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照顾了一年半的植物人支愣了

时间:2022-08-29 14:48:49  作者:摄氏度三
TAG:


私生子林默闻代替悔婚的林家嫡子林季秋嫁给因伤成为植物人的厉战,没想到照顾着照顾着,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反应的厉战不仅取得了意识,还取回了自己的权势,不仅支愣了,还支愣(物理)了,还都支得很厉害……
沉默寡言SS级Alpha攻X人妻内敛C级Omega受,强攻弱受,受身体残疾(腺体残障,激素分泌不足,Omega的功能都发育不良)且不会好,不生子不产乳,1v1,受级别不会提高,一直就是C级。攻本质是龙傲天霸总。
本文重点并不在于攻支愣后对外人如何如何打脸,基本都是攻受互动。因为没遇到合口味的所以自割腿肉,都是XP,文很小白,没怎么修改就放了出来,放飞自我,无法接受请右上角。
短篇。


第一章
“晚上好。”
林默闻说着,用注射器从自己后颈储存信息素的部分抽取出信息素,混合在打成糊状的食物中,通过胃管喂给无法动弹的那个Alpha,他的丈夫,厉战。
自厉战因飞机失事意外成为植物人后已经过了两年,林默闻嫁给厉战差不多一年半。他过来的时候,厉战显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甚至生了褥疮……现在的厉战好了很多。该说不愧是顶级的Alpha吗,厉战虽然一年半没动,但身体仅仅只是消瘦了很多,肌肉并没有萎缩,换作正常人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医生也说假如厉战能够醒过来,甚至不需要复健就能很快恢复正常。
但厉战就是醒不过来。
可以说厉战受得罪和普通人相比已经少了很多,饶是如此,林默闻也依旧心疼得要命,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他甩开这些念头,帮厉战翻身和处理排泄问题,清理身体和床单,幸亏厉战身体素质过人,不需要一个小时翻一次身,不然他一个人还真照顾不好。
“……唉。”
现在林默闻一个人暂时能应对,当等他老了,他肯定是照顾不好厉战的……到时候还是要请护工,但厉骁一直在针对厉战,他根本找不到值得信任的护工。
“幸好你没有意识……”
林默闻很少表达自己的想法,但面对着没有意识的厉战,他慢慢地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厉战那样一个人,沦落到现在连排泄都无法自主控制的模样,该会有多难受……林默闻看着躺在床上的厉战,他看起来依旧英俊帅气,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如果不算林默闻很注重保持清洁和房间通风,大概一接近就能闻到一股味道,只能用胃管进食。
虽然还活着,但……活得没什么尊严。
要是厉战有意识,以他的性格,该有多难受啊。
“……打扰了。”
厉战无法自主控制信息素,林默闻每天都要安抚他一番,每到这个时候林默闻都会对自己的身体恨铁不成钢,量级只有C也就算了,就连感受器都……如果是别的Omega一定能做到更好吧。
其实未经允许的安抚对Alpha而言是一种人身侵犯,不过厉战情况特殊,作为厉战伴侣的林默闻有充足的理由这么做。
只是……林默闻还是很心虚,毕竟他对厉战存了另外一种心思。他小心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靠近厉战的后颈,小心翼翼地按摩了一番厉战的腺体,这才逐渐感受到了Alpha的信息素。
林默闻捕捉到那些信息素,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并与之结合。做完这一切林默闻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他已经让厉战通过物理的方式摄入了信息素,只是他的量级太低,那些信息素对于厉战这个SS级的顶级Alpha来说完全是九牛一毛。质量不够数量来凑,每次给Alpha单向地释放信息素过后林默闻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冷汗——没有Alpha配合的单方面结合还是有些太伤身了。
“……总感觉有点苦。”
林默闻感受着那来之不易的信息素的味道,已经消散了很多。林默闻的感受器发育得基本跟Beta差不多,这也就导致了林默闻只比完全感受不到信息素物理以外性质,除非直接注入。这已经算是残疾Omega了,虽然影响比聋哑之类的要小上不少,他不得不按摩厉战后颈腺体还要靠近就是因为如此。
“抱歉,最近的食物是有点……因为我的手最近受伤了,虽然是左手,不过效率还是降低了很多,所以有些拮据。”
林默闻是一个插画师,正好可以呆在家里解决工作。他挣的钱其实挺多,完全到了中等收入水平,但他要购买一些照顾厉战必须要用到的药物和设施,还要存钱为以后请人做准备……尤其是厉战作为一个顶级的Alpha,即使有他的信息素作为安抚,但他也就是一个C级的Omega,还需要配合一些价格不菲的药物,每个月都要支出一大笔钱。
林默闻只能开源节流,多接单,少花钱,不必要的东西一律不买,节省自己的吃穿用度。只是林默闻的工作到底不太稳定,他担心哪天厉骁心情不好连他也一块针对,那可就头疼了……
“……林季秋真的好烦。”林默闻忍不住对无法回应的厉战抱怨起来,当然也就是因为厉战无法回应他才会这么说,“他都已经嫁给厉骁那么厉害的Alpha了,还找我麻烦做什么……明明他量级那么高,又被周围疼爱,春风得意,犯不上找我这种境况的人麻烦吧。”
“啊,我只是有点苦恼怎么样才能和让他去劝说厉骁对你放松防备,以后才能给你请护工而已,他找我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算了,不说这个了。”
“嗯……昨天我去买菜的时候注意到有一家甜品店开了,我看到里面摆着的芝士蛋糕了,好像还有很多别的。”说到这里林默闻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喜欢吃甜食,以前偶尔会吃一些,当然现在他肯定不会浪费钱吃那种东西,“你好像不喜欢吃甜的……可惜了。里面有卖欧培拉,我第一次看到。”
“今天去买药的时候下雨了,我看到了双彩虹,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
林默闻抚摸着厉战的脸,没有继续说下去——厉骁虽然和厉战不对付,但表面功夫做得很足,找来了全球顶尖的医院和医生,连他们都下判断说厉战醒不过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就算面子不好看,厉骁也一定会除掉厉战的……归根结底厉骁就是嫉妒量级比他高比他优秀的厉战,现在厉战这样活着,他反而更高兴。
最大的好事自然是厉战醒过来,但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晚安。”林默闻耳朵微红,声音变轻了,“厉先生。”
这个先生自然不是正常的先生意思,林默闻平时肯定是不敢占这种便宜的,如果不是因为厉战出了意外,他甚至无法接触到厉战……林默闻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过分,因为他偶尔会因为能和厉战这样接触而感到高兴,他不该这样。
当然,也只是偶尔罢了,大多数时间他都没办法高兴起来。那可是天之骄子万众瞩目的厉战啊……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眩晕感越来越强烈,林默闻熬了一整个晚上赶稿,昨天又因为求见厉骁淋了雨,今天又给了厉战大量信息素,他暗道不妙,要是他出事那就没人照顾厉战了。
林默闻快速洗漱,躺到床上,定好了闹钟——晚上他要起两次床给厉战翻身。
一直到闹钟响完第二次,林默闻依旧没醒。
……
……
林默闻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的景色不太对劲,这是厉战的卧室,不是他平时睡的地方。
原来如此。
林默闻一下子明白了:他在做梦。
毕竟这里本该躺着个厉战才对。
林默闻起身,这时厉战的房门打开了,林默闻愣了愣。
是厉战。
厉战站在门口,向他走来。
林默闻忍不住走上前去,摸了摸厉战的脸,笑了起来。
“第一次做这么真实的梦。”
“……”厉战皱起眉头。
“怎么还是这么瘦。”其实厉战也不算瘦,毕竟是顶级Alpha,不过和林默闻印象中曾经的厉战还是有差距,他看着心疼,喃喃道,“就不能梦点好的吗……”
“不是。”
“什么不是?”
“梦。”
林默闻笑了笑,没当真,虽然这个梦很不错,不过他也差不多该起来了,毕竟真正的厉战还需要他照顾。要怎么样才能醒过来?
就在林默闻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间闻到了,不,是感受到了什么——是厉战信息素的味道。林默闻听说过厉战的信息素是混合的木香,实际上他凑过去闻的时候也是如此,但现在林默闻还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冷和硬。
与此同时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升温,林默闻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有些疲惫……不、不是疲惫,是……使不上力?脑袋也变得有点轻,和眩晕的感觉有点像,但又不太一样,并不会让人觉得不适。
厉战突然伸手揽住了林默闻的腰,还没等林默闻反应过来,他就用另外一只手扒开林默闻的衣领,直冲着后颈的腺体按去,那个腺体本就是极其敏感都部位,厉战这种举动和突然扒他的衣服摸下体没什么两样,简直是猥亵。
林默闻从来没被人摸过这里,浑身一个激灵,整片后背都凉了,腿一软直直往下堕,厉战像是会预料到如此,稍微收了收手就把林默闻稳稳地搂在自己怀里。那被按过的感觉还残留着,后颈从来没有这么热过。
厉战感觉得到Omega柔软的身体贴着自己的胸口,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红了脸的林默闻,又把手指搭到林默闻后颈上,轻轻地摩挲着林默闻腺体附近的肌肤,淡淡地开口:
“清醒了吗?”


第二章
“……”
“……”
林默闻从来没有这么不自在过。
在知道不是梦以后,他难以置信地对着厉战看了又看,还捏了厉战的脸,反复问了几回“是真的吗”,厉战点了头没说什么,结果他眼泪就掉了下来。厉战拍了拍林默闻的后背,他越哭越大声,上气不接下气。
冷静下来后,林默闻简直抬不起头来。厉战奇迹般地醒过来了,他哭什么啊,该笑才对。而且他还捏了厉战的脸……
林默闻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厉战,正好到了饭点,他用这个作为借口溜了出来,只是做好了饭后他还是得面对厉战。林默闻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厉战一起吃,知道厉家皱褶眉让他坐下,他才恍若隔世地坐下。
厉战……是真的醒过来了。
林默闻有种不真实感,总忍不住去看厉战。厉家一向实行军事化教育,即使只是在家里坐着,厉战依旧背脊直挺,真是站如松坐如钟,就连吃饭的动作都非常地有条不紊。
后颈还残留着热度,林默闻很想问厉战为什么要那么做,虽然的确被按了一下后立刻知道这不是梦了……但厉战一向防备心极强,别说是碰别人的腺体了,普通的接触他都不太喜欢。而且厉战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他看到家里有个陌生人,不会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这么自然地吃了饭,还让陌生人同座?
……无论如何,厉战醒过来就好。
这一年半来林默闻从未真正地放松过,直到此时此刻。厉战不需要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渡过剩下的大半生,他是那样一个高傲的天之骄子,本不该这么狼狈。
厉战吃饭的速度比林默闻快太多,可他没有离开,而是直直地看着林默闻。
“……”
林默闻心跳停了半拍,立刻移开了视线,耳朵红了起来。他一直都是远远地看着厉战的,意外结婚后厉战眼睛一直闭着,这是他第一次和厉战对上视线,厉战的条件的确是得天独厚,被那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没有谁能保持冷静。为了掩盖自己的慌乱,林默闻连忙吃了几大口,厉战为什么要盯着他看?不,不对,是该打量几眼,说不定厉战还有话要对他说。
想到这里,林默闻加快了速度,果然解决完晚饭后厉战就用眼神示意他跟着自己走。林默闻想先简单收拾一下桌面,但厉战似乎有些不悦:“过来。”
林默闻只好先放着,跟着厉战走上卧室。
“厉先生?”
“……”
“厉先生是有什么想做的吗?”
“标记。”
林默闻的后颈温度上升了些,他下意识地重复:“标记……?”
厉战似乎并不想要继续重复下去,他抓住林默闻的手臂把林默闻往床上拉,林默闻力气根本比不过他,眼看着厉战就要压上来,林默闻连忙捂住自己的脖子。
“不愿意?”
“不……不是不愿意,但是我想要知道为什么……”
“我想。”
“为什么想这么做?”
“手拿开。”
“厉先生,你还没有说明原因——”
“那就算了。”
厉战直起身离开,留下林默闻不知所措地坐在床上,他跟不上事情的发展,厉战突然醒过来,按他的腺体,又想要标记他……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厉战又回来了,这次他拿了一瓶东西,还有一张卡。
厉战把那张卡递给林默闻,林默闻不由自主地接过,低头一看,差点没摔到床下,那信用卡长得陌生,他只认得上面银行的名字,但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好像是无限额度的……不不不,应该是记错了。
还没等林默闻问为什么,厉战就又把那瓶东西递了过来。
“喝。”
“这是?”
“营养剂。”
林默闻尝了一口,味道非常奇怪,倒也算不上难吃,就是很一言难尽……他乖乖喝下全部。
“厉先生,其实我也有问题想要问您……请问您愿意回答吗?”
“说。”
“厉先生好像不奇怪我在这……厉先生知道我是谁吗?”
“我的伴侣。”
“厉先生醒过来多久了?”
“两天。”
“两天?”林默闻有些疑惑,“可是我昨天并没有发现您……”
“你昏迷了一天半,期间我醒了过来。”
“等等,我晕过去了?”
厉战没回答,只是脸色变得黑了一些,大概是对这个话题感到不耐烦,林默闻不敢继续问下去,只在自己心里暗暗咋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一睡睡了那么久……幸好厉战自己醒了过来。就说只是睡了一觉怎么一醒来世界都变样了,原来已经过了两天,那的确足够厉战了解他没醒来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了。
医生说得没错,历战看起来只像是病了一场有些虚弱,而不是一个刚刚醒过来的植物人。林默闻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实感,就好像彩票中了头奖一样,甚至比那概率更小的奇迹发生了。
只是林默闻虽然还没缓过神来,人还是懵的,但脑子已经开始考虑起厉战醒过来之后的事了:“那,现在厉先生打算怎么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