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野狗

时间:2022-09-15 16:15:52  作者:爆甜小辣椒
TAG:

第1章 捡到只小狗
杨珹是在第三次遇到他的时候把他领回家的。
身为大康大皇子,杨珹早早出宫建了府,他身子弱,平日里告病的时候总比上朝的时候多,除了上朝之外出门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就这样还能连续三次遇见那个狗崽子,杨珹觉得这是缘分。
狗崽子小小一只,干巴巴脏兮兮,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寒风吹得青紫,偏偏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里凶光毕露,看上去好像随时能从人身上叼下一块肉来。
杨珹坐在轿子里看了他一会儿,摆摆手,让老管家周来祥问问他愿不愿意同自己回府。
再回府,身后已经多了一条小尾巴。
……
狗崽子没有家,连名字都没有。
在烧着暖烘烘炭炉的室内,杨珹依然裹着件薄薄的裘袍,他身形照比寻常男子来说更加纤瘦,懒懒靠在狐皮毯子上的时候,简直像是个成了精的白狐狸。
“没有名字?”杨珹温声开口,大概是因为体弱,他说话的声气也不高,听起来就格外温柔:“今日是冬月十四,不如就叫你‘十四’吧。”
狗崽子对名字没有什么概念,这个人没有嫌弃他,给他吃给他穿,别说叫十四了,就算叫他猫嫌狗不理他都乐意。
杨珹满意地点了点头,让老管家带他下去,给他安排住处。
十四学着老管家的样子给杨珹行礼退下,却又在即将退出去的时候悄悄抬头看了那人一眼。
刚好对上了那双多情带笑的眼睛。
十四飞快低下头,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地想着:
他可真好看。
……
时光的车轮兜兜转转,又是三个春去冬来。三年的时间,足够朝堂上的阴谋诡计你来我往好多场,也足够一个半大小子长成玉树临风的模样。
这日,杨珹下了朝,刚到府,就见老管家的儿子匆匆赶来,让他快去看看,十四又和人打起来了。
除了十四,杨珹还养了很多“小狗”,这些人或是被他买回家,或是被他捡来的,小时候好吃好喝的养着,教他们识字和武艺,养到年纪,衷心又聪慧的就把他们放出去当暗桩,衷心但不聪慧的就留下做仆役,至于那些不忠心的……那也自有他们的去处。
十四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识字做文章一类的实在不行,习武方面却是天赋异禀。
若只是天赋异禀便罢了,偏偏他这人还好斗得很,从三年前到现在,他就像一个争宠的小狗一样和其余人以各种理由掐过无数次。
乍一听十四又和别人打起来了,杨珹还挺习惯,不紧不慢地朝后院走。
后院本该是女眷的住处,只是杨珹身体弱,外加身份尴尬,多年以来无妻无妾,又收养了这些孩子,干脆就将这些厢房改成了孩子们的房间。
杨珹才到后院,就见一俊秀挺拔的少年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眼眶红了一圈,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委屈的,嘴唇紧紧地抿着,满脸的不服气。
众人见杨珹来了,纷纷行礼,杨珹挥挥手,温声问他:“十四,怎么回事?”
十四本来只是眼泪在眼圈里含着,杨珹的声音一出来,他就“吧嗒”掉了滴眼泪,也不说话。
倒是被打的那个叫小三的孩子膝行上前,添油加醋地说自己向来仰慕殿下,刚刚不过是多说了几句殿下风姿过人,这疯狗上来就打他。
杨珹淡淡地看了被打得有点惨的小三一眼,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孩子被买来的时候已经很大了,会打自己的小算盘,聪明是真的聪明,心术也是真的不正。
相比之下,自己三年前带回来的小十四虽然不懂得如何讨喜,有时候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倔脾气,但对自己倒是一心一意,没什么坏心思。
“十四,你说。”
十四愤愤地抹了把眼泪,一吸鼻子:“就是这样。”
杨珹虽然心里清楚事情肯定不是这样的,但十四既然已经认了,那纠缠下去也没意思,他也没那么多闲工夫给一群孩子断案,只让他们今天晚上都不许吃饭,闭门思过……十四另外加扣一个月的月钱。
回去的路上,老管家提起,是时候该送出去一批孩子了。
“不知殿下心里可有定夺?”
杨珹在九曲回廊上慢悠悠地绕着:“去安排一下老大、小六和幺儿吧,其余的你看着办,十八和老三……”他话未说完,眼神轻飘飘地扫了老管家一眼。
老管家一躬身:“老奴省得。”说罢便要退下。
“等等。”杨珹喊住了他,眉毛微微锁起,表情凝重,似乎是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老管家安静地立在一旁。
“十四……”杨珹缓缓道:“先让他在我身边伺候。”
老管家猛地一撩眼皮,反应过来后又垂下:
“是。”


第2章 猎场
十四就这样被安排在杨珹身边,成为了他的贴身侍卫。
除了每天守在杨珹身边保护他的安全之外,十四还有了一个新的武师傅,这位武师傅和之前的那位不一样,一举一动之间都是杀伐气,一看就是杀过人饮过血的。
武师傅对十四也是格外严苛,几乎是他刚可以接受一种等级的训练,他立刻就会把他的训练等级提升到下一个等级。
十四之前稀里糊涂地习了几年的武,还是近期才体会出习武的辛苦来。
演武场上,他摇摇晃晃地站定,神思有些恍惚——他已经连续训练两个时辰了,实在是有些撑不住。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他被派到杨珹身边的那个夜晚。
灯火衬得那人越发貌美,几乎像是个玉做的假人。
他跪下,听见杨珹对他说,这是他唯一一次选择退出的机会了。
如果他点头,他将永远是杨珹最好的兄弟,最得力的部下。
当然,他也要承担着随时丧命的风险。
但十四不在乎这个。
他跪在地上,脊背深深地弯下去,额头触地,姿态虔诚。
“十四永远效忠殿下。”
杨珹是不信什么永远的。
他母后在嫁给他的父皇时,他父皇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庶子,文不成武不就。后来,他的皇兄们斗得两败俱伤,他依靠着岳家支持,一路走上了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
那时候,他也许诺过会永远对母后好。
可是后来呢?
杨珹不信永远忠诚,他只信自己,信权色名利,信威逼利诱。
可……如果对方是小狗呢?
……
阳春三月,正是春猎的好时节。
大康多年以来没经历过战乱了,朝中武将式微,皇子们也少有武艺精通的,因而每次春猎几乎都被这些王室世家当成一次有点耗费体力的踏青。
对于那些身体好的世家公子尚且这样,更别指望杨珹个病秧子能猎出什么名堂来。
倒是十四挺激动,看起来好像一只出来放风的小狗,兴奋得围着杨珹直转圈圈。
不过半日,一行人就到了猎场,随即,十几个小帐子就被支了起来。
三皇子杨琏素日里最爱舞刀弄棒,上了猎场更是得心应手,他纵马疾驰而过,在马背上射出三箭,箭箭正中红心。皇上龙心大悦,当场赏了他一把好弓。
杨琏心中得意,口上也没了遮拦。纵马归队的时候刚好一眼瞥到了杨珹。
他眉眼一弯:“大哥今日身子可好?”
杨珹也浅笑:“劳三弟挂念了。我这身子你也是知道的,平日里拿药泡着,不好不坏罢了。”
杨珹的生母以去,当今皇后育有二皇子和四皇子,向来容不下这个先皇后的孩子,如此, 堂堂大康大皇子,锦衣玉食地养着,竟成了谁都能踩一脚的存在。
“也是,”杨珹嘴角咧开,眼中有着明显的不怀好意:“大哥这身子骨,当是在府中好生养着的。只是春猎这样的活动,大哥身为大皇子,理应做出个表率,一直这么躲在旁边乘凉可不太好吧?”
几个有心巴结三皇子的人小声笑了几声,二皇子杨琰冷眼旁观——他确实觉得杨珹碍眼,挡了他成为太子的路,可他也觉得杨琏蠢到家了,杨珹就是再不济那也是大皇子,母亲是先皇后,身份地位就能压一头。何况杨珹本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真惹着了他,他能让你安生?
杨珹避其锋芒:“三弟骑射的本事是父皇认可的,兄长甘拜下风。”
若是旁人,说不定就见好就收了,偏偏杨琏此人不知进退,还得寸进尺地要杨珹上场“给给位弟弟们展示一下大皇子的风姿”。
杨珹的脸上带着笑,眼神已经冷了下来。
还没等他说什么,就见身后一人越众而出,站在杨珹身侧。
十四一板一眼地给三皇子行了礼,直眉睖眼道:“三皇子,我家殿下身体欠安,若您实在想找人陪您,属下斗胆愿意一试。”
杨琏连看都不看他:“大哥手底下的人都这么没规矩?主子说话,奴才插什么嘴?”
“这话怎说的?”杨珹道:“在我眼里,有本事的就是能人。我这身子是禁不起折腾了,不如就让十四陪您练练身手吧。”
说罢,杨珹微微偏头:“十四。”
十四上前一步:“属下在。”
“去猎场。”
“是。”
十四一扬马鞭,骑着高头黑马的少年人身姿矫健,迅猛如疾风。他在颠簸的马背上扯下身上的一块布料,缠在眼睛上,随后提起弓箭……
嗖——
只听几声尖锐的破风声,人们还没反应过来,那少年就已经出现在靶场另一侧。
他放下弓箭,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布料。
一共五箭,正中红心。
--------------------
第一次写古耽,不但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连话都不会说了……


第3章 受伤
坐在高台上的皇上还以为是哪个世家公子,他微微倾身,问:“哟,这是哪家的?”
身边的大太监佝偻身体,尖声回道:“回陛下,这是大殿下的贴身侍卫。”
“贴身侍卫?”皇上反复琢磨着这几个字:“把他带上来给朕看看。”
“嗻。”
看台上的杨珹见十四被大太监带走,不由得微微蹙起眉头。他确实有心让十四去压一压老三的威风,但十四风头过盛,总不是件好事。
没过一会儿,就看十四出来了,回到杨珹身边。
“殿下。”
杨珹微微点头。
十四双手捧着一个小锦囊献给杨珹:“殿下,皇上刚刚赐给属下一袋赏银,属下……”
“给你的,你就留着。”杨珹挥挥手,看也不看,心也放下了一些——给的是赏银而不是弓箭一类的,就说明皇上暂时还没有动招安的心思。
十四这辈子还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银子,拿着还有些烫手,但殿下既然发话了,那他就小心翼翼地收着。
另一旁的杨琏简直要咬碎一口银牙:他明明是想借机耍个威风的,却没成想被人耍了个威风。
不过没关系……杨琏冷笑:还有机会。
世家公子们行的不行的基本上都上靶场跑了一圈暖场,皇上挑几个顺眼的赏了,之后,围猎就正式开始。
大康不尚武,但围猎的传统不能丢。皇上乐呵呵地看着下面的年轻人,下了道旨意:围猎前三名者重重有赏。
对于那些世家公子来说,这赏无非是些贵重玩物,可对于各位面和心不和的皇子们来说,可就是彰显自己能力的大好机会。
围猎一开始,几个善武的年轻人一马当先,直直冲进林子里,随后是一批虽然习武一般,但身子硬朗的公子们,再往后……就是杨珹这样的病秧子了。
十四还是少年人,还总有些按捺不住的热血,看着别人驰骋在林子里挽弓搭箭,不由得也有些心痒痒。
“想玩就跟他们一起去玩。”杨珹骑着匹温驯的白马慢慢悠悠地散步:“我这还有别人,不用你跟着。”
十四羡慕的目光远远地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还是老老实实道:“属下不去,属下要守着殿下。”
杨珹弯了弯嘴角,见他不去也不硬劝。
远处的杨琏遥遥瞧见了林子里散步似的那两人,嘴角一弯,计上心来。
就连老天爷也帮他。正巧,他们的前方飞掠过一只鹿。
杨琏身旁的那位公子举起手中的弓箭,弓弦绷得紧紧的,汗湿的手微微发抖。
他骑射一般,但也有几分想要出人头地的心思。
若是真的猎了一只鹿,好歹也能在皇上面前露个脸。
他瞄着那只鹿,猛地松了手。
那只鹿警觉得很,在箭迫近的同一时间飞速跳开,而箭去势不减,直奔着闲逛的杨珹就去了。
与此同时,杨琏也拉开弓箭。
嗖——
杨珹不习武,五感也不敏锐,直到箭到身边的时候才意识到——
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身旁的十四突然抽刀。
他速度极快,以杨珹的目力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能听见一声清脆的木料折断声和一声更加轻微的……利刃没入皮肉的声音。
十四闷哼一声,顺着箭力往前倒了一下,又在差点贴上杨珹前堪堪止住。
杨珹几乎愣住,但他很快回过神,探手扶住咬牙忍疼的十四,高呼“来人”,让人马上处理十四的伤口。
十四平日里不是没受过伤,虽然和武师傅对阵的时候一般都用的没有开刃的刀剑,但毕竟刀剑无眼,偶尔也会划破一两道口子。
冷铁没入身体的情况也是头一回。
他一狠心,手下用力,将它露在外面的部分折断,却不小心牵动了内里的伤口,更加钻心痛了起来。
这时,一双苍白细腻的手探了过来,一只轻轻搂过他,一只覆上他捂着伤口的手。
“别乱动,让太医给你看看。”
在一片血腥味中,十四闻到了一股幽然暗生的香。
他用失血混沌的脑子想了片刻,终于想起来了。
——哦,是殿下的味道。
在一片混乱声中,十四终于摆脱了钻心的疼痛,如愿以偿地昏倒在杨珹的怀里。


第4章 小狗撒娇
“……如何?”
太医收回手:“回殿下,此伤伤及肺腑,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好转,需要外敷伤药辅以内服药物慢慢调理……”眼见着杨珹的脸色慢慢变得难看,太医立刻转了话锋:“不过此伤虽然看着凶险,但到底没伤及要害,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杨珹缓缓地出了口气:“知道了,有劳多费心,他是习武之人,不能落下病根的。”
太医诚惶诚恐:“卑职明白。”
正说着,外面传话,皇上叫他去前帐。
杨珹站起身,应了声“知道了”,之后行至桌前,拿起刚从十四身体里取出来的那根利箭。
他用丝绢擦了擦,又放在火上烤了几下,然后拿过来,干脆利落地在自己左手手臂上划了一道小半尺长的口子。
血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杨珹面色不变,胡乱在伤口处撒了点伤药,裹层纱布就去面圣了。
等杨珹到前帐的时候,已经有两人跪在那里了。
杨珹不动声色地收回打量的眼神,礼数周全地给皇上见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