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长久暗恋

时间:2022-09-04 20:37:52  作者:byIrins
TAG:


新来的下属竟然是自己的dom?
变态与变态之间的变态故事。
江传没想到新来的那个下属是自己一夜风流后的主人,也没想到还是暗恋自己好几年的变态学弟,更没想到自己真的屈服于黑恶势力和他在一起了。
年下占有欲强内心腹黑外表温柔dom×学长设定也是温柔小可爱sub
#bdsm设定
#dom是个占有欲爆表的偏执狂
#我觉得我一定能完结QAQ,放心各位有存稿
#瞎写文学,如有不满别骂我,默默将我移除收藏就可以,我心里脆弱。
微博@南渡北风[小号,大号一般用来追星+干点别的,估计也没人想要大号……?我大号一天天很能bb]
标签: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 支配服从 - 高H - 小甜饼 - BDSM - 年下


第1章 这概率还能再小点吗?
“什么?这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江传摇头:“谁知道呢。”
宣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过了一会儿,忽然就笑的一脸花枝乱颤:“这是上天安排的姻缘啊,既然这么巧合,而且属性这么相合,那你就好好的攻略他吧!上啊兄弟!爱情再向你招手。”
江传哭笑不得。
在通往爱情的这条路上,对面飞过来一辆车,他还没看清楚车影子,就直接被撞死了。
死得凄惨。
这一切的一切的一切……还要从……几天前开始说起。
江传,男,28岁,gay,属性sub,SG公司高管,未婚,成熟稳重温柔大方体贴帅气多金工作能力强人情关系处得好,惹各大女生心动不已的一名……性癖怪异,世人眼中的“变态”。
“您好。”
江传一身西装熨帖,头发梳得板板齐齐地走进办公室。
江传的上司正在鼓弄电脑,而他旁边是一名一位穿着黑西装的男孩,看起来应该是大学刚毕业的孩子,长得还稚气,也没褪去那满脸奶油气质,还留着很有个性的灰色及肩发,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将头发扎了起来,扎成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小揪揪。
那人注意到他了,看见他就特别有礼貌地弯下身子,喊道:“学长好!”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孩子真有礼貌,刚想和他嘘寒问暖、侃侃而谈一番的时候,冷不丁就看见那人扬起的笑脸,弯起的眉,差点没忍住,条件反射地就想跪下了。
跪下的意思是真的跪下,不是网络用语。
那人看见他似乎也愣了一下,不过他聪明的很,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随意找了个借口偷溜出去了:“我去给您煮杯咖啡吧。”
江传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忽然觉得自己就是那杯咖啡,正在被一波又一波地加热,里面的咖啡正翻滚来翻滚去,混沌一片,宛若他现在的脑袋,杯子上方正咕噜咕噜地冒着泡,热气腾腾,冲向天空。
虽然那天约调的时候,他的感官被夺取了,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那人的声音和后来男孩看他着的脸,当男孩安慰自己的时候,使他对这个男孩的印象都非常好及深刻,所以他才能这么快认出来男孩。
他被调了也有三四次了,从主观来说,这是他遇见过最好的主人,调前细致入微,调中经验丰富,能力足够,调后温柔体贴。
这使江传破例,让自己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并憧憬着下一次约调。
结果他历代最满意的一个主,竟然是他自己的高材生下属!这概率还能再小点吗!?!江传觉得这个事实实在是过于惊悚,他实在不愿意面对现实了。
“前辈您好!我叫常岸,23岁,…是k大的本科毕业生,最近在考硕士,主修的是珠宝首饰设计,由于听说您的业务能力很强,想挑战一下自己,想要跟着您进修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会竭尽我所能的。”
常岸将手中那一杯烫手的咖啡递过去,杯底还夹着一张白纸条。
江传接过来,忽然觉得他们这样就像上学时期被勒令不能说小话,但是依然不听话,在底下偷偷传纸条的学生一样,而boss就是老师,他们还要时刻提防这位高高大大时刻都要看着的老师。
纸条上面用黑碳素写的字已经有些花了,不过依然看得出字体清秀,大方。
纸条是这么写的:不用紧张,早就脱离了那个情境,我们现在都是平等的,放轻松。
对了,周末去我家?江传收了纸条,用余光瞟到了不远处朝着他笑的人,忽然低下了头,也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江传,您好。”
江传走到他面前,没敢直视他。
boss说:“常岸,你就跟着江传学习一段时间,他工作能力,办事效率都好,把你交给他我也放心,而且你们不都是k大出来的毕业生吗?搞不好比起别人共同语言能多点。
常岸你跟着他,好好学习一下。
江传是我们这里很棒的一个经理。”
江传:“……”学习他怎么跪的是吗!!!!这!真的!很尴尬!!常岸好像有看透人心的能力,走出boss办公室后,他走过前去,充满鼓励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又在他耳边留言道:“晚上有空吗?我们聊聊?”“很可惜……我今晚约了朋友……改天再约吧。”
江传不容置喙地拒绝了。
“好,那我晚上在微信上找你,今天就先不找你了。”
常岸也很体贴,也没再为难人家。
如他所说,这一整天,常岸都没来看他一眼,一直待在工位老老实实地工作,哪怕在茶水间尴尬相遇,常岸也没有主动和他交谈过,出于礼貌的性质,点头示意一下就作罢。
这一整天,还真的没让他为难过一二。
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他的微信果然来信息了。
江传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面对现实,解决这个小概率事件,哪怕过程的确不情不愿,可那也要解决。
他打开手机,发的信息是这样的。
【看见你的时候其实我也很惊讶,不过您放心,我不会在公司中让您对我为难的,当然也不要给我使绊子哟~】后面跟着的是两个大笑表情,活泼又可爱,不过也看出来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对了,学长周末去我家吗?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任sub,我不希望因为这个事情,错过一个反应灵敏又可爱的sub。
】【……谢谢夸奖,话说你别用“您”字称呼我,我……我觉得这样可能不礼貌的。
】【您答应去的话,我就不用您字哦。
】【学长,还在吗?难道脸红了?】【在,不过现在这种关系……请让我考虑下。
】常岸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认为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可自己虽然喜爱bdsm,但心里本有隔阂,无法接受这样羞耻的自己,更何况他的主人还是自己的下属。
江传觉得自己要疯了。
【永远不要因为外界的原因而否定自己哦,对于这种事情,没什么好羞耻的,认同自己很重要。
】常岸又给他发来一条留言,是那天约调结束后,他对自己说的。
看着这段话,他的呼吸好像有一瞬间凝滞了,他就如被下了降头一般,鬼使神差地在屏幕上打出“去”这一个字。
【好啊,周五那天,请跟我一起走吧。
】第一次约调的时候常岸其实很温柔,现在聊天也很温柔,在今后的相处中,他就扒开了这个男孩的真面目,一点都不温柔。
爱打人爱羞辱还在调的过程中很严肃很变态。
其他时候爱粘人爱撒娇还很孩子气。
缺点?不是,是优点。
开新文了呜呜呜,为我自己撒花,本作者极其想要评论!极其想要博取关注!!求!评论!!


第2章 一点也不温柔!!!
周五那天,他们碰了面。
江传拘谨得很,一进屋就跪在地上,生怕主人责罚他,然而他面色却虔诚的很,仰望着常岸,如同仰望着他的神明一样。
“这算什么?正装下跪?”常岸嘴角扬起,没说别的,这使得江传一时猜不透他的心思,还以为他想看全裸的自己,于是立马解了扣子,脱去外套,正要脱去里面那套白衬衫的时候,却被常岸止住了。
他用黑皮鞋的外侧踢了踢正在跪着的江传的脸,用一种略带轻蔑和疯狂的神情俯视着他。
在这个世界里,他高高在上,他是唯一的主宰者,他是上帝,他是给予一切快乐和痛苦的神明,他是俯瞰芸芸众生,在万千世界里的唯一。
“听过一句话吗?”“什么?”“全裸是艺术,半遮半掩是色情。
我现在不想欣赏艺术,我只想挖掘出你的所有色情。”
常岸踩着他的私处,力道又狠了几分,这使得江传的身下微微硬起,嘴中吐出了呜咽。
“现在,除了你上身的白衬衫,其余的东西都脱掉。”
江传照做。
他脱下了西服裤子,连同里面的内裤。
被人用灼热的目光看着,这动作使他欲罢不能,想用手疏解一下也不可能,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下渐渐硬挺起来,而这一切都入了常岸的眼睛。
“对不起……”他道歉认错。
“后面有人使用过吗?恋足吗?”江传听见他这么问,蓦然抬头,唔了一声:“没有人……恋足……我可以试试。”
江传的脸色青白交加,对于一贯不擅长调情和口头调教的他,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嗓子简直都要冒烟,脸都要被煮熟冒泡了。
羞耻,下贱,卑微,他甚至只能想到这些词语来形容自己。
可他却又止不住地向着这些标准靠近,成为别人或者是他主人的一条“贱狗”。
“看看你的脸色,这种表情……天生就适合被人肏,天生就适合给别人舔。
对了,我家有一个刑室。
在你身上留下印记,一定很美妙吧。”
常岸的手放在他的阴茎上随意撸动了两下,将他激到快高潮的时候,却停下了手,转而在他白嫩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跪好,知不知道怎么跪?叉劈大点。
不然待会有你好受的。”
“嗯……”想……射。
不过他不敢把自己那祈求的眼神投向常岸。
这要玩什么??常岸在他身后,他却连余光都撇不到江传的脸,没戴眼罩却胜似戴了眼罩。
他任由常岸处置。
他将双手主动地背到身后,而他本人由常岸操纵,不得反抗,不能反抗,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全身心地信任他,将自己全权交给一个大概是陌生人的人——这对一个sub来说,对这个游戏来说,对一个dom来说,都是一个挑起情欲的点或者说是这个游戏的有趣之处。
张牙舞爪此刻却安分守己的猎物,随时准备攻击和撕咬的猎人,此刻却是配合默契。
“我……我很信任您……”江传红着眼,挺起腰,“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我可以…可以把我自己交给您处置。”
“哭了吗?那我先吻你一下,安慰你一下吧。”
常岸的唇从江传脸颊旁划过,停留在了眼睛上,轻轻地吻了上去。
睫毛轻柔地拂过下眼睑,心里也一片泥泞。
“心里好受了吗?”“吻对主奴关系来说……算什么?”“算主人对小狗的恩赐,你要受着的,明白吗?我看不得别人哭一下。”
“我不哭,您接着来吧。
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江传如此说道。
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后,江传和常岸的契合度明显高了很多。
润滑剂冰凉地贴近他的后穴,黏糊糊地染上了一片,又被一个圆形的东西挺住,紧接着后穴就被撕裂开,圆形的跳蛋顺理成章地塞了进去,有些胀——这是一个白色的跳蛋,对于从未被开拓的人来说,尺寸刚好。
“遥控器在我这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乖乖听话哦,比如说,我现在把脚放在这里,你要好好舔,要好好练习。”
常岸命令他:“舔吧。”
一开始只是有一种后穴被异物入侵的感觉,也没有被开启开关,没有感受到振动和因此带来的快感。
一开始还是很正常的,然而他围绕着脚趾舔了一圈后,后穴就开始滋滋作响,发出没有任何规律,大小不一的振动了。
常岸很想看他高潮迭起的样子,也想听他伏在自己身下娇喘的悦耳声音,只可惜江传宁可边舔边忍着刺激,也不愿吭一声去讨好常岸。
震动频率忽然加快,力度也越来越加大,一开始没有触碰到g点,所以他觉得还能忍受不叫唤,然而常岸好像发现了这一点,沉默着继续往里推了一推。
推的也真是地方,依着江传又惊又羞的表情来看,这种情况,大多是推到了G点上。
那之后的之后,要办的一切都好办了很多了。
“啊啊……别……”带着半分轻喘吐出来的话语,真是又欲又仙。
常岸见了也没马上说话,但脸色一下子就变黑了,脚从他嘴里抽出来,狠狠地扇了他一耳光,脸上却悠闲。
“禁止说不想要,我不想听到这句话。
如果你要再这样的话,下次我就直接上鞭子了,这次是警告。”
“对不起……”“不用你说,我要你叫,要你喘出来,要这栋楼里的人看看你的骚样。
不然我就打到你叫出来。”
常岸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让害羞的人放大声音,喘出来。
要么就是在临近高潮的事情,下命令说不让他发任何的娇喘,看着他红着脸,泛着泪光,一遍一遍地祈求自己,祈求自己让他射,让他疏解。
在他眼里,这两种都是欲仙欲死的极端美。
“嗯,倔得很,不过很快就让你付出代价。”
常岸将跳蛋的振动频率调整到耽美肉裙扒医思榴捂期灸翎灸,最高档,看着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呜……啊……啊!”“说你最贱,说你想要被人肏。”
“贱狗……贱狗想要被人肏。”
“你想要被别人肏?”江传被他逼到拼命摇头:“希望被主人肏,肏……”常岸这回终于满意了,拍了拍他的头,在他耳边说:“乖狗儿,就是我这房间隔音不太好,声音太大的话,会被邻居听到的。”
江传想起之前他说“让整栋楼人尽皆知”的那句话,一时不免有些慌张,呆愣愣地望着他,试探道:“那我不叫了好不好……啊……!”“不叫?我觉得你可能控制不住。
跳蛋遥控器,在我这里。”
常岸笑了,说,“你的一切的一切,都要被我支配。”
“对于贱狗来说,那是一种荣幸。”
“学两声狗叫来听听?”江传听话,不愿意忤逆他,靠在他脚边乖乖地汪了两声。
他蹭了蹭那人的腿,讨好道:“主人,我想射。”
“忍着。
没把我伺候到高潮,我就不让你射。
你要是射了,我就把你吊起来打。”
江传心里想着那不是很好吗,然而嘴上却不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