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综漫同人]创完马甲后我加入了剧本组

时间:2022-02-13 10:26:57  作者:唐姝
TAG:

   《创完马甲后我加入了剧本组》作者:唐姝

  简介:
  【正文完结可以开宰了~现在开始写番外】
  【番外38章已替换,读者们可以重新翻看,原38章内容挪至66章作话】
  绑定了系统的宫崎智守为了回归自己普通世界的日常决定铁头的创完组织后开始更改剧本
  于是——
  马甲一号推理天王东野利用乱步后成为亦敌亦友的友人;
  马甲二号热爱生活追寻浪漫碰瓷监护人织田咖喱作后合伙出书;
  马甲三号因为散发着人道主义的光辉被横滨的绷带精缠住了;
  马甲四号提倡重新定义全新的道德于是和好心的俄罗斯人开始讨论哲学;
  马甲五号由于过于犀利的世界观跟异能特务科的重点监视对象成为了室友;
  马甲六号明明社恐却为了处好关系成为了社交牛逼症;
  宫崎智守:我的空壳组织成员就不能好好的聚个餐吗?!我跟我自己聚餐为什么这么难!!
  1、不要把本文的人物当成历史上的真人,这是魔改的
  主角的存在感不是零,过了第一个横滨片场他才会正式出场!
  【主题真的是拯救自己啊,你们信我!】
  2、本文无cp,全场不掉马装逼(当然你们有喜欢的cp可以自己磕)
  3、不喜欢请点叉叉,不要恶意抬杠
  内容标签:综漫家教文野马甲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崎智守┃配角:太宰、剧本组、织田作┃其它:文豪野犬、名侦探柯南、K、家庭教师
  一句话简介:我的马甲总在翻车边缘来回试探
  立意:活着有意义吗?有,我想拯救我自己
  -----------------------------------------------------
 
 
第1章 东野
  “真的不能回归普通生活吗?”
  【您已经死了】
  “我讨厌麻烦啊。”
  【您已经死了】
  “还真是械化啊,算了,你还有其他的什么功能吗?”
  【可使用能量创造空白身份卡】
  “还有别的吗?”
  【空白身份卡】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靠在阳台的墙壁上,宫崎智守垂下眼眸看着下方忙碌的人群露出了一个微笑,“更改和扭曲我很擅长了,但是啊——”
  他瞬间露出了自暴自弃的神色,“我真的不擅长和人交谈啊,羁绊什么的一点都不适合我,换个任务吧!”
  宫崎智守已经死了,他自己无比清楚这一点,飞失事死亡的概率近乎百分百,连他自己都放弃挣扎了,谁知道居然死到临头被一个系统绑定了,就是这个系统太械了,麻烦的一批。
  要他更改世界线却又不告诉他原本的世界线是什么样子的,还有羁绊——
  他这种死掉都没有人哀悼的家伙怎么可能有羁绊,这绝对是在为难他吧!
  “能量有多少?可以创造几张身份卡?”
  【一千,可创造一张空白身份卡……】
  “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待会开马甲翻车了怎么办?”
  【您的异能力统率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另外请注意身份卡上的性格设定会影响到您扮演的角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有些不耐的拖长声音,宫崎智守在心底回答道,“我会去做了。”
  一个组织最重要的是什么呢?除了心脏就是脑了吧。
  想了想这个莫名其妙世界里欠缺的豪,他恶味的说道。
  “第一个名字就叫东野圭吾吧。”
  “组织的话就叫律。”
  ……
  冬季的大雪覆盖住了大地,酒店里发生了一起密室杀人案,作案法像极了十多年前的那个恶魔。
  大阪的警探走到了酒店门口有些烦躁的抽了一口烟,他看向旁边情绪起伏不定的后辈安慰道:“不是每个案子都可以查清楚的。”
  “可是前辈,这个杀人犯已经连续出十几年了啊,我们、我们还没有找到他啊。”警员啜泣一般的说道,“这样下去我的母亲什么时候可以沉冤昭雪啊。”
  “会有这么一天的。”警探看着阴沉下来的天空,叹气一般的说道。
  大阪沉寂已久的、在十四年犯下十一起命案的连环杀人凶纽扣再次出了,也不知道这次到底能不能将他捉拿归案啊。
  “前辈,这次真的能确定是纽扣在作案吗?真的是他吗?不是说他已经沉寂下去了吗?”
  “啊,没错,可以确定是他……”将烟头扔进垃圾桶,警探说道,“对方盯上的都是身穿白色衬衣的女子,胸前的第一个纽扣也被取走了,连作案法都一模一样。”
  “这样啊,这样啊。”名为村下青的警员握紧了拳头靠着墙壁上低下了头呢喃着说道,“母亲……”
  “村下、村下过来一下。”
  “啊,我来了。”村下青将自己的情绪收敛起来,对着旁边的前辈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进去。
  “你就是村下青吧。”
  “是、是的。”村下青屏住了呼吸看着旁边皮肤黝黑的人眸光瞬间亮起,“请问您是服部平次先生吗?”
  服部平次是大阪的高生侦探,与工藤新一齐名,二人合称“关东的工藤,关西的服部”,是相当有名的名侦探。
  “啊,我是服部平次。”
  对于对方过于热烈的眼神有些不适应,服部平次压下了自己的帽子轻咳一声问道:“我听说你是负责记录口供的,所以想询问一下你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线索啊……”村下青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片刻后说道,“我总感觉20的那位客人似乎知道了什么线索。”
  “20啊,是遇害者的隔壁,名字是叫东野圭吾吧。”
  “啊,是的。”
  服部平次过去的时候那位东野圭吾先生正靠着墙壁上抽烟,脸上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就像是无聊的在等电车的行人一样,一点都没有处于凶案现场的紧张感。
  细碎的黑色头发贴在对方的额头上,似乎注意到了服部平次的视线,他推了一下黑色的眼镜平静的看了过来。
  那是什么样的视线啊,像是高天的神明在审视着凡人,平淡而又犀利,就像是一眼将人的灵魂望穿了一样。
  “这就是传说的少年侦探服部平次吗?”东野圭吾掐灭了烟,像是终于找到了有的事物,黑色的眼眸瞬间亮起,他的脸上挂上了礼节性的笑容,行动却相当大胆的凑了过来。
  明明第一次见面看上去应该是个冷静理智对于人际关系处理的相当好的人,可真正相处交谈起来却像个孩子一样。
  服部平次自己的性格也相当开朗,因此他也没有多纠结就直接询问道:“东野圭吾先生我听说您似乎有什么线索没说。”
  “啊,也不算是线索了……”东野圭吾抬头看向了走廊的摄像头问道,“你们是不是没有在监控录像里发现嫌疑犯啊。”
  “你怎么知道的?”村下青惊诧的问道。
  关于案件的情况他们都是在楼下交谈的,酒店的客人们在盘问之后都让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等待传讯,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情况的啊。
  “知道不是很正常吗?”似乎没有想到村下青会问这种简单的问题,东野圭吾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有嫌疑犯你们现在就应该分出部分警力去追捕了,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确实是这样的,冒昧问一下您是侦探吗?”服部平次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敏锐的家伙了,在看到东野圭吾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像是看到了书上范本似的侦探。
  “是的哦。”东野圭吾的眉眼飞扬起来,冲淡了身上的冷淡气场,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互相理解的人一样,对方直截了当的说道,“不用找监控录像了,监控录像里不可能有嫌疑犯的身影。”
  “为什么您这样说?”许是被东野圭吾之前理所当然的语气震慑,村下青不自觉的带上了敬称。
  “我昨天听到了隔壁那位小姐开窗户的声音。”
  “蛤?”
  “我听到服务员惨叫的时候正好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因此算是第二个赶到案发现场的,206号房开了暖气,所以受害人小姐是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打开窗户的。”
  边说着东野圭吾边领着旁边两个不自觉跟着他的人向206号房走去。
  “受害人的住所是二楼再加上这家酒店存在的年份很久没有装上央空调,装备的都是普通的挂式空调,空调的外裸露在外是个很好的攀岩点。”
  服部平次问道:“你是说犯人是从一楼爬上去的?”
  东野圭吾:“当然,你可以去看看空调的外,虽然对方考虑到了大雪清扫的问题但空调外可不在清理范围内,犯人客串了一把清洁工呢,206和106的空调外很干净。”
  服部平次理解的点了点头突然问道:“您已经知道犯案法了吧。”
  “知道啊。”东野圭吾很平静的说道,他停下了之前的解析看向了服部平次。
  两个侦探一起推理一个案件是一件有的事情,东野圭吾之前从来没有碰到过,因此在说完他的一部分推理之后他也希望服部平次能接上他的推理,就像玩双人游戏一样。
  “如果按照您所说的,犯人是从窗户离去的话那么放在窗口盛满水的热水壶就有问题了。”
  服部平次沉吟片刻说道,“是冰吧,对方用冰固定在了玻璃上做了一个卡口,冰卡在窗户在空调和水蒸气的高温下融化,融化的水滴到窗台上只会让人以为是水装太满溢出来了,而窗户也因为会自动合上卡住的原因使其伪造成了密室杀人。”
  “可接下来问题来了窗户只能从里面打开,犯人之前到底是如何将窗户打开的呢?”
  “很简单……”赞许的看向了对方,对服部平次的推理比较满意的东野圭吾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在上把玩随口答道,“犯人是两个。”
  “两个人?”服部平次愣住了。
  “是啊,你们抱着先入为主的概念忽略了一个东西,你想想对方的杀人法,虽然都是颈脖一刀致命,上半身遍布刀伤,但有一点你们忽略了。”
  将烟收好,东野圭吾淡淡说道,“受害人自己身上的伤口。”
  “受害人自己身上的伤口,啊,有腕处有处刀伤,对方确实有自杀的倾向可是有什么关系?”
  东野圭吾:“关系大着呢,她有抑郁症并且不止一次的自杀了,受害人就是从犯,这不过是受害人的一次完美死亡而已,她和另一个犯人只是在模拟犯罪。”
  “模拟犯罪?”
  “她是来大阪旅游的,行李箱里却没有多少衣服,反而带了很多化妆品,死亡时表情平静妆容完美,再加上抑郁症,这是一次合伙犯罪,如果没猜错受害人应该有亲人曾经被纽扣杀死,她应该是想与犯人将真正的纽扣引诱出来。”
  “您有证据吗?”村下青看着东野圭吾情不自禁的问道。
  “证据?”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问,他顿了一下还是直接答道,“聊天记录,她应该是约着跟犯人见面的,虽然和犯人的聊天删除了,但她应该会发推特,毕竟死到临头了还是想在世界上留个念想的。”
  “啊,对了,你们可以找一下曾经在纽扣作案后受害人遗留下来的家属,毕竟陌生人很难对一个连环杀抱着念想的,而犯人也会想了解纽扣的行踪十有八九会回到命案现场,你说对吧,村下君。”
  真是完美的推理啊,村下青停下了脚步。
  他想着,如果对方十年前在就好了。
 
 
第2章 东野
  嫌疑人干脆利落的被拘捕了,连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临走的时候用一种异样冷静而兴奋的眼神看着东野圭吾。
  但东野先生一点都不想理神经病,在确定自己可以离开后,他毫不犹豫的拎着行李箱坐上了电车。
  退房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等这群警官处理好案件都到了下午四点,简直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他想念自己的新租屋了。
  租住的房子在市区偏远处一个无名小区的顶楼,屋子还带着一个大大的阳台,上面栽种了许多紫藤花,看起来就是一个养生的好居所。
  “大阪的冬天可真冷啊。”
  “有吗?我觉得还好,应该是你自己体质不好吧,说起来你觉得这个房子怎么样?”宫崎智守抱着的咖啡询问道。
  “还不错……”
  “我就觉得你会喜欢。”慢吞吞的喝着咖啡,宫崎智守带着笑意的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浪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终于解决了,明明一眼就可以看穿的案子非要拖拖拉拉。”
  呼出一口热气,将行李箱安置到租住的房间后,东野圭吾走到了桌边拿起早已泡好的咖啡答道,“接下来就等警方那边的传讯了。”
  “警方啊,他们真会让你去查纽扣的案子吗?”
  如果有活着的会谁会想死呢?警方又找不到村下青的作案凶器,那柄沾着鲜血的冰刀应该已经被他敲碎扔到湖里了吧。
  这种情况下村下青还是有出来的会的,所以对方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去让别人查案?
  “会的,村下青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纽扣的案子困扰他多年了,他会这么要求的。”
  “可我感觉你已经厌烦了……”宫崎智守看着对面的另一个自己不解的问道,“圭吾还打算过去帮忙吗?”
  “虽然我不想理神经病了,但你的要求我还是会做到的……”不习惯喝苦咖啡的东野圭吾放下上的咖啡,平淡的问道,“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能量值不够做什么都束束脚的吧。”

  “嗯,能量还差一些,你考不考虑——”
  “不考虑……”直截了当的打断了宫崎智守的话,东野圭吾语气淡淡道,“我是侦探,不是连环杀人犯,这是原则问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