能闻见。
先是两人如果在走廊楼梯狭窄处相逢,凌云帆会直接扭头就走,摆明了不给纪沧海好脸色看。
然后是为时一周的学习兴趣小组,凌云帆和纪沧海非常巧合地抽到了同组,凌云帆原本还想着该怎么办,结果纪沧海只来了一天,后面直接请假半个月,既没上课也没来参与小组活动。
再之后是晚自习,你看书到十点,那我就看书到十一点,最后两人直接犟在晚自习阶梯教室里,以至于保安大叔来赶人:“两位同学你们干啥呢!晚自习都结束多久了,怎么还不走啊!马上拉电闸了知道不?你俩是准备在这打地铺然后兄弟抱一下说说心里话啊?”
最离谱的还是运动会。
一个跳高八百米和五千米夺成绩,另一个跳远一百米和两百米拿名次。
最后的班级接力赛就更精彩了,凌云帆和纪沧海各自是班里的最后一棒,恰好这两个班级又抽到同时间段跑,分别在第一跑道和第三跑道。
-
那天,接力比赛即将开始时,比赛选手纷纷在跑道上做热身运动。
凌云帆正压着腿,忽然感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凌云帆一抬头,见纪沧海不知为何盯着自己看。
两人四目相对,纪沧海挪开了眼睛。
凌云帆纳闷,纪沧海盯什么呢?咋的,还玩一手刺探敌情?
忽然第二跑道的男生笑嘻嘻地跑来,热络地揽住他的肩膀,开玩笑道:“帆哥,等等手下留情啊。”
“那留情不了。”凌云帆回道,“这个第一名,我拿定了。”
男生大笑,亲昵地勾住凌云帆的脖子:“哎呦,不愧是帆哥,说话就是硬气。”
话音才落,前方飘来一句冷冷的话。
“比赛马上开始,某些人却还在插科打诨,就这还想拿第一?”
说话的人,正是前方纪沧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