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偏爱你

时间:2022-09-06 16:42:06  作者:舒糯
TAG:


公司倒闭,孟京棠赋闲在家,偶然接到上门喂猫的高薪兼职,猫粮逗猫玩具齐全,英短妹妹可爱粘人,纯纯摸鱼工作。
她正给妹妹拍屁拍得上瘾,忽然接到电话,被告知小区临时封控。
谁知祸不单行,深夜火警警报响起,她从梦中惊醒,惊慌抱起妹妹逃命,出门迎头撞上前任!
最后,竟然是个假火警???
下一秒,孟京棠忘带钥匙,无家可归,站在走廊瑟瑟发抖,她鬼使神差地输入前男友家的密码,谁知竟然开了!
后来她进盛辞家这件事,被物业在群里公开艾特,彻底社死。
而她即将跟分手已久的前任开启同居生活。
好姐妹得知此事后,怒赞!
【牛逼!你俩快复合吧!老天都主动给你们牵红线![姐妹快冲jpg.]】
【不对!我应该先问你俩复合没?[偷瞄jpg.]】
复合后,孟京棠绷着小脸,拽着他领带质问,“为什么我每次在背后骂你,都会被你抓包?”
盛辞搂着她腰,把人抓怀里,弯唇在她耳边低语。
孟京棠:“……榴莲还是键盘!?!”
某一天,孟京棠发现了盛辞埋藏已久的秘密,是关于她的。
第一次恋爱后,她就发现他的密码是不同排序的201369。
孟京棠百思不得其解,还曾打趣盛辞是不是记忆力不好,所以才不换密码。
直到后来,她才恍然明白,盛辞不是记不住复杂密码,而是一直在默默爱她。
原来真的有个人,从始至终都在偏爱她。
【小剧场】
@糖精:【救命!在前男友家隔离的第N天,真的会谢!】
@网友A:【虽然但是,我已经替博主扣出一座水晶城堡了!好尴尬!】
@网友B:【这是真实的吗????为什么会隔离在前男友家!】
@糖精:【憋说了!我只去帮客户喂猫,半夜遇到火警,出门撞上他,带着猫跑出去逃命,却忘带家门钥匙了!一人一猫饥肠辘辘,所以我就去了他家!】
@网友B:【这确定不是月老给你们牵的钢筋红绳吗?快给我复合!!!】
@糖精:【我不想要这样的姻缘!!!】
三个月后。
@众网友:【有后续吗!!催更!!要磕糖!!!】
@糖精:【嘿嘿复合了![赢牛奶.jpg]】
|纸老虎VS清冷腹黑
|SC/HE/私设较多/勿深究/勿带入现实哦
|防盗比:60%,72小时
|求宝们一个收藏么么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京棠,盛辞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何其幸运,拥得此生风与月。
立意:努力生活,不负时光,学会去爱



第1章
◎要不要旧情复燃?◎
“孟小姐,你给妹妹喂完猫粮了吗?”
孟京棠按开扩音,把手机搁在沙发上,“刚刚喂完,妹妹状况挺好的,您放心吧。”
妹妹是一只灰蓝英短,脸颊圆圆肉肉,眼睛是浓蓝色,主人陈喃喃因为出差没法回家喂粮,这才在朋友圈高薪请人去家里帮忙喂猫。
孟京棠之前在一家快消公司上班,但疫情这一折腾,公司直接倒闭,她也瞬间成了无业游民,赋闲在家长草。
看到这轻松又高薪的摸鱼工作,她立马就接了。
妹妹可爱又粘人,刚进门,孟京棠就忍不住过去贴贴。
“是吗……那个孟小姐,可能你一时半会离不开我家了哈哈,” 陈喃喃尴尬地笑了笑,“出、出了点意外。”
孟京棠疑惑地看向手机,给妹妹拍屁的动作放缓了些,惹得它有些着急地喵喵几声,她又大力拍了几下,问道,“什么叫我暂时不能离开啊?”
“呃……就是刚刚物业群通知,小区实施封控,开展核酸筛查,封控管理区人员足不出户。”
孟京棠像是被雷猛劈,愣在原地,瞳孔瞬间睁大了些。
她拧紧眉心,惊疑地“啊”了一声,“封、封控?陈小姐你你你是说我被封了你家里,不能出去了?”
陈喃喃很抱歉地应着,又赶紧解释,“不过孟小姐你放心,我家里速食品很多,储物间也有很多洗漱用品,完全够你封控用的,实在是抱歉,连累你封在小区。”
孟京棠满头问号,感觉灵魂都要出窍,她使劲扭了一把胳膊上的皮,疼得呲牙咧嘴,但这也让她意识到,刚刚听到的事情不是在做梦。
她是真的被封在了陈喃喃家里!!!
孟京棠拧紧眉心,苦苦丧丧地问,“那、那……封控多少天有说吗?”
“有的有的,三天,物业说三天后就会解封!”
挂掉电话,孟京棠紧绷的腰背一松,瘫倒在沙发上,傻愣地望着天花板,一巴掌拍在额头,盖住眼睛,慢半拍哀怨道,“我滴妈呀,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妹妹手按在孟京棠的腿上,伸展了下腰身,很不满地拿脑袋撞了撞她的胳膊。
她叹口气,垂头看着妹妹,嘴角往下瘪,手指在它下巴上挠了几下,“妹妹啊,只有你跟我相依为命了啊。”
“我怎么这么惨啊啊啊……”
孟京棠无数次叹气后,抱起妹妹在房子里逛了逛。
不愧是豪宅小区,房子很大,布局也很好,宽敞的客厅,西式开放厨房,两间独立卫浴,还有半开探出去的阳台。
还有陈喃喃说的储物间,完全就是个小型超市,几乎应有尽有。
这倒是让孟京棠松了口气,幸好有一次性内裤,勉强撑一撑,还是能撑过三天的封控。
虽然陈喃喃家里的东西随便用,但孟京棠也不好意思真“随便”用。
晚饭吃了碗泡面,看了会电视,就搂着妹妹在沙发上睡觉。
睡得正香,孟京棠朦朦胧胧间听到门外传来陌生的广播音。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意识慢慢回神,曲起胳膊撑在沙发上仔细听了下,确认外面是在放广播。
“各位住户您好,因有楼层疑似发生火灾,恐会波及整栋大楼,现已练习物业工作人员和消防人员前来排查,请各位立即从安全通道撤离,切忌不要乘坐电梯……各位住户您好……”
听清外面的广播后,孟京棠猛地睁大眼睛,紧张地立马翻身,用脚四处找拖鞋。
她抖着手指去抓在沙发上的外套,手指颤得泛软,抓了两下才抓住衣领,把外套裹在身上,把妹妹抱在怀里,又拽起书包脚步凌乱地往外跑。
边跑边从包里掏口罩,孟京棠惊慌到指尖泛软,弹力带滑落好几次才慌慌乱乱挂在耳后。
孟京棠觉得被封在别人家已经够社死了,没想到还能更社死,封控又遇上火灾,微博热搜预定了吧???
然而,此刻的她,还不知道打开门会碰见什么。
孟京棠鞋子都忙不迭换,套着灰白毛绒拖鞋就闷头往外冲,根本没注意到有人从对面出来。
等她反应过来,猛地刹步却为时已晚。
一头扑进对面男人的怀里,鼻尖“砰”地一声撞在坚硬的胸膛上,她瞬间鼻酸眼热,眼前快速蒙起水雾。
孟京棠吃痛地“哎呦”了一声,捂着鼻子使劲揉了揉,带着酸热鼻音急促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边念叨着对不起边抬起头,她却在对视瞬间,静止在原地,仿佛石化了一般。
孟京棠毫无防备地撞进一双波澜幽深的桃花睛,熟悉又陌生。
呲牙咧嘴的表情凝滞,嘴角不自觉抽了下,眼瞳不由得快速睁大,睫毛都跟着颤了一颤。
她难以置信地伸手,使劲揉揉眼睛,视线由模糊变清晰,聚焦在男人身上。
靠,竟然是她前男友!
盛辞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孟京棠,眼瞳闪过几分错愕,又瞬间归于平静,语气寡淡,还带着几分冷嗤。
“孟京棠,挺巧。”
孟京棠脸部肌肉僵硬地扯了扯,慌乱到鼻翼微微煽动,干笑几声,“是……是挺巧的哈。”
“那、那个这不是火警吗,我们还是快点下去吧,免得被烧死!”
说完,她头都没抬,擦过他就往楼梯间跑。
盛辞单手插着口袋,目光落在像鱼似的飞快滑入楼梯间的女孩身上,嘴角淡淡往上一撇。
孟京棠背靠在弹簧门上,手按在胸口处,咚咚的剧烈心跳震得她掌心都泛麻,满脑子都是盛辞那双寡淡的眼。
直到由远到近的脚步声,从上层噼里啪啦传来,她这才如梦惊醒。
时间紧迫,孟京棠迅速弹起,冲过去混入下楼的人群。
一只手搂紧妹妹,另一只手虚虚扶着楼梯栏杆,牛仔裤包裹的小腿飞快交叠。
她软白小脸皱成一团,满脸生无可恋,边下楼边在心里哀嚎。
“天呐,我今年真的撞了鬼吗!公司倒闭,喂猫被封控,半夜遇火灾,出门撞见冤种前男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倒霉到家了。”
一楼大厅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孟京棠跟着人群,被疏散到外面的空地站着。
她缩在几个女生身后,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四处张望,确认没有盛辞的身影,才勉强放下心来。
孟京棠从包里掏出手机,翻出好姐妹的微信聊天框,手指猛戳屏幕。
【靠,我以为被封在陈喃喃家已经够离谱,谁知还能更离谱!!!】
【你敢信吗!盛辞居然住对门!!!】
没几秒,手机嗡嗡一震,是郑姝音打来的电话。
“你前男友跟你住对门?” 郑姝音惊骂了声,声调高扬地问。
孟京棠被她大嗓门吓得一缩,手捂着收音口,压低声音,“你小点声啦,我都不确定狗男人在不在附近!”
“还有,我不是跟他住对门,是请我来喂猫的陈喃喃住他对门!”
郑姝音盘腿坐在沙发上,眼冒精光,嘴角扬起,仿佛脑补出一场狗血复合大戏,兴冲冲问,“好啦好啦,我不吵,咱们说正经的,那你俩发生什么没?”
孟京棠肩膀一耷,嘴角往下压,丧气控诉,“发生个鬼啊,我是在跟你吐槽我的悲惨遭遇,你怎么还在这里吃瓜。”
“哦……” 郑姝音略带遗憾地应,又毫不留情地接话,“可是我听你悲惨遭遇也不耽误我吃瓜啊。”
“……”
郑姝音咬一块薯片,不死心问,“你俩真的不要再续前缘吗?”
孟京棠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地吐出“再见”两个字,愤愤地按掉电话。
刚挂电话没多久,就听到周围的人怨气十足地吐槽,这是在搞什么啊,疫情期间搞假火警,是闲阴的太少吗??
孟京棠:“……?”
所以搞了半天,这是假火警???
电梯间。
孟京棠猫手猫脚,落后大部队一大截回来,看着对面安静的大门,她才终于松了口气,手指在妹妹身上顺了顺。
她小声嘀咕,“幸好幸好,幸好没碰到。”
这一天的心情像过山车似的,猛上猛下,刺激过头,要是再碰上盛辞,她能刺激得当场晕倒。
孟京棠手在口袋里掏了好几下,没找到钥匙。
她疑惑地“哎”了一声,又急忙拉开拉链去包里翻,找了好几遍都没有。
孟京棠僵在原地,脑中撞出四个大字,没带钥匙!
她苦着脸呜咽一声,抱着猫蹲下身,欲哭无泪,明晃晃的灯光落在身上,白地有些刺眼,还冒着阵阵寒气。
蘑菇了一阵,她再次翻出手机,向郑姝音求助。
【完蛋!我忘带钥匙了怎么办??】
郑姝音:【哈?你还真是倒霉到家了。】
郑姝音:【盛辞不是在对面吗?你去他家啊!】
孟京棠咬咬嘴角,严词拒绝,【不要!】
郑姝音:【哦,那你冻着吧。】
孟京棠呜一声,“……好绝情。”
她手指在手机边框使劲揉搓着,犹豫半晌,偏头看了眼盛辞家的大门,是密码锁。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冷到打了个寒颤,腿肚子开始发麻。
她颤颤巍巍站起身,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手指在密码锁面板上轻轻碰了下,指尖缓缓按出那几个熟悉的数字。
最后,井号键盘按下。
滴一声,解锁成功。
孟京棠手指猛地蜷缩,她扬起半敛睫毛,瞳仁忽然睁大,无数复杂情绪涌入心间,仿佛迅速冲进一群蝴蝶,盛大而雀跃。
她缓缓眨了下眼睫,鼻头忽然泛起几分酸涩,眼圈也跟着发热。
盛辞他……竟然没换密码。
他们在一起时,盛辞所有的密码就是这毫无规律的六个数字,她以为分手了,他会换掉所有密码。
但是他并没有。
孟京棠掌心贴合冰凉的门把手,缓缓收紧十根指头,握住把手往下一压,拉开大门走进去。
半夜进前男友家,也算私闯民宅。
不由得心想,如果盛辞心狠,这一脚迈进去,她就得进局子。


第2章
◎专门来抓你!◎
“你在干什么?”
孟京棠正蹲在茶几旁,一只手拿着一小块香蕉肉,在喂妹妹吃东西,另一只手还好享受地再给妹妹顺毛。
忽然听到身后的寡淡男声,她忙活的手指顿住,整个人僵原地,还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她猛地闭上眼睛,脸颊皱成小包子。
明明初春气温不高,屋子里也很清爽,她腮颊却瞬间火烫,恨不得整个人原地挖个洞钻进去。
盛辞眼神落在孟京棠的身上,走近两步,双手抱臂,闲散地靠在一旁的岛台,语气寡淡,“孟小姐,你这是私闯民宅?”
孟京棠心里猛地咯噔一声,仿佛悬在脑袋上的那把刀,啪一下掉了下来。
她手捧着被妹妹啃得乱七八糟的香蕉块,动作僵硬地转过身,举起手挥了挥,尴尬地笑笑,“那、那个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哦。”
盛辞冷笑一声,嗤道,“在我家遇见孟小姐,算巧?”
孟京棠手指不自觉收紧,指缝间“跐溜”一声冒出香蕉被捏坏的声音,她嘴唇抿得泛白,声线紧张地发涩,“我就是……就是输密码试了试。”
她越说声音越虚,“没、没想到它就开了哈哈,这……这不就走错门了!”
进盛辞家的时候,她还想着就悄悄在他家偷睡一晚,明天就让陈喃喃找物业来开门,谁知这进来还没看清他家的格局,就被这满满当当的巨大茶几给吸引了。
晚饭时就吃了一盒速食面,这会儿肚子早饿的唱空城计了,一个没忍住就去手贱地伸出魔爪。
没想到他家的茶几上竟然玲琅满目摆着那么多好吃的,她能说是茶几,还有果盘里的香蕉先动的手吗???
盛辞视线在她虾子红的脸颊停顿两秒,收回视线,端起旁边的玻璃水壶,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润润喉咙。
她目光悄悄追着盛辞的动作,紧张到缩成一团的心,被他这慢悠悠的动作一点点磨着,不给个痛快更让人难受。
他将杯子搁在台面,这才慢条斯理地问,“你是在说我大惊小怪?”
孟京棠立马挺直身子,绷紧小脸,很严肃道,“那我又不是故意的……”
盛辞压低眉,语气一沉,“报警了?”
孟京棠苦起脸,可怜兮兮说实话,“别别别,我、我出门太着急,钥、钥匙忘家里了,我进不去家门,这、这才抱着侥幸心理地试了试你家里的密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