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论撩到同桌的特殊技巧

时间:2022-08-29 14:47:45  作者:曲凤归
TAG:


谈吐绝无不雅之词,行止绝无不正之举,用来形容致远中学的学神温瑾,是再贴切不过。
只不过,这万千女生心目中的堂堂一代男神,竟然在微生珣这条阴沟里翻了船,当年的宁折不弯,变成了宁弯不折了。
似乎,自遇到微生珣后,温瑾就越来越不要脸了...............对,不要脸...........
剧场①:
温瑾:微生同学,呐,这道题的答案是这样的(balabala)【借机揩油】
微生珣:虽然我笨,你别骗我,明明辅助线是连接AF,怎么就成AC。
温瑾:..........
温瑾的日常,课上发呆看微生,课下全级当第一。
微生的日常,防火防盗防温瑾,防来防去反成攻。
剧场②:
微生珣:媳妇~你看看,这已经是开学第34封情书了。你说说她们一个个都什么意思,传个情书还要经过我这个情敌手里,嗯?【生气+郁卒】
微生珣:媳妇!你脱衣服干啥!【狭长凤目微眯】
温瑾:堵你嘴。【上去一个俯冲带床上】


第1章 你好,我要挂肛肠科
Z市长澜酒店,19层某一室内,床上两具身体不停变换着姿势。
视线迷离,失了理智,仿若堕入无边幻境,温瑾双手有些无力地抵在了埋首在眼前人的胸膛之上,“你给我下去。”
身后一处惨遭失守,无疑是一阵剧痛,毕竟两人都是第一次,从前虽然一起看过某些见不得人的片子,但是两人都没有真枪实弹地来过一场。
微生珣低头吻了吻在他身下的温瑾,清秀温雅的面颊之上早已布满了一层浅汗。
酒店中的暗橘色的夜灯,两人身下凌乱褶皱如纸的床单,都添了几分暧昧,更易让人心中加了几堆燥火。
微生珣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看着温瑾委屈自己,他觉得这么好的人,是要放在掌心里去呵护的,而非受罪。这个世界上,谁都有资格伤害温瑾,就他微生珣不可以,温瑾像是微生珣人生中的最后一缕微光,灭了,就再也没有了。
“微生珣,你那么听老子话干什么,裤子脱了,上到一半你还想撤?”勾住了微生珣的后颈,一口咬住了微生珣的菱唇。
伸手关了那碍事的夜灯,玻璃窗外的夜色就着Z市的繁华霓虹,透过那窗帘间隙的纱进入这喘息不断的房间之内。
窗外,霓虹灯光闪烁,车水马龙,窗内,春光乍泄,炽热如火。
开车技术不行,还要瞎捯饬的结果,就是次日,两人都身处医院。
“你好,我要挂肛肠科,谢谢。”微生珣十分有礼貌地将温瑾的医保卡递给了那收费的人,只见周围人的目光,都频频往他身后看去。
他后面没问题,他既没有肛裂,也没有痔疮,谢谢。
自助挂号的人比较多,而人工挂号却是人少的可怜,想来以后,可能医院就没有人工挂号这东西了。
虽然自助挂号隐私感会强点,但是微生珣心疼温瑾,就拿了温瑾的医保卡去人工挂号了,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顶着众人如炬的目光,离开了挂号台,微生珣在电梯口找到了面色有些惨白的温瑾,“怪我,应该很疼吧。”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待到电梯中的人走完之后,微生珣伸手抵在了电梯的门缝处,轻声叮嘱着,“你慢点进。”
看着微生珣细心的动作,温瑾心中一暖,恰如春水回江。电梯门侧有红外感知,有物体阻挡之时,便不会将门合上,微生珣正是想到了温瑾身后有伤,走路如若快些,自然是会扯到伤口,十分疼痛,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让他走的慢些。
按下了12层的电梯按钮与关门键,伸手扶着温瑾的手肘处,电梯上升时会有超重感,怕这点时间,温瑾会不舒服。
待到门开之时,复又重复了先前的动作。只不过,这看肛肠科的人,的确有点多呢,看了一眼手中的号,两人来的算早,却也排到了33号。
这一个病人就算五分钟,那也要等两小时四十分钟,就是一百六十分钟,还是九千六百秒。
这等轮到温瑾的时候,都能被疼死了吧。
两人靠着墙而站,微生珣感觉到身后T恤被轻扯了扯,低头看着比他矮了半头的温瑾,低垂下好看的眼,温声询问道,“怎么了吗?”


第2章 恋家不过借口,想着微生珣才是真的
“没,就是有些紧张。”想他温瑾这一世英名,人生第一次来医院看菊花,居然不是因为辣的吃多了长痔疮,而是因为房事太过激烈,想到昨晚自己主动的样子,温瑾现在就想从这十二楼跳下去,他昨天大概是疯了,才会那么主动。
仰头看着微生珣,一时之间笑得有些尴尬,温瑾抬手用手背触碰了脸颊,热得烫手。
见周围仁都低头刷手机,无人注意站在这边的两人,微生珣伸手揉了揉温瑾的发顶,“你要不要喝点粥,早上来得太赶了,算算时间,这个点你也应该饿了。”
温瑾摇了摇头,对着微生珣再笑了笑,“等下看完再去吃。”
温瑾是致远中学远近闻名的校草,五官清俊身材修长,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有个迷死人的特征,眯弯成半月状,特别亲切,偶尔经过身边,能闻到干净清爽的洗发水味道,导致有段时间学校附近小卖部这牌子的洗发水沐浴露卖到断货。
实在是一个带货好手。
字母点缀的白色衬衫搭配修身的浅蓝牛仔裤,干净简洁。脱衣有肉,穿衣显瘦,想来说的就是温瑾这类人了。
温瑾和微生珣都是致远中学的学生。致远中学是Z市第一中学,温瑾更是史无前例的天才学生,门门考试,次次段考,第一从来就没有从他手中溜走过。B大的保送名额谁都抢不去,可他却不稀罕这个名额,高考成绩出来后,741分,省第七。
至于微生珣,长得虽是不差,剑眉凤目,菱唇姣好,只不过整个人平时不爱说话,在班里没有什么存在之感,除了188公分的个子,大多人都记不住他。班中之人和他的交际也是少的可怜。
“温瑾啊,你这次高考不错,打算去B大吗?”一个拖着啤酒肚,头上地中海的年过四十岁中年男人看见温瑾笑问道。
“老师,我不去B大,我想留在Z省,Z大不错。”温瑾略微鞠躬,表示尊敬。
这个男人,微生珣记得,人见了人想打,鬼见了鬼见愁的教导主任。
“为什么不想去,你这成绩超Z大这么多,多可惜,趁着志愿还没有填,赶紧再考虑考虑。”说得好像他要填志愿一样,不过平时严是严了些,但此时也是一个为学生考虑的好老师。
“谢谢老师,我会考虑考虑的,老师,我和微生先走了,到我们俩了。”拿起手上的挂号单子向教导主任挥了挥手,拉着微生珣走到了肛肠科门口。
“你为什么想读Z大,”看着因走得过急,额上浸出一层薄汗的温瑾,微生珣有些许不理解他的决定。
温瑾细细斟酌一翻,“自然是该校的师资力量,地理位置,发展环境,就业前景,到时候工作对接,都相当不错,而且离家近些,我比较容易恋家,你又不是不知道。”
想离家近些,也想离微生珣近些,恋家不过借口,想着微生珣才是真的。
两人分数差距太大,志愿根本不可能填在同一个学校,温瑾741分,微生珣611分,两人足足差了130分。
犹记得高考有条标语,“多得一分,干掉千人。”
温瑾和微生珣的世界,差了十三万人。
如果去了B大,而微生珣留在了Z省,两人之间,还真是所爱隔山海,他没有那个力气去平山海,有那闲功夫,不如和微生珣多腻歪会。虽然B大是温瑾心之所向,但是为了微生珣,突然觉得Z大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好,我没有电脑,到时候和你一起填志愿。”斜长的刘海被十二层窗外的风拂过,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睛,也遮住了其中那一闪而过的光芒。
温瑾有多喜欢B大,微生珣心中比谁都清楚。
微生珣默默在心底盘算着什么,却被报号声拉回了有些飘远的思绪。
“33号病人,请进来一下。”有个实习期的小护士,打开了半扇门,露出那双充满紧张的眼睛,透过门缝喊着号码。


第3章 裤子脱了,趴好
“这里。”从温瑾手中抽出了那张挂号单,小护士看了单号没错,率先拿着挂号单就进去了,温瑾与微生珣对视一眼,进去以后,将门带上了。
“鲍医生,真奇怪,别人来肛肠科看病,都是自己一个人来,恨不得戴个口罩全副武装,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生怕遇到熟人,现在居然两个一起进来。”小护士将挂号单放在了医师的桌子上。
桌子后方,脸被电脑挡着看不透彻,主治的医生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全框的眼镜,看样子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可在他手下爆过的菊花,没有一万朵,也有几千朵了。
医生姓鲍,叫鲍橘,人送外号“爆菊手”。至于这名字,他妈说了,怀他那时候,喜欢吃橘子。
鲍医生摇头感叹这丫头,还真是刚来实习,天真的很,笑得温柔,“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小两口前来看个病,不是很正常吗?”
两位八卦能不能等他们走了再说。
“温瑾,好名字。”鲍橘看了挂号单上的名字与电脑上显示的一致,“去床上,裤子脱了,趴好。”
手腕处托了下鼻梁上的镜架,抽出一双一次性手套,放到唇边往手套中吹气,感觉不会那么难戴的时候,套在了手上。
看着温瑾站在原地一直没有什么动作,鲍橘看着温瑾所在的方向愣了愣,“怎么还不动手?难道等我给你脱?”
似乎看出了温瑾的害羞,鲍橘一时没忍住,一声大笑出口。
“来肛肠科之前不知道要指检吗?不仅要脱,还要脱光哦。”鲍橘突然起了捉弄之心,最后一个“哦”字还带了尾音。
微生珣:当着我的面,这么调戏我媳妇真的好嘛。
温瑾:哦你妹哦!
小护士:鲍医生是不是今天没吃药。
微生珣猛然蹲下身,将手放在了温瑾的牛仔裤的扣子上。
小护士和鲍医生都被这一举动给吓到了,这是哪门子情况。
“我帮你,你扶着床。”看着温瑾还略微有些颤抖的腿,大概猜到他一直在硬撑着。微生珣手中动作轻缓,像是对待珍品一样,小心翼翼地给温瑾脱着裤子。
将裤子退到小腿弯处时,转头对着那名实习的小护士说道,“麻烦这位护士小姐,转过身去可以吗?”
抱着记录板的小护士,直接看着微生珣说道,“我看过的鸟这几天也有几百根了,不差这一根,放心,就算他太小,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我知道,我怕我媳妇身体太迷人,让你色性大发不太好。”微生珣凤目中澄澈似水。
倒是温瑾面上又红了红。
“哦,鲍医生,你的病人都这么说了,我还是转身记录吧。”小护士刚才进门时并没有细看温瑾的脸,现在仔细看了看,还真特么想色性大发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男孩子长得真好看,五官清俊,身材颀长,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想让人恋爱的味道。
看着自己的助理转过身去,鲍橘指了指贴在墙上的那幅画,“就是那个姿势,趴好,没什么好羞耻的。”
清了清嗓音,真到工作时的鲍橘,十分严肃,没了刚才的笑意,权威之感令人信服到骨子里。
墙上贴的画上,是膝胸式。


第4章 我就在你身边,哪都不去
仰月唇轻抿,看着墙上的膝胸式图,温瑾心中没有犹豫,手心贴着床的一侧,翻身上去,跪趴成图中所示模样。
“没关系,放轻松就好,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你家那位,这样可能心里不是那么排斥。”鲍橘说得严谨,可言语中带着一丝温情,沁入人心。
微生珣低身蹲在了温瑾身旁,“不用想,我就在你旁边,哪都不去。”伸手揉了揉温瑾的满头鸦发,有洗发水的清香隐约中入鼻。
“你要是敢走,老子打断你的狗腿。”温瑾白了一眼蹲在他身旁的微生珣,“医生,动手吧。”
鲍橘既然被称为爆菊手,这指检技术自然不差。
倒了十毫升的凡士林入杯,将手套在其中蘸了蘸,左手扶住温瑾精窄的腰肢,在菊花周围涂上了适量的凡士林后,将食指缓缓送了进去,轻轻地转动着,感受到肠壁是否有损坏或者凸起。
其实一般有人同行来到肛肠科,基本上只有一种情况,就是房事太过,导致肛裂出血,只不过收人钱财,连个指检都不做,实在是太过坑人,鲍橘虽喜欢图省力,但违背道德底线的事,还是坚决不做的。
摸到一处之时,温瑾轻“嘶”了一声,换地方继续摸索着,见没有别的病灶,就将手抽了出来。
将指尖还有一丝血迹的橡胶手套脱下扔进了垃圾桶中,从桌子上拿了一包医疗专用的纸巾给微生珣,“最后一步,你来吧。”
擦屁股这事他是擅长,但是人家都是小两口来的,占人家便宜多不好。鲍橘可谓是万菊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微生珣帮忙擦完圆润双丘间的凡士林后,扶着温瑾站了起来,为他细细地穿好裤子,“医生,有什么药要用吗?”
“不用药,热水坐浴就好,便后用高锰酸钾溶液坐浴,平时多吃蔬菜水果一类。”鲍橘手腕平推镜框说道,一身白大褂衬着不笑时有些淡漠的性子,倒是有几分禁欲之感。
第一次来医院看病,不用配药回去,温瑾也是十分诧异,“没有别的要注意的吗?”
“有啊,你们俩别像昨晚那么激烈就行。”小护士转过身来,抢先答了鲍橘的问题。
微生珣一时面上有些尴尬,这姑娘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好像太过直白了些,“那这样的话,鲍医生,我和温瑾先走一步。”
双手搀着温瑾,见鲍橘点头,便带着温瑾离开了。到了肛门科外,微生珣让温瑾将手机给他。
打开微信界面,将墙上简介中的电话号码输了进去,跳出的个人信息,让微生珣的嘴脸抽了抽。
菊花朵朵开,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网名。备注了温瑾的名字,就将消息发了过去,等待验证。
“走吧,我们吃饭去。”将手机还给了温瑾。
指纹解锁看了后台,温瑾有些好笑的问他,“加他做什么啊。”
天上的气流有些不稳,一下便将靠在座位上浅眠的温瑾给晃醒了,看了下手腕处的表,再过一个半小时,就落地了。
手中的纸质机票折叠反转,唯一露出的一块地方,是目的地,在Z市。
看着下面苍渺的云海,温瑾将脑袋缩进了围巾之中,遮住了半张好看的脸,留下一双动人的桃花眼在外。
“微生珣,老子回来了。”温瑾轻吐了一口浊气,眼中满是想将那个人打一顿的坚定。


第5章 会不会只是被称为同班同学的陌生人
背靠于身后的座椅上,温瑾重新闭上了那双好看迷人的桃花眼,不过十分钟的功夫,便又和周公相会了。
梦中,所有的光阴逆转,一下子就回到了三年前,两人初遇的时候。
三年前的八月,如果温瑾没有因救了一个小孩子而骨折,那么是不是一切都会与现在不同,两人之间的交集会少的可怜,他与微生珣会不会只是被称作同班同学的陌生人。
八月正值盛夏,烈日灼人,道路两旁苍茏蓊郁的梧桐,拦下这毒日的茫热,捡着有余荫的地方落脚,微生珣拿着一张揉得有些褶皱的白纸,看着路旁小区墙上的楼号,一一比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