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可说

时间:2022-09-06 16:40:44  作者:禾映阶
TAG:


【作者改笔名辣!原笔名:喻言时】
【正文完结,下一本《反捕》,求收藏!】
文案:秋词偶然间下载了一款名叫“可说”的交友软件。
她在可说上发表的第一条动态就收获了邹行光的点赞和评论。
于是两人就这样断断续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段时间。
某个雨夜,她突然在网上戳这位神秘网友,“见面吗?”
-
那次见面以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一周固定见一次。他们绝口不提自己三次元的事情,也不打探对方的信息,严守社交界限。
三个月后,秋词的哥哥和嫂子因暴雨受困邻市,她被迫带着四岁发高烧的小侄女去第一医院就诊。
深夜的儿科诊室,邹行光一身笔挺的白大褂,故作严肃地问:“你结婚了?”
秋词疯狂摆手,“我没有,这是我侄女。”
男人闻言轻笑,语出惊人,“介意给你侄女找个姑父吗?”
秋词:“……”
-
*外贸小姐姐VS儿科医生
*十岁年龄差,网友奔现
*文案截图于2022.4.17
*围脖@禾映阶-喻言时
……………………………
接档文《反捕》,企图当渣女的御姐VS白切黑小奶狗,姐弟恋,求收藏!
文案:大学毕业后,为了追随男友,荀听毅然决然留在一线城市打拼。
两人租了一间小房子,开始了北漂生活。
然而五年以后,男友劈腿,惨遭失业,荀听狼狈不堪。
无奈之下,只能滚回老家发展。
退房时,她意外见到了房东阿姨的儿子谭净初。
少年穿清爽的白衬衫,颊边梨涡闪现,笑得温和又纯良,“姐姐好!”
荀听脑子一晕,当即决定,“这房不退了,再租半年。”
回什么老家,泡小奶狗要紧!
-
经过荀听的努力,她终于把小奶狗泡到手了。
她本意是玩玩,没想和谭净初天长地久。
半年租期一到,她果断打包行李走人。
可惜还没走出小区,她就被谭净初给抓了回来。
少年腹黑一笑,“姐姐,我家的房子是这么好续租的吗?”
荀听:“……”
去他妈的温和纯良!
原来她才是那个傻白甜!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词,邹行光 ┃ 配角:邹盼盼,秋茗 ┃ 其它:接档文《反捕》
一句话简介:千里姻缘网线牵!
立意:众志成城,共克难关


第1章
晨起刷牙,秋词发现她种在院子里的花开了。
只有一朵紫色小花,怯生生绽放,也不知具体是什么品种。
两个月前,秋词无意之中在微博上刷到某个女明星在晒自己的大花园,五颜六色,花团锦簇。她这才想起自己也有一个荒废许久的小院。外婆去世以后她就顾不上打理它了。
于是,她从某宝上买了一堆花种回来,随手往院子里撒了一大把。后面就没再管它了。
没想到两个月过去,倒是长出了几株植物,而且还开花了。
秋词赶紧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手机像素不错,没加滤镜,照片同样非常清晰漂亮。
她心满意足地点开“可说”app,发表了第一条动态。
福布斯在逃富婆:【花花开辣!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花。】
“可说”app是近期Dyes公司新推出的一款社交软件,目前正处于内测阶段。
秋词也是偶然间在网上刷到这款软件推送,一个大V详细地介绍了它的卖点——树洞+智能匹配。有点类似于微博和朋友圈,可以发表个人动态。这些动态一经发出就像是投入一个巨大的网络树洞。然后系统会根据你的动态类型进行智能匹配,为你推送相似的动态,也就是“共鸣”。若你觉得这些动态有意思,你就可以点赞评论。只有你点赞评论了对方的动态,你才能点开这个人的主页,察看到他的其他动态。来决定要不要添加好友,从而展开接下来的一系列社交活动。
与此同时,你发表的动态也可以收获他人的点赞和评论。对方若是对你感兴趣,也可以加你好友。你有权决定决定要不要通过。
秋词就是看中树洞这项功能,她才下载了这款软件。她有太多太多的心事,小到吃饭睡觉,大到工作社交,她都需要一个这样的树洞来倾诉。这些东西没法发在朋友圈和微博里,她都可以发在可说这款软件上。
而且这款软件还有一句秋词很喜欢的宣传语——
甜言蜜语可说与你听。
发完这条动态,秋词就退出了app。她暂时没管了。系统会在几分钟以后为她推送相关内容。她到时候查看就行。
眼下她赶着上班。
三月初,春寒袭面,丝丝浸骨。
秋词卫衣配牛仔裤,保暖又休闲。
从家里出来,相熟的左邻右舍纷纷跟她打招呼,左一句阿词,右一句阿词,热情又亲切。
秋词微笑问好,心情愉悦。
父母离婚以后,父亲重组家庭,母亲去市区替大哥秋文带小孩,她谁也没跟,一个人住在外婆留下的这栋老房子里。
老房子位于青陵市东郊,远离闹市,隐在一条幽深冗长的小巷子里——知春里。
这一带都是当地土著,房子也都是二三十年前的自建房,规整统一的三层小楼。周围住的全是相熟的人家,很多爷爷奶奶,叔叔阿姨都是从小看着秋词长大的。
巷子尽头就是地铁站。始发堰山社区的5号线前两年刚刚建成通车,途经知春里,大大缩减了市区到近郊的时间。自然也方便了秋词上下班。
早上八点,知春里满满都是烟火气,各色小吃的馨香混杂在早春沁凉舒爽的春风里,晃晃悠悠地飘了老远老远。
秋词匆忙打包了一份蟹粉小笼,跟随人流进了地铁站。
五站过后,到达公司。
秋词大学学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要到今年六月份才会正式毕业。今年春招,她进入了FM公司,如今还是公司的一名实习生,做着一份外贸业务员的工作。
FM公司是一家中型跨国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主营服装和鞋帽的出口。
受到20年的疫情影响,FM的出口额大幅削减,在中国的分公司直接阵亡了一半。位于青陵市的这家,也就是秋词任职的这家,是诸多分公司中的佼佼者。虽然它扛过了疫情,可如今依然岌岌可危。
眼下秋词随时都可能面临失业。不过她无所谓,这份工作没了,她还能再找下一份,总不至于饿肚子。她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心态好,俗称“穷乐呵”。
在钉钉上打卡上班,秋词开了电脑,开始处理客户的询盘。
公司的氛围还算和谐,团队也非常年轻,年龄普遍在三十岁以下。也就老总王奇峰和总监文咏琳年纪大点。
处理完工作,秋词到茶水间给自己泡了杯杭白菊。这两天有点上火,喝点菊花茶降降火。明黄色小花在清透茶水里漂浮,热气腾腾。
回到工位上,低头轻呡一口菊花茶。她掏出手机摸鱼。
点开可说app,早上出门她发的那条动态,系统已经为她推送了六条相关内容。都是和花草植物有关。
而消息界面出现了一个小红点,提示她有人点赞评论了她的动态。
她快速点开查看——
zou:【这是秋英,也叫波斯菊。】
秋词盯着这行文字看了数秒。赶紧用识花软件扫了扫早上拍的那张照片,网页上跳转出的信息果然是秋英。
这是一种生命力非常顽强的植物,特别好养活。用不了多久,小院里就会长出一大片五颜六色的秋英。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勾了勾唇角,笑意绽放。
出于好奇,她点开了这位zou网友的主页。
他的头像是一张白色风铃花,碧绿枝叶映衬着一串串鼓鼓的风铃,可爱灵动。
他应该也是刚开始玩可说的,动态不多,只有零散的四五条。最早的一条是半个月以前。这些动态大多数都与花有关。
最新的一条是今早7点05分发送的。
zou:【风铃花。】
简洁的三个字,下面配图一束漂亮鲜活的风铃花。
赫然就是他头像那张。
在他的那些动态里,秋词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阳台,阳台上种了五花八门的植物。绿萝、薄荷、绣球、杜鹃、郁金香、三角梅、凤尾竹,俨然就是一个天然植物园。
原来是个喜好钻研花草的人。
深受外婆影响,秋词对养花的人天生有好感。只有耐心温柔的人才适合养花。不像她,花种买来,随手往土里一撒,过后就没有管过它了。也就这些花种生命力顽强,如今才开出了小花。
她本能地认为这位zou先生是位蕙质兰心的男士。
看着这张风铃花头像,秋词的心思微妙地转了转。手指轻点屏幕,她给这人发送了好友申请。
***
同一时间,A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儿科门诊。
候诊区坐满了家长和小孩,报号显示屏上的红字不断滚动。
所有科室儿科绝对是大型修罗场,耳旁时不时就充斥着孩子尖锐的哭声。
“请19号郭紫妍小朋友到303诊室就诊……”
候诊区一位年轻的母亲听到叫号声,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紧紧攥在手心里的挂号单,赶紧抱起两岁的女儿匆忙走进303诊室。
303诊室内,年轻的男人对着电脑屏幕噼啪敲字,一身笔挺的白大褂,熨烫挺括,纤尘不染。蓝色医用口罩遮住了他的面容,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眼眸是纯正的深黑色,像是一团巨大的漩涡,深不可测。
见到患儿家属,邹行光从电脑后面抬起头,音色沉缓,“挂号单给我。”
女人“哦”了一声,忙把挂号单递上前。
邹行光接了挂号单,眸光匆匆掠过,转手放到办公桌一角。
他再度开口,音色温和,“孩子怎么了?”
女人抬手撩起散落额前的碎发,现出憔悴的面容,嗓音低哑,“咳嗽,这两天咳得特别厉害。”
“咳几天了?有发烧吗?”邹行光看着被抱在怀里的小女孩,她耷拉着小脑袋,面色虚白,精神恹恹。
“咳了有四五天了,吃了药也不见好。发烧倒是没有发烧。”
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取下脖子上挂着的听诊器,走到小朋友面前,语气温柔,“叔叔听听好不好?”
小朋友缩在母亲怀里,一只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衣服,泪眼婆娑,嘴里不停念叨着,“不打针……不打针……妍妍不要打针……”
邹行光耐心地哄道:“放心,不打针。叔叔又不是护士姐姐,手里没有针,怎么给你打呀?”
怕小朋友不信,他还摊开双手,“你看是不是没有?”
小孩眼神戒备,满脸抗拒,“医生叔叔骗人,你肯定把针针藏起来了。”
邹行光:“……”
“叔叔可从来不骗人的。”他举着听诊器,柔声细语,“叔叔听听你肚子里有没有虫虫好不好呀?”
小朋友撅着小嘴,带着哭腔,“没有虫虫,妍妍天天洗手的。”
“天天洗手,我们妍妍这么讲卫生呀!”邹行光丝毫不吝啬对小朋友的夸奖。
夸完,话锋一转,“可是有些虫虫不是光洗手就能消灭的。它会从你吃的食物偷偷跑进你肚子里,藏起来。等你睡着以后再咬你。”
小朋友:“……”
“叔叔替你消灭虫虫好吗?”他循循善诱,耐心十足。
小朋友一听虫子会从她吃的食物跑进肚子,还会在她睡着以后咬她,顿时就怕了,赶紧从母亲怀里探出小脑袋,“医生叔叔,你快替我消灭虫虫!”
女人面露欣慰,“我们妍妍真棒!”
她拉开女儿的外套拉链,邹行光把听诊器悄悄探进去,凝神仔细听。
片刻以后,他摘掉听诊器,坐回电脑前,一边低头敲字,一边沉声说:“肺部有湿啰音,不排除有肺炎的可能。”
女人一听肺炎,脸色微变,“这么严重啊医生?”
“早该带孩子来医院的,都咳这么多天了。本来不严重的,都给拖严重了。”邹行光的视线聚焦在电脑屏幕上方,“先去抽个血,再拍个肺片看看。”
他从打印机里取了诊断单,伸手递过去,“先去缴费吧。”
“好的,谢谢医生。”女人接过单子,抱起女儿走出了诊室。
站在一旁的小护士王婷婷瞬间化身小迷妹,“邹医生,你对小朋友好温柔,好有耐心哦!”
邹行光笑了笑,“儿科又称哑科,没点耐心怎么行。”
王婷婷:“以后你的小孩肯定特别幸福,有这么温柔耐心的爸爸。”
邹行光:“我自己的小孩我可能就没这么耐心了,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他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的。”
王婷婷:“……”
他往椅背上一靠,“小王,喊下一位。”
王婷婷点点头,“好的,邹医生。”
——
春季是流感多发季节。最近儿科门诊天天爆满,全是感冒发烧的小孩。
邹行光就跟陀螺一样转了一上午,连口水都来不及喝。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他拖动鼠标,保存好病历,关掉电脑。端起保温杯喝掉大半杯水。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甩了甩发酸的手臂。连续坐了好几个小时,全身酸疼。
直到这会儿,他才有时间捞起手机。
直视手机屏幕,面容ID成功解锁。通知栏赫然跳出一条可说软件的推送消息——
【福布斯在逃富婆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作者有话说:
改了个笔名,快眼熟我哦!
盆友们,我摊牌了,收藏太虐心了,求个收藏,我想上鞭腿。
我没写过泡友转正的题材,这次想尝试一下。男女主相差十岁,网友奔现,两个温柔的人的治愈之路。
文里这款可说软件参考可话app,不过我做了一些改动。我是从可话内测阶段就开始玩了,一直玩到现在。我很喜欢它的树洞功能,时不时发条动态解解压,也不会被熟人看到。感兴趣的盆友可以下来玩玩。
男主名字:邹行(xíng)光。
本章有红包掉落哦!
————————————
下一本开《反捕》,企图当渣女的御姐VS白切黑小奶狗,姐弟恋,喜欢可以提前收藏,开文早知道。
文案:大学毕业后,为了追随男友,荀听毅然决然留在一线城市打拼。
两人租了一间小房子,开始了北漂生活。
然而五年以后,男友劈腿,惨遭失业,荀听狼狈不堪。
无奈之下,只能滚回老家发展。
退房时,她意外见到了房东阿姨的儿子谭净初。
少年穿清爽的白衬衫,颊边梨涡闪现,笑得温和又纯良,“姐姐好!”
荀听脑子一晕,当即决定,“这房不退了,再租半年。”
回什么老家,泡小奶狗要紧!
-
经过荀听的努力,她终于把小奶狗泡到手了。
她本意是玩玩,没想和谭净初天长地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