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你玩不起吗

时间:2022-09-06 16:42:01  作者:临渊鱼儿
TAG:


孟回的姐姐为追求真爱,临时悔婚离家出走了,两家协商后,决定由她顶上空缺。
没人问过孟回意见,她也没问任何人意见,然后在订婚宴上,逃婚了。
孟回在逃婚途中遇见了一个男人。
他斜倚着木栏,姿态闲散,戴着金丝边眼镜,黑色衬衫扣子系得严严实实,指尖夹了支烟。
孟回生出觊觎之心,连夜制定计划,追他当未婚夫。
她使尽浑身解数摘下这轮高岭之月,两人在盛夏的海岛,开始热恋。
情到浓时,孟回开始考虑结婚,却得知他是不婚主义者,无论他再怎么宠她,都不会和她结婚。
孟回果断提出分手,和他断得干干净净。
半个月后,孟回和江家少爷联姻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某个深夜,她被消失已久的前男友拦在楼下,他神色憔悴,声线极哑:“你真的要和江献结婚?”
孟回眸色无波无澜,语气冷淡:“关你什么事?”
她转身离去。
男人落寞地在她家楼下站了一夜。
大概是一个不婚老男人栽在不乖女手里的故事
下本写《春日越界》
江稚酒醒后,在床头放了200块辛苦费就悄悄跑路了。
本以为再无交集,没想到几天后,她竟然在父亲再婚的订婚宴上和那个200块……重遇了!
男人穿着正式西装,身形挺拔,气质清凛,正轻晃着酒杯,谈笑风生。
无疑是所有女士的目光焦点。
江稚当场愣住,父亲喊她过去,指着男人介绍说:“稚稚,这是你程姨的弟弟,快喊舅舅。”
江稚:“…………”
男人的反应和那晚截然不同,表情冷淡,眼神无波无澜,像是在看陌生人。
江稚忽然起了坏心,笑吟吟地拖长声音:“原来是……舅舅啊。”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回、沈寂 ┃ 配角:孟迦 ┃ 其它:预收《春日越界》~
一句话简介:【不乖女X风投家】
立意:音乐和爱


第一章
孟回发现放在行李箱里的20万现金不见了,在她离家出走的6个小时后。
一般来说,在揣部手机出门,就能满足大部分消费需求的移动支付时代,鲜少有人会选择携带大量现金出行。
事情得从上周说起。
孟回受邀前去S市参加好友丁菱的婚礼,新娘正准备扔出捧花,伴娘们你推我搡,谁都不愿接,一个比一个逃得快,于是,唯一留在原地的孟回,有幸得到了新娘亲手奉上的捧花。
“祝你幸福哦。”笑闹声中,漂亮的新娘眨了眨眼,对她说。
传闻,接到新娘捧花的未婚女孩,会被预言成为下一位新娘。
孟回轻回拥她,浅笑着道谢。
不料竟预言成真,未婚夫从天而降。
婚礼结束,孟回又在S市玩了几天,优哉游哉在姐姐的订婚宴前夜回到家,却得知姐姐临时悔婚跟人私奔了,更荒唐的是,两家商量后,决定由她顶上空缺。
没人问过孟回意见,孟回也没问任何人的意见,不声不响地在订婚宴上,逃婚了。
由霏市开往拉萨的绿皮火车,全程4000多公里,历时近48小时,一路向西前行。
时间紧急,孟回只买到硬座票,车内坐满了乘客,或眉飞色舞地交谈,或眼神疲倦打着呵欠,混杂的气味说不上好闻,她把口罩往上拉了拉,又将立在脚边的琴盒扶正,阖眼听歌。
耳机里,拥有独特音色的歌手在缱绻唱着:“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手机震动了下,歌声外放,这副耳机在洗衣机里洗过两次后就有点变傻了,有时进来新信息,就会莫名其妙掉蓝牙,孟回切换静音模式,解锁屏幕。
好意思吗你:“先说好我不是幸灾乐祸,当然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咯【嘻嘻】像你这种爹疼妈爱,有钱有美貌还有思想,难以驾驭的人间富贵花,男人碍于联姻不得不把你娶回家,无非就是当摆设守空房,就算在小说里也是当不了主角的啦,只有成为炮灰工具人,恶毒女配的命!”
好意思吗你:“拜托你是逃婚耶,别整得真跟去游山玩水一样,稍微有点警觉性好吗?!坐你对面那个色眯眯的男人偷看你好几十次了!如果旁边他女朋友眼神能鲨人的话,你现在绝对已经被凌迟处死了我跟你说!!!”
孟回正要回复,两条消息迅速消失。
她眸光一转,扫向对面的年轻男女,前者两眼放光,而那女生视线犹如淬了冰霜,饱含敌意。
口罩下,孟回唇角扯出浅浅弧度,自己管不好男朋友,怪我咯?
隔了两排座位的斜后方,冯雪意撤回消息又发了新的:“为什么找我帮忙?”
孟回这几年虽然待在柏林,托姐姐孟昔月的福,圈内八卦基本没错过,那位强塞给她的未婚夫,正是冯雪意的前男友江献,男方出轨被抓现场,两人分手闹得很不愉快。
她索性将计就计。
有机会让渣男成为圈内笑柄,一雪前耻,冯雪意怎会错过?
不出所料,一联系上,冯雪意想都没想就答应帮她逃婚。
谁能想到从小结仇,相看两厌的冯雪意,会是她的外援呢?
孟回漫不经心地敲字回复:“因为爱情。”
发送成功。
车厢一颤一颤的,广播通知抵达第二站芜城站了,孟回从头顶架子取下自己的行李箱,背着琴盒往出口走。
越过呼噜打得震天响的大爷斜在走道的脚,孟回停在了冯雪意座位旁边。
阴影斜来,盯着聊天页面发呆的冯雪意吓了一跳,犹豫着接过她递来的手机:“你真不带吗,要不把Sim卡抠掉?”
孟回摇摇头:“就算没有卡也会被定位追踪到的。”
冯雪意也把提前准备好的旧手机交给她:“江家和孟家有什么动态,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随时保持联系。”
收下手机就意味着有泄露行踪的风险,孟回深深地看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冯雪意翻了个白眼:“我一直就很聪明,好不好。”
孟回还是接了旧手机:“谢谢你愿意帮忙。”
“切,”冯雪意嘴硬道,“我才不是帮你。”
“嗯,我知道。”
孟回提前下了火车,按照计划,冯雪意将带着她的手机,前往第三站邻省省会S市,交到她朋友丁菱手上,今晚就会跟着新婚的丁菱夫妇漂洋过海去欧洲,开始环球蜜月之旅。
而她则坐上先前约好的专车,从芜城返回霏市,回到灯下黑之处,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月见岛,霏市的附属岛屿,以酒吧和蝴蝶闻名遐迩,近来因音乐节热度火爆,游客登岛需要提前申请,孟回不受此限制,她在岛上拥有一栋房子。
正值春末夏初,午后阳光炽烈,如撒薄薄碎金,港口零星泊着几片白色船帆,白墙绿瓦的房屋鳞次栉比地镶在山脚,美不胜收。
车子游行在跨海大桥上,孟回惬意地闻着海岛植物独有的气息,感觉好像走进了宫崎骏童话世界里的夏天。
奇怪的是,这一路上,她没有看见一只蝴蝶。
孟回的房子朝海而建,独门独户,有个绿藤植物墙围起来的小院子,阿姨定期上门打扫卫生,看起来还算窗明几净。
从踏进门起,孟回就安排好了今日剩余的行程:睡到天黑,吃海鲜大餐,再找个清吧听歌到天亮。
金蝉脱壳和烟`雾弹双管齐下,目前江家孟家的注意力被引去S市,她只要待在月见岛,静观其变,反正带了20万现金,足够舒舒服服地过完这个月。
然而,这份愉悦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
进屋后,孟回准备找睡衣去洗澡,谁知行李箱拉链一开,各式各样的情趣内衣和套套争先恐后冒出来,原本放在隔层里的20万现金竟不翼而飞了。
孟回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
她……拿错行李箱了???
孟回捧凉水洗了脸,稍微冷静下来,记忆回溯,捕捉到蛛丝马迹,下火车时,对面女生盯着她的行李箱多看了两眼,也许是看出来,她们撞行李箱了吧。
不仅行李箱一模一样,连密码都是初始默认的000。
孟回有点想不通,到底是怎么拿错的?
无论过程如何,结果已摆在眼前。
好不容易脱身,在这节骨眼上,她不会选择报警,否则就暴露身份,前功尽弃了。
可万一……
对方报警了呢?
好在重要证件都在随身的包包里,孟回还找到了以前随手塞的零钱,数一遍,116块,海鲜大餐没了,数两遍,还是116块,会所温泉Spa没了,数第三遍,人没了。
落地窗敞开着,馥郁植物清香涌入,她被浓浓疲倦淹没,趴在地板上,失去了意识。
这一觉沉沉睡到黄昏。
孟回醒后先去洗了澡,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裙子,去年夏天小住时留下的,阿姨近期应该有晾晒过,气味干净,换好裙子后,她站到了镜子前。
不同于时下受人追捧的“白幼瘦”审美潮流,她瘦归瘦,手臂有着恰到好处的线条,纱裙轻拢盈盈细腰,马甲线若隐若现,隐藏着年轻女孩少见的力量感。
孟回对镜简单编好长发,戴上帽子,出门觅食。
钱包紧巴巴,晚餐的选择有限,她意兴阑珊地在小巷的面包店,简单吃了三明治和椰子汁,漫无目的四处闲逛。
刚走出巷口,孟回被拐角跑来的两个外国女生撞了下,她们匆匆道歉,她条件反射地也用德语回了句“没关系”。
隔了几米仍能听到她们的对话:
“如果我去跟他要联系方式,他会不会给?”
“快走吧亲爱的,再耽误下去,我们就赶不上飞机了。”
孟回有些累了,走到桥边小憩,拿出手机,冯雪意设置了App权限,仅有通话和信息功能。
她拨给了丁菱。
一接通,丁菱确认是她,就连珠炮似地说:“江家孟家对外宣称你是因突发疾病缺席了订婚宴,可明眼人都看得出其中猫腻。反正能用得上的关系都出动了,连你家的宠物狗茉莉都没幸免,照这架势,估计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你逃,他追,插翅难飞?”
“明明要和他订婚的人是孟昔月,”孟回难以理解,“为什么这只小南犬偏要咬定我?”
她看他才是真的有病。
小南犬?
丁菱反应过来这是在说江献,扑哧笑了:“之前放出的风声是江献和孟家千金联姻,你姐跑了,就落你头上了呗。反正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江献未婚妻了。”
“据可靠内幕消息,江献在订婚现场发了好大的火,转头就搂着个美女上酒店去了,说是要……”
孟回望着静静流淌的深绿河水,红唇讥诮弯起:“霸道绿帽戴上我?”
“差不多意思吧,”丁菱被她的说法逗笑,“反正他也想让你颜面尽失就是了。”
作为上流圈有头有脸大家族的继承人,被原本就属于高嫁的孟家姐妹相继悔婚,江献怎能忍得下这般奇耻大辱?
“对了还有件特别恶心的事,小南犬自己脏,倒嫌弃你姐跟男人私奔不干净了,拜托这都9102年了好吗?!”
“我想到了一劳永逸的办法,”孟回自嘲地开起玩笑,“今晚我就去随便找个男的目垂了。”
话音未落,她忽然闻到了淡淡的烟味。
嗯?烟味???
孟回侧眸,只见离她不远的红花楹树下,男人斜倚木栏,姿态闲散,戴着金丝边眼镜,衬衫扣子系得严严实实,指间夹了支烟。
他黑衫黑裤,站在光影交界处,几乎和暮色融为一体。
也许是察觉到她的注视,男人偏头看了过来。
淡白色烟雾散去,露出一双深眸,透着生人勿近的疏离。
彼此目光相撞,谁都没有移开。
这么近的距离,该听的不该听的,肯定都被他听到了。
孟回心想着,男人按灭了烟,走到她近前。
他带来的风,裹着夏日烈意,吹得孟回莫名燥热。
等看清他的脸,饶是见过形形色色帅哥的她,也不能免俗地,惊艳了一下。
“回,”蓝牙耳机里,丁菱扬高音量说,“你千万别冲动!”
“怎么能随随便便找一男的?!”
“必须得是帅哥,而且是大大大帅哥!”
眼前不就有个符合,哦不,远远超出标准的艳遇对象。
孟回挂断通话,仍直勾勾地看他,这是听到了她和丁菱说的话,过来……自荐枕席?
谁知他只是垂眸看了眼腕间手表,却准确叫出她的姓氏:“孟小姐。”
音色偏深沉,有着月涧新雪的冷意,也有雾影穿疏木的清冽,独特而动听。
孟回疑惑眨眼,他认识……她吗?
难道是新型的搭讪方式?
男人微哑的声音落入夜风里,淡得听不出情绪:“你已经迟到了九分十一秒。”
作者有话说:
还没有姓名的寂寂:我不是随随便便一男的
~
大家好久不见,鱼鹅带着【钓系坏女孩X禁欲资本家】组合的回寂夫妇回来啦~!
本章2分评全部发红包,完结后从评论区揪3个活跃度最高的幸运鹅各送一本鱼鹅出版的特签书(有染除外,因为鱼鹅也只有一本)感谢宝宝们的支持,喜欢的话就点个收藏叭,强行抱住比心心!
感谢从小缺根筋、是张妹妹小姐姐呀X2、最爱双双的地雷
注:歌词来自《因为爱情》


第二章
晚风吹熄了落日,遥见渔火一盏盏归港,天边出现一粒亮星。
孟回的注意力始终在对面男人身上,橘色光影将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柔化了几分,那双眼仍是无波无澜,有着不动声色的疏淡。
但很动人。
美色抢先入眼,占据全部思绪,好半晌她才理清他的话意。
他在等一位孟小姐。
一位和他有约,却迟到了好几分好几秒的孟小姐。
艳遇成空,孟回顿时兴致大减,刚想说“你认错人了”,有略显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他们身侧。
是一个西装革履,职场精英模样的年轻男人,他微喘着气说:“沈先生,卡恩先生他们已经到了。”
沈先生。
孟回印象中,霏市圈子里并没有说得上名号的沈姓人物,可看他通身气质,绝非出自寻常人家。
“沈先生,”高楼正想汇报德语翻译孟楠来的路上出了车祸,目前在医院治疗的事,冷不防发现了孟回的存在,面露惊讶,“这位是?”
他是总部临时派来的助理,还没怎么摸清沈先生的性情,问得也是忐忑,主要是他近日来工作上的正事没做两件,光是帮忙应付闻风而至的各路桃花,就搞得心力交瘁了。
此刻乍见漏网的一朵,正明艳艳开在沈先生近旁,高楼不由得眼皮直跳,顿觉失职。
夜色里,沈寂面容清冷,淡声道:“德语翻译,孟小姐。”
闻言,高楼再次打量孟回,满脸疑惑。
孟回则是心思百转千回,沈先生在等的是一位和她同姓的翻译,大概是听到她用德语回应那两个外国女生的道歉,误以为她是他要等的人。
而他助理,又误会她是他另外找的翻译孟小姐。
无巧不成书,孟回还发愁在不用身份证的前提下,要怎么找工作赚钱,这不正打着瞌睡,枕头就送上门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