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冬宜

时间:2022-09-21 15:24:50  作者: 山有嘉卉
TAG:


容城上流社会皆知裴温两家向来王不见王,但随着各自新的话事人登台,两家的关系迎来了新篇章。
握手言和共谋发展的开端,表现为一场家族联姻。
温见琛,急诊科医生,温家幼子;
裴冬宜,幼儿园教师,裴家幺女;
一个耽于工作没时间谈恋爱,一个随遇而安对爱情毫无期待,不同众多,共识唯一,定要维持两姓之好。
婚后俩人日子如同温水煮青蛙,聚少离多,唯一的共同爱好是吃别人家的瓜。
直到有一天,吃瓜吃到了自己头上。
裴温两家持股的娱乐公司最近策划了一档娱乐节目,为了吸引观众(省钱),温见琛和裴冬宜被塞进去做嘉宾,人设是“顶级富二代”,结果……
观众朋友:“确定这是顶级富二代,而不是社畜???”
◆咸鱼夫妇豪门吃瓜日常
◆顶级富二代也有社畜
◆论如何靠一己之力将综艺节目录成医疗纪录片和幼儿园带孩子日常

阅读指南:
1、非直播文,纯虚构,勿代入任何现实细节,文内私设如山,这是小说,请不要纠结任何设定,如有不喜可立即退出,晋江好文千千万,总有一款适合你哦!
2、参考《幼儿园教师成长手册》、《协和急诊总值班纪实》等书籍及学术网站,如有错讹,请友好指出,弃文无需告知,勿人参攻鸡嗷_
3、同系列完结文《桐叶渡》《玫瑰与听诊器》等,专栏可阅~
4、本文将于明天(8月6日)入v,谢谢大家支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冬宜,温见琛 ┃ 配角:裴温两大家 ┃ 其它:甜文,接档文《岁岁有松筠》求预收~
一句话简介:顶级富二代也是打工人。
立意:靠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创造美好生活每一天。

vip强推:
裴冬宜因裴温两家合作需要,与温见琛相亲结婚,原本从不来往的两个人突然成了夫妻。在他们还没来得及适应彼此的新身份时,在家里的安排下,他们参与了一档夫妻综艺,不得不同居一室。在参与节目的过程中,他们认识了新的朋友,也更加了解彼此,在试探之中明确对方与自己的心意,最终成为志同道合、意趣相投的眷侣。
这是一篇只有家长里短的小说,人物塑造真实饱满,没有极品,因为生活本应如此。行文流畅自然,通俗易懂,男女主角的日常相处甜蜜有爱,有趣又治愈,值得诸君茶余饭后一读。


第一章
六月末的容城,气温已经很高,连日高温让这座南方城市的空气变得更加闷热。
中午十二点四十分,容医大一附院急诊科的护士站里,值班护士一边整理着护理记录,一边吐槽:“不是说有台风要来了吗?风呢?”
“台风生成要时间的嘛,而且万一台风来了没降温,下雨像下开水一样,也白搭。”抽空吃饭的同事应了句,抬头看见几位医生从抢救室出来。
走在中间的是来会诊的神外科主任,主任旁边拿着病历夹的,是请会诊的急诊科高年资主治医温见琛。
他生得高挑修长,松垮垮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恰到好处,衣领里露出衬衣的领子和端正的领带结,衣摆下是深色的西裤,全院的男医生都这装扮,便他在人群里鹤立鸡群,格外显眼。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脸长得好。
额头被略有些蓬松凌乱的刘海衬托得饱满完美,发际线和鬓角都打理得整齐干净,很好地修饰了脸型,让他眉眼看起来更加深刻立体。
露在口罩外的一对眼睛仿佛完美饱满的橄榄核,眼角钝圆,看起来神采奕奕,嘴角轻轻上扬,“等会儿我给他开转科,谢谢主任。”
神外科主任拍拍他肩膀,“都是自己人,你小子怎么还跟我客气。”
温见琛笑着送走来会诊的主任,转头对身后的学生道:“给抢1开转科,找人麻溜送上去。”
学生露出为难的表情,“可是……刚才打电话,他们说没床了……”
温见琛白他一眼,露出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刚才主任不是没来吗?现在再打,就说他们主任让送的!”
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什么叫没床,就是不想收罢了,都是套路,打量我不知道?”
干急诊的,谁还没跟住院部各科室斗智斗勇过啊,彼此什么德性各自都清楚得很。
学生去打电话开院内转运单了,温见琛走进门诊的诊室,看到只有一位医生在接待病人,就开了他对面的那台电脑坐下来。
立刻就有病人上来,“医生,我不舒服,你帮我看看。”
给病人看完,开处方的时候,他才有空问对面的同事雷明:“老雷你今天不是下夜班么,怎么还没回去?”
雷明埋头给处方单签字,闻言叹口气,“下午有讲座啊,心脑血管的,请了脑科医院的陆欢教授来讲,你不记得了?”
温见琛这才想起这事,科室群里住院总兼教学秘书徐文斌发过消息的,顿时心里便合计起来。
“能不能刷学分卡?能的话我让小刘……”
“2分,不过你快拉倒吧,我听小张说这次是她们魏科长管刷学分卡,你觉得她能让学生代劳?”雷明一句话就打破了他的如意算盘。
小张是他老婆,本院医教科的工作人员。
温见琛顿时叹气,“可是我今天值班,也不能走啊,算了算了。”
话音刚落,诊室门就被敲了两下,发出叩叩的声音,温见琛扭头看过去,是急诊外科的李俊波。
“李医生有事?”温见琛笑着问了句。
李俊波点点头,问:“你们今天谁值班?刚来了个六十岁的老人,下楼取报纸的时候摔倒,被邻居发现,醒了之后还记得关报纸箱的事,但是记不得是先摔还是先头晕,步行过来的,没有神经定位体征,只有手臂和脸上的擦伤,我还没给他处理,你们谁过去看看?”
温见琛站起来,应道:“我值班,走,去看看。”
看完后对老人家属道:“老人家摔一下可大可小,还是做个头颅CT保险点。”
老人的女儿不情不愿地接过检查单,可能是心里不高兴,出门时还跟等在外面的病人嘟囔:“来医院就是这样,没问题都能说出问题来,有什么办法,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温见琛听了笑笑,雷明从打印机上拿过处方单,当着其他患者的面直言:“喏,你说要是CT查出来没事,她是会说你过度医疗,还是说有辐射有伤害,公立医院良心坏?”
温见琛笑得更明显了,隔着口罩都能听出笑意来,“随便说啊,人没事就好。”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诊室暂时安静下来。
温见琛一边看手机,一边转着笔,难得能喘口气。
正午的城市似乎因为炎热,也变得慢了下来,较场东路5号的清源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催促下,重新开始午睡。
十字路口的红灯亮着,裴冬宜缩在太阳伞的荫影里,默默忍受着从脚底蒸腾而起的热气。
她班上有个小朋友午睡不老实,趁保育员赵姨和她不注意的时候,从睡室跑出去玩,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痛得哇哇大哭。
校医室的黄医生给他用创可贴,他又嫌丑,闹着要卡通创可贴,整层楼的小孩都被吵醒,为了安抚他,裴冬宜只好出来买卡通创可贴。
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大药房,绿灯亮起,裴冬宜脚步飞快地穿过斑马线,进了药房的门,一阵空调的清凉扑面而来,她呼地松口气。
“老板娘,给我拿两盒卡通创可贴,越可爱越好。”
“哟,小裴老师,有小朋友受伤啦?”老板娘一边给她找创可贴,一边笑着问道。
裴冬宜无奈地笑笑,“老睡觉困难户了,一个不注意就往外跑,不小心摔了,还要嫌弃我们黄医生给的不是卡通创可贴。”
说起来也是哭笑不得,小孩除了不爱睡觉真没别的毛病,就是有点爱讲究,他妈隔三差五就跟裴冬宜吐槽。
老板娘笑:“能读你们幼儿园的小孩,家庭条件都不差的,讲究点就讲究点了,没不良习惯就好,不过你们园教得好,也没哪个小孩有不良习惯的。”
她儿子以前也是读的清源,今年刚上一年级,当初她就觉得清源是闻名遐迩的老牌热门园所,学校大,教学质量又好,虽然私立的学费昂贵,但既然进不去跟它齐名的公立市一幼,为了孩子能读个好学校,咬咬牙也就认了。
果然孩子在清源三年,不仅高了壮了,比起隔壁家读小区普通幼儿园的小孩,更自信,更活泼,更懂礼貌,学习能力也强很多,果然一分钱一分货。
裴冬宜付过钱要走,她连忙一把拉住:“小裴老师等等,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裴冬宜一愣,“……什么事呀?”
她疑惑起来的时候,一双杏眼微微圆睁,露出好奇的神采,瓜子脸带点婴儿肥,说话声音也柔和绵软,看起来就像刚毕业的小姑娘。
可她已经在清源五年,算是老教师了。
老板娘没把她当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诚心地问道:“是这样的,我大姑姐两口子刚从申城调回容城工作,小孩也跟着过来,下学期想进你们学校,不知道你们招生名额满了没有?”
原来是这件事。
裴冬宜脸上露出为难来,“招生简章五月份发布的,但其实春节那会儿我们今年的招生名额就满了,你现在问是真的晚了。”
“那不是没办法么,工作调动都是突如其来的。”老板娘叹口气,看了一下她的表情,试探道,“小裴老师您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说完不等裴冬宜回答,忙继续道:“就是请您帮忙带句话,我们想请李园长和你们几位老师吃个饭,毕竟我家乐乐也多亏你们教导了三年,昨天单元小测的成绩出来,又考一百分,老师还夸他学东西快呢。”
说到孩子她的笑容就真切起来了。
裴冬宜叹气,觉得当家长真不容易,加上乐乐也曾经是她学生,只好点点头,“我帮你带句话,但李园长有没有空不好说,而且容我多嘴一句,我们园你也知道,都是恨不得今年刚开学,明年要求入学的条子就塞满园长抽屉的,个个都有来头,我们也得罪不起,就连你家乐乐,当年不也提前了一年来预定?”
“何止,还托了诺和药业张总的面子。”老板娘心有戚戚,叹了口气,然后又跟她道谢。
裴冬宜同她说好了,不管成不成都会给她信息,这才拿着创可贴撑开伞走出药房大门。
一阵热浪再度袭来。
她往斑马线路口走去,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她把伞柄用脖子夹在肩膀上,接起来喂了声。
电话那头是大哥裴春时温和的声音,“秋秋,晚上有没有空,跟你老公回一趟温洛庄园?我跟你大伯哥有事和你们说。”
裴冬宜啊了声,“……可是温见琛今天值班呀,晚上不回家的。”
裴春时似乎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顿时沉默下来,半晌才问道:“那明天呢?”
明天是周五,裴冬宜想了想,老实道:“我是肯定有空的,他我就不知道了。”
“你问问他,可以的话我们约明晚。”
裴冬宜哦了声,好奇道:“是什么事呀,很着急么?为什么不等周末,他今天值班的话,周末就可以休息两天,说这叫……黄金班。”
裴春时对黄不黄金班没兴趣,只道:“是很重要的事,所以要赶紧谈好定下来,你问问他,回头给我信息。”
裴冬宜闻言乖巧地应声好。
挂断电话,看绿灯亮了,就暂时将这件事放下,回到幼儿园,把创可贴交给保育员赵姐,听她说:“磊磊睡了。”
磊磊就是闹着要卡通创可贴的那个小孩。
裴冬宜哭笑不得,“他不是闹着要卡通创可贴么,怎么肯去睡了?”
“哭得累了呗。”赵姐也忍不住笑,“不过他说了,等睡醒他还要的。”
这小屁孩真是绝了,裴冬宜无语地摇摇头,低声说道:“我去找园长说点事,赵姨你看着他们。”
“行,你去忙吧。”
裴冬宜去找园长李欣,跟她说了药房老板娘想请大家吃饭的事,得了回复以后转达给对方,紧接着就到了下午两点。
两点是小朋友们午睡起床的时间,她和配班老师关淼淼一起,将孩子们叫起来,督促他们叠好自己的被子,然后去洗脸上厕所,再洗手回来坐好,开始分发午点。
今天的午点是翡翠肉松卷和樱桃,翡翠肉松卷其实就是外面卷了一层葱香蛋皮、两头和里面都有沙拉酱和猪肉松的面包,吃完后还要督促孩子们喝水。
下午有一节美术课,是关淼淼上的,裴冬宜在办公室备课,想起大哥交代的话,忙给温见琛发信息。
温见琛这会儿在学术报告厅听讲座,原本是不打算来的,但一同值班的上级医师林泽说:“小温你想去就去,这里还有我们顶着呢。”
于是他就和雷明一起去参加讲座了。
讲台上大佬在做经验分享,他听得有点无聊,就拿笔在笔记本上画几下,然后推给旁边的雷明。
雷明接过去打开一看,见他画了口水井,上面有石子往下掉,顶头写着【你画我猜】,眉头一挑,写了答案然后推回去。
温见琛刚把本子翻开,就见放在桌上的手机亮起来。
小裴老师:【我大哥问你明晚有没有空,让我们一起回温洛庄园,说跟你哥有事和我们讲。】


第二章
小裴老师。
温见琛盯着聊天窗口顶部的这个名字看了几秒。
这是他给自己刚结婚两个多月的新婚妻子裴冬宜的备注。
他慢吞吞地回了个好字,接着继续和雷明玩你画我猜,讲座内容左耳进右耳出,结束之后刷过学分卡,在学术报告厅门口和雷明分道扬镳。
从学术报告厅出来,走过一段风雨走廊,从侧门进到急诊大厅,经过护士站回办公室。
讲座时间长,温见琛回到急诊科已经是下午五点,穿着藏蓝色工装的阿姨正把当天的检查结果放进病历车的抽屉里。
温见琛见状便停下脚步,等阿姨走了,他把那沓纸重新拿出来,靠着护士站一张张翻找自己管床的病人的化验单。
当班护士在闲聊:“ICU的杨丽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真的啊,什么时候?你怎么知道的?”
“我中午看到她发的朋友圈,说婚纱不好订,没有适合的,要不就价格太贵,要不就款式太老,还说影楼的摄影师技术麻麻,想换个好的,又不知道去哪里找。”
“结婚就是很麻烦的啦,前年我姐结婚,中午开席,提前跟我说要早一点起床,我以为五点钟起床就够了,结果好家伙,半夜两点起来做准备!”
“太折腾了,诶……”说话的护士突然抬头看向在翻化验单的温见琛,“温医生你上上个月不是刚结婚吗?有没有什么好介绍?”
温见琛结婚得很突然,大家都没听说他谈恋爱,就突然某天听洪主任说他请假去领证了。
消失了一个早上之后,搬回来一整箱喜糖到处派,大家开玩笑问他什么时候发请帖,他却说不发,大家也不用随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