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冷漠与火

时间:2022-09-06 16:41:04  作者:空梦
TAG:

第1章 上
游谦和范宝坚是一对。
从他们的名字来看,游谦感觉起来像个谦虚温和的人,范宝坚吧,宝气又坚强,感觉起来像一个傻子必须要坚强才能活下去。
实际上,游谦一点也不谦虚,更不温和,他是个冷漠到被很多人骂过他是个冷血无情的王八蛋的人,从小男孩的时候骂到他现在二十多。
而范宝坚一点也不宝气坚强,他是个不服就干的男的,小时候爱领着一群小孩儿打群架,长大了带着一群哥们前呼后拥,招摇过市,风头出尽。
再大一点,江湖就不是哥哥有钱,哥哥讲义气就能混得好的,范宝坚是在墙倒众人推后,被游谦捡到手的。
范宝坚二十六岁,青年富豪榜上榜上有名;二十九岁,全国负翁榜上名列前茅。
短短前后三年,他懂了他老妈在他耳边念了一万遍也没放在心上的道理,懂得了什么叫做人狂必有祸,知道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什么叫做雪上加霜、祸不单行。
他成为负债人后,家里把储蓄和不动产都拿来给他填坑了,与此同时,父亲被诊断出了癌症,他想给他老爸用的药都不在医疗保险报销范围之内,父亲不想用,他非要用,因此从小就对范宝坚实施“真爱”教育的范爸破天荒的甩了范宝坚一个巴掌,被打了的范宝坚的还没怎么地,从没打过儿子的范爸老泪纵横,哭得比身边的老婆还伤心。
范宝坚也没觉得疼,他是挺浑的,但他爸妈就是那种从小把他溺爱到现在的父母,他浑归浑,可他爸妈别说打他一巴掌了,要他命他都二话不说就给。
所以范宝坚回头出了医院的门,就去借钱了。
等到他没钱要借钱,他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憎狗厌。
要是自己需要钱,范宝坚滚去垃圾筒里捡垃圾,也不会跟人开口借一分钱,但那是他老爸,就是借钱用跪的,范宝坚也跪得下去。
可大家不需要范宝坚跪,他们都跟他说没有钱。
借到范宝坚最好的发小身上,发小陈世雄沉默半天,问他:“你爸妈不是还有房子吗?”
范宝坚听到这句话,都懵了。
别人不知道,他发小应该知道,他们家就剩他爸妈这一套房子了,卖了,两老住哪去?
他还没说,陈世雄说了,“命要紧,你们家那套房子挺大的,卖了买套便宜的,或者租个房子,叔叔和阿姨下辈子加上退休金,也够花了。”
“当然了,只要你别再出事,别再拖累了他们就行。”陈世雄道。
范宝坚当时从他的这句话里居然听出了幸灾乐祸。
他震惊加难以置信,匪夷所思过后,他居然还记得他是来要钱的,没发脾气,和陈世雄道:“那你能把你之前你结婚我送你的房子和车子,折点现给我吗?”
陈世雄躲开他的眼神,“这个你得和我老婆说。”
“能给吗?”范宝坚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再问道。
“这个你得去我问我老婆。”
“行。”牛,太牛了,范宝坚当时转身就走了。
陈世雄是他最后一个借款的人,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范宝坚是站在他送给陈世雄的房子面前等了两个小时,等到加班的陈世雄回来,得到了这个答复。
范宝坚走着回医院的时候,明明男子大丈夫,他一个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身上多的是血和汗,而不应该是眼泪,但走着走着就哭了。
走到半路,游谦就出现了,他车停在范宝坚身边,副驾驶的门是开的。
范宝坚作为游谦之前的追求者,没脸上去,游谦在驾驶就等了三秒,就不耐烦了,话都不愿意说,拉开门下来就来拉范宝坚。
范宝坚下意识甩开他的手,还没说话,就听游谦冲他暴戾地吼:“滚上去!”
高大男人被吼懵了,眼睛还湿润着的他冲游谦眨眨眼,游谦被这个高个雷得不轻,当场踹了范宝坚一脚,“滚进去。”
他踹的方向就是副驾,范宝坚就势上去了。
范宝坚之前知道游谦足够冷漠,足够难追,可从来不知道游谦如此火爆,坐上去还懵懵的,等到游谦的车子开到了他父母所在的医院,游谦走在前面往交费口走去后,一直有点犯傻的他终于回过了神。
“把医保卡给我。”一路上一直冷漠没有说话的游谦开口了。
“啊?”
“医保卡给我。”
“啥意思?”
游谦转过身,就是冷眼看他,“卡给我,聋了?”
“我说是啥意思?”这一路够范宝坚冷静下来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对游谦的耐性比以前还要高。
以前他对游谦百依百顺,是想着哄着这个人当自己的男朋友,现在在求了一天的人,一分钱也没求到后突然见到这个人,此时无论这个人说的是什么话,听在范宝坚的耳朵里都像是在百灵鸟在唱歌。
“我是说,不是,我是想问,你是要给我充医药费吗?”范宝坚在话后不等游谦反应,抓紧说了下一句。
“给我。”游谦直接伸出了手。
“不在我这,放在病房里。”
“去拿。”
“……”
“去拿啊。”游谦皱着眉头看他。
“哦哦。”
充完钱啊,游谦没走,在问清楚范爸住的是什么病房后,他当着范宝坚的面打了几个电话,打完才和范宝坚道:“我不去看叔了,你转完病房,休息好,明天中午我过来接你。”
“接我?”
“去把钱还了,你抽时间把你欠的那些人列一下。”
“你有钱吗?”范宝坚沉默过后,问。
“我富二代。”
“我知道你是,”以前的那些哥们朋友还因此嘲笑他品味改了,不泡用几个钱就能追到的男孩子,成了青年富豪,要追那些家里有点底的高岭之花了,还“夸”他与时俱进得很,“可你有那么多钱吗?”
爸爸有钱,身上没几个钱的富二代多的是。游谦开的是家里说是开了十几年的老车,平时吃的也是普通消费,范宝坚追他的时候约他喝咖啡,游谦点咖啡还知道用星星减三块六块的,优惠券用得贼溜。
而且范宝坚欠的钱不是小数,清算了一部分之后,现在还有将近三个亿。
“有,我先走了,明天中午大概1点过来找你。”游谦那是解释都不愿意解释,说完就走。
而范宝坚跟在他身后,忧心忡忡,“钱哪来的?跟你爸借的?跟你哥借的?你爸怎么说的?说你了没有?”
大半夜的,游谦真心烦他,摸出兜里的墨镜就要戴上,还听范宝坚劝了他一句:“天黑,别戴了,小心摔了。”
他们刚出医院大门,外边路灯光线不是很足,游谦听到这句话真心想让他去死,又听范宝坚和他道:“你管了咱爸就行,我自己的钱我知道怎么还,你别管这个了。”
只有一个亲爹的游谦气笑,翻了个白眼,往停车场走去。
直到游谦上了车,见范宝坚一个大男人弯着腰和他耐心讲:“三哥,犯不着,咱俩都不是一对呢,你管了我爸,这恩情我下辈子都还不完,我的钱你就别管了,真的,别管,哥知道咋办。”
游谦家中排行老三,头上有个大哥二姐,他是家中最小的,也是最低调闻闻无名的,范宝坚要不是先认识的他大哥,和游家有业务往来,还去过游家,都认识不到他。
其实不止是游谦低调,整个游家都挺低调的,只是游家毕竟是成功的家族企业,游家大哥二姐都在家企担当重要角色,这两人比较出名,游谦就是那个偶尔被提起的游家三子女中的老小。
范宝坚追他,对外也没说游谦是游悦德的小儿子,只说游谦爸爸跟游家有点关系,家里有点小钱,游谦不愁吃不愁穿的,真实身份从没对人透露过,哪怕是自己当时最好的哥们朋友,因为他知道游谦不喜欢在外面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个从他开的车,去的地方,消费习惯就可以看出来。
范宝坚向来很尊重他。
可他这次欠的钱太多了,不是游谦这个富二代就能帮得了的,而且,游谦能出现,对此时的范宝坚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安慰,更何况,游谦还来保了他老爸的命。
“你别管。”游谦要走,回了他就要拉车门要关。
范宝坚急了,紧紧拉着车门道:“三哥三哥,真别,犯不着为我这种傻大憨去跟你爸吵架,不值得。”
游谦服了,冷冷看着他道:“我为什么要为你,这种傻大憨去跟我爸爸吵架?”
“你不是说,要为我还钱吗?”范宝坚还有点傻。
“还钱就要吵架?”游谦不屑,“就那点钱?”
“不是,”几块钱优惠券都要用的人,把几个亿称为那点钱,范宝坚不明白了,“我那不是三块钱,是三个亿。”
游谦又去拉车门,“我有钱。”
“哪来的?”范宝坚死死扒住。
“我卖了点股票。”
“卖给你哥了?”
“国外公司的,不过确实是卖给老大了,”游谦说到这个挺不开心的,“老大死抠,跟我讨价还价了好几天。”
把他弄到今天才过来找范宝坚。
“哪个公司的?”范宝坚说着摸了把脸。
游谦说了名字。
虽然不是游家自家的股份,但游谦所说的公司股份,比游家自家的股份还要更值钱一些……
不是一些,是很多。
“已经卖了?”范宝坚看着游谦的眼睛像是在泣血。
“嗯。”看着范宝坚的神情,游谦突然就高兴了,拉着车的手改向摸向了范宝坚的脸,他轻摸了一下,放柔了神情,道:“明天去还钱,我给你还。”
范宝坚眼睛一热,“那我怎么还你?”
“那就在一起吧,我跟爸爸妈妈说了,我爸爸妈妈同意了,你也跟你爸爸妈妈说一下,”游谦这个时候小小的笑了一下,道:“这样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了。”
游谦笑得太好看,不过他说完就走了,车开走十几分钟后,范宝坚还站在原地,眼眶热得烫得他无法眨眼睛。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了。
两个人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什么热恋当中的情侣你侬我侬的情况发生,范宝坚还完钱,就开始又工作了。
这次他打算自己一个人干,摊子铺得很小,从一开始所有的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找的人都是新人,不再像过去一样,看到好项目,赚到了第一桶金,什么牛鬼神蛇都敢请到自己身边供着。
他选择了与之前靠运气成功的项目完全不同的领域发展,这两个领域产生的关联不大,所以他也很少碰到以前的熟人,所以他以前认识的那帮人,都不知道他又重新开始了。
不过他父亲得癌的消息,在旧朋友圈传得沸沸扬扬,那些被他还了钱的大佬们也挺沉得住气,因为他说了他还了钱这事能不说就不说,这些人还真信守了承诺,于是范宝坚看到好几出群魔乱舞,甚至他还看到了当初让他出柜的初恋在一个酒局上当众嘲笑他早知道他会倒,因为他太狂太飘了。
人在失败后,能迅速领略到这个世界最大也最真实的恶意,范宝坚是从小又浑又狂,不过他也不是那种没有承受能力的人,尤其他现在还真算不上一无所有,他是创业失败了,但他身边有人,他也得到了这个世界对他最大的善意,所以这些群起攻之的风言风语也没让他过多的不舒服,有时候还能自嘲一下,谢谢这些哥们在他失败后还不忘给出反应来磨练他的心志,让他时刻保持警惕,长进。
不警惕,长进不行,犯了一次错,还再犯一次的话,那就成真傻子了。
分手后得了他房子车子还有钱的初恋不忘幸灾乐祸,没过一阵子,范宝坚的另一任男友也做了差不多一样的事,这位比明言说范宝坚不行的初恋阴阳怪气多了,发出了他跟现任的照片,打出了“过去的阴霾散尽,恭喜我找到了此生挚爱”的文字。
成为了阴霾的范宝坚本来不知道这个事,被喜欢看热闹的一个过去的同班同学,也算是发小的其中一员发来了这个朋友圈的截图,此友还义愤填膺的跟范宝坚表现这人太贱了,他看了都生气。
所以你生气,就发过来让我陪你一块儿生气吗?
我缺钱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你怎么不出现一下?
范宝坚对第二任男友的所作所为压根儿就没生气,不管这人是不是这个意思,就交往一年就分手了,人家爱咋说就咋说,也伤害不了他,但被他这些从小一起长大,他为他们尽过情,付出过义,帮过大忙的朋友如此对待,他觉得还挺心寒的。
心寒到极致,忍不住就和游谦说了。
游谦对他的倾诉无动于衷,反问他道:“人家有义务对你好吗?”
“是没有,”范宝坚郁闷道:“但也没必要回捅我一刀吧?”
“你帮人,得到了你想帮人的快乐,但帮的那个人,未必是快乐的,”游谦冷冷道:“你们走得太近了,你的成功就是他们的失败,你成功时的前呼后拥,是你自己的风光,不是他们的风光,你失败了,他们不落井下石,难道要对你亲亲抱抱还举高高?这是他们难得的快乐,你让他们不抓紧时机快乐一下,太反人性。”
所以他现在的难过,就是别人的快乐,范宝坚目瞪口呆,回头跟他爸妈吐槽道:“三哥太爱说真话了,我天天被他戳,都快被他戳成筛子了。”
范爸笑,范妈白他一眼,嘴角带着笑道:“也就他不嫌弃你,你就偷着乐吧。”
事实确实是游谦拯救了他,这个人的出现,不仅仅是救了他全家,也让范宝坚觉得自己的为人没那么差,他还是有人爱的。
很多话说不出口,范宝坚也不想说,经历过一次大的失败和全家都要被他害死的绝望,他性格没有变化也不可能,但他对游谦的“谄媚”还是没有变,他挺喜欢父母维护游谦的。
他追游谦的时候挺狗腿子的,现在就更加了,和游谦在一起,他下意识就用游谦的意愿去思考事情,离开游谦就正常了,他对游谦的感觉比爱情还爱情,比起盲目还要盲目。
游谦对他确实也是好,自从第一次是亲自为范爸充过医费,第二次都是先打到范宝坚卡里,让范宝坚自己去充;范宝坚坚持用自己回转回来的小钱去做小生意,游谦在看过他的商业计划,考察过他的工作小场地后,就不再提第二次说要帮忙。
所以,相处半年下来,相比游谦在他们这段关系当中的收放自如,范宝坚就是那个有点离不开他的那个人。
等到这年过年,大年初一,游谦说让他早上早点去游家拜年,一起吃早饭,除夕这夜,范宝坚就一晚没睡,凌晨四点就爬了起来穿衣服,结果试了一个多小时,都没选好西装,直到他妈妈进了他的卧室,他才知道已经五点多了。
“妈,妈,你赶紧帮我挑一身你喜欢的,我穿好就出门。”一看时间,范宝坚就紧张了。
“啊,你闪开点,我看看……”他紧张,妈妈也很紧张,看了一下他的脸,“你赶紧洗脸去,把胡子刮干净点,你怎么不早点起来?”
等到母子俩出来,范父已经把昨天就放到车里的礼物又检查过一遍了,临时又提了一袋子书交给范宝坚,“这是你爷爷以前留学带回来的一些珍本,是老外文书了,现在找都不找到了,你带去给谦谦爸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