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亲爱的莫里亚蒂小姐

时间:2022-09-21 15:31:50  作者:流浪的狸猫
TAG:

 堀田由衣最喜欢三件事物:咖啡,有好闻油墨味的新书,以及金发帅哥。
但是,当你在清晨蓬松着睡眼,左手端着一杯现磨的热咖啡,右手捧着一本心仪已久的推理小说,看见自家客厅的沙发上优雅地横卧一位金发美男子时,你首先感到的大约不会是惊喜,而是惊悚。
小教授穿越到小侦探的世界,女主cp是透子。
===+===
死神小侦探:福尔摩斯是我男神!
某金发红瞳咨询师(笑眯眯):他数学不及格。
死神小侦探:……
===+===
由衣:被称为那位先生,以乌鸦为代表,且是属于上个时代的人物——我知道了,酒厂的boss就是你,威廉!
威廉(和善微笑):你可真是个小天才。
===+===
日卖电台早间新闻一则:
是什么让妙龄女大学生化身房东届的拿破仑,当街对两位欠租的外籍男子大打出手?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啊,稍等,拿错稿子了,喂,是谁把米花台的新闻稿拿过来了!?
注:
1、主cp略慢热,不会一开始就接触组织。
2、有福莫向,请注意食用。
3、偶尔会有女主第一人称视角。

内容标签: 综漫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堀田由衣,莫里亚蒂,透子 ┃ 配角:某呆毛侦探,某酒厂,某宝石商人 ┃ 其它:希腊神话同人《穿成冥后,我真香了》已完结
一句话简介:小教授穿越小侦探世界
立意:不屈服于命运


第1章 引子
眼前的男人,莫名地就像是那只恶魔,可她还是懵懂地伸出手,握住了他
堀田由衣最喜欢三件事物:咖啡,有好闻油墨味的新书,以及金发帅哥。
但是,当你在清晨蓬松着睡眼,左手端着一杯现磨的热咖啡,右手捧着一本心仪已久的推理小说,看见自家客厅的沙发上优雅地横卧一位金发美男子时,你首先感到的大约不会是惊喜,而是惊悚。
当你再注意到那位尤物穿着不知道是18××年的英伦装束,怀里躺着一根黑色手杖,手杖的手柄还是纯银质地,并以精美的工艺雕刻着家族族徽时,你多半会以为自己仍在梦中。
以上就是堀田由衣发现威廉?詹姆斯?莫里亚蒂的全过程。
她差点把手中滚烫的咖啡,泼到那张唯美、安详的睡颜上。
他是谁?为何会躺在自己家里?不对不对,重点是,他究竟如何进来的?
她皱起眉,集中全部记忆,回想自己昨天的行踪。其实不必这么麻烦,只需再稍微清醒一点,她就能马上察觉到,昨天她根本就没出门!
美男子蠕动了一下,倏然睁开了眼睛。金红色的双眸像淬满剧毒的箭矢,直直射中她的心脏。
双眼睁开后,美貌度飙升,由衣觉得自己要被闪瞎了……
四目相对,男人略微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目光中满是困惑。
但也仅是困惑,没有慌张,也没有恐惧。
“这里究竟是……”
由衣一屁股跌坐在地,咖啡顺势肆意泼洒,在便宜的仿羊毛地毯上,晕染出一副后现代风格的艺术作品。
“你是……天使吗?”
好多问题犹如冲刺一样涌入脑海,短暂堵塞了她的语言功能,过了好久,她才能运动起舌头,问了一个最莫名其妙的。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绽开一个魅惑而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站起来,踱到由衣跟前,向着她微微欠身,并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与其说是天使,我其实更像恶魔,亲爱的小姐。”
——就在那一刻,披着天使翅膀的猩红恶魔向她张开双臂,奉上了一个代表永恒束缚的吻。
不知为何,她一下子想起了这句台词。
眼前的男人,莫名地就像是那只恶魔,可她还是懵懂地伸出手,握住了他。
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体内流窜,就好像是电波在一瞬间同频,男人绅士地将她轻轻拉起,脸上始终带着一种酷似悲天悯人,却又无比腹黑的微笑。
一定还在做梦吧,这是由衣能给出的唯一合理解释。


第2章 无妄之灾
初秋时分,夜风饱含凉意。即便远处日卖电视台的巨型钟表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站前大街的商业区里依旧人潮涌动,车辆如梭。
“不好意思,小姐,这个商品的价签好像有点问题,扫不上,要不您去换一件吧。”
身穿蓝白竖条纹工作服的收银员面带歉意地说,将一只牙膏甩进身后的收纳筐。
“啊,是这样啊。”扎双马尾的眼镜女孩望着购物筐里仅剩的几件物品,又紧张地扫了眼身后排着的长长队伍,连忙道:“那个,牙膏我就不要了,您继续扫其他商品吧。”
她的语气十分客气,就好像价签没有贴好是她造成的。
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不超过半分钟。然而排在女孩身后的上班族还是不满地砸了一下嘴。
他粗鲁地交换着手中面包与啤酒的位置,在这一过程中,酒瓶目的明显地撞到了女孩的后背,女孩缩了下肩膀,没有吭声。
“一共一千二百日元。”将最后一件商品滑入购物袋,收款员麻利地报出一串数字。
女孩「嗯」了一声,在斜挎的帆布包里摸寻钱包。但让她更加感到尴尬的情节发生了,钱包似乎并不在包里。
“喂,你快点行不行?”上班族搡了她一下。那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面貌普通、身材普通,身上散发着怨气与衰气,显然是白天在公司憋了一肚子气,准备找个倒霉鬼发泄一番。
而这个身材瘦削,面色苍白的女孩不幸成为了目标。
女孩咬了咬嘴唇,耳朵根通红,她一边轻声道着歉,一边慌乱地在包里翻找。
记得从寝室出来前,特意把钱包夹在两本笔记之间,怎么现在却不见了呢?该不会是被小偷顺走了吧?
身后的队伍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女孩立刻紧张起来,脸上的歉意愈加深刻。
“真的不好意思,实在找不到钱包了,这些东西……我全不要了。真的麻烦您了。”
她紧紧抓着挎包的边缘,垂着头再一次道歉。现在她只想飞快离开这里。
“啊,没关系,要不要再找找看,钱包丢了不是小事。我们可以调监控录像——”收款小哥体贴地说道。
“喂,既然不买了,能不能先闪一边去,把我这个结了。我可是很忙的,马上要回公司写分析报告。”
上班族「啪」的一声把自己的东西拍在收款台上,一双三白眼在荧光灯下显得十分促狭。
“您再稍等一下,这位客人还没有完事——”收款小哥也有点看不惯这男人的态度,然而刚说了一句,就被揪住了领子。
“想被投诉吗?”男人嚷道,“像你这种一辈子只能站柜台收钱的废物,一个月也挣不了多少吧?想被罚得一分不剩吗?”
说罢,恶意十足地瞥了眼收银台右下角贴着的监督投诉热线。
“您先给他结账吧,我这边不劳您费心了,钱包也不是在这里丢的。”
女孩冲收银员微微弓了下身,然后急急忙忙跑出便利超市,就好像在躲避一场瘟疫。
其实她也不知道钱包到底丢在哪里,仔细想想,还真就这里最有可能。
可她真的很害怕那个语气不善的男人。他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继父,她害怕一切脾气暴躁、粗鲁的男性。
哎,给那个收银小哥添麻烦了,他是个好人,希望他没有受到牵连……
这样想着,女孩埋头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钱包丢了,也没法去其他地方逛了,原本打算直接回学校,可刚才的经历引起了她不好的回忆,她忽然很想去桥下坐一会儿。
那里有柔软的、即将枯萎的小草,还有在微风下柔柔波动的湖水。
它们永远都那样安静、充满善意,不会像人类一样,变幻莫测。
她不去想钱包丢了会引起的种种实质问题,只想先平复一下心情。她知道自己很怪,和别人不一样,她悲哀地认为,自己一辈子也不能改变了……
痛苦与纠结如同两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绕开行人,尽量沿着路边走,不与任何投射过来的视线发生哪怕一丁点交接。
只要穿过这条街就好了。大桥附近人烟稀少,在那里,她可以不用再小心翼翼地捧着面具了。
月光洒在她身上,犹如流沙缓缓滑动,无比温柔,无比怜悯。
田村光男今天十分憋闷。
辛辛苦苦加班赶出的方案,被那个土里土气的女上司一口否决,还当着组里所有成员的面数落了他一顿。
那个老女人真该死,活该被男人甩。他由衷地希望有一天她被车碾死,或者被掉下楼的钢板砸成肉泥。
带着一整天的愤恨,他来到公司附近的便利超市买面包和啤酒。公司食堂出了故障,没有晚餐供应,他只好自己去买食物充饥。
在超市也不顺利。排在前面的女大学生,长得像极了那个女上司,一身土气,连眼镜都是同款,这让他憋了许久的愤怒一股脑冲上来。
而那个女孩笨手笨脚又很胆怯的样子,也让他涌起了随便欺负不必有顾虑的想法。
于是他一顿发泄,感到身上的压力减少很多,但还是不够。要不是那女孩跑开了,他简直想跟咱后面踹上两脚。
他天生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工作后因为要顾及面子关系,只能努力压制怒火,到处点头哈腰,有时会通过虐#待小猫小狗来排解郁闷,但时间久了,他发现这些远远不够……
拎着一袋子食物,他穿过人流密集区,来到桥头。他的公司在桥那端,附近基本没有超市、饭馆。所以他只能步行二十多分钟,来桥的这一端购物。
桥长数百米,行人自然是无法大摇大摆走过去,他来到桥下的堤坝上,忽然看见前方有一抹瘦弱的身影。
正是方才那个女孩。
他首先感受到的是雀跃,全身都开始躁动。对于女上司的愤恨,和这个女孩唯唯诺诺的样子交织在一起,让他想做点什么,来纾解心中的不快。
他邪恶地笑了,把兜帽扣上,加快脚步,走到女孩身后,然后放慢步子,不急不缓地跟着。
女孩察觉到身后有人,而且这个人好像存心在恶作剧,如影随形地跟着,不时踩住她的影子使劲跺脚,还发出桀桀的渗人笑声。
她感到了害怕,脚步也凌乱了起来。
忽然,一双手在她肩头重重地推了一下,她因慌乱而不稳的脚下打了个趔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沿着堤坝内壁滚了下去。
她最爱的柔软草坪接住了她,但她的头却磕在一块不算小的石头上,温热的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她身体发轻,目光模糊。
意识开始涣散,她在虚弱的视线里,看见一个男人正急急地跑下来,动作与神情充满恐惧。她朝他张开嘴,用尽全部力气,哀求道:“救、救救我——”
然而男人只是弯下身,小心翼翼地察看她的状况,摸到她额角的血,浑身一哆嗦,就见了鬼似的拼命跑开。
她想朝他的背影伸出手,胳膊只抬起一半,就无力地垂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沉入了无边的黑暗,浑身冰冷。
月光铺在她身上,宛如一席被子,依旧充满怜悯。
此刻,在米花町与松山町交汇的一栋普通公寓里,堀田由衣正苦着脸坐在写字桌前,五本字迹不同的笔记交叠着摊开,还有一本因为实在没地方,立在了台灯下。
本子中央,被众星捧月的是一本习题集。密密麻麻的化学公式,让由衣原本就低烧的脑袋几欲裂开,她捂住胸口,伸手抓过被挤到一旁的推理小说——
“哦呀,这样可不行。今晚你是打算把落下的专业课补全吧,至少也应该坚持一个钟头吧。”
充满知性的好听的声音在耳后响起,由衣欲哭无泪地转过头,目光落在了一张好看到让人没脾气的脸上。
自述是来自1890年的威廉詹姆斯莫里亚蒂,正背着手站在她身后,满脸笑意,然而无论那笑容有多绝美,他的姿势和神态都像是一位揪到学生作弊ing的班主任。
哦,对了,他说他是一位大学数学教授,怪不得身上总有股挥之不去的老干部气息。
不过十九世纪还真了不起啊,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教授,而且还没秃头。
在由衣眼里,当上数学系教授而没有秃,比从一百多年前穿越过来还令她震惊。
“我说,我好心收留你,告诉你很多这个时代的信息,你就不能发发善心,至少不要来监督我学习……”
威廉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指着客厅的方向:“那你能告诉我,那个长方形的盒子怎么用吗?”
“你是指电视机?”
“没错。事实上,今天你出门后我就一直很好奇。不过我遵守了约定,没有随便乱动。现在,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
他说道,眼里盈满了期待,看见这样一位贵族气十足的美男子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由衣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何种表情面对。
不过让他看电视,他就不会背着手满屋子踱步,甚至拿走她的大学教材去看,顺便发表专业评论了吧?
出于这层考虑,由衣飞快地站起来,快步走到客厅把电视打开,并将如何调换频道等基本操作告诉了威廉。
最后她将遥控器郑重其事地交给他:“你就尽情满足好奇心吧,那我继续学习去喽。”
由衣在心里翘起了嘴角。今晚实在不在状态,她打算去读那本心仪已久的推理名作,让期中考试什么的见鬼去吧……
“哦,那本小说我白天拜读过了,确实构思巧妙呢,凶手是「我」这个创意很大胆、很有开拓性,你还有这个作家的其他作品吗,我很期待呢。”
由衣还没完全转过身时,威廉语气客观地评论道,并用一根食指用力戳着某按键。由衣的手猛地一抖,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僵在原地。
杀死一个无名无份的穿越者,犯法吗?她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


第3章 杯户医院
“诶,这么快就读完啦?不愧是入学第一名,真厉害。”
都由香里虔诚地接过由衣递给她的推理小说。小说的封面还是簇新的,内页也洁白整齐,书脊上甚至没有明显折痕,这跟由衣往常的风格大相径庭。
“现在,这位曾经的入学第一名就要挂掉期中考试了,哈哈哈——”堀田由衣顶着两只熊猫眼,脸贴在桌子上皮笑肉不笑地说。
“那我把笔记借给你,以你的实力,突击完全没问题。”由香里放下小说,从旁边的书包里掏出一个边缘毛躁的笔记本。
由衣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坐起:“啊,不用不用,我已经借了五本笔记,眼睛都看花了,哈哈哈,你留着好好复习吧。”
“哦,这样啊,那好吧。”一脸天然的由香里又把笔记本塞了回去,忽又想起上课还要用,便又拽了出来,连同三只荧光笔一起放在桌上。
那笔记本的封面上,赫然画着两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狸猫。
都由香里有个漫画家的副业,而她的主要产出,就是狸猫。
各种狸猫。甚至连最新的推理题材的连载,也没有抹去狸猫。经常充当第一读者的由衣,现在已经对狸猫严重过敏了。
诺大的阶梯教室坐满了一半的学生。这节是专业课,但很多人宁可躲在图书馆突击复习,也不想听老教授夹杂着黏痰的漫天胡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