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作精的白月光可不好当

时间:2022-09-17 16:45:26  作者:灰喵球球
TAG:

当银行职员,遭遇顶级难搞的花式作死客户···
作精律师暗恋银行行草,明明有千百种好办法吸引他。
偏偏,他选了花式作死,这条不归路。
陈真真即使每天在内心戏里,将讨厌鬼已推出午门斩首九十九次,但真要面对他时,只能职业微笑。
而讨厌鬼呢,只会~惹他,惹他,没事就惹他!!
掐准了陈真真不敢跟他撕破脸,时不时就送他···敢怒不敢言的体验极致,挑战他的忍耐极限。
**不想写小剧场**只想暴露人设**
*(涉嫌剧透,但喵不在意)
元其修:看似是油腻混人间的毒舌律师,实则私下妥妥孤僻症,只在陈真真面前骚,喊他老公。
陈真真:看似是高素质好脾气的行草,实则每天内心满满吐槽戏,以为自己伪装好,其实大家都知道。
**
甜,he,不虐,双洁,本故事只为了撒糖。
文中和番外会做些金融常识小科普,希望小可爱们在看文的过程中,能涨一丢丢知识。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真真,元其修 ┃ 配角:王子衿,陆漫漫 ┃ 其它:我喜欢你,狗都不能打你主意
一句话简介:掰弯我为啥要用花式作死套路?
立意:哪有什么一见钟情,都他喵是蓄谋已久


第1章 我EMO了
“干什么吃的,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某银行的行长办公室传来咆哮,从半透玻璃门看去,隐约可见被骂的人正像小鸡崽一样,低着头默默承受。
刚刚被训到无力反驳的人,就是陈真真。
领导要求,按揭客户只没到破产断供的地步,就该应催尽催,必保信贷资产指标良好。
其他客户都好说话,只有他,月月要催还难讲话。
陈真真望着逾期客户预警列表,长叹口气,打开了‘讨厌鬼’的微信对话框。看着昨日发出的催还款信息下面,那人回复了个‘好’字。
你答好,你倒是存啊。然后陈真真发出一条微信:“元先生,您又要逾期了。”
对方秒回:“知道。”
你还好意思回知道!!!
陈真真想到刚刚因他挨批,月月为他挨骂,怒火一下子没忍住,抄起手机就发出一段语音:“大哥,你说存你倒是存啊!因为你逾期,我却要开会挨骂绩效扣分,你要不再讨厌一点,达到逾期次数让我诉讼拍卖得了!!”
发完,觉得不妥。作为职业笑面虎,怎么能这么冲动,把心里话给说出来。
失策失策,赶快撤回语音。
重发一条文字:“您赶快存吧,宽限期只有一天,免得又上了征信,影响您信用记录(微笑表情)。”
对方却已连回了两条消息:“你扣绩效关我什么事?”
“你是在教唆我连续逾期,准备坑害无辜老百姓?”
明显,那语音被讨厌鬼听了。
陈真真自我安慰,我只是情急,在善意提醒他!
反正话已出口,事已至此,也撤回了,又没骂人祖宗八十八代。
在陈真真预备将手机扣过去,暂时平复一下,不再招惹他之前。
对方又发来信息:“我今天不存的话,陈经理又打算对我上什么贷后监测手段?”
他还挑衅!真对得起‘讨厌鬼’这个备注。
什么手段?满清十大酷刑我倒是都想用!陈真真礼貌回复:“我出于工作职责,能做到只有温馨提示您,保护好自己的征信记录。”
讨厌鬼:“不太温馨。”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讨债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太温馨。
这位讨厌鬼先生特别喜欢怼人,让人窒息。
陈真真叹息,心中突然涌上了好多回忆。
比如上个礼拜某天,与同事夜宵小聚摊。讨厌鬼晚上十一点发来信息问转账手续费怎么收,陈真真正大快朵颐没关注手机,回复得晚了十分钟。
讨厌鬼就三连问催:怎么不答?怎么回事?你被开除了吗?
陈真真回复:手机、网银转账,跨行全国免费。
讨厌鬼又问:到账要多久?
陈真真正在剥虾,擦了手回复:实时到账。
不出所料,那边立刻发来谴责:你处理工作的时效性有问题。
陈真真用肘关节按住语音,回他:“时效性?先生你看现在几点了。”
“无论几点?你这态度就不对。”大半夜骚扰人的这位讨厌鬼,不仅没有礼貌,还不甘示弱威胁上了:“我可是仔细看过你们银行招牌的,上面写了硕大的24H。”
“24小时服务那是ATM机,我作为人,要吃饭睡觉,恐怕恕难如愿。”陈真真顺便丢了一张‘臣妾做不到啊’的表情包过去。
···
现实中,坐在旁边工位的同事看他蹙眉发呆良久,忍不住过来关心:“怎么了?”
“啊。”陈真真将自己从不愉快的回忆里扯出来,对同事笑了笑:“讨厌鬼又临界逾期了。”
同事噗嗤一笑,似是恍然大悟,也印象深刻:“哦,上次吃虾,那个24小时服务啊?”
陈真真点点头,强压下心中的百句吐槽。将不重样的骂语转化为专业素养,耐心回复了讨厌鬼的微信消息:
“很抱歉让您有不太良好的感受!您如累计达到三次逾期记录,我就要按工作流程,给您递送‘提前到期通知书’,并提起诉讼,用于催收。”
讨厌鬼终究还是讨厌鬼,完全没在怕:“那你来送啊,我等你。”
陈真真捏着茶杯指节发白,深呼吸。跟自己说:该提醒的提醒了,催也催了。他如果不存,硬是要罚款,那就认吧。
嗡嗡,手机振动,弹出对话框:“几点来?15楼。”
随后,丢来一个定位。
有时候,人的崩溃不一定要遇上多大事,而是某个敏感点被正好戳痛了。
瞬间就,无心工作了。
陈真真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问同事:“上班时间喝酒,会怎样?”
同事手头有活,看都没看这边:“可能会有人向分行纪检,上报员工异常行为吧!”
陈真真将凳子往后一滑,站起来:“领导问起来,就说我催清收去了。”
同事应声: “嗯。”
陈真真开车出去找了个稍远的咖啡店,寻了个最犄角旮旯的位子,准备独自EMO 一下。
在银行基层工作压力巨大,每天醒来就要面对揽储、贷款、信用卡、金融资产、业务质量等··各项需不断新增的小指标任务,加起来几十项。
所以,自我释放情绪,忙中偷懒,已是驾轻就熟的技能。
生椰厚乳加冰。等冰块都化了,这杯咖啡的时间过去,老子,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好汉。那么现在,自封内心戏影帝的陈某人,尽情地陷入臆想吧··
可恨咖啡杯有种仿金属质感,倒影能看清楚自己的全套西装。
满脑子···满脑子,还是存贷款新增年日均指标。
果然这身衣服一穿,工作就如影随形而至,就难逃那些,压得人无法喘息的业绩指标。
陈真真将领带扯松掉,西装外套脱下,甩到一边,,强迫自己不要想这些。
脑子里,终于不再是业务大类,而是··想象中的爽剧:那讨厌鬼再逾期几回,达到了诉讼条件,自己立刻要以雷霆速度写资产处理报告。然后推着行内风险管理部门与合作律师,以最快的速度将他送上法庭。
到时候,拍卖腾房,将讨厌鬼从那房子里赶出去,他会不会后悔莫及?
会怎么哭呢?双手抱头蹲下痛哭流涕,保证以后好好按时还房贷!!
如果真的有这一天,拍完即业务终止,从此和这位讨厌鬼再无瓜葛,我陈真真保证,绝不可能跟他庭外和解。
心里狠归狠,但陈真真还是不忍真的见到谁被房子拍卖无家可归。
其实··记忆中的这位元先生长得不赖。
在两年前办按揭初见时,就令陈真真对他印象挺深,因为……毕竟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这种长相周正帅气,穿着清爽儒雅的男人,在人头攒动的的签约中心里,就扎眼得‘出类拔萃’,让人忍不住偷瞄欣赏。
加之,他徒弟王子衿悄咪咪过来断言:“这家伙打扮这样好看,恐怕是个GAY。”
“为什么?”陈真真问。
王子衿:“正常男人过了学生时代的天然爽朗期,有几个还能帅得发光。”
陈真真听了徒弟的话,低头看看自己裤缝线有些模糊的西裤,沉默。
“啊,师傅。”王子衿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安慰陈真真:“哥你不一样,你是我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行草,本就天生丽质,无需装扮风华天成,不是他那种妖艳贱货能比的。”
···
咖啡里的冰块化得薄而锋利了,摸鱼放空够了,陈真真拿出手机,点了一下小飞机,关闭了飞行模式。
滴滴滴滴···手机像被解除禁言的嘴,叽里呱啦一通响。
陈真真看了眼微信的‘99+未读’,才振作起来的心思,又有摆烂的倾向。
而手机没给他摆烂的机会,它响铃了,是领导打来的。
领导咆哮:“你在哪?手机怎么回事。”
陈真真软言:“怎么啦,我手机不知道怎么就没信号,刚刚去客户那里,准备回了。”
领导疾言追问:“去哪个客户那儿?”
陈真真心觉不安,含糊答道:“一个逾期客户,这不手机出问题了,导航走不动。”
“你的客户元其修打了全国服务电话,投诉你。”领导也渐渐平静下来,训话:“他说在公司等你送到期通知书,你没到。”
“你快给他回个电话,这点小事都搞出出投诉,你是怎么维护客户关系的?”
陈真真只能:“好好好,遵命领导。”
果然这个作天作地的妖艳贱货只要出现,就必须成为噩梦。
这点屁事至于投诉吗?还打全国热线?什么找茬专业人士?
陈真真心中有一百句MMP但是没机会说出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了支行季度考评,赶快联系讨厌鬼先生,让他撤诉。
真是,刚刚还满脑子想着要起诉他,坚决不撤诉和解。才过了几分钟啊,就轮到自己去求人撤诉和解了。
真是世事难料,他大爷的黑暗世道啊。
陈真真端起咖啡,吨吨吨灌进嘴里。电话语音正在接通中····
有人接了,语气不善:“喂。”
陈真真讪笑,差点喊爸爸:
“啊,您好啊,讨···元先生。我是*行客户经理陈真真,很抱歉打扰到您。”
那边却敏锐地捏住了微不足道的关键点:“你刚刚喊我什么?”
陈真真才不傻,反问道:“您是元其修,元先生吗?”
那边冷淡得很:“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怎么了呢!陈真真小心翼翼,控制着语言温婉平和,将姿态放进尘埃里:“是这样的,刚刚我们主管跟我说,您投诉了我···就这个事情我想和您道歉。”
“道歉没用,是你的问题。”
那边真像一块茅坑里的石头,理直气壮,又臭又硬。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说:第一章 节奏慢,是想要用回忆堆砌‘讨厌鬼’的人设,有利于后面花式作死。作者有十几年银行一线工作经历,本文会把遭遇到的一些狗血小故事穿插融入,也会科普一些金融知识,寓教于乐大家一起磕糖。
银行虽有固定的扣款日,但其实每月都是按照实际天数计算利息,到期的那个月一般会在到期日一次性归还剩余本息,并不会多扣或少扣。


第2章 我骂人了
“啊,真是抱歉啊。”陈真真翻了一下聊天记录,讨厌鬼丢出那个定位之后,半小时还发过一条消息:到了吗?之后就无其他。
陈真真心中了然。所以,老子根本没说马上要去,但他却自作多情在等!
讨厌鬼就为此生气了?
陈真真将语气调整到自认为最温煦的状态:“是这样的,我手机刚才突然出问题了,就没看到您后来的信息,所以也就没给您回消息,让您误会久等,真是抱歉。”
“我不觉得是误会,这是态度问题,现在我给你半个小时。”那边十分趾高气昂:“十一点半我去吃饭之前,你不送到期通知书过来,就等着我就继续投诉。”
然后是顶级威胁:“投诉到银监,也不是不行。”
“那您稍等。”陈真真打心底跪了。
至于吗,至于吗?虽然没有多大的事,但是被投诉服务态度不好,就是死穴。
若是这点小事搞到银监去,那估计会被领导劈碎。陈真真现下是心中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半个小时,哪怕是非洲,就是飞,我也要飞来。
陈真真看了眼那定位‘名城大厦’,导航开车二十五分钟。站起来,连忙抓起西服就跑。
*
路况有一丢丢糟心,距离半小时大限,还有两分钟。
只怪这位顶级讨厌鬼在十五楼,陈真真在等电梯,一边将外套穿好,一边盯着哪台电梯先到。
就这样,等电梯一分钟,乘电梯四十五秒,打来手表录音一秒。
“叮~”电梯门开,陈真真终于到达了‘战场’。
十五楼,庚子府律师事务所。
陈真真走到前台,问了句:“请问,元其修先生在吗?”
“您有元律师的预约吗?”前台小妹奇怪看他一眼,反问。
他居然做律师了?好了,这下诉讼也不要想了,看他哭着腾房也别想了。陈真真依如是答:“约了,十一点半,我姓陈。”
前台小妹拿起电话,跟那边确认过,又从旁边搂起了一束鲜花,走过来说:“您久等了,我带您去。”
这讨厌鬼,还有人送花?
陈真真跟在后面,边走边在内心搭台唱戏,对这位送花的人深表同情。喜欢谁不好,喜欢这么个奇葩,恐怕这位可能往上三辈,不是瞎,就祖传心盲。
而且给大男人送鲜花?王子衿那句话,又回荡在心间。
这时,前台小妹突然手机响了,她顿住脚步,歉意地看了陈真真一眼。
陈真真抬手,示意接电话没关系。她便接起电话,说了几句好似遇到急事,便捂住话筒看向陈真真。请求着说:“元律师就在前面左边那间办公室,陈先生您可以自己过去吗?”
陈真真点头:“可以。”
小妹将花往他手里一丢:“那这花,也麻烦您顺手带进去,谢谢。”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边打电话,边走了。
陈真真有一丝丝尴尬,但是此刻已经超时了,也顾不上想更多,三步并两步就去了小妹刚刚指的那间办公室,敲门。
门上插着名牌,还有那讨厌鬼面目可憎的形象照。
熟悉的声音:“进来。”
陈真真扭开门。与这位穿着定制西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讲究人,第二次见里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