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钻石苹果

时间:2022-09-17 16:44:34  作者:狐狸不归
TAG:

第1章
五月九日,顾意真收到周太太的邀请,希望他能携丈夫参加自己六十二岁的生日宴会。
因不是整寿,周太太也没打算摆什么大场面,就是想邀请一些亲近的朋友和小辈见面。
周太太是顾意真母亲生前的旧友,这些年来对他照顾颇多,顾意真将她当做自己的长辈,早已准备好为她庆生的贺礼。
在此期间,顾意真和丈夫陈平开提过这件事,对方也说理应要去。但到了当天,陈平开的工作太忙,还是无法前往,在电话里和顾意真说了很多句抱歉。
顾意真没说什么。
五月十四日的晚上八点,顾意真乘车去往留金花园。
虽说是一场私人宴会,但周太太交友广泛,亲朋众多,泳池旁的露天花园宾客如云,顾意真免不了要和那些都不太熟悉的人客套几句。
他没什么朋友,也不想交,虽然从小在这样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对这些事算不上厌烦,但也无多少兴趣。而与陈平开结婚后,这些年来,社交宴饮则更为频繁,免不了处理这些,所以场面话说起来还算漂亮。
送上贺礼后,顾意真本来想要离开,周太太却不答应,她说:“你的年纪也不大,怎么总是一个人待着。平开没来就算了,你自己去玩。”
周太太边说边把他推到泳池边,那里凑了个局,大多是顾意真的同龄人,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不等,男男女女,Alpha和Omega混杂。
顾意真不喜欢这些,但今天是周太太的生日,顾意真不好推辞,让她不开心,便接受了她的好意,独自坐在了一边。
这样的局,玩起来没什么意思,顾意真不是那类会发表意见的性格,别人要做什么,他也跟着一起应付。但也不能真的让他太厌恶,如果是那样,顾意真会直接离席。
大约因为是在长辈的寿宴上,在场的人表现得都很规矩,也就是玩玩扑克,聊聊闲话。
顾意真也心不在焉地打着牌。
过了一会儿,一个Alpha靠近了一些,他笑着说:“你算牌这么厉害,没法打了。”
出于礼貌,顾意真抬眼朝他看去。
那人很年轻,眼睛很亮,执著地问:“赢了我这么多把,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我裴瑜不能输给无名之辈。”
一旁的人哄笑道:“裴瑜,你凑过去要干什么?”
顾意真的性格沉闷,不喜欢交朋友,好像很无趣。但总的来说,在秀水还算有名,因为他是陈平开的结婚对象,是顾家最小的孩子,也是陈顾两家联姻的象征。
那个叫裴瑜的Alpha应该是周太太的远方亲戚,大约不在秀水长住,所以不认识顾意真。但他似乎也没把那些人的话当真,嚣张地问:“怎么不能凑了?”
终于有人说:“人家已经结婚了,是陈平开的太太。”
顾意真垂着眼,他有一张很漂亮,很容易被人搭讪的脸。
裴瑜一愣,年轻气盛之下,可能是觉得颜面大失,不太冷静地灌了几口酒。
顾意真只是漫不经心地偏过了头。
尴尬的插曲过后,牌是打不成了,便又换成了传统的抽大小真心话大冒险。
顾意真的牌打得很好,但运气不佳,抽到最小的牌,而鬼牌则在裴瑜手里。
可能是想要找回颜面,裴瑜不怀好意地说:“那就讲讲你的初恋呗。”
一般而言,无论在什么场合,Omega都是需要保护的对象,似乎大多数脸皮也薄,所以在此之前,不是没有倒霉抽中最小牌的,但总是会被情人、丈夫,或者好友代替。顾意真也是Omega,但他的丈夫不在,没有人为他解围。
裴瑜咄咄逼人:“不想说吗?那得喝酒。”
顾意真讨厌喝酒,他也有遵守游戏规则的道德,所以很平常地讲起了自己的初恋。
顾意真人生中的第一段,也是唯一一段恋情,发生在国外。
当时他还不满十八岁,高中毕业后,按照家里对Omega的要求,选择出国留学镀金。顾意真耍了一点小花招,装作申请学校失败,不得不去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的大学,在那里没有亲戚,他可以租房一个人生活。伯父伯母对他的学业不上心,也不觉得一直看起来很乖顺的顾意真能怎么样,没有识破他的把戏。
那是顾意真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和初恋相遇的理由也很简单。顾意真从小被保护得很好,对国外的小偷没有防备,出门游玩的时候钱包不小心被偷,一个人被困在半路上。他的性格不算开朗外向,对着外国人不太好意思开口,在路上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中国人,赶紧找对方借钱,希望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那时狼狈的自己,顾意真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对方冷淡的,不信任的神态,顾意真竟然记得还很清楚。
他很轻地笑了一下,模仿初恋当时对自己讲的第一句话:“钱可以借你,但记得要还。”
宴会上其他人都笑了起来,有人打趣道:“平开那时候就看上你了吧,还真挺会的,借机要联系方式。”
顾意真怔了怔,那点笑也消失了。
他的初恋并不是陈平开。
顾意真和陈平开结婚之早,在秀水人尽皆知。十八岁订婚,二十岁登记,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办了一场浩大隆重的婚礼。
在场的人里,不是没有陈平开的朋友。陈平开有作为家族掌舵人的沉稳,但也有很多Alpha天生的缺憾,偶尔会对朋友们口无遮拦地讲述妻子的纯真、体贴、善良和温柔。
没有人觉得顾意真的初恋不是陈平开。
即使陈平开在场,或者事后在别人口中听到这件事,也只会觉得顾意真是在说谎,遮掩他们相识的真相。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联姻,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顾意真了解陈平开,就像陈平开丝毫不了解顾意真一样。
其实编一个谎言也不是不行,但顾意真不想耗费心神说谎了,他有点累了。
顾意闭了闭眼,他没有说接下来的事。
比如初恋是真的很穷,他是交换出国的,平时的生活费全靠外包接单,但还是不太够用,所以不算太远的路都是用走的。
当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顾意真并不知道这些。
他只觉得对方的性格奇差无比,嘴也很刻薄,即使顾意真是一个被偷了钱的Omega,对方还是直白地说出了没有根据的怀疑:“谁知道你是不是骗子。”
顾意真简直是平白蒙受奇耻大辱,他向对方报了名字和学号,才发现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在得知学校离这里还有三公里时,决定支付给对方双倍路费,只要求对方给自己带路。
最后初恋也没要顾意真的双倍路费,他的解释是,带路无需收费,顾意真不是骗子就行。顾意真觉得对方真的是一个长得英俊的奇葩,但没有理由的,还是交换了联系方式。
那些人并不满意,要求顾意真继续往下说,仅仅是一个开始也太少了,顾意真端起身前的杯子,很少地饮了一点酒,断断续续地讲了些记忆中的片段。
那一年的圣诞节,已经是情侣关系的初恋送给他的礼物是一个苹果。
有人询问是不是首饰或者别的什么珍贵的东西,只是有苹果的外形。
顾意真摇了摇头,散漫地说:“是,一个很红,很甜的苹果。”
他还记得咬下去时尝到的味道。
突然,灯骤然被打开,周围变得明亮,泳池的水面波光粼粼,顾意真似乎也从回忆中脱身。
有声音从背后传来,他说:“抱歉,我来迟了。”
顾意真有点迟缓地回过头,看到一个人站在灯下。
那是一个高大的Alpha,灯光从他的肩膀倾泻而下,让他的神情显得更高傲且冰冷,他微微抬着下颌,看起来没什么抱歉的意思。
顾意真很慢地、很慢地眨了眨眼,他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梦。
梦里有顾意真的初恋情人,他有着一如以往的英俊面容,情商似乎依旧是那么低,在人群中还是最不合群的奇怪的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
对方不可能没有改变,而这一切也不可能只是梦。
周太太也走了过来,很亲热地对众人介绍道:“这是赵徽,特意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别人怎么请都不去,只给我这个面子。”
顾意真有一瞬的失神。
赵徽是他的初恋情人,他们——顾意真和赵徽,已经十一年没有见过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随便写写,应该十章完结
本文真的雷点很多,谨慎入坑(。


第2章
所有的幻想、过去、回忆,都在骤然亮起的灯光中消失。
顾意真也随之清醒。
他的心在看到赵徽的一瞬间,不由剧烈地跳动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无聊的娱乐结束了,接下来是社交时间。周围的人大多站了起来,朝周太太那边走去。
周太太略有些得意地继续介绍着。
赵徽在国外创业多年,白手起家,如今资产不计其数。这次回来,据说是为了寻找投资机会。但在秀水的几天,赵徽似乎很忙,各家公司递出的邀请函一封又一封,他都以有事要忙的借口推脱了。
周太太的丈夫对此也有兴趣,所以周太太便也顺势邀请赵徽参加这次晚宴,其实没报太大希望。结果赵徽突然前来,虽然迟到了一些,但不会有人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顾意真也抬起头,他又眨了好几次眼,像是需要适应刺眼的灯光。
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顾意真看到在人群簇拥中的,赵徽的脸。
赵徽穿着合身的西装,身形高大匀称。他半垂着眼,看了一眼泳池边的人群,这是他的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要将周围的环境仔细观察一遍。
顾意真有点失神,想着这个人怎么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
但这样的打量也仅此而已,赵徽的目光大致地掠过每一个人,那些粼粼的光和树影,并未做任何停留。
顾意真愣了一下,本能地往后退了退,重新被阴影吞没了。
周太太的话停下后,不过一两分钟,周围的人便涌了上去,和赵徽搭话。
至于说了什么,离得很远的顾意真听不到,但他看到赵徽缓缓皱起的眉,这是他不耐烦的前兆。
顾意真知道,赵徽不擅长社交,讨厌没有意义的闲聊。
这样的社交场所,他几乎从不会来,也很难和人打好交道,就算对面的人数不是这么多,而是一个,赵徽都有很大概率表现出他在某一方面的社交障碍。
在大学时,赵徽第一次和投资人约在咖啡厅见面,顾意真就坐在邻桌。
为投资人展示产品时,对方有很多不解之处,赵徽的语气算不上好,僵硬地为对方解释那些在他看起来很容易的问题。
顾意真表现得远比赵徽要紧张,他很担心赵徽的态度导致投资人心情不佳,直接否定他的作品。
但结果是好的,赵徽在某些方面确实有所不足,但在学习和专业上,有卓越的天分,他没什么口才,甚至连口语都不算太流利,即使如此,他还是打动了投资人。
赵徽获得了人生中第一笔投资。
当时的顾意真不会想到赵徽以后会有在外人眼中看起来多么了不得的成就,投资人一离开,他就走到赵徽的那张桌子,坐在对面的位置。
赵徽推开顾意真眼前的咖啡,没有什么顾忌地坐到了他的身边。
赵徽问:“顾意真,你很开心吗?”
顾意真点了下头,他想抱怨赵徽怎么能那么和投资人说话,但最后只是说:“我好紧张。”
赵徽没有紧张,紧张的人、害怕失败的人是顾意真。
赵徽握住顾意真微微潮湿的手,旁若无人一般,很轻地吻了一下他的指尖。
顾意真瞪圆了眼,觉得有点痒,但还是没有抽回手。
为了庆祝这次成功的会面,顾意真又点了个蛋糕。
分食蛋糕的时候,顾意真终于还是没忍住提到赵徽的态度问题。
赵徽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他有种理所应当的傲慢:“他要投资这个项目,事先总要有所了解。”
顾意真用掌心托着脸颊,偏头看了赵徽一小会儿,不太认真地问:“赵徽,你是不是觉得大家都不聪明?”
他顿了顿,列举了其中一些:“投资人,你的同学,还有我。”
赵徽没有在顾意真面前抱怨过任何人。但约会的时候,顾意真偶尔会看到赵徽对同组成员的小组作业作出诸多修改意见,再发送回去,让对方重做。
那些对于赵徽而言很简单的事,对很多人都非常困难。
赵徽反驳顾意真的角度很特别,他说:“你又不是学这个的。”
顾意真仍不满意。
十七岁的第一次恋爱,顾意真表现得很缺乏爱,像是突然受到关注的小孩,为了证明自己的特别,证明对方有多喜欢,时常会有无理取闹的举动,但他不是真的那样的性格,只是希望赵徽多哄哄自己。
而赵徽的性格和一般的Alpha不太一样,不会甜言蜜语。
顾意真作出幼稚的假设:“如果我是学这个的呢?”
赵徽皱着眉,像是遇到一道很难解决的题,他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顾意真:“你不适合。”
顾意真有点不高兴了。
赵徽继续用很肯定的语气说:“不是因为你笨。”
他替顾意真擦去嘴角的奶油,微微抬着下巴,似乎很有自信:“如果你真的学不会,我会教你。”
赵徽也会在顾意真不切实际的假设上想了很多,即使这些都是空中楼阁,他最后说:“我成绩很好,可以教会。”
哄人的甜言蜜语还是不会说,但简单的几句话,还是令顾意真无比心动。
其实对于顾意真而言,赵徽浪不浪漫都无所谓,他当时真的很喜欢。
可现在是十一年后了。
顾意真看到赵徽站在原地,他的眉头没再皱起,虽然神情称不上温和,但也可令人接受了。
赵徽用熟练且无意义的社交辞令打发了那些人。
顾意真才有了很真实的感觉。
无论过去如何,他和赵徽之间所拥有的,不过是一段十一年前的短暂恋爱。
顾意真快乐的记忆很少,所以还记得。但对于赵徽而言,很大概率不是这样的。
顾意真没有特意关注过于赵徽有关的事,但偶尔也会在不经意间看到,赵徽不常出现在报刊杂志或广播电视中,但作为庞大公司的领袖,他有不得不接受的采访。
那些只言片语透露着,在过去的十一年里,赵徽拥有了普通人可以想象的一切。
虽然没有与赵徽家庭生活有关的信息。
恋爱时的快乐很多,但很多时候,顾意真觉得赵徽是一个不浪漫的爱情绝缘体,他们之间的恋爱好像也只是一次意外,后来又重回正轨。
顾意真端起杯子,慢吞吞地饮了一点酒。
他的回忆戛然而止,情绪莫名的低落,但这不是别人的错。
顾意真只是,只是有点不开心。
过去毫无意义,而现实则必须面对。
在顾意真的人生中,没有亲近的朋友和家人,所以也几乎未曾和别人提起过赵徽。这一次不合时宜地回忆过去,又凑巧被赵徽撞到。
顾意真不知道赵徽有没有听到,或许有,或许没有,或许赵徽已经不记得那些,但他不会忘掉顾意真。顾意真又这样的自信不是因为他自作多情,或是他们之间有所谓的海誓山盟,而是赵徽的记忆真的很好。
分手后,结了婚,还会提起十一年前的初恋,的确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
顾意真放下杯子,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花园很大,他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停在一条长廊里。
远处闪烁着明亮的灯光,衣香鬓影,杯觥交错,美好得像是一场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