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窥夏

时间:2022-09-15 16:14:35  作者:卖蘑菇的小火柴
TAG:


一本正经大学教授私下竟是限制主播。
程夏是个教授,也是个主播。
为了粉丝福利约拍私房照,却不想羊入虎口。
程夏X康濂
本文又名《关于我的金主是我的摄影师这件事》
短篇(应该。)
标签:
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现代、HE、小甜饼、直播、荤素均衡


第1章
a市,a大校园内。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即便是早上气温也不算低。校园里的学生穿着清凉,匆匆奔波,或去教室或去食堂。
教职工食堂临近其中一栋男生宿舍楼,几棵老树趴伏在门口的高墙边,投下几分绿荫。
一个眉眼精致的白皙青年从食堂出来,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一身烟灰色西装勾勒出他纤细笔直的腿和腰,往上走,臀部线条浑圆形状挺翘,半遮半掩地藏在略微盖过腰身的西装下。
青年把手机放回兜里,一边走一边伸出袖子看自己腕上的表。
看清时针指向,青年的瞳孔一瞬间放大。应该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闷头加快了脚步。
食堂与公教的十字路口,来来去去都是奔走的学生,青年一个不留神,“砰!”地一声,与一个人迎面相撞。
他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
青年站稳身体,尚且心有余悸,缓了几秒钟定神,然后歉意地抬眼看着被自己撞倒的人,开口道:“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去,在他的面前投下半片阴影。
阳光直射,程夏并不能看清他的五官,只依稀分辨出他弧度流畅的下巴线条。
对面的男人静静站着,一袭笔挺的黑色手工西装,脚踩昂贵的定制皮鞋,一身装束价值不菲。
程夏今年刚刚来到a大工作,对学校里同事们还都不熟悉。被他撞倒的这个男人看打扮就明显并不是学生,他下意识以为这是哪个学院的老师。
这人背光站着,加上身材太过高挑,一张脸都掩没在了金色的阳光里面,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仿佛过了很长时间,又好像只短短一瞬。
程夏没等到回应,正欲再次开口,便听见一个低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同一坛酿了几十年的老酒一般沉涩,醇厚绵延。
“没事。”
程夏一怔,突然觉得这男人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男人便迈开长腿离开,如一阵风一般在他身边掠过去。
与他擦肩而过时,这人没半分犹豫,也没再说话,只留下一股沉木香气伴着风飘散在空气里。
程夏回过神,匆匆记起自己还有要事,便没再过多纠结,赶忙快步往教学楼走去。
青年是纺织工程专业的高材生,毕业之后便一路从助教升上来。他能力强,人长得也好,堪称年轻有为,二十九岁的年纪,已经是副教授。
这学期开学,他被聘任来到a大,正逢周一,今天是他在a大的第一次授课。
紧赶慢赶总算没有迟到。青年爬着楼梯来到三楼教室,一路上跑得气喘吁吁,面色潮红,鬓角的发丝都散乱了几根。
走廊里也都是赶着上课一路小跑而过的学生。相比其他人,年轻教授的呼吸不知为何格外急促。
程夏用手撑着墙,在门口缓了一小会儿才调整好状态,又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和打扮,确定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这才拢拢头发,挺直腰板儿进了教室。
里面坐的学生不少,几乎都来齐了,只有最前面两排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
老师还没到,学生们大多数低头兀自玩手机,直到听见前门的声响,才抬起头来。
不少人眼前一亮。
程夏在之前在另一所大学工作,早就不知道给学生上过多少次课了。然而到了一个新环境,面对着一群完全陌生的青春面孔,程教授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些许的紧张。
他温和一笑,扶了扶金丝眼镜。转身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邮箱。
稍没注意,抬臂的幅度有些大,露出烟灰色外套下一把细瘦的腰。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这学期《纺织材料学》的教授,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以后请多关照。”
他的声音淡淡的,是一种很清亮温润的男声,并不低沉,只让人觉得如沐春风,非常悦耳。
简短的一个自我介绍,既端庄又得体。台下的学生们也很给面子,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但这掌声绝不可能仅仅是他这堪称短小精悍的自我介绍得了同学们的心,学生们如此热情的原因,程夏心里一清二楚,因此颇为无奈。
他的外形条件以及温和儒雅的气质在一众中年教授里格外扎眼,不少人第一次见他甚至还会把他错认为学生。
怪他自己长相显小,外表太具有迷惑性,因此同学们大多下意识把他当成同龄人,有些女生甚至一见他就脸红。
面对学生们眼神中流露出的惊艳,程教授面不改色,自动忽视,显然对此早已驾轻就熟,习惯了。
介绍完自己,程夏便拿出自己提前准备好的资料,连上电脑,打开投屏,开始授课。
新学期的第一天,学生们总是格外踌躇满志。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想这个学期“认真学习”。加上想在新来的教授面前留下一个好得初印象,所以都听得比较认真。
程夏的这节课进行得很顺利,只是偶尔莫名地停顿一小下,身体短暂地轻微颤抖片刻。
所幸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根本察觉不出来。
临近下课,青年正准备收尾,随意环顾教室扫视了一圈儿,忽然发现一直没太注意的第一排最靠墙的边角位置,有个身穿蓝色篮球衣的男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他有些无奈。
其实以往上课的时候也一样,总有那么极个别学生上了大学便以为可以放纵,整天无所事事,上课也不认真,听课更是能糊弄便算了事。
只是没想到第一节 课,还是坐在老师眼皮底下,就有学生敢趴在那儿睡觉,旁若无人,肆无忌惮。
简直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这种情况在大学里简直不要太多。程夏当年也是从学生过来的,自然明白这一点。
他以前还会管一管,后来发现怎么教也无济于事,才总算明白,办公室里那些教学生涯几十年的老教授为什么面对一整个班级里昏昏欲睡的学生,依旧可以面不改色、镇定自若地讲自己的课。
他摇摇头,正打算把视线移开。
没想到男生后边的同学见教授始终盯着他看,好心地拿只笔戳了戳男生的后背。
熟睡的男生一个激灵,一下子“蹭”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不太清醒地问道:“下课了?”
班里一瞬间哄堂大笑。
那男生听见笑声,总算清醒过来,很快弄明白自己了的处境。少年白嫩的耳朵很快变得通红,结结巴巴地开口道歉:“程教授,对,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见他手足无措,又是第一节 课,程夏决定给他个台阶下。于是顺手指了指身后的PPT,问道:“咱们今天主要讲了纺织品的大致分类,这位同学,请问你知道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什么材质的吗?”
男生一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脸色变得更红了。
后排同学小声提醒。说是小声,实际上连站在讲台上的程教授本人都听见了。
男生犹犹豫豫开口:“涤,涤纶。”
“嗯。”程夏没说对也没说不对,接着问道:“那你能列举一些涤纶织物吗?”
男生被问得一脸懵,白皙的耳尖有些红,一张帅气的脸庞也是红扑扑的,下意识躲闪老师的目光,低下头,眼神四处打转。
某个瞬间,男生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身体明显一僵。
“丝……”男生喃喃开口。
“丝什么?”程夏追问。
男生“丝”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垂下头,干脆放弃抵抗了。
程夏见他双目泛空,一双眼睛直直盯着讲台下方,刚要摇摇头纠正他,一瞬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猛然一僵。
于是他有意并拢双腿,把下身往讲台后藏了藏。
男生也一顿,把头更低的垂下去。
下课铃声适时的响起,程夏也没责备,对男生道:“下次记得好好听课,知道了吗?”
男生傻愣愣地看着年轻教授斯文儒雅的俊脸,藏在金丝眼镜后的眼睛睿智沉稳,看他的眼神关怀深切。
他躲开眼,避免与程夏眼神交流。
他的耳朵本来就快要滴血,现在就连脸颊也不知为何突然爆红,乖乖点了点头。
程夏这才满意,收回目光,对台下温声笑道:“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吧。”
几个活跃的同学收拾完东西,特意走到前面跟他打招呼,他一一耐心地应了。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青年这才放松下来,紧绷的身体没那么僵硬了。
他长舒一口气。
接着,之见他的身子往前弯曲,顺势趴在讲桌上,拗出一个流畅的弧度。
青年腰身晃动着下沉,双肘撑住讲台,臀部微微摇晃,却不敢坐。
平坦的胸膛藏在纯白无瑕的衬衫下,不断上下起伏。
年轻的教授闭着眼睛,两颊泛红,似乎在极力忍耐些什么。
许久,青年终于睁开微微湿润的眼,唇已经被他舔得有些红,泛着水光。
细白的手指拈起台面上的笔放进包里,程夏一点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拿出手机,“咔嚓”一声快门声响,关掉放回包里。
终于收拾好,程夏提着公文包走出教室。
他从前门出来,走廊里早就空无一人。
程夏见怪不怪,把门关好,刚想迈步子下楼,却听教室后门传来声响。
他下意识转身看去。
一个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从教室后门出来,正在关门。
男人五官优越,鼻梁挺直,眉目之前隐隐有些逼人的气势,锐利的目光在程夏身上上下打量审视。
脑中的一些心思消散殆尽,青年一下子清醒,心跳骤停,生怕自己刚才的丑态被人瞧了去,吓得半天走不动路。
男人的目光在他身上逡巡,最后好像还暧昧地扯了扯唇角。他一步一步朝程夏走来,像一个逐渐放大的影子牢笼,一下就笼罩住了程夏纤瘦的身体。
低低的嗓音很是熟悉,“好巧。”
程夏死攥着手,故作镇定地抬头。
男人长相英俊,气质也绝佳,但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男人。
青年的声音里还掺杂着几分不易被人察觉的紧张,“您是?”
“早上。”男人启唇,吝啬地吐出两个字。
但程夏听懂了。
是今早他撞到的那个男人。
“啊……”程夏想起来,歉意地一笑。
一想到这个男人可能看见了他刚才的状态,尽管他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他还是感到极为羞耻。
程夏咬牙开口:“今早真是对不起,您没事吧?”
“没事。”男人又道,这次说话完整起来,好像在解释什么,“我来找人,刚上来,走错了。”
程夏抱着自己的公文包,“哦,好的,你继续找吧,我走了,再见。”说罢便匆匆离开。
“嗯。”男人唇角微勾,声音很是愉悦,但面上还是一派古井无波,锐利的眼睛死死盯着青年远去的背影,眸色极为深邃,最后几乎成了一汪墨潭。
年轻的副教授怀抱着包,像被人欺负似地步履匆匆地往前走。
空荡荡的裤管显出他身材的纤瘦,腰下的臀部却是挺翘饱满的,像颗娇艳欲滴的熟透蜜桃,半遮半掩藏在枝头等人采摘。
轻易无人留意的脚踝处,那男人的目光却死死锁定着。
那截裤管随着走路的动作不自觉往上提起,露出下面,本该光裸的白皙脚腕被一层黑色的布料包裹。
那黑色布料光滑反光,脚踝凸出的那块骨头把布料撑开些许,透出皮肉的光洁嫩色。
显然那不是普通的袜子,而是……
黑丝。
斯文有礼、一表人才的大学教授裤管下,竟藏着两条白生生的,被代表着性感与诱惑的黑色丝袜亲吻着裹挟着的双腿,行走之间摩擦着微凉的西裤布面,即便有液体滴落也很快顺着布料流走,淫荡而无人知晓。
--------------------
新文大纲给我整玉玉了,来篇短的爽爽。-


第2章
程夏下班回家,把手里的公文包在玄关的柜子上整齐放好,又脱下自己的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换了拖鞋便走进卧室。
接着,一路淡定回来的教授一瞬间变得不太对劲,脸色都有些异常。
秀气的眉毛蹙起,程夏颤颤巍巍地把手伸向小腹,解开皮带。
“咔”的一声,拉链拉开的瞬间,西裤完全无需依靠外力,没有任何阻碍地往下坠,如同抹了润滑油一般,直到臀部处被卡住。
年轻的教授脸色一红,从床头柜里拿出另外一部白色的手机,打开相机,侧身对着镜子摆了一个姿势。
镜中,青年的西服裤子半退不退,卡在饱满浑圆的臀肉上。银色的皮带扣在裆部摇摇晃晃,随他俯身的动作前后晃动,正好打在隐秘的地方。
“嗯啊……”坚硬的皮带扣隔着衣料拍在前面早就挺立的性器上,打得他浑身一颤。
于是镜中青年全身的曲线更为诱人,胸脯往前挺着,臀肉饱满翘着,身体呈现出一个完美的“s”形。
宽大的外套滑落肩头,露出扣得严实的白色衬衫。
然而这里面的衣料薄如蝉翼,胸前似有两个小小的黑色蝴蝶结形状贴着白色的衣料透出来,中间亮点红色如花蕊一般鲜嫩欲滴。
程夏红着脸颊扯开自己衬衫的纽扣,藏在下面的风景彻底暴露出来,一览无遗。
青年白皙的胸脯上,各自佩戴着两个黑色的蝴蝶结乳夹,正齐整地夹在两边的乳粒上。
乳夹中间空出一个圆圈,被夹得红肿的乳头从中凸出来,足足比平时的状态大了两圈儿。
乳孔中甚至还深陷着两个红宝石乳针,针头处的圆环上缀着银色的链条,稍微一动便在乳上摩擦。
程夏嘶嘶地哼唧着,一手举着手机,一手还不忘伸到身下把裤子往下扯了扯。这才发现,同上边相比,青年下身的景象更是
淫靡不堪。
黑色的丝袜禁锢着被丁字裤包裹着的性器,前端已经龟头被分泌的清液弄得濡湿一片,鼓鼓囊囊的一团一半藏在档里,一半露在外边。
小腹侧面的丁字裤带子从丝袜里露出来,在腰上打了一个蝴蝶结。黑色的丝带蝴蝶结落在白嫩的腰肢上,看得人血脉喷张。
他撅起臀,拉着自己的衬衫侧身,露出一半的胸脯和下体,用手机挡住自己的脸对准镜子,按下拍摄键。
照片的角度找得极好,乳粒和下身的蝴蝶结若隐若现,乳上的链条正好摇摆出来,很有动态,仿佛下一秒就要摩擦起来。
他拍完照,随手把手机扔在床上,开始脱起衣服。
黑色的丝袜很长,完整地包裹着他的下身。
大腿根部有一圈黑色的松紧带,脱下的时候依稀可见腿根一圈红色痕迹。
同色系的蕾丝丝袜夹夹着衬衫尾端,把整件衣服固定在西装裤里,从外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端倪。
青年小心地蹬掉裤腿,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呻吟,仔细一看,平滑的小腿肌肉还在抽搐。
“扑通”一声,讲台上一本正经的教授终于坚持不住,跪在自己脚下的地毯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