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在他掌中酣眠

时间:2022-09-06 16:44:16  作者:猫猫可
TAG:


(文案:清纯学霸美人×腹黑商界大佬!)[正文完结]
1.
顾清漓是书香世家名门之后的医学博士,智商极高,是出了名的学霸,她在国外创立了自己的高端睡眠中心,只服务上层失眠人士。
但作为顶尖助眠治疗师,她极少接单,治疗方式也极其独特,神龙不见首尾。
因为一段治疗视频被人泄露,使她在网上意外走红。只见视频里,女孩一身医师白袍,却美得超凡脱俗如高山上的杭菊,小巧精致的鼻头上一颗淡色鼻尖痣更是被媒体誉为医学界的清纯天花板,国民初恋。
就在万千人翘首以盼她以此为噱头顺势进入娱乐圈,为自己的睡眠中心捞金时。她却嗤之以鼻,以闭关的形式令不少求见的媒体记者们吃了闭门羹。
为了弄清楚自己母亲当年车祸意外去世的内幕,为母亲复仇,她更是毅然决然的回到了国内。可就在抽丝剥茧的过程中,她发现了更多的秘密,以及她触碰不到的记忆碎片。原来这些秘密以及这场复仇不光关乎着她自己,还关乎着那传闻中的商界大佬傅西深……
2.
商界大佬傅西深,是资本圈和豪门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大人物。在商界,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人皆知他冰冷无情,阴鸷偏执,是黑白两道都通吃的掌权者。
他性格阴晴不定,又极度洁癖,十分挑剔。让无数想攀高枝的男女们望而却步,噤如寒蝉。
圈内,有人好奇打听。傅总为什么每次露面都必须手缠一块蓝色丝巾?
有八卦者还相传傅总因为童年经历,其实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夜睡觉,都必须抱着这块蓝色丝巾才能入眠,如果离了这块丝巾他就会暴跳如雷。
直到某次,宾客满堂,傅西深醉意颇浓,长指慢条斯理的解开了腕骨处那条蓝色丝巾,将其捧在手心里将整张脸埋了进去,眼神迷离,嗅着那丝巾上散发的幽香,嘴里还不断喊着“veronica……”
有眼尖的人看到丝巾上赫然绣着Veronica这一串英文名字。当晚,在场众人都纷纷猜测这被大佬捧在手心里的女人到底是谁,竟有如此魔力。
却从未有人扒出,在傅西深至暗至黑,见不到一点光的童年时代里,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天使在指缝间透了无数微光给他,令他的世界留下了一隅温暖的角落。
从此,深藏心底,无法替代。只有在她身边他才能安然入眠,他只想倾尽所有,给她世上最极致的宠爱。
小剧场
国际睡眠协会视频研讨上,美女学霸顾清漓出镜发表讲话,她精通五种语言,表达流利,淡定大气,侃侃而谈。
突然,她身后出现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男人。只见素来冷酷无情,极少流露自己情绪的高大男人,只穿着一件敞开了扣子的白衬衫,八块腹肌和人鱼线清晰可见。睡眼朦胧的他怀里还抱着一个玩偶小兔子,极其自然的跪在顾清漓面前,将头埋在她的怀里,竟是在撒娇求抱。
众人惊愕不已。
顾清漓红了脸蛋,慌里慌张的站起了身来想关闭视频直播,却被身后的男人扑倒,摄像头被跌倒,画面瞬间黑了。
只能听到麦克风里顾清漓红着脸哑着声音娇嗔道:“傅西深,你这混蛋,快放开我……”
无人知晓,令傅西深彻夜难眠的除了阴影导致的严重失眠症,更大的原因是令他在梦里想起也会浴火缠身魂牵梦绕的顾清漓。
傅西深无所不能的背面是一个名叫“寒冷”的过往。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深渊,那傅西深本身就是深渊。可如果黑夜落下,他也想成为光,顾清漓就是点亮他的萤火之光……
【注】
高冷温柔清纯学霸美人X腹黑禁欲偏执的商界大佬
青梅竹马,久别重逢,暗恋成真
男女主双洁++双线复仇(男女主)HE(放心食用)
下本预收++《囚婚》+麻烦小天使们顺手收藏一个~
文案:(高贵矜持娇软大小姐×腹黑偏执阴鸷大佬)
林家大小姐林羽墨自小出落得冰肌玉骨,是位远近闻名的绝世美人。也是众人眼里一朵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是天生娇贵的孔雀。
可命运偏偏落下无情的铁蹄,叫林家三年的时间迅速破产,疼爱她的父母双双入狱,往日的豪门不再,她也被打成了人人嫌弃的扫把星。
家族落幕,庇护不再,觊觎林羽墨姿色的男人多如过江之鲫。
为了换取一线生机,她出卖自己,嫁给了权势滔天的齐家,那传说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人闻风丧胆的齐家大少爷——齐少焱。
那个打小就身体虚弱,久病不愈,偏执腹黑还恶名在外的齐少焱。
别人道,这林家小姐家道中落,是落败的凤凰不如鸡,攀了齐家这棵高枝就应当烧高香拜佛了。
偏偏那令人噤若寒蝉的齐少焱蹲下身来,轻吻娇妻足尖。
阴暗的眼神如毒蛇般令人瑟瑟发抖。
“凤凰还是鸡?由我齐少焱说了才算。”
他给了她一片广阔的天空,和无尽的宠爱。纵使在她的眼里,这场婚姻一开始就是无爱的囚笼。
可对于齐少焱来说只要有她在身边,是囚笼那又如何呢?
(高贵矜持娇软大小姐×腹黑偏执阴鸷大佬)
先婚后爱,婚前婚后,豪门情深,真香定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清漓、傅西深 ┃ 配角:傅成言(安东尼)、顾清云、黎蔓、傅渊 ┃ 其它:黎羽、木念薇、何辰、落莹、林音
一句话简介:清纯学霸美人×腹黑商界大佬!
立意:唯有在她身边,他才能酣然入眠。  ​


第一章
“E-v-i-s”
顾清漓赤着脚踏在冰冷的青石路上,身上那条垂地白色长裙在地上拖曳着扫到地上的花瓣与碎石发出细微的声响。
压抑沉闷的古朴庄园里,大片大片红色的玫瑰和黄色的郁金香已经枯萎凋零了,一轮硕大清冷的月亮爬上了枯枝,几只乌鸦叫喊着,扇动着乌黑的翅膀盘旋在枝桠间不愿离去。
顾清漓在这迷宫一般的庄园里不断奔跑着,她被冻僵的脚早已没有了知觉,嘴里呼唤的名字却越来越紧迫,越来越焦急。
直到,一座阴暗潮湿的阁楼里,墙角处赫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的背影。小男孩一身英伦小少爷的装扮,此刻却背对着她缩成了一团,紧抱着自己,浑身颤抖着,显得十分恐惧。
“滴答滴答……”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往下滴落着,细微的声响传入她的耳中。顾清漓低下头看去,自己的白裙子,以及□□的白皙裸足正踩在一滩未干涸的殷红血液上,浓烈的血腥味一阵一阵的传来,直到达她的鼻腔之中。
她顺着那滴落的血迹看去,长长的一条,来自于那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此刻他细瘦的右手手腕处,赫然是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淋漓的鲜血正是从那里不断流下。
“E-v-i-s”
顾清漓颤抖着声音,难以置信的缓缓走向了那不住哆嗦的小男孩。她将小男孩轻轻转过身来,一张帅气正太的脸,此刻失去了天真快乐,苍白的唇上没有半点血色。那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里,此刻没有任何生机,一颗颗泪水落下,从他眼眶中滑下,滴在她的手背上,灼的她生疼。
鲜血还在不断落下,滴在她的白裙子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鲜艳的蔷薇。顾清漓手忙脚乱的寻找可以替他止血的东西,她使出全部的力气想将裙边一角撕下来,那高级布料白裙却不因她这力度而有所变化。徒劳的抗争后,她想起了自己脖颈间的丝巾,她一把拽下,轻轻抬起了男孩的手腕。忍住看到那道触目惊心的划痕时的害怕,将那条丝巾紧紧的系在他瘦小的手腕上。
“疼……”
男孩因这剧烈的疼痛而忍不住缩手,却生生的咬住了牙,直到唇被咬破,流下鲜血。男孩那双黑瞳里映照出顾清漓的身影,她身上的香气包围了他,似有微微亮光在他瞳仁中泛起。
“小少爷呢?”
突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是庄园里的人们,发现了异样,在寻找着她们的所在之处。火把已经在远处亮起,整座庄园都沸腾了起来。
“逃!快逃!”
她记得自己在一把推开小男孩之前,奋力喊出的最后这三个字。
顾清漓卷翘的睫毛紧闭着,如受惊的蝴蝶煽动着羽翼,不断颤抖着,几秒后,她猛的从柔软的高级床榻上坐了起来,蓦然从梦中惊醒。
她捂着自己泛疼的胸口不断喘息着,白皙的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珠已经形成,沾湿了那头乌黑顺滑的长发。
她数不清楚,自己反复做这同一个梦已经多少遍了。她不明白,自己为何梦里会不断呼喊着那几个音节,也不明白梦里那个小男孩到底是谁。
高级灰色调的落地窗前,艳阳早已升起,微风吹起那巨大落地窗前的浅白窗纱,几束阳光穿过窗纱落在那米色定制床榻前的羊毛地毯上。
空气里,还弥漫着昨日未烧尽的若有若无的茉莉花香薰蜡烛的味道。
等彻底回过神来,顾清漓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紧紧抓着身上那床蚕丝锦被,指腹已经因为用力而泛青了,她纤瘦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犹陷在那阴冷压抑的梦境里无法自拔。
“真是可笑,医人者却无法自医。”
她在心底自嘲了自己一句。唇边的小小梨涡因她唇角的这一笑而浮现,却替她清纯如高山杭菊的美人脸上平添了几分甜美。
“顾小姐,您醒了?”
两名女佣听闻屋内的动静,端着精致的托盘推门而入,准备伺候顾清漓盥洗。
“把东西放下就可以了。”
顾清漓垂下长睫,冲她们神色冷清的说道。一向以医学界天才形象示人的她,并不想将自己因噩梦而失态的模样留在下人眼里。
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放松了一下自己紧绷的躯体,起身从床榻上走了下来。裹住她纤瘦有致身材的水缎蚕丝睡袍悄然滑下落了地。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冰肌雪骨,肤若凝脂,一点瑕疵也没有。她秀美的足背轻轻弓起,跨入了洒满鲜花的浴缸之中。
氤氲温暖的水汽里,她惬意的眯起了眼,被水洗过的乌黑发丝显得更加顺滑了,浸了水的脸因这水汽而多了几分红晕,鼻尖上那一颗浅色鼻尖痣的点缀,更衬的她又纯又欲,似撒上了露珠的香水百合。
“嗡嗡……”
一阵手机铃声却骤然在浴缸的边沿响起,扫了顾清漓的兴致,她秀眉微蹙,伸出白皙修长的手不情不愿的,就着湿气摸索了一阵,拿起了粉色的iPhone。
亮起的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林音。
“喂?”
接通时,顾清漓的声音极轻,她的音色很特别。声音清冽似山上的泉水,尾音却有些上挑的拖曳缓慢,无故的令人觉得心安平静。
“清漓,你醒了。你千万不要打开微博,也不要打开家里的窗帘。”
林音语不放心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隆隆的尾气声一阵又一阵,显然她还在开车。
“为什么?”
顾清漓从浴缸里伸出修长纤细的手指无聊的捻起水面上的一片玫瑰花瓣,垂下长睫,好奇的问道。
“你还不知道吗?你现在已经火了!火遍大江南北,现在满世界都在报道你这个学霸女神,国民初恋。”
“来不及跟你解释了,我们在睡眠中心见!”
林音显然在赶时间,慌里慌张的挂断了电话。顾清漓无奈的笑了笑,自己这个助理做起事冒冒失失,火急火燎的作风这么多年来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顾清漓从浴缸里起了身,用羊毛速干巾擦了擦自己乌黑浓密的长发,随即褪下浴袍,换上了一条优雅的白色镂花刺绣长裙。
窗外,似乎有一阵骚动声响起。她想起了林音的话迟疑的走向了窗前,好奇的往下看去。密密麻麻携着□□短炮的记者们正在楼下蹲守着,刺眼的闪光灯不时响起。
所幸,她的高级别墅里用的玻璃都是私密性极强的单向玻璃,那些记者们无法轻易窥见屋内任何。这样的场景是顾清漓没有预料到的,她创立的高端助眠中心,开在洛杉矶的圣玛利诺,而洛杉矶竟都涌入了如此之多的蹲守记者。
“看来自己这一波确实是火出圈了?”
顾清漓拿起手机,修长的手指点开了自己万年不曾登陆过一次的微博,平日里她较少去刷这些娱乐八卦的东西,她的本职仍然是放在睡眠研究上。
一点开那个橙红色的软件,铺天盖地的赞美和表白私信便响了起来,一则又一则关于拥有一张国民初恋脸的天才美女医学博士的新闻报道映入她眼帘。而自己的微博粉丝数也不知何时飙升到了百万。
手机提醒音不断,震动声不断,令她握着手机的手都微微发烫,整个人也应接不暇了起来。
“啪嗒”
她索性将手机扔在羊毛地毯上,不再理会。女佣们已经恭敬的站在两旁拉开了卧室内的双开巨型雕花实木门。顾清漓利落的走了出去,这栋高级别墅也正是她的高端睡眠中心所在之处,顶层是留给她自己自住用的,下了楼,一二层则是她的睡眠中心工作场所。
平常她极少接单,针对的目标人群也只限于豪门贵族。只有少数人知道这坐冷色调的高级别墅地址。更少人知道,国内顶尖睡眠研究大师,竟是她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人。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自己那则去年的咨询视频在被一位客人前几天泄露在网上之前。现在,她不仅拉黑了这位客人的所有信息,还聘请了专门的律师来对他提出诉讼,哪怕对方同样出身高贵,需要她付出不少财力与物力。
林音已经站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她了。顾清漓迈着轻巧的步子走上前去,将整个人窝在米白色的牛皮椅中,端起了桌上高脚杯里的粉色气泡酒优雅的喝了一小口。
“我电话里说的事情,你都没做吧?”一头利落短发,眉宇间不少英气,戴着金边眼镜的女助理林音走上前去,趴着桌沿,近距离的凝视着顾清漓这张吹弹可破的脸问道。
“当然没有……”
顾清漓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漫不经心的说道。她可不能告诉林音自己这两件事都做了,不然以她这爱为自己操心的性子又该着急了。
“好了,顾大老板,你先别喝了!”林音将她手里的气泡酒一把收走,把一台iPad郑重的放在了她手里。
“我替你接下了一个大单子,你今天要亲自出诊。”
“我?”
顾清漓有些错愕,她将洛杉矶当绝佳的修养身心的圣地,几乎快把自己当成提前退休的人了。今年以来,她还从未自己亲自出诊,治疗过失眠病人。
“手下这么多治疗师,为何要我亲自出面。”顾清漓的脸上泛起了疑惑。
“因为,这是客户提出的要求。”
“那便拒了,我们不差这一单。”顾清漓将平板放在一旁,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是看对方开出的条件,你肯定会满意,所以才接下来的,但签不签约决定权还在您手上。”
林音却志在必得的说道,仿佛早已预料到了她的反应。
“哦?说来看看。”顾清漓窝在牛皮椅上,一双修长灵巧的手把玩着桌上的沙漏,一双美目看着林音说道。
“我们睡眠中心的曝光量虽然阴差阳错提升了不少,可是针对的范围也只有洛杉矶的华人上层圈子,我们的线上渠道,因为空间和技术的原因在国内一直没有做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